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二章

1

2 月1 日清晨。7 时30分。

罗新华站在走廊上等了足有十几分钟,泰伯森才从里面将305 号的房门打开。他疾步冲进去,见欧安娜裹着一件睡袍安然无恙地坐在床边,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他四下寻望着,果然不见托尼踪影。

脸色苍白的欧安娜告诉他:托尼早在一个小时前就离开了。

泰伯森将手里捏着的一个像小号电池般的东西举到他面前:“这家伙临走前还给我们留下点礼物。”

罗新华不解地问:“这是什么?”

欧安娜微微颤抖着说:“这是一种能自动引爆的微型炸弹,托尼管它叫‘红卫兵蛋卷’。”

泰伯森也对罗新华道:“那个日本人要的就是这玩意。”

刚才离开指挥中心后,在汽车上泰伯森已将越南妓女被杀一事向中方联络员简单讲述一遍。罗新华同意他的分析,也认为这个杀死妓女的日本记者可能就是“梅茵霍芙集团”失踪的那个代号“孤雁”的敢死队员。但他不同意泰伯森“声东击西”和“加来海峡”的说法,仍坚持认定日本记者的谋杀行动和托尼的刺杀计划并不是一回事,他俩一个是境外某个政治集团雇佣的亡命杀手,一个是美国一些高层权贵收买的恐怖分子。他们虽然有共同的目的,但绝不是同伙,也绝不会采取同样的行动,托尼更不会因“孤雁”的出现而放弃自己策划已久的“刺杀蒂姆虎计划”,恰恰相反,他只会为争夺利益而抢先行动。当时,泰伯森对罗新华的推测曾不以为然。可当他看到沃克和马尔斯的尸体后,便即刻明白这位中国同行说的是正确的。狡猾的托尼不仅没有放弃他的刺杀计划,而且仍坚持要在华盛顿采取行动。那么这家伙会使用什么方式,躲到什么地方实施他的“计划”呢?“

泰伯森边思索着,边将微型炸弹的引爆栓轻轻拔掉。

罗新华在一旁看着:“这玩意做得真精致。”

泰伯森介绍道:“它不但模样精致,威力也很大,如果引爆成功,足以将这间屋子炸塌。近两年托尼使用这种玩意搞了好几起暗杀事件,干得都非常漂亮。”

罗新华两眼紧盯着黑森森的炸弹,不安地问:“你是说托尼这次还会使用这个东西?”

“当然,这是他惯用的手段。”泰伯森自信地一笑:“不过,这次他根本不可能靠近目标,也就根本不可能成功。”

罗新华仍不放心地问:“他会不会采用别的方式呢?比如使用远距离的杀伤武器?”

泰伯森摇摇头:“不会,任何子弹都不能击穿防弹轿车的玻璃和钢板。这一点,托尼比你我更清楚。”

就在这时,从罗新华的口袋里发出一串“滴滴”的鸣叫声。他忙掏出手掌大的微型无线电话机,打开通话开关:“喂,我是黄河。”

通话器中传来王枫略有些喘吁的声音:“黄河,我是长城。家里来信,‘卓娅’的身份已经查清。”

罗新华急问:“他是不什么的?”

“它不是人,而是一种武器。”王枫几乎是吼了一声,停了停,又恢复了平静的语调:“准确地说这是一种新型的地对地微型导弹,制造者曾在中东和阿富汗试用过,具有很强的摧毁力。不久前,西德的‘梅茵霍芙集团’花三十万美元从‘克格勃”手中购买了两枚这种导弹。据查,他们的这笔费用是中东拉霍曼石油公司提供的。目前这两枚代号’卓娅‘的导弹已经进入美国。“

罗新华心头一紧:“难道托尼要用这种导弹搞暗杀?”

