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六章

“拉丁字母?”葛蓓儿一脸疑惑,“那不就和英文差不多了吗?”

“没错。”陆飞意味深长地点头道,“拉丁化的梵语与我们国家说起来还有一段颇深的渊源呢。中国的英文名称China ,就来自于梵语。在梵语里,中国最早被称为Chin或Sin ,是第一个统一为中央集权的朝代——秦的音译,后来葡萄牙人在它后面添了一个字母a ,变成China 或Sina。结果,China 成了中国的国际通用英文名称,而Sina在今天也同样广为人知,因为它是本土最大的门户网站新浪网的代称。”他停下来,咽了口唾沫后继续说,“今天我才发现,除了书写简单和辨认容易这些优点之外,拉丁化的梵语还有另外一个好处。”陆飞的眼睛盯着纸上那行字母,“它更便于制成密码,难道不是吗?”

o-m-m-a-n-i-p-a-d-m-e-h-u-m

“你一定知道这行字母的含义。”葛蓓儿声音清脆地问,她再也沉不住气了。

陆飞没吭声,从她手里接过纸和笔,将那行字母又刷刷重写了一遍:

Om ma ni pad me hum

“这才是它的本来面目呢。”陆飞说,“这是佛经中最常见的一句梵语,读作:唵、嘛、呢、叭、咪、吽。是藏传佛教的六字箴言。”

“六字箴言?”Peter 皱了一下眉,六字箴言这个说法并不陌生。他去西藏采访时就曾经注意到六字箴言在雪域高原随处可见。唵、嘛、呢、叭、咪、吽,这句经文,无论僧俗,不分时刻,甚至睡觉前那里的人们都诵念不已。至今他还保存着一块从西藏带回来的据说有神奇作用的石头,那上面就刻有六字箴言。

“六字箴言源于印度,最早出现在大乘佛教的一部梵文经卷中。后来藏王松赞干布编写了一部论述六字箴言的文献集本,自此之后,六字箴言便成了雪域高原上的最高信仰,藏传佛教认为它是一切佛教经典的根源,循环往复不断念诵,能消灾积德、功德圆满而成佛。”陆飞说。

“唵、嘛、呢、叭、咪、吽。”葛蓓儿轻声念诵了一遍,紧接着用古怪的眼光望着陆飞,“这就是密信要告诉我们的全部内容吗?难道六字箴言与佛牙有关?”

陆飞耸耸肩,“与佛牙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到目前为止,它是我们最大的发现。”

“那么,六字箴言的中文意思到底是什么?”Peter 问道,他一直都很困惑,为什么普普通通一句话会有如此巨大的神力。

“这可是个难题了。”陆飞向他摊开手,作出一个无奈的表情,“自从六字箴言诞生的那天起,对它的研究和争论就不曾停息。可以说,就像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每个人对六字箴言的理解都不尽相同。有的梵语学家从意译的角度认为,六字箴言的解释是: ‘啊!愿我功德圆满,与佛融合!’也有的藏学著作则认为,简练而诗意翻译是‘好哇!莲花湖的珍宝!’还有的……”他突然顿住不说了,神经一下子绷紧,脉搏遽跳,血液凝固,眼睛里却蓦然迸出五彩的光亮。

“我想我知道答案了。”陆飞喃喃自语。

听到这话,葛蓓儿感觉自己呼吸瞬间加快,她一直等待的时刻就要降临了。

陆飞像梦呓一般开口:“怎么早没有想到呢?著名的梵文学家季羡林先生也曾经对六字箴言进行过考证,更重要的是,普朔曾在一篇学术论文中曾对季先生提出的这种解释公开表示过赞同。唵、嘛、呢、叭、咪、吽,他们都认为六字箴言直接音译过来的解释就是:‘牟尼宝在莲花中,吽!’。”

谜,豁然解开了。

Om ma ni pad me hum

唵、嘛、呢、叭、咪、吽

牟尼宝在莲花中

这一时刻,六字箴言像蓄积了某种神奇的力量,牢牢地攥住了陆飞的神经,像一股暖流直奔过来,使他全身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中。“牟尼宝在莲花中”,获得这句箴言真是费了千辛万苦。

牟尼宝,释迦牟尼的佛宝,藏在莲花中。陆飞这才想起来,这一路正是莲花标识在指引他们一步一步发现密码、找到线索、直至揭开谜底的。空心砖里的羊皮纸、普朔头上的刺青密信、辋川银杏树下的舍利铁函、金粟庵里的敲钟木杵、李白棺内的小酒壶、曼陀胸前的青铜链坠、《天女散花图》背后的五阶幻方……莲花一直在指引着寻宝人,牟尼宝在莲花中!

