加书签

第三十八章

“什么事?”

“还是郭董,他刚才来过我的办公室,把那份录影拷贝还给了我。”

“嗯?他说了什么吗?”

“他说他看错了人,看错了那两个穿袈裟的人。”

“看错了人?什么意思?”Peter 差点从座椅上跳起来,他瞥了一眼身后的陆飞和葛蓓儿,用手捂住了听筒。

“是这样。”还是Jessica 的声音,“他说看到我正在使用‘狒狒’查询的那两个人,一眼看上去他们很像是国际刑警正在通缉中的××爆炸案的逃犯,所以才封锁了那盘录像带。”

“那场爆炸案发生在东南亚,是上个星期全亚洲媒体的头条事件,一场宗教恐怖分子的恶意破坏,死伤数十人,当日恒生指数由此狂泄200 多点,至今仍在低位徘徊振荡。Peter 作为资讯报道的制片,这些事当然最清楚不过了。事发之后,真正的元凶至今尚未找到,国际刑警也介入了调查,这些Peter 也知道。

“郭董说国际刑警曾向一些媒体发出过可疑逃犯的照片,要求协助调查。录像带上那两个穿袈裟的人与国际刑警发来的照片很是相似,所以他刚才差点儿弄混。”Jessica 道。

国际刑警的确曾经要求媒体协助调查,但这些是由公司的机密部门负责,至于细节,Peter 并不知晓。不过郭鼎年是公司高层,向来消息灵通。可是,他这个说法可信吗?还是在掩盖些什么?Peter 猜度着。

“还有,忘了告诉你。”Jessica 道,“郭董最后说,那盘录像带上的内容很有意义,他希望你们继续查下去,可以作为下一期的特别策划专题。”

Peter 挂上听筒,更加惶惑了。是真还是假?怎么证明他的话?国际刑警的通缉照片,这用“狒狒”根本查不到。是自己多疑了吗?只是一场巧合的误会?抑或,还有更大的圈套?Peter 的脑子有点儿乱了。不管他,按计划先查下去再说。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郭鼎年站在监控台前注视着Peter 的一举一动。他看见目标摘下了大苍蝇式的墨镜,正在擦着头上的汗。他叼着雪茄哼了一声,但愿目标不要抬头往机舱顶上看。如果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凤凰号顶棚的吸烟器已经悄悄打开了。那也是个伪装设计,里面藏有可以360 度旋转拍摄的袖珍监控器,这个秘密只有董事会里极少几个成员知道。正像大部分重要且秘密的设施一样,后端监控台设在第一卫视大厦的地下室里。

我又说了一次谎,但这次不一样,这次是为了连生上师,所以不应该有罪恶感。郭鼎年听见自己说。

连生上师踱着步子站起来,不用他劳神,弟子们正在监视着一切。他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等小羊羔们回到这里后一并收网,把他们一路上的发现抢到手。上师相信,这是找到佛牙最简单快捷的一条路。

上师背着手慢慢踱出房间,穿过回廊,走到煞迦严加守卫的密室门前。

“打开它。”上师朝煞迦递了个眼神。

煞迦跨出一大步,吱扭一声将沉厚的枫木门向里推开。

上师踱步迈进屋,一眼见到欢喜佛像前的地板上摊着一团绳索,马上咆哮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儿?”

“你一直守在这儿吗?她去了哪儿?”上师的眼睛像在喷火。

黑铁塔般的煞迦嗫嚅着说不出话,只是摇头,上师的声音让他战栗不停,但更多的还是惶惑。太不可思议了,他肯定自己守卫的那道门连只苍蝇都不曾飞出去过,何况是个大活人呢?莫非那女人会妖法隐身?

曼陀知道很多事,连生上师眯着眼睛像一头发怒的狮子在密室里转来转去。今天是怎么了?每件事情都出了差错,就连藏养了十年的莲花女竟然都从手指缝里溜掉了。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用对付普朔的办法置曼陀于死地,他清楚她的能量源,这并不是一件难事。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今晚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不能消耗太多的功力和时间,况且今晚是下弦月,事倍功半,并不是作法的好日子……

又是个不听话的女人,等拿到了佛牙,看我怎么对付你!上师狠狠地跺了一下脚。

曼陀在秘密通道里奔跑,她脖颈上的青铜莲花正随着心脏一起跳动。曼陀并不知道佛牙藏在哪里,但她手中却握着打开那道秘密的钥匙。她要竭尽全力保护这把钥匙。

但愿连生上师不会追到这里来,曼陀在心里默默祈祷。

“如果无路可走,就到这里来,这里是你永远的避难所。”她的耳边又响起了普朔那熟悉而亲切的声音,但现在听起来却仿佛来自天际一般,遥远而空明。

就到那里去,在那里,至少可以得到精神的慰藉。曼陀拭去脸颊上的一道泪水,加快了步伐。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