王枫语气冷硬地回答:“对,我已将这个情况通报白宫安全委员会,他们将采取一切措施阻止托尼的行动。”

罗新华焦急不安地说:“我现在就是在‘红色风暴俱乐部’,托尼已经跑了。”

王枫当即指示:“你把‘卓娅’的情况立即转告泰伯森,请他尽快查明托尼的下落。”

罗新华答应一声:“明白了。”接着,他又向副部长提出一项要求:“请家里人立即送一份有关‘虎骨舒筋膏’的成份检测报告来。”

王枫显然感到很奇怪,却也没询问,只爽快地应了声:“知道了。”

罗新华关掉无线电话机,马上将王枫讲的情况告诉了泰伯森。

“什么?你说‘卓娅’是一种导弹?”泰伯森显然有些不相信。他想了想,也掏出自己携带的高频电话,匆匆摁动了一组键钮:“你好,我找温格先生……当然是国防部战略武器研究所的德布拉。温格上校……我是联邦安全局的泰伯森,是总统让我找他……”

话筒中很快传来一个男人浑厚的嗓音:“泰伯森,早上好!我是温格,这么早来电话,出了什么事?”

泰伯森顾不得寒暄,劈头问道:“温格,你知道有种叫‘卓娅’的导弹吗?是种微型地对地导弹。”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反问道:“你这位白宫的安全局首脑,怎么也向我打听起‘卓娅’来了?”

泰伯森急声催问道:“到底有没有这个玩意?”

“当然有。”温格仍然不紧不慢地说:“这是格鲁吉亚生物研究所去年六月才研制出的一种新产品,全名叫‘MK—7866型地对地短程微型导弹’。使用的士兵大概嫌这个名称不好记,就给它起了个‘卓娅’的代号,据说‘KGB ’的人也喜欢这样叫。”

“这种导弹使用方便吗?”泰伯森忽然感到舌头有些发硬:“我是说,一个人能使用吗?”

“哦,携带和操作都非常方便,只需要一只手提式发射器就行了,在弹体上装有自动制导系统。发射后,它就通过热敏传感器,自动追踪目标,在三千米之内,可以说百发百中。”

“它的威力有多大?”

德布拉。温格笑道:“至少能把一辆T —69型坦克变成一堆碎铁片。”

泰伯森只觉脑袋“嗡”的一声,像尊雕塑般怔怔地立在那,半晌没说话。

温格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喂,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哦,没了,谢谢你的帮助。”

“不过,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这位叫温格的武器专家显然是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物:“老朋友,我想知道你怎么也对‘卓娅’这样感兴趣?”

泰伯森似乎从对方的语气中察觉到什么,忙反问一句:“难道还有别人向你打听过‘卓娅’吗?”

“当然。”温格直言相告:“昨天下午,特纳也找我了解‘卓娅’的情况。”

泰伯森好像没听清,或者不相信:“你说谁?”

“特纳——中央情报局局长斯坦斯菲尔德。特纳,他还从我这调走了全部有关‘卓娅’的资料。”

泰伯森心中倏地闪过一个念头:自己的猜测是对的,特纳果然在插手这件事,而且已抢在了自己前面。他奇怪这家伙为什么要单独干?又为什么要对安全委员会封锁消息?

喜欢刨根问底的战略武器专家接着探问道:“老朋友,是不是白宫出了什么事?”

泰伯森故作轻松地应酬道:“没有,什么事也没有,白宫平静得就像一口棺材。再见。”

他断然关掉通话器,扭头望着立在一旁的罗新华:“罗先生,你们的情报是准确的,‘卓娅’的确是一种可怕的武器,更为可怕的是托尼已得到了这种武器。”

罗新华看看表,急不可耐地说:“再有一个小时代表团就要离开华盛顿,我们必须赶快查清托尼的下落。”

泰伯森转身盯着欧安娜,阴森的目光中含着急切和期待:“姑娘,你再仔细想想,托尼会去什么地方?他离开时带了什么东西?”

欧安娜茫然地摇摇头:“不知道,他只说要去消灭‘迪姆虎’,出门时好像什么也没带。”

四下搜寻的罗新华忽然发现地毯的角落处有一块镀金铜片,便走过去拾起来,问欧安娜:“这是什么?”

