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八章

白影带着三人绕了个圈,走到坟冢的背后便站住了。

“入口在哪儿?我们从哪儿进去?”Peter 皱着眉头问。

“入口就在你脚下。”白影说。

“我的脚下?”Peter 抬起脚,低头看地面,“在哪儿?我怎么看不到?”

“你正站在口子上。”白影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摸出一把小铁铲。只见他抓住铲柄向上拉,那铁铲瞬时长出一大截。

“什么是口子?”葛蓓儿好奇地问。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白影在Peter 站过的地方挖了不到半分钟,三人就看到了“口子”,那是埋在薄土下的一个铁箅子。拿开铁箅子,便露出一个污水井盖大小的洞口。Peter用手电筒照下去,里面黑糊糊的深不见底。他还是难以相信,普朔竟然就从这个洞口下去,进入了李白的墓室。

“你每天都这么麻烦地钻上钻下吗?”葛蓓儿不禁也产生了疑问。

“当然不是。”白影拍了拍手,“还有另外一个出入口。”他停了一下又说,“但是那个入口不能让你们知道。”

“为什么?”

“因为那个出入口不但与李白墓相通,还可以到达不远处的六朝古墓。”白影说,“李白墓室是我住的地方,而且诗仙的东西,我从来不动。但六朝古墓嘛,”他顿了一下,“那可是我的生活来源,你们休想打主意。”

三人对视了一下,都明白了。原来这个白影不但住在古墓里,还靠盗墓维持生计。真是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靠墓吃墓。

葛蓓儿又探身看了看黑黝黝的洞口,倒吸了一口冷气,头皮发麻,心里不由咚咚打起了鼓。她曾夸口说比劳拉还要勇敢,现在真正的考验来了。

“怎么样?有胆量下去吗?”白影看着三人问道。

“没什么不敢的。”葛蓓儿横下一条心,大声回答他,同时也给自己壮壮胆。

“那好吧,不过提前告诉你们,里面可没梯子。”白影又添了一句,“只有一根粗绳,小心抓牢点儿。”说完,他先轻飘飘地跳了下去,熟门熟路,一点儿不费力气。

“我先下去。97,你在中间,跟在我后面。”Peter 命令道,他是个攀岩爱好者,对这种爬上爬下的运动很有经验,知道怎样安排更安全。说完,他坐到洞口边,用嘴叼住手电筒,双脚夹住那根绳子试了试,还算结实。

他滑了下去。

“感觉怎么样?”陆飞盯着葛蓓儿的眼睛说,“要不,你留在地面……”

“不,我行。”她打断他的话。

陆飞不再说话了,他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个女人坚强而有主见,不会轻易地退缩,所以他告诫自己在她面前也要表现得勇敢些。

葛蓓儿抓住绳子,也滑了下去。她闭着眼睛,因为即使睁开,也同样什么都看不见,而且会徒增恐惧感。绳子很粗糙,她像猴子一样双手抓牢,双脚盘紧,慢慢、慢慢地向下滑。她知道腿上的丝袜肯定全破得不成样子,但她没工夫理会。她费劲地吞咽着口水,脊背一阵发凉,狂跳的心脏仿佛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了。头顶上方,传来陆飞关切的声音:“喂,可以坚持吗?”

她“嗯”了一声,算是作了回答。

她觉得向下滑行了大概有两米多远,那么这个洞井到底多深呢?五米?十米?还是更多?她忐忑不安地猜测着。

“我到底了!”她听到Peter 在下面大声喊。

葛蓓儿一阵欣喜。哦,看来没有多远了。她一高兴,脚下一松,左脚上的高跟鞋扑通一下掉了下去。该死!葛蓓儿心里骂了一声。不过,她突然感到左脚上舒服多了,原来没有高跟鞋滑行起来轻松得多。她想干脆也甩掉右脚上那只,但转念一想,却打消了这个念头。倘若井底有尖尖的石头,或者玻璃碎片什么的扎到脚掌,可就麻烦了。就这样,她一只脚穿着鞋,一只脚裸露着向下滑。肯定狼狈透了,她想象得出自己的样子。

那只穿着鞋的脚触到了坚实的地面,葛蓓儿如释重负地睁开眼睛,同时脚下像跳芭蕾踢小步那样,四处摸索那只掉落的高跟鞋。哦,谢天谢地,她找到了鞋子。

“Peter ,你在哪儿?”她喊道。井底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在这儿。”Peter 的声音在井道里嗡嗡回响。

葛蓓儿顺着声音的方向摸过去,她触到了潮湿的井壁。葛蓓儿沿着井壁摸索,向左,再向右……突然双手一下子扑了个空。原来这里又是一个洞口,不到半人高。葛蓓儿正在纳闷,怎么还有个洞口呢?这时Peter 的声音从里面飘出来:“进来呀,这是一个横井。”

嘭,陆飞也跳到了井底。空间一下子变得狭小起来。

“恐怕接下来我们得横着爬进去了。”葛蓓儿对他说。

“它通到墓室里吗?”

葛蓓儿点点头道:“应该是吧。”

横井有半人高,况且四壁狭小,猫着腰弯成90度才能踯躅前行。陆飞感到腰椎酸痛,像快要断掉一样。幸好横井只有七八米长,Peter 蹲在横井尽头,等候陆飞和葛蓓儿。

“小心,别踩空掉下去。”Peter 提醒他们,“现在我们是在墓室的正下方,我的脚下还有个竖井呢。”

“是吗?”葛蓓儿有些不相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