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一章

眼前这个奇异的女子酷似天女,而且她身上有作为密码标志的莲花,更巧的是,他们在维摩斗室中相遇……毫无疑问,她就是密语中指的那个人,她身上的青铜莲花便是他们要找的那件东西。

至于那四句禅语,解开心结之后,陆飞也有了数。王朝云死后,苏轼亲手为爱妾书写墓志铭,墓志铭的开头便是四句禅,出自《金刚经》,陆飞轻轻将它吟出口:

浮屠是瞻,伽蓝是依,如汝宿心,惟佛之归。

听到熟悉的偈语响起,曼陀的心怦怦直跳,她怔怔地转向陆飞,希望和光明的波涛席卷全身。她仿佛又看见了普朔,在他身后是万丈佛光。曼陀的眸子亮闪闪的,闪烁着光明和希望。她低头含胸,双手合十,用虔诚的声音轻轻附和着唱诵: 浮屠是瞻,伽蓝是依,如汝宿心,惟佛之归。

葛蓓儿忽然感觉到背后一股冷风袭来,紧接着她的喉管被死死掐住了。她张了张嘴,但发不出任何声音。那人越勒越紧,她几近窒息。此时的连生上师简直是一头瞎了双眼,但同时又狂躁到极点的猛兽,他正凶残地勒住葛蓓儿的脖子将她死命地向后拖。

陆飞大惊失色,葛蓓儿危在旦夕!他正欲上前去救她,另外一头猛兽出现了,也瞎了双眼,但更为彪悍,是煞迦,他堵住了陆飞的去路。

“我去救她,快!你们往前跑!”曼陀推了陆飞一把,低声对他说。果然,越往前,通道越低矮越狭窄,大块头的煞迦喘着粗气,行动困难。曼陀则像蛇一样,哧溜一下灵巧地从他胯下钻过去。煞迦转身去抓她,却扑了个空。

葛蓓儿被上师的钢爪死死勒住,脸涨得通红,上气不接下气。她用力地挣扎,但一切都是徒劳,生命就像上师手中把玩的一根细线,一秒钟就可以扯断。她快昏死过去了,唯一尚存的一丝清醒意念便是攥紧手上的芬迪包。所有的发现都在里面,不能丢下它。

曼陀跟上来了,她像一只猫,迈开脚步无声无息绕到上师背后,憋足气力用拳头连续猛击他的后脑部位。上师没有防备,一下子被击蒙了,向前两个趔趄,好容易才把持住重心没有摔倒。他的两条胳膊松了劲儿,葛蓓儿趁机挣脱开,跳到一旁捧着脖颈大口地喘气。

上师的头部“轰轰”地响开了,疼痛攥住了他。他下意识地捂住后脑,震荡余波尚未消失,颅腔里的轰鸣化成了一阵阵抽搐似的痛。是谁?是谁?连生上师在原地转着圈,杀气腾腾寻觅着袭击他的目标,像一头脊背上插了一柄箭的公牛随时准备冲向斗牛士的红绸布。眼中石灰的刺痛感还未退去,朦朦胧胧中,上师看见了两个人影。

“站在原地别动!”曼陀凑近葛蓓儿,近乎耳语。

葛蓓儿惊魂未定地向她点点头。

曼陀小心翼翼朝上师走过去,在距离三步远的地方飞起一脚踢中他的胸口。上师“啊”的大叫一声,这一次他分辨出了袭击他的那个人影。恍惚中,人影朝自己背后的方向跑去,上师连忙转回身,顺着脚步声紧追不舍。

见两人都没了踪影,葛蓓儿刚想松一口气,不料却听到身后又传来急促沉重的脚步声。她躲闪不及,情急之下只好将脊背紧贴在墙壁上,屏住呼吸,极力不弄出一点儿声响。

果然是黑铁塔般的煞迦,他的头发披散下来,面部狰狞,五官因眼部的刺痛而扭曲,葛蓓儿不寒而栗,全身瑟瑟发抖。她按住胸口,感觉心脏像有一把铁锤在咚咚敲打,马上要跳出来了。不过谢天谢地,他没有发现她,只是从她的身边擦身而过,大踏步朝上师和曼陀的方向跑去。葛蓓儿的心终于落了地,吓出一身冷汗。

“97,你没事儿吧?”是Peter 跑过来了,他身后跟着陆飞。

“还好。”葛蓓儿脸色煞白,勉强吐出两个字。实际上,她的两条腿软塌塌的,快要瘫软在地上了。

“他们去了哪儿?”陆飞四处张望着问。

“那边。”葛蓓儿抬起绵软无力的手臂指指方向,“我们也要过去吗?”她心有余悸,嗓子又干又痛。

“当然!”陆飞一脸坚决,“她救了我们,我们不能抛下她。”