“这是钥匙卡。”欧安娜蓦然抬高声音:“哦,对啦,托尼临出门时带走一串钥匙。”

罗新华细细打量着金闪闪的铜片,见上面雕刻着一行小字:“比尔蒙路1796号”。他眼睛一亮,仿佛找到重要线索,抬起头对泰伯森说:“你看,托尼一定是去了这里。”

泰伯森接过金卡看了看,淡然一笑:“罗先生大概忘了,这个门牌号码是格林参议员的别墅,托尼前天才从那里逃出来,怎么可能再回去呢?”

罗新华似分析又似询问:“如果他不回众议员的别墅,为什么要特意带走那里的钥匙呢?”

泰伯森若有所思地反问道:“托尼的目的是刺杀‘迪姆虎’,可中国代表团的车队并不经过比尔蒙路,他去那里干什么?”

罗新华仍坚持自己的判断:“也许是取武器,也许是找同伙,总之,我们既然发现这条线索,就该去那里查一查。”

泰伯森迟疑片刻,终于点点头,“好吧,那就再闯一闯格林的安乐窝。”

在赶往比尔蒙路的途中,泰伯森拨通了布热津斯基办公室的电话。他必须把刚刚了解到的“卓娅”的情况立即向国家安全顾问报告。可布热津斯基并不在办公室,值班秘书告诉他,安全顾问去见总统还没回来。泰伯森只好又将电话打到安全执行小组指挥中心。

丹尼尔一听他的声音,忙急切地问:“哈理,你那里情况怎么样?”

泰伯森声调沮丧地回答:“一团糟,马尔斯和沃克死了,托尼也跑了。”他咬着牙骂了句脏话,又询问道:“日本方面的调查有进展吗?”

丹尼尔说:“我刚收到一份日本警视厅东京总监国岛文彦发来的传真。据他们调查,那两名叫松尾太郎和平谷三九郎的,的确是‘共同社’和《朝日新闻》派出的记者,在所有申请签证赴美采访的记者中也没发现可疑的人。”他忽然停了停,将声音压低一些:“另外,据国岛文彦讲,两天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已向他们调查过此事。真奇怪,特纳为什么要瞒着我们这样搞?”

泰伯森无奈地笑了笑,他本想将“卓娅”的情况告诉助手,可话到嘴边又压住了,只郑重叮嘱道:“特纳要怎么搞我们管不了,现在关键是要抓住托尼。你立即通知各行动小组,对代表团车队经过的路线全部实行封锁警戒!同时命令空中小组加强巡逻,特别要注意搜索马路两侧的高层建筑。”

丹尼尔果断地应了声:“好的,我马上去办。”

2

7 时50分。

哈定已穿好工作服坐在值班的小屋里。他今天来的格外早,比规定的接班时间足足早了半个小时。因为起床后他又同妻子吵了一架——近来这种激烈的争吵经常发生。原因很简单,他和妻子原本都是老资格的民主党员,30年前,他俩就是在民主党的集会上相识的。可最近这个臭女人不知遇见什么鬼,竟然公开声明要退出民主党,投向共和党,还参加了反对卡特的签名活动和抗议示威,和一伙狗男女口口声声要“支持台湾政府,谴责总统的对华政策”。对政党比对爱情还要忠贞的哈定决不容忍和宽恕妻子的这种背叛行为,自然要进行毫不妥协的斗争。今天一早,当他得知妻子又要去参加共和党发起的“声援台湾,反对卡特”的游行时,不由勃然大怒,发出最后通牒:如脱离民主党就离婚。妻子也不示弱,当即答复:宁离婚也要加入共和党。气得哈定连早饭也没吃就愤然离家。

