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卷 血扳指 第04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卷 血扳指

第四节

两日后秦子翔决定与高晨生一起离开夏威夷,在机场碰见了月纹,两人只是微笑的互相示意,倒是白玲与月纹聊了很久,让高晨生为此感到极为的吃惊,一直不断夸奖白玲的社交手段高超,自己能有她这样的女友真是三生荣幸。

一上飞机没多久,秦子翔就迷迷糊糊睡去,听着身边高晨生不断对着白玲甜言蜜语,希望这旅途能够时间变短一点。

没多久,只觉得有人推了推自己,秦子翔睁开眼睛,看见了不知什么时候坐到自己身边的白玲,正用那双柔美却机敏的眼睛望着自己。

“晨生呢?”

看见白玲身边的位置空着,秦子翔看了看四周,问道。

“去洗手间了。”

白玲说起高晨生的语气很淡,完全没有女人谈论自己优秀男友的表情。

“哦,有什么事吗?”

秦子翔想起自己是被白玲推醒,想必已定是有事情找自己。

“高晨生,是什么样的人?”

听见白玲连名带姓的叫出高晨生的名字,秦子翔有些吃惊,但是对于她的问题,自己更加吃惊。

连作为高晨生女友的白玲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更何况是自己。

“我只是高中跟他是同学而已,也不是特别了解。”

秦子翔并没有在美女面前说其男友坏话的习惯,所以秦子翔只是用委婉的拒绝推脱着白玲的问题。

哦了一声,白玲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用那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秦子翔。

被美女看着,应该是件幸福的事情,但是被美女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则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了。

“还有什么事吗?”

秦子翔实在无法继续忍受白玲的目光了,只得自己主动开口询问。

“你的诊疗室在什么地方?我可以去吗?”

从包中拿出名片递给白玲,秦子翔指着上面的电话号码。

“你来之前先打电话,看在你是高晨生女友的份上,就不需要预约了,只要我在家没事你就可以过来了。”

秦子翔露出一个自认为帅气的笑容,然后看见白玲将名片收在包中,低头轻声说了句谢谢,便将头转向了一旁。

没多久,就看见高晨生面色苍白的从洗手间中出来了。

“怎么了?”

一看见高晨生满面病容,白玲关切地问着。

“昨晚不知道吃了什么,早上就开始不舒服,现在是上吐下泻。”

“我叫杯热水给你,你喝下后睡一下吧。”

“嗯!”

看着白玲一派贤淑模样的为病痛中的高晨生打理着一切,秦子翔甚至怀疑自己刚刚见到那个满眼机敏的女人不是眼前这个女人。

回到家没多久,电话铃就响起了。

“你好,请问是秦先生吗?”

那边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女声,秦子翔稍微愣了愣,那边继续说道。

“我是白玲!”

“啊!原来是白小姐。”

秦子翔没有想到白玲竟然会这么快打电话给自己。

“那个……我明天可以过去你那里吗?”

“我看看……”

翻阅着电话旁的日程表,休假的时间还有两日。

“我这两天都没事,你可以随时过来。”

“谢谢!那明天见!”

挂上电话,秦子翔还拿着话筒出神,不明白那个看起来没有丝毫异样的女人为什么会想要找心理医师诊疗。

但是世间的事情谁也无法推测,很多看似健康的人,其实心中的病早就已经不可救药了。

抬起头,墙壁上那张自己与濮娟柔的合照猛然映入秦子翔的眼中,有些气恼的将那相片从墙上扯下来,揉成一团扔入垃圾桶中,他并不想继续被之前的事情烦扰了。

第二日午饭过后,白玲便来了。

穿着休闲的体恤与牛仔裤,头发束成一个马尾,没有上妆,与之前的印象完全不同了,唯一相同的就是,那张精致的脸,显得比上妆后更加漂亮了。

正常男人看见美女都会心花怒放,此时的秦子翔就是心花怒放了。

将白玲带入诊疗室,为她泡了一杯绿茶,打开了工作用电脑。

“随便谈谈什么吧!”

秦子翔脸上挂着工作时候的温柔微笑,白玲看见那个笑容,脸上也露出微笑。

“看来你果然是很专业的心理医师。”

“我好歹也做了这么多年了。”

秦子翔解释着,心中有些恼火白玲对自己的不信任。

“我知道,我听说过你。”

白玲含笑喝了一口茶,用手拢了拢额前落下的碎发。

“哦!那真是我的荣幸!”

秦子翔摊开手笑了笑,不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找自己是要寻求治疗的,但是她有着比自己身份条件都要优秀的男友,也不会对自己产生兴趣吧。

“我是个小说家!”

