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卷 血扳指 尾 声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卷 血扳指

尾声

“店长!”

小茜将手中的热茶放在了月纹的面前,看见月纹额头上溢出了晶莹的汗珠,接过茶水,笑着说了声谢谢,样子虚弱的叫人心疼。

不多久,秦子翔也醒来了,环视了一下四周,才惊讶自己竟然在古董店中睡着了。

“啊!真是失礼了!”

“没什么,看得出来你很累了。”

月纹用头拭去额上的汗水,滑着轮椅从柜台后方出来。

“我也该回去了,已经这么晚了。”

秦子翔抬头看了一眼那古老的挂钟,不禁惊讶自己竟然会熟睡如此之久,只觉得做了一个梦,但是却又想不起来是什么梦了。

站起身,秦子翔只觉得全身轻松,原本那堆积满满的疲累全部消失不见了。

“有空再来!”

月纹笑着,秦子翔疑惑着,不明白为何今日月纹会看起来如此的开心。

第二日在办公室没多久,就被高晨生拉了出去,说是要去参加一个酒会,虽然想要推辞,但是秦子翔犹豫了一会,还是点头答应了。

与其说是酒会,不如说是狂欢会恰当一些,看着原本一些地位崇高的人在暗淡的灯光下一脸欲望的说着笑着,满耳听见的都是淫意的词汇与酒杯碰撞的声音,秦子翔有想要离开的冲动。

但是高晨生似乎特别尽兴,已经不知道第几杯酒下肚了,东倒西歪的笑着,大声地谈论着,显示着自己的能力与财富。

不知道过了多久,整个场子里的人都醉得差不多了,而高晨生更是醉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放下那杯由始至终都未减少过的酒杯,秦子翔说了声失礼了,就将高晨生扶了出去。

夜风一吹,高晨生打了个哆嗦,口中嘟哝了几句。

秦子翔将高晨生扶入车内,自己也坐了进去。

上车没多久,高晨生就开始说话,刚开始还嘟哝不清的,渐渐,却变得清晰,秦子翔侧过脸,看见高晨生看向窗外,脸上似乎有悔恨的神情。

“你知道吗子翔?我犯大事了,长这么大没犯过这么大的事,迟早会遭报应的,总有一天会有人来惩罚我的,知道吗?只要犯了事,逃都逃不掉,无论你怎么逃,都会被追到……”

高晨生说着说着,突然用手捂住脸,像个孩子般哭了起来。

秦子翔看向窗外,车子开进了山路,四周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似乎随时都会有某种东西出现一般。

“我真他妈是个混蛋……真他妈该死,死了下十八层地狱都不够……”

高晨生继续说着,渐渐又开始变得嘟哝不清,不断地骂着说着,左手拇指上的那枚扳指红的那样刺目,红的似乎要溢出血来。

“知道吗?我从别人那里听了一个故事。”

秦子翔开口说话,虽然他并不知道高晨生是不是听得见他说的是什么。

“曾经有位国王,用上好的玉石制作了一枚扳指,将扳指作为王者的象征,从此国家变得欣欣向荣,但是却被自己亲信的臣民背叛了,背叛者将国王的左手砍下,拿下了国王带在拇指上的戒指,自称为王,而那扳指上的血渍,却怎么也无法洗净了,像是被玉石吸进去般,嵌了进去。”

“然后呢?”

高晨生突然抬起眼看着秦子翔,用认真地目光看着他。

“那个人只是给我讲到了这里,你想知道后面是什么吗?”

秦子翔说着,回忆着从图书馆里查找到的资料。

“新国王上任,带着那枚象征王者的扳指,国家依旧欣欣向荣,就如老国王在世时一样。扳指上的血渍似乎一天比一天清晰,一天比一天红艳,将整个扳指被红色浸透的那一日,新国王死了,死在了王位之上,头颅被砍下,身体内的血液却被抽干,那原本带着扳指的左手,只剩下了一幅骨架。”

秦子翔说完,高晨生突然发出大笑。

“秦子翔,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不要怪着弯耍我,你什么都知道了吧?我犯的事,你都知道了吧?所以你才接近我的吧?和白玲那娘们一起接近我吧?我告诉你,我调查了你,你是心理医师,那个业界最有名的心理医师,你受雇于警方,是警方让你来查我的吧。今天我就告诉你,是我杀了我的助理,我制造了车祸,有本事你去跟警方说,我看他们找不出任何证据要怎么治我。”

高晨生说着,因酒精而变得通红的眼睛中露出了嗜血的凶光,伸出手,突然将秦子翔推到门边,随即,打开了秦子翔身后的车门。

车内示警声大作,秦子翔感觉得到自己耳边传来的呼呼风声,手死死的抓住门框,用脚不断地踢着高晨生的肚子。

两人在车子里来回推着,秦子翔不止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触碰到地面的感觉。

只见高晨生突然起身,从口袋中拿出刀子,猛然向秦子翔刺去,车子陡然转弯,刀子从秦子翔的肩上滑过去,猛地插入了轮胎之中,高晨生企图将秦子翔推下车子,一个不平衡,车子踉跄了几下,开始急速的旋转,秦子翔只觉得身上一轻,高晨生整个人被甩了出去。

车子在滑出了一段距离之后慢慢停了下来,秦子翔松了一口气,抹去额上的汗水,拍了拍前面司机的肩膀,看着那司机转过头来,取下帽子,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那个人,正是白玲。

不远处,传来了警笛的声音。

几辆警车停了下来,贾彦从里面走下来,走到秦子翔身边,用关切的眼神看着他。

“没事吧?”

“差点就真的‘没事’了!”

秦子翔笑着,看着一堆警员开始做现场处理,有的人翻下山崖,开始寻找高晨生。

不远处,又一辆车子开过来,停下,秦子翔看着小茜从驾驶室走出来,打开后车门,拿出轮椅,然后将月纹抱了下来,还来不及惊叹小茜的怪力,就看见他们被警方拦住。

“他们是我朋友。”

贾彦同样看见了过来的月纹,笑了笑,对着手下招了招手,示意放他们进来。

坐着轮椅靠近悬崖,看着那悬在风中的栏杆,月纹脸上满是叹息。

“摔下去,就活不了啦!”

路边某样东西引起了月纹的注意,捡起来,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秦子翔看见月纹的手中拿着的,是一枚扳指,但却是碧绿色的,在这样的夜晚发出幽暗的光芒。

“你……也该回到你主人那里了!”

月纹轻轻触了触扳指,举起手,将扳指扔了下去,只看见扳指在夜空中划过一道绿色的光,消失在夜色之中。

那一瞬间,秦子翔似乎听见了孩童般清澈的笑声,久久回荡在夜空中。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