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四章

9 点钟,普朔藏品拍卖会开始,陆飞、葛蓓儿和peter 到了现场,peter 以7 万元人民币竞拍到了的《天女散花图》。

在书画经理的个人办公室里,陆飞终于有幸近距离见到了这幅画。陆飞越看越觉得梅兰芳是在画自己,画中天女长袖舒展,飘逸秀美,无拘无束地向人间倾洒着五彩鲜花,那鲜花是智慧、佛理与美好的象征。可是,这幅画的奥秘到底在哪儿呢?陆飞蹙紧了眉,像面对能预知未来的水晶球那样凝视着桌上的卷轴,一双眼睛流露出企盼和渴望的光亮。虽然画中落英缤纷,却唯独找不到他们想要的那个莲花标识。普朔会把它藏在哪儿呢?莫非……

陆飞伸手拿起平铺在桌上的立轴,翻过来倒扣在桌上。

“你的意思是,”葛蓓儿诧异地盯着他,“难道说画的背后有文章?”

陆飞迎视着她的目光说:“如果我是普朔,要想将密码保存得既隐蔽,又不破坏这幅经典画作,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用隐写术了。”

“隐写术?”葛蓓儿眨着眼睛重复了一遍。

“嗯。”陆飞点点头,“这一招并不稀罕,很多人都曾经玩过类似的把戏。隐写的招数也很多,最常见的就是用醋、柠檬或番茄汁在白纸上写字,晾干后都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要想阅读这些密写文字,只要把纸放在火上烤一烤,很快便会出现棕色的字迹。因为这些有机物的汁液干了之后会变得透明,用微火加热,透明的汁液又会变成棕色。情急之下,甚至人的尿液也有这个功能,可以作为隐写墨水,因为它同样富含碳元素,很容易被焦化。”

“真是叹为观止。”葛蓓儿吐了吐舌头。

“风险就在这儿。”陆飞伸出左手食指,“我们并不知道这幅画背后用的是哪种隐写方法,如果它是用了含碳元素的物质,我们就应该放在微火上加热;如果它是蘸了淀粉溶液写字,那么碘酒就是解密药水;如果换成酚酞溶液的话呢,氢氧化钠溶液就能派上用场啦……总之,物质与物质之间的化学反应变化无穷,我们无从知晓具体这幅画背后用的是其中哪一种。我们又不能用试错的办法来一一验证,因为一旦解密试剂不正确,非但不能显现出文字,而它又已经与密写药水发生了化学反应,就会将密码破坏了。”

“就像用错了解毒药方,不但不能解毒,反而会加快毒性发作一样。”葛蓓儿明白了他的意思,忧心忡忡地说。

陷入到投鼠忌器的两难境地,两人又束手无策了。

砰的一下,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Peter 大步流星地走进来,后面跟着毕恭毕敬的经理。

“有什么发现吗?”Peter 盯着陆飞和葛蓓儿问,他已经为《天女散花图》买了单。

“进展还是有的,不过……”葛蓓儿发觉经理的视线正在自己和倒扣在桌上的卷轴之间来回移动,便停了下来,咬着嘴唇,凑近Peter 的耳朵,压低声音说出了刚才与陆飞的讨论。

“嗯?”Peter 一边听一边盯着桌上的画卷,直至葛蓓儿提到隐写术和密写墨水,他的眉毛突然向上跳了两下,目光从卷轴迅速移到葛蓓儿身上,盯住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想咱们已经拥有解密药水了。”

“是什么?”葛蓓儿忍不住脱口而出,并且马上又追问了一句,“在哪里?”

“就在你的手提包里。”Peter 眨巴眨巴眼睛说,“别忘了咱们以前的发现。”

站在一旁的经理一直好奇地竖着尖耳朵,可是没有用,这些人像一群对暗号的海盗,不明不白的暗语让他一头雾水。

陆飞和葛蓓儿却像醍醐灌顶一般恍然大悟,对呀,怎么早没有想到呢?解密药水已经在手上了啊!葛蓓儿赶忙打开粉红色的芬迪包,小心翼翼地摸出在李白墓里找到的那个银灰色小酒壶,双手因为激动而略微颤抖着。

淡蓝色的溶液,酒壶内汩汩流动的淡蓝色溶液终于派上了用场。葛蓓儿预感到一条看不见的绳索正在将密码链逐个串起来。

“我们需要一个碟子,一把小刷子,还有一些干棉球。快!”陆飞转头对经理吩咐道。

经理忙不迭地准备好这些东西,睁大眼睛看着面前上演的这出没头没尾的戏。

陆飞小心翼翼地将酒壶内的液体全部倒入碟子中,然后拿起那把小刷子伸进去,等它蘸满蓝色溶液后,提上来轻轻刷到卷轴的背面,一下,两下。

期待已久的奇迹终于出现了,刷子刷过的空白地方渐渐显示出紫罗兰色的痕迹。陆飞又将一些蓝色溶液在紫色痕迹处着重涂抹,化学反应加速了,紫色痕迹也越来越清晰。几秒钟后,隐写内容就像《西游记》里被降服的妖怪一样显露出了真面目,正是他们苦苦找寻的那个莲花图案!

噢!噢!葛蓓儿难以抑制住激动的心情低声叫着,最后一个密码标识终于出现了!她向陆飞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陆飞会意地点点头,再次蘸满蓝色溶液,在莲花图案下面的空白处继续刷开了。

最先显现的紫罗兰色痕迹是个阿拉伯数字8 ,陆飞歪着头端详,不错的征兆,一个蛮吉利的数字。溶液在继续扩散,直至遍布整个画面,隐写内容全部现身了,是谁也没猜到的结果,一个数字矩阵:

8 4 25 16 12

2 23 19 15 6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