葛蓓儿眼前呈现出各色各样美丽的幻影,脑子里像被闪烁炫目的图案塞满了,那些都是莲花,旋转着扑面而来的莲花。“牟尼宝在莲花中”,可是在铺天盖地的莲花中,藏宝的莲花究竟是哪一朵呢?她的目光四处流盼,最后落在倒扣于桌面的卷轴上。

片刻空白之后,她的脑子突然嗡嗡响开了,《天女散花图》,看着梅氏这幅小卷轴,她的脑际里蓦然浮现出维摩斗室墙上的大壁画。天女在散花,维摩斗室也在她脑际中慢慢旋转。她渐渐看清了,天女散花图下面、地板的中央就是一朵硕大的火中生莲花!葛蓓儿的眸子炯炯发亮,她豁然开朗了。

出租车在路上狂奔,从拍卖行到燕南园的路程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没有人说话,三人虽然都在想着佛牙,但又各怀心事,车厢内的静寂像雷雨前闷热的天气。

出租车司机仿佛忍受不了这种沉闷的气氛,他从后视镜里扫了一眼,然后啪的一下扭开车载收音机的旋钮。一个普通话异常标准的女声传出来:“有关专家认为,今晨发生在北京地下的……”司机皱着眉头一下子换到了音乐台,直到听见一首流行歌曲的高潮部分,才将手又放回到方向盘上。

“真受不了!”司机低声嘟囔着,“整个上午,到处都是这新闻。”

“什么新闻?”Peter 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怎么,您还不知道?”司机提高了语调,很是惊讶地瞥了他一眼,“北京地下的大爆炸,还有地铁一号线的卧轨事件,新闻已经连续播了整整两个小时了。”

车内三人迅速交换了一下目光。

司机没有发现乘客的异样神色,只管自顾自地说:“爆炸,爆炸,这个世界整个都乱了。国外的爆炸刚刚过去,今天就轮到了自家门口。不过也好,等人们对地铁都产生了恐慌心理,我们出租车的生意就好做了。”

司机说完,红灯刚好变了绿灯,他加大油门,跟着前面的车流拐弯上了四环主路。

“还有那卧轨的尸体,可真恐怖……”司机继续喋喋不休。

陆飞脑子里马上浮现出那团血肉模糊的尸体,一阵恶心,双手不由自主又开始颤抖起来。葛蓓儿及时向他投去安抚性的一瞥,凑近他的脸,柔声道:“一切都过去了。”

然而,这句话却没有那么大的魔力能使记忆一笔勾销。陆飞闭上眼睛,画面像按倒退键播放的电影,一幕幕从尾放到头。那人被自己推进了地铁轨道……他们躲避着背后的敌人,慌不择路在奔跑……大爆炸燃起了冲天的火光……葛蓓儿被上师死死扼住咽喉……维摩斗室里八目相对,头顶响起了恐怖的尖叫和纷乱的脚步声……

当画面回到最开始的时候,陆飞蓦地睁开眼睛,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几个小时前,当他们进入维摩斗室的时候,那两个人闯了进来,他听到头顶上方传来两声惊叫,那是耶萝,那个小姑娘现在究竟怎么样了?是否有危险?陆飞心头一紧,出租车仿佛开得更慢了。

终于驶到了燕南园,三人跳下出租车,飞一般地冲向53号的大门,陆飞咚咚咚将紧闭的铁门捶得山响。没有人应答,陆飞缓慢而深沉地呼吸着,尽力控制住心跳。哦,天哪,他心想,耶萝出了什么状况,莫非……一阵不祥的念头像阴云一样袭上来。

门打开了,陆飞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手握铁锨、满脸青肿的少女,活像战场上的圣女贞德。谢天谢地,耶萝她还活着。

三人脸上扫过一阵如释重负的欣喜,可耶萝却将手里的铁锨握得更紧了,她睁大眼睛,用充满警惕和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门外三个人:“你们是人是鬼?”

陆飞怔了一下,继而上前一步,微笑着对她眨眨眼睛道:“和所有喜剧故事的结局一样,好人最终战胜了坏人。”

耶萝听罢,将信将疑地问:“这么说,你们打败了那两个坏蛋?”

陆飞迎着她的目光点点头。

女孩儿手上的铁锨慢慢垂了下来,但惊讶的口气依旧不改:“可是,你们是怎么消失的,又是从哪里冒上来的?”

“这是你的普朔伯伯制造的小秘密。”陆飞皱皱鼻梁说,“可是我们现在不但发现了他的小秘密,还破解了他更大的秘密。来,让我带你去看看佛牙到底藏在哪儿。”

一听到佛牙,耶萝手中的铁锨哐的一下子掉落在地上。伯伯的嘱托,她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刻。

这是陆飞第三次来到这个神奇的维摩斗室。一进门,众人的目光便集中在地板上那朵巨大的红莲花上,莲花周围燃烧着火焰,陆飞不由想起《维摩诘经》里的偈语:“是身如焰,从渴爱生”。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