“好吧,我们走。”葛蓓儿打断他,横下一条心,撑起发抖的身体,她想到了曼陀身上的青铜莲花。

曼陀在迷宫似的通道里绕了几个圈,身后,连生上师的脚步一直穷追不舍。是该了断的时候了,她心里暗想。身后这个瞎了双眼的杀人凶手,他是个恶魔,他设计陷阱诱拐自己,让她忍受了多年的痛苦,沦为他随心所欲利用的工具;他切断自己与父母的联系,并隐瞒了整整十年;他为实现自己的野心不择手段,拥有佛宝的普朔也变成了他祭台上的祀物……悲情与仇恨在曼陀体内交替升腾,她的肌肤慢慢变成赤红色,像一颗火苗吐着火信,摇曳着向上蹿升。

前方是一个路口,曼陀转过一道弯,通道左边出现了一个拱顶形的窑洞,这里便是她的目的地。曼陀闪身进去,脊背贴着洞内的墙壁,胸口一起一伏,调理气息。

片刻之后,不远处传来了上师的脚步声。曼陀停止了喘息,仔细聆听着。

脚步声转眼进了洞口,曼陀提起一口气,霎时凌空跳起,将全身力量集在左腿上,风卷残云般呼啸着向洞口扫去。

可是不料想,对曼陀这一招连生上师早有防备。他已经运起了丹田之气,气息流转圆通,形成了一层金钟罩保护体内五脏。两只眼睛看不见了,但他的听觉反而变得更加灵敏。曼陀的左腿带着风扫过来,上师准确地分辨出她的位置,纵身腾起,朝迎面而来的身体扑上去。他抱住了曼陀,两人一同摔落地上。

曼陀的咽喉被扼住了,上师的钢爪摁进她的脖子,不停地发力要掐断她的气管。曼陀挣扎着,那张狰狞发狂的面孔离她越来越近,仿佛又回到了湿婆瑜伽馆那间密室,满屋的欢喜佛伸出三头九臂,举着铃铛和金刚杵铺天盖地向她压过来。曼陀闭上眼睛,用尽全身力气,四肢紧紧缠在上师身上,两个人合成一体向窑洞深处滚去。

翻滚之中,上师仍然死死钳住她的脖子,曼陀只好憋住气减弱呼吸。她用双腿紧紧盘住上师,两人加速滚动。僵持之中,两人滚到洞内最深处,曼陀的身体触到一堆结实的物体。

终于到了,曼陀暗想。她挣扎着伸出一只手向背后摸索,她摸到了她要找的东西。从湿婆瑜伽馆逃出来的时候,她就早已经准备好了。

陆飞三人顺着曼陀的脚印向前跑,她到底去了哪儿?通道像个大迷宫,绕得人晕头转向。还有不知去向的煞迦,他们必须小心提防。

轰——前方不远处一声振聋发聩的爆炸声卷着烈焰和热浪蔓延而来。陆飞的心猛地一沉,马上又怦怦加快了跳动,他及时搂住葛蓓儿向后扑倒在地,恐惧溢满全身。

轰——又是一声爆炸,响声震天,光芒耀眼,火舌噬人。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Peter 惊恐地睁大眼睛呼喊。

曼陀要与上师同归于尽。

这个窑洞是过去的防空弹药库,虽然地下城废弃了,但里面还存留着少量的炸药。炸药的威力不算大,但对于曼陀来说,已经足够了。她手里握着火石,那是结束她与上师十年恩怨的导火线。

浮屠是瞻,伽蓝是依,如汝宿心,惟佛之归。

点燃导火线的一刹那,曼陀在心中默念。爆炸声响起,她与上师紧紧缠绕成一体,被冲天的火焰所吞噬。身体在燃烧,曼陀却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和解脱,她的魂魄出了窍,轻飘飘的、慢慢脱离了上师。火中生莲花,她涅槃了,变成一朵火红的莲花。她向空中飘去,父母和普朔都在向自己招手,他们身后是万丈佛光,周围响起了诵经声,安详而静谧。

上师的身体在灼烧,他没有想到,亲手调教的莲花女竟然会用这种方式与自己同归于尽。他在火焰中挣扎,可曼陀的四肢却像蛇一样将自己紧紧缠住,一齐滚向火海深处。上师发狂地大叫,他感觉到整个躯体都被烧透了,每个毛孔都向外喷着浓烟,刀扎一般的疼痛。手和脚在慢慢熔化,呼喊在爆炸声中湮灭,他在绝望中渐渐意识到末日已经来临。

脑际一片迷离恍惚,上师仿佛向不见底的深渊坠落下去。忽然间,他看见了佛牙正在半空中闪闪发光,那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他伸出手去触摸,佛牙却一下子消失了。火焰中又浮现出一片坛城,那是香巴拉,是他曾苦苦追寻的圣地。坛城的大门向他打开了,铺着红地毯的大道延伸至脚下,上师踏上去奔向香巴拉。跑啊跑,他筋疲力尽,眼看到了门口,可那坛城却在不远处轰然坍塌。路的尽头变成了天葬台,无数只眼中带着杀机的秃鹰在半空中盘旋,有几只俯冲下来,贪婪凶狠地张开利喙,呼啸着要将他啄成白骨。上师昏厥过去了,他正走向阴间地狱,野心在烈焰中燃成了一堆灰烬。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