“他妈的,明天就到法院同这个臭女人解除婚约。”哈定坐在小屋中暗自作出决定。他决不能要一个共和党人作老婆,那样会玷污他的声誉和名字。他的名字可不一般,在美国几乎家喻户晓,人人皆知:沃伦。甘梅利尔。哈定。这个名字曾和美利坚合众国第29任总统连在一起。这是全体民主党人的骄傲。可惜这位叫哈定的总统上任不到一年就在旧金山死于肺炎——那是1923年8 月2 日,星期五。就在这一天,有一个婴儿也在旧金山出生了,取名也叫哈定,沃伦。甘梅利尔。哈定。他觉得这绝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上帝精心的安排。虽然这个哈定在十三岁时就加入了民主党,并表现出超乎寻常的热心和忠诚,但他始终没能当上总统,只在这幢高层公寓楼内当了一名电梯维修工。好在这活并不累,每天值班就坐在楼顶的小屋中看看报纸或电视。他对国家的政治新闻总是很感兴趣。有时还喜欢偷偷喝几口开胃的康普派利酒或用杜松子调配的苦柠檬酒,上等的酒他可喝不起。此刻,他打开电视机,调到十频道的《每日要闻》节目。那个他很喜爱的长着一头金发的漂亮女播音员正用甜甜的嗓音播发着当天的新闻:。

“……美国民众关注的中国高级领导人今天上午将离开华盛顿飞往卡特总统的家乡亚特兰大进行访问。白宫安全委员会已调派大批安全特工和军警对车队将要经过的街道实行封锁警戒,以防止极端分子制造恐怖事件……”

哈定扭头隔着小玻璃窗朝外望了望:在不远处紧挨印第安纳大街的高层楼顶上果然晃动着人影,两架乳白色的直升机也正在空中盘旋,仿佛两只凌空觅食的巨大老鹰。印第安纳大街是白宫通往安德鲁斯空军基地的必经之路,自然也是军警们严密防范的区域。哈定所受雇的这幢公寓楼虽然并不在印第安纳大街上,但从他值班小屋的窗口仍能望见一段二三十米长的十字路口,那里也站着两排头戴白盔的骑警。中国领导人的来访,如同爆炸了几颗重磅原子弹在整个美国引起极大震动。这几天哈定在报纸和电视上看到的几乎全是有关这位中国领导人的访问报道。他也很敬重这位来访的中国客人,热心支持卡特对华政策。这不仅因为他是一个老资格的民主党人,更重要的是他敬佩这位中国高级领导人。据说,当他蒙受苦难时,有数百万人涌到天安门广场为他鸣不平。一个国家首领能得到民众如此爱戴,这在世界上确实很少见。不仅他哈定这样认为,现在几乎全体美国人都喜欢这位中国领导人,在通往白宫的大街两旁,几乎每天都站着许多人在等候一睹他的风采。今天来上班的路上,哈定又看见不少人冒着风雪站在马路旁,等着欢送这位中国领导人离开华盛顿。本来他也想去亲自送一送这位传奇的中国领导人,可他要值班,只好作罢。当然,他也听到许多令人胆战心惊的传闻,据说有几十名国际恐怖组织的杀手已潜入美国,阴谋刺杀这位受人尊敬的共产党领袖。难怪安全委员会的官员们如此紧张。政治家名望越高风险越大,如此看来还是当一个电梯维修工好。哈定想着,感到空荡荡的肚子很不舒服,便从小橱里取出一瓶康普派利酒和一根麦得火腿肠。他刚悠然地喝了一口,忽听传来几下轻微的敲门声。他忙将火腿肠和酒瓶用一张报纸盖住,高声问:“你找谁?”

