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二章

从南京到位于皖南的采石矶,这样的距离对于凤凰号来讲虽然称不上长途跋涉,但由于是夜间飞行,所以需要格外小心,陆飞明显感觉到直升机的飞行速度慢了许多。饱餐之后,他想起了在“嗨,算盘!”上面的求助发帖。应该有人回复了吧,陆飞心里想着,激活了原本处于待机状态的电脑,刷新页面。

“我们应该把最新发现贴上去,告诉他们数字排列的真正顺序。”葛蓓儿提醒道。

“别急,先看看他们都有什么高见再说。”陆飞凝视着液晶屏幕,主题帖子下面已经有十几条跟帖了,他拖动滚动条向下翻看。

这28个数字肯定不是数学史上某个有意义的著名数列,一个名叫“亚里士多德”的网友率先否定了这种可能性。几位名字分别叫“高斯与数论”、“毕达哥拉斯”和“印第安纳州的圆周率”的网友则吵成一片,他们试图找出28个数字排列的规律。不过结果有点儿令人沮丧,就是这些整天和数字打交道、见多识广的人们,最终也没能给出一个合理的答案。他们的一致结论是:从没见过这样的数列,太奇怪了,组成它的数字只有1 至5 。

这些我也知道,问题就出在这儿嘛。陆飞在心里念叨,求求你们,总得发现点儿别的什么吧。他点击鼠标翻到下一页。

网络有些不稳定,过了几分钟,页面才下载成功。陆飞瞧见最顶端的那个回复帖字数很多,他一阵欣喜,因为里面谈到了解码。一个名叫“日晷”的回帖人说,数字1 -5 组成了这个数列,这是羊皮纸数列最明显不过的一个规律。但1 、2 、3 、4 、5 ,不仅仅是最简单的自然数,而且还是太极数列的基本数。太极数列来源于《周易》和《老子》。它的逻辑即为老子所谓的“道生一、一生二”,而构成太极数列的则是“五行生数”,也就是1 、2 、3 、4 、5 ,这五个数字,分别代表水、火、木、金、土。奇数为阳,偶数为阴;奇数为天数,偶数为地数。由五行生数演绎太极数列,可至无穷尽。“日晷”最后说,有没有可能,羊皮纸数列中的自然数1 -5 是借用了五行生数的替代法呢?是否有更多的线索和提示?文字最后是一个头顶问号的QQ表情。

“五行生数?”葛蓓儿第一次看到这个说法,“原来1 、2 、3 、4 、5 在《老子》里还代表了水、火、木、金、土哪。那么这数列应该是:土—水—水—土—水—土—土—木……”她掰着手指摇摇头,渐渐有些数乱了。

“陆飞,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呢?”她将问询的目光投向他。

陆飞用手指一下一下叩击着下巴颏儿,他在想,这倒是一个比较新鲜的想法。解密需要天马行空的想象,因为巧妙的加密往往都是最大胆的创意。1 、2 、3 、4 、5 ,代表五行生数,虽然这个说法他也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仔细琢磨,明文和暗码倒是很能对应。

“古人真是太聪明了,用五行生数演绎太极数列,而且竟然出现在两千多年前的《老子》里。”葛蓓儿盯着屏幕又扫了一遍回帖,不由得赞叹中国人的古老智慧。

《老子》,陆飞蓦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周易》和《老子》都是道教典籍,而造密码的普朔则是一个忠实于释迦牟尼和维摩诘的佛教徒!佛教与道教,虽然很多人常常混淆不清,但对于佛、道各派弟子来说,这中间却有不可逾越的鸿沟。要不然,就不会有信了道教的唐武帝下诏举国灭佛的运动,也不会有金庸的武侠小说里牛鼻子老道和秃驴和尚见面就火拼的场面了。一个佛教徒是肯定不会用道教的太极数列来制作密码,作为寻找佛祖释迦牟尼的牙齿的线索的。陆飞将他的想法讲给葛蓓儿听。

“啊!竟然是这样。”葛蓓儿听罢叫了起来,失望使她的眼神暗淡下去。原来五行生数行不通,她原本以为已经摸到些门道了呢,刚刚燃起的希望之光瞬间又熄灭了。

陆飞抱歉地耸耸肩膀。

“1 、2 、3 、4 、5 ,如果不是道家的水、火、木、金、土,会不会是佛家的什么东西呢?比如说菩萨啊,罗汉之类的。”葛蓓儿依旧不甘心地猜测。

陆飞摇摇头,佛教没有像道家那样致力于研究由卜筮衍生出来的八卦、爻坎、太极数列之类与预测有关的东西,佛家讲的是普度众生的哲学。唉,看来猜透一个人的心思真是不容易。除非普朔从天而降,亲口面授机宜,否则的话……

陆飞感到一阵气馁。他的目光下意识地回到液晶屏幕上。页面被自动刷新了,原来又有人回了帖子,但信息很少,只有几十个字节。陆飞随手点开内容,懒懒地扫了一眼,又扫了一眼,突然,他认真起来。这个叫“我爱笛卡尔”的回帖人提供了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解密思路,一个来自西方的办法,一个巧妙的联想,总而言之,是个非常有价值的信息。虽然帖子只有一句话:试试Polybius方表。

“什么是Polybius方表?”葛蓓儿迷惑不解。

“它可是个纯粹的密码问题。”陆飞激动起来,“Polybius方表是自动加密机的原理和雏形。Polybius先生把英文字母序列数字化,从而实现了加密,因为数字排列组合起来更加简便。”

“可它与我们的羊皮纸数列之间有什么关系呢?”葛蓓儿还是一头雾水。

“别急,听我说。”陆飞耐心解释道,“Polybius方表是用数字来代替字母,它有一套巧妙的替代方法,而这套方法就与我们的羊皮纸数列有关系了,同时也正解释了它为什么叫做‘方表’的原因。”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