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十九章

陆飞拔腿想跑上去看个究竟,却不料头顶上又传来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沉闷低哑,透着一股骇人的杀气:“快,这边!他们在地下室!”

曼陀脸色陡然一变,她听出来了,是连生上师,是她最熟悉不过的那个声音。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她的目光瞥见对面的三个陌生人,难道上师的目标不是她,而是他们?他尾随这三个追到了这里?来不及多想了,头顶上脚步声越来越急,一路夹杂着物体被掀倒、碎裂的响声。

情势危急,曼陀迅速做出了决定。她转身搬开那架躺在斗室角落里的竹木床,床底下露出一个正方形的洞口,黑黝黝的,没有铺石砖。

“快,跟我来。”曼陀低声对三人说,“上面那个人很危险,这里只有一条路可以逃出去。”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上面那个人危险?他是什么人?”葛蓓儿仍然不依不饶地追问。

“是不是两个穿袈裟的人?”Peter 在说。

曼陀一怔,目光转向他。

“其中一个,是不是密宗大师?”Peter 继续逼问。

曼陀脸上扫过一丝惊诧,他是怎么知道的?但转瞬间便恢复了平静,“不要多问,快点儿走,不然就来不及了。”她低声道。

Peter 捕捉到曼陀脸上的表情变化,立即明白了。头顶确是录像带上的那个人,而且可以肯定,眼前这个女人和他相识,可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呢?没时间多想,逃生要紧。“快!”他转头催促两个同伴,“她说得没错,我们必须跳下去!”

上师和煞迦大踏步奔下楼梯,煞迦砰的一下撞开密室的门,维摩斗室金光灿灿,但空无一人。上师扫视一周,目光落到那架由于匆忙而没放整齐的竹木床上。又想逃,没那么容易!上师歪嘴冷笑一声,走过去一把搬开竹木床,床下黑黝黝的洞口暴露无遗。

地下黑糊糊的。间隔上百米,两侧墙壁上才有一盏昏黄微弱的灯来照明。地面被混凝土覆盖着,强烈的湿气和霉味让葛蓓儿全身一紧,这里都可以比得上李白墓室了,她暗想。这是一条长长的地下通道,有三米高,两米宽,他们已经摸索着转过了几道弯,跑了好长一段距离,但前方的路似乎还很长。

“喂,这是什么地方?能通到哪儿?”葛蓓儿喘着气,忍不住问曼陀。

“别出声!”Peter 压低声音警告。在他们身后,还能隐约听得见沉沉的脚步声,那是危险的追兵,葛蓓儿只好把问题咽回肚里。

前面出现了一个路口,左、中、右三条通道延伸到不同的方向,是个三岔口。

“跟我来。”曼陀小声说,“我们在这里甩掉他们!”她选择了最左边那条路。顺着这条路,他们转了两道弯,通道左边出现了一个拱顶形洞口,三人随曼陀闪身躲进去。里面的空间很大,但湿气更重了。

葛蓓儿贴着洞的内壁微微喘息,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已经听不见后面的脚步声了,看来又是一次有惊无险的逃亡。

“这是哪里?”陆飞打量着四周,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算起来他们在地底下已经跑了很远了。

“是地下城。”曼陀告诉他。

“地下城?”陆飞和葛蓓儿同时吃惊地重复。曼陀说完急忙掩住口,陆飞却难掩心中的疑惑,接着问道:“地下城?可我怎么不知道北京有这么一个地下城呢?”

“没错,的确是地下城!”Peter 接过他的话。

陆飞和葛蓓儿将目光齐刷刷转向他。

“地下城实际上是北京地下的防空洞。”Peter 解释道,“我曾经参观采访过前门大栅栏对外开放的那一段,但没想到还有其他的出入口能够畅通无阻地绕遍整个地下城。”

“等等!”葛蓓儿打断他的话,“北京地下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防空洞呢?”

“1969年珍宝岛事件后,为了预防可能发生的核战争,首都发动市民历时十年挖成了这个地下城。我们现在距离地面八米左右,整个地下城全长三十多公里,据说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防空工事。”

“三十多公里?”葛蓓儿面露惊异之色。

“不仅如此,地下城里有上千个特别设计的通风孔,我们脚下还有丰富的地下水,必要时,只需向下挖几米就可以采到源源不绝的地下水了。城中还有很多功能区,比如电影院、弹药库等等,我们现在待的这个地方恐怕是个战地医院。”

哦,北京地下城!陆飞惊叹着,如此庞大的工程,耗时整整十年,而且完全使用人力挖掘,不得不让人佩服上一辈人的毅力。他在北京生活了好几个年头,却从没想到自己脚底下竟然会有这样一个地下城,并且普朔的家中就有一个出入口!

“这么说,地下城的通道可以通往地面上任何地方了?”葛蓓儿问道。

Peter 点点头:“没错,这里确实四通八达,可以直通西山、天安门、王府井、火车站等等许多地方。”

四通八达的地下城,葛蓓儿暗忖,这下好了,如果那两个穿袈裟的人在刚才那个三岔口选错路的话,就很难找到我们了。

上师和煞迦站在三岔路口,皱起眉头望着面前三条通往不同方向的通道。一、二、三,他们到底选择了哪条路呢?该死的小羊羔!上师狠狠骂了一句,别以为这么容易就能逃掉。他伸手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怀表大小的圆形探测仪,仪表盘面上的红点指示了陆飞现在身处的位置。上师仔细分辨了一下,抬起头,眉峰一挑:“跟我来,在左边!”他朝煞迦大叫。

“你还没告诉我们,你到底是谁?”葛蓓儿将兴趣转移到曼陀身上。她对这个神秘女子已经不再戒备,但她的身份仍然还是个谜。

曼陀吸了口气,轻启朱唇:“我是普朔的朋友。”

葛蓓儿皱了皱眉,她显然对这个说法不满意,“那么刚才追杀我们的那两个人呢?他们是什么人?”

“这我不能告诉你。”曼陀闭口不答。

“他们为什么来抢佛牙?”葛蓓儿不理会,而是继续追问下去。她谙熟采访技巧,其中很奏效的一招便是施加压力不断提问,直至对方无力招架,这时候被访者往往会自己乱了阵脚,匆忙之中无暇他顾,你想要知道的东西也就自然到手了。

果然,提及佛牙,曼陀脸上陡然变了颜色,她下意识地护住胸口上的莲花项链。

曼陀的动作引起了葛蓓儿的注意,顺着她的手,葛蓓儿看到了曼陀胸前的吊坠,不禁瞪大眼睛失声叫了出来:“天哪!”

莲花,面前这个女人脖子上挂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青铜项坠,项坠上赫然雕刻着一朵莲花!那正是他们要找的标志,踏破铁鞋无觅处,一模一样的莲花图案终于再次出现了!

“难道你的项链也是一道密码吗?”陆飞盯着曼陀胸口嗫嚅道。

曼陀护住青铜莲花,不由后退一步。她也吃惊不小。密码,这个年轻男人提到了密码,难道他就是下一个保存莲花钥匙的那个人吗?

“没错,它肯定是我们要找的东西。”葛蓓儿眼睛熠熠发光,“我们已经找到几个同样的图案了。”她对曼陀说。

曼陀又向后退了一步。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