门外,一个男子急切地说:“哈定先生,电梯出了故障,有人被困在里面。”

哈定有些纳闷,电梯里的人为什么没打电话来?他习惯地看了一眼仪表箱,也没发现有什么异样。但他还是一边应着一边拎起工具袋打开了房门。一个高大的身躯卷着股寒风扑进了小屋。哈定还没看清来人的面容,就觉脖颈处被一根凉嗖嗖的东西缠住。他猛然意识到什么,惊惧地挣扎着想高声呼救,可张大的嘴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他只觉得那具高大的躯体如同一座倾塌的山峰朝自己重重地压来,将他压进一条黑幽幽的深谷……

3

汽车离开指挥中心,急速向比尔蒙路驶去。沿途的马路两侧不时出现熙攘的人群。有的妇女怀中抱着的孩子,也举着小彩旗不停地摇晃,凛冽的寒风将他们的小脸吹得通红。

泰伯森知道,这些人都是特意赶来欢送代表团的。他也理解对政治家历来冷漠的美国人为什么会如此敬爱一位中国政治家,这不仅因为这位领导人传奇的经历和坦爽的性格闻名于世,更主要的是几乎每个人都相信他的访问将给日渐凋零的美国经济注入一股强大的活力;也都相信通过他铺设的友好桥梁美国和中国从此将成为一对亲密盟友。

老百姓的愿望总是非常善良美好的。但这可能吗?

15分钟后。泰伯森驾车驶上了两旁长着粗壮的法国梧桐树的比尔蒙路,再过两个街区就是1796号的格林寓所。耸立在法国大使馆门前的路易十五铜像迎着稀疏的雪花昂首远眺,很有些不可一世的神态。瞧着这位曾征服了整个欧洲大陆的法国帝王,泰伯森忽然想起刚才忘了问丹尼尔日本警方发来的电传有没有照片,如果有应该立即转给亚特兰大的安全小组,那样他们在追查那个持有“红卫兵蛋卷”的日本记者时就会方便多了。于是,他又急忙拨通安全执行小组指挥中心的电话。

丹尼尔不在,接电话的竟是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

惊愕中,泰伯森顾不得细想当即将“卓娅”的情况作了汇报。

布热津斯基对这个“最新情况”似乎并不感到意外和紧张,听后只淡淡地问了句:“你认为那个‘梅茵霍芙集团’的恐怖分子已经将‘卓娅’转交给托尼了吗?”

“是的。”泰伯森语气肯定地回答。“据中方得到的情报,‘梅茵霍芙集团’购买这种微型导弹的资金是中东的拉霍曼石油公司提供的。”他停顿了一下,有些不解地问:“对这一点我很不理解,拉霍曼石油公司不是由俄国人控制的么,他们怎么还会花大价钱买自己人制造的军火呢?”

“不,两个月前,拉霍曼石油公司百分之九十的股份已被台湾人买走。”

泰伯森眉峰一抖,似乎猛然明白了什么:“你是说,托尼的刺杀计划是——”

布热津斯基突然冷冷地打断他的话:“我什么也没说,我只想知道你要采取什么行动?”

泰伯森忙把自己的判断和做法简单说了一遍。

布热津斯基听罢,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用一种漠然的口气问:“你认为这样干有必要吗?”

“现在只有这一条线索。”泰伯森望了望坐在后车座上的罗新华,并无把握地说:“碰碰运气吧,也许能发现点什么。”

布热津斯基莫名其妙地苦笑了一声:“好吧,那你就按自己的想法去干吧,完事后就回指挥中心来,我在这里等你。祝你好运。”

“再见。”泰伯森似乎还要说什么,可一时又想不起来。等关掉通话器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在等待对方继续讲下去,他觉得国家安全顾问的话并没讲完,特别是对方那意味深长的一声苦笑,总好像含着什么暗示和秘密。他为什么要这样笑呢?为什么对“卓娅”的威胁和托尼的失踪毫不感兴趣呢?也许他认为自己的行动完全是一种荒谬的想象和徒劳的举动。他妈的,但愿这次别惹出什么麻烦。

当泰伯森沿宽阔的比尔蒙路赶到那座用技形铁栅栏围着的宅院前时,他便认定罗新华的判断是对的。因为在院墙外的便道旁停着一辆红色轿车,他一眼就认出这正是被沃克跟踪过的那辆“别克‘牌汽车,没错,车号”MG101 —K250“。他在录相带里看得清清楚楚,也记得清清楚楚。

