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卷 莲花簪子 第01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卷 莲花簪子

第一节

“摇呀摇,摇呀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夸我好宝宝……”

“妈,我回来了!”

“吱呀”一声,有些破旧的门被推开,门外响起一道满是疲惫的女声,门内,则传出童谣的声音。

雯艳走进房内,从母亲掩虚的房门看过去,看见母亲又抱着那个娃娃如哄小孩般轻轻的拍着,口中不断涌出那些不知道听了多少年的童谣。

雯艳皱了皱眉头,猛然打开了母亲的房门。

房内的人被吓到了,猛然转过头,手中似乎将什么东西藏在了衣服里,但是这一切逃不过雯艳的眼睛。

“啊、艳……雯艳你回来了呀