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卷 血扳指 第02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卷 血扳指

第二节

夜晚,听得见各处传来狂欢的音乐声。

穿上自己仅带的一件礼服,秦子翔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眼睛却不断的寻视着四周。

回到房间后他想了很久,既然这里举办的是古董拍卖会,或许今天看见的那个人真的就是月纹。

想到古董店里那群诡异的人此时就在自己附近的地方,秦子翔又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没多久,高晨生便带着白玲走出了电梯,两个人那一身昂贵的礼服,再一次让秦子翔自惭形秽。

两个男人在一起,无论怎样,都不会有自惭形秽的感觉,但是当两个男人其中插入了一个女人之后,各种感觉都会袭上心头,当这个女人是一个美女的时候,周围的男人就都希望自己是人群中最出众的人了。

可是很显然,现在人群中最出众的人是高晨生,而不是自己。

秦子翔带着自惭形秽的心情,满脸笑容的迎了上去。

“你这么早就来了?”

“不,刚到而已。”

似乎每个早到的人被别人问到这个问题之后,都会说出这样的话。

有时候秦子翔就觉得,那么一块肉长的心,怎么会这么多变呢,自己研究心理这么多年了,始终没有明白这个问题。

“那我们去吃饭吧,我知道有家店的牛排特别好吃。”

高晨生满脸堆笑,似乎很满意秦子翔的回答,这样望过去,就如一个成功的政客般,春风得意。

高晨生与白玲一起,显然是一对金童玉女,而一旁的秦子翔,就会遭到旁人疑惑的目光。

毕竟,两个男人一个女人一同,任谁也会觉得奇怪。

秦子翔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带女伴来度假了。

他怎么想也不明白,怎么高中时还被称作白猪高的人,几年不见就转变得这么快呢,而自己,除了比高中时候那个嫩头青成熟了一点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改变。

难怪曾经濮娟柔说跟自己结婚,好像在诱拐未成年少男一般。

想到濮娟柔,心中又涌起了一阵异样的感觉。

原本秦子翔以为自己对这桩不甚满意的婚姻,对濮娟柔这个人应该都不会有太大的感情,没想到当看见濮娟柔倒在血泊中,脖子上插着那柄匕首的时候,秦子翔竟然会全身颤抖的靠在门框上。

眼前这个已经失去呼吸的女人,还是前些日子与自己在床上温存的美丽女人,还是会微笑着催促自己快些办婚事的女人。

“想什么呢?”

回过神来,秦子翔发现高晨生与白玲正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而此时,三个人已经站在了一家餐厅的门口。

“呵呵……”

尴尬的笑了笑,秦子翔没有回答。

看着高晨生熟练点菜的姿势,秦子翔陡然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第一次进入酒吧的中学生,什么也不会,只能傻呵呵的跟在别人后面做同样的事情。

倒是一旁的白玲从来没有一次露出鄙夷的表情,这一点还是让秦子翔感到舒心的。

但是转念一想,会不会是自己的身份,连让眼前这个美女鄙夷的价值都没有,秦子翔不免又陷入了沮丧之中。

“心理医师这个职业好做吗?”

等上菜的时间中,高晨生这样问着。

“嗯,马马虎虎吧!”

秦子翔从高晨生的目光中看出那句话的潜台词就是在问心理医生钱赚得多不多,为了满足眼前这个男人的优越感,秦子翔当然不能告诉他很好赚,好赚到可以让自己在夏威夷这家五星级酒店住上一两个月完全不碰工作,银行里也还剩下大笔的存款。

“干脆别做了,我看你那工作也不怎么样。”

高晨生依旧是得意地嘴脸,看着秦子翔。

那目光就是再告诉秦子翔,做了这么久连个女朋友也没有,还有什么好做的。

“已经习惯了,做了这么多年了。”

秦子翔当然不能告诉他,自己已经可以说是业界中最有名的心理医师了,不做这一行,还要去做哪一行。

“不如来帮我吧,我身边还缺个私人助理,之前那个助理遇到了车祸,死了……”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秦子翔感觉到白玲的目光突然僵硬了一下,脸转向窗外,看着不远处天空中绽开的烟花。

“最近工作量增多了,连这次出来度假,也是匆匆忙忙的。”

高晨上脸上是惋惜的表情,仿佛还没有尽兴般。

说到此时,就看见侍者推着车子向这边走过来了,丰富的菜摆在了桌子上面,但是秦子翔却没有一点食欲,看来今夜又会消化不良了。

拍卖会的入口看起来很豪华,进出的人也是衣着光鲜,秦子翔开始后悔来之前不打听清楚有这样盛大的事情,否则怎么也会带几套专门的礼服来。

拍卖会的场地并没有秦子翔想像中的宏伟,但是看得出来进入这里的人无一不是口袋中沉甸甸的人。

秦子翔做在中间偏下的位置上,高晨生指着第一二排的人说。

“看到没?那些人,可能就是今晚的大买家了,哪一个不都是吞金含银的,腰包里的银子砸死一个人都有多的。”

秦子翔不禁咂了咂舌,扫视着那些人,猛然,目光停留在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上,揉了揉眼睛,秦子翔重新看向那里,确实没有看错,那个自己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银色头发。

“怎么了?”

察觉到秦子翔的异样,高晨生问着,然后顺着秦子翔的目光看过去,第一排正中间的位置上,椅子被卸下,摆放着一架轮椅,而上面,坐着一个银色头发,身穿蕾丝衣服的人。

“你认识吗?”

高晨生用吃惊的目光看着秦子翔,似乎对秦子翔的举动感到惊讶。

“嗯!算是吧!”

含糊的回答着,秦子翔依旧打量着前面的月纹。

高晨生没有说话,脸上有一种怪异的表情,以他得到的情报来看,前面坐着的那些人,无一不是自己要想方设法结交上的大富大贵之人,没有想到秦子翔竟然会认识其中一人,并且还是坐在正中间,受到主办方特别对待的那一个。

整场拍卖会,秦子翔的注意力就放在月纹的身上,但是却没有看见他举牌一次,那背影看起来似乎有些焦急,有些失望,而一旁的小茜不断在月纹的耳边说着什么,脸上似乎是安慰的表情。

终于,最后一件物品卖出去的时候,人群也开始逐渐离席,拍卖会之后,紧接着的是一场酒会,也就是让那些不惜砸重金买下宝物的人们互相炫耀而已。

秦子翔没有走,高晨生与白玲也没有离开。

只看见主办方跑过来几个负责人模样的人,走到月纹的身边,脸上堆着讨好的笑容。

“月纹少爷,真的没有喜欢的东西吗?月纹少爷您只管说,若是想要什么,我们就是上刀山下油锅也给您买来,亲自送到您府上。”

月纹没有说话,示意小茜推他离开,转过身,月纹猛然转过头,目光在秦子翔的身上停留了半分钟后,随即移到了高晨生的身上,不,确切的说,应该是高晨生的左手拇指上。

秦子翔听见身旁的高晨生与白玲发出抽气的声音。

他甚至,听见了自己也发出同样的抽气声,因为月纹那诡异的红色眼眸中,闪烁着一种霸道的气焰,那目光,似乎想要将高晨生活吞下去一般。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