泰伯森立即带领几名特工冲进别墅。可将小楼上下里外全搜遍了也没发现一个人影,更没找到托尼来过的任何痕迹。这使泰伯森很奇怪,也很恼火,这条可恶的“幽灵”在搞什么名堂,汽车明明在这里,人怎么会不见了呢?他站在一楼门厅内,两眼木然地盯着窗外苦苦思索着。这里紧靠使馆区,因而四周显得很幽静,静得连院门前汽车轮碾压积雪的“沙沙”声都能听得很清。他一直想不明白,托尼怎么会对格林参议员的这套别墅这样感兴趣?这和他的“刺杀迪姆虎计划”有什么关连?按说中国代表团的车队并不经过这里,最近的路线也要横跨两个街区。不要说这座两层小楼,就是附近的高层建筑对车队也不会构成任何威胁。

泰伯森正想着,忽听楼后的游泳池内传来罗新华的招呼声:“泰伯森先生,请到这里来!”

泰伯森忙奔过去。只见罗新华站在水池边,正愣愣地察看着瓷面墙壁上的一排铜制挂衣钩。他急声问:“有线索吗?”

罗新华仍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前的挂钩,反问道:“你看这里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泰伯森打量着金光闪闪的衣钩,茫然地摇摇头。

罗新华却倏地车转身,微微凹进的双眼迸出亮光:“防水衣,还记得吗?那件米黄色的塑胶防水衣就挂在这,可现在不见了。”

泰伯森似有所悟地“哦”了一声,随即扭头冲跟在身后的两名特工喊道:“快!寻找下水道出入口。”

果然,泰伯森没怎么费劲便在与游泳池后门相连的院子里找到一个圆形的下水道出入口。覆盖着薄薄一层雪花的铁盖显然被人刚刚移动过,上面的抓痕仍清晰可辨。泰伯森猛力掀开厚重的铁盖,抢先沿铁梯攀下去,一直落入齐腰深的污水中。

罗新华和两名特工也紧跟着跳下来。一股浓烈的腐臭气味呛得他倒憋了一口大气,冰冷的污水很快侵透衣裤如钢针般直刺肌骨。

泰伯森打开随身携带的微型激光探照器,辨别了一下方向,便果断地挥挥手,钻入通往印第安纳大街一面的水泥管道。他几乎将整个身子全匍匐在寒冷腥臭的污水里,奋力向前爬去。

爬行了大约三四十米,又进入一条南北贯通的地下涵洞。泰伯森弓着腰停下来,用激光探照器左右照了照,一时不知该朝哪个方向走。他扭头问后面的罗新华:“他妈的,这里简直像迷宫,怎么办?”

罗新华没有回答,他也不知该怎么办。

这时,站在他身后的一个小个子特工建议道:“头,咱们干脆兵分两路,一路朝左追,一路沿这条臭河向右拐。”

泰伯森断然否决道:“不行,要是再出现岔路呢,你还怎么分?”

罗新华却像被人重拍了一掌,猛转身盯着小个子特工追问道:“你说什么?”

小个子有些懊丧地抹了一把脸上的臭水,毫无信心地把自己的建议又重复了一遍:“我说分兵两路,一路朝左追,一路沿这条臭河向右拐。”

“钻出山洞,沿河向右,前进五十……”罗新华一把抓住泰伯森的肩头:“软盘!托尼的软盘上就是这样说的。”

泰伯森脑子里也像划过一道闪电,骤然一亮,猛地记起那盘“猎手布克”的游戏卡和那些莫名其妙的的数据,刹时明白了罗新华的提示,他忙掏出高频无线电话机,再次拨通安全执行小组指挥中心。“我是泰伯森。”

“沙沙”作响的电话机中传来布热津斯基略显嘶哑的声音:“泰帕森,我正要找你。”安全顾问未等他开口,便语气严肃地说:“情况有些变化,请你放弃搜捕,立即返回指挥中心。”

泰伯森颇感意外:“什么?放弃搜捕?可我已经踢到托尼的屁股。”

布热津斯基又意味深长地一笑:“可格林参议员已经把电话打到了总统办公室。”

泰伯森几乎暴怒地吼道:“不!我才不管什么狗屁参议员,我的职责就是保卫中国领导人的安全,我一定把托尼抓住!”