白玲露出了那种狡黠的笑容,明亮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秦子翔,这样看过去,就如是一个女大学生一般。

“呵呵!见到美女已经是很荣幸的事情了,没想到还见到一个美女作家,看来我是上辈子积了大福。”

秦子翔在脑海中回忆着,似乎在书店中有看过白玲这个名字,只是完全没有将作家的头衔安放在眼前这个美女的身上。

白玲上下打量着秦子翔,然后笑着说。

“我看得出来月纹很信任你,所以说明你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听见月纹的名字,秦子翔的脸色变得黯淡。

“不,我跟他并不是太熟。”

“不需要很熟悉,只要是他认为你是值得信任的人就可以,所以我也可以信任你。”

秦子翔不知道月纹有多大的能力,为什么眼前这个女人可以丝毫不怀疑的信任那个诡异的人。

“事实上我原本是高晨生助理的女朋友。”

这句话一出,秦子翔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一副若有所思地表情看着白玲。

“你觉得你的男友并不是出车祸那么简单?”

“不,不是觉得,而是肯定,我肯定我的男友绝对不是出车祸去世的。”

白玲脸上愤怒参杂着悲哀,眼中似乎透着悠远的气氛。

“为什么你会如此肯定?”

“我当然肯定!”

白玲笑着,从怀中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精美的钻石戒指。

“你说一个不会开车的人,为什么会在婚礼的那天上午一个人开车去偏僻的山上?”

秦子翔哑然了,若是这样看来,确实这不是单纯的车祸。

而白玲在男友去世后,就马上成为了高晨生的女友,很显然,她的潜意识中,认为是高晨生杀死了自己的男友。

那扳指上……有着让人难以忍受的血腥味道……

月纹的话突然在脑海中响起。

难道说确实是高晨生杀死了自己的助理?

“为什么你会怀疑高晨生?”

既然话已经说开了,秦子翔干脆就明问了。

“那枚扳指……”

白玲指了指自己的左手拇指,意在告诉秦子翔高晨生手指上戴着的暗红色扳指。

“那是我男友的东西,我买给他的,在月纹的店里。”

又是月纹。

秦子翔现在听见这个名字都会感觉到头痛了。

“无论你怎么看待月纹,但是他确实是个好人,他会全力帮助他信任的人,在任何时候。”

白玲似乎不满秦子翔对待月纹的态度,为月纹辩护着。

即使一开始,她也恐惧于月纹周身徘徊着的诡异气氛,但是接触几次之后,却发现他是个好人,或许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好人了。

月纹那红色的眼中,总会流露出淡淡的哀愁色彩。

有着那样一双哀伤眼睛的人,不会是坏人。

“先不说他,为什么只是这样你就会怀疑高晨生……杀了你的男友?”

讲到这件事,秦子翔顿了顿,现在只要涉及到谋杀的事情,自己都会有种复杂的感情。

“那枚扳指是个古董。”

“从古董店中买出来的当然是古董。”

秦子翔笑着,却感觉到白玲瞪了自己一眼,连忙住口不再说话。

“扳指是王的象征,得到那枚扳指的人都会成为王者。”

白玲说着,一派正经说着这个谁也不会相信的事情。

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又不是拿到皇帝的扳指就可以假扮皇帝。

“那是枚有魔力的扳指,月纹这样告诉我的,拿到了它,便可以成为王,而那时候,我的男友正好遇上人生道路上的瓶颈,于是我一时好奇便将买了回去送给了他。”

白玲顿了顿,眼中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高晨生与我男友根本就不是雇主与助理的关系,他们是朋友,一同拼事业的朋友,渐渐的,高晨生看见了渐渐变得春风得意的我的男友,内心的嫉妒便开始涌出,那一夜,他听见了我和男友的对话,不管信不信,这样的事情任谁也会有些顾忌。”

“所以他便杀了你的男友,抢过了扳指吗?”

秦子翔接下了白玲的话,若是没有记错,高晨生那枚扳指是在拍卖会上买到的。

“不,我男友在于婚礼即将举行的三日前便将扳指卖了出去,就是这次拍卖会的主办者,因为我要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丈夫,而不是一个在政界中叱诧风云的政客。但是高晨生不知道,所以他杀了我男友,却找不到扳指,后来得知了扳指出现在上次的拍卖会中,于是就去了夏威夷。”

白玲说完,目光重新换成了悲哀,里面的愤怒神色消失了。

“那你想要我如何?”

死者的原因已经查明,案子已经完全归档了,而又没有任何证据说明甚至是怀疑高晨生就是杀人凶手。

“我……”

白玲欲言又止,没有说出自己的打算,而是有些防备的看着秦子翔。

这是秦子翔第一次见到她防备的眼神,瞬间,就明白了白玲心中所想,有时候,秦子翔认为自己学心理这一科,还是很不错的。

“你可不能做傻事。”

低下头,白玲注视着杯中的茶水。

“这样吧,我先接近高晨生然后再帮你观察观察吧。”

叹了口气,秦子翔无力的说着,看着白玲露出了笑容。

“那我先回去了!”

“嗯!我送你下楼。”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