布热津斯基似要说什么,迟疑了片刻,却轻轻叹口气,改变了自己的指令:“好吧,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泰伯森声调急切地要求道:“在我办公桌左边的抽屉里有盘游戏卡,编号‘CV—SD107 ”,请你马上把它输入电脑。“

“请稍等。”布热津斯基答应着,沉默了一会儿,便又传来他低缓的嗓音:“泰伯森,我已将你要的软盘装入驱动器。”

泰伯森大声吩咐道:“请你按照自检系统提示的操作命令开始启动。”

“好的。”安全顾问很快回答:“启动完毕。”

“现在,请你盯住显示屏,把调出的每一条数据都告诉我。”

“进入山洞,直行30,钻出山洞,沿大河右拐,前进50……上帝,你这是在玩什么把戏?”

泰伯森将无线电话贴在耳边,朝罗新华一抬手:“快!跟我来。”

4

2 月1 日清晨。8 时15分。

托尼将最后一截麦得火腿肠塞人嘴中,又猛灌了一大口康普派利酒,蠕动着双腮贪婪地咀嚼着。这个倒霉的电梯维修工真不错,好像不忍心让他饿着肚子完成伟大的使命,竟然在这小屋中特意给他准备了早餐。尽管这种劣质的康普派利酒味道不怎么可口,但流进肚皮里热呼呼的也挺舒服。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还有15分钟“目标”就要离开白宫了。而由国宾护卫队护送的车队从白宫驶到他所选定的那段路面最多只需要10分钟。现在该做最后的准备工作了。他把小桌搬到窗前,打开旅行箱,取出那台精美的像只镇光微波炉式的导弹发射器架到小桌上,将发射孔指向窗外,再调整到合适的角度。接着,又从箱内小心翼翼地捧出那枚小巧的“卓娅”,先举到嘴边吻了吻,用两根手指将尾部的热敏传感控制钮轻轻转到一组数字上——这组数字同白宫那辆唯一的卡迪拉克防弹轿车的排热量的数据只有千分之一的误差。而这点误差对威力神奇的“卓娅”来说简直算不得什么。随后,他又动作烟熟地安上瞬间引爆装置,掀开发射器的顶盖,把光滑耀眼的弹体装进弹槽,顺势将脸颊贴在凉咬咬的发射器上,眯起左眼,让右眼的目光沿发射孔所指的方向望去:穿过两座高楼的缝隙,他清楚地看见了那个不大的十字路口,看见了路口忽明忽暗的指示灯和值勤的骑警不停晃动的头盔。他觉得在路口交叉的两条街道真像死神特意铺设的一座十字架。那就是他精心选定的“达拉斯”;是他创造伟大奇迹的“诺曼底”;他不由想起在牛溪山上将那个“弗吉尼亚种猪”的汽车炸毁的情景,再过10分钟——顶多15分钟,只要他的一根食指轻轻一按,一辆飘着中国和美国国旗的豪华型卡迪拉克防弹轿车也将在这个“十字架”上变成一团烈火。那只威慑整个世界的东方迪姆虎也将随之永远消失。而他——杰拉尔德。托尼的赫赫大名却将出现在所有国家的报纸和电视上。他兴奋地抓过酒瓶子晃了晃,将最后一些残酒全部倒入口中。

不知是即将成功的喜悦,还是酒精的刺激,他粗糙的脸膛像一片瘀血的猪肝泛着阴森的黑红色,他微微抬起头,弯下双膝跪在小桌前,右手的食指准确地贴住发射器下端的摁钮。两只深褐色的眼睛闪着幽幽的凶光,死死地盯着那个灰白的“十字架”,静静地等待着那个激动时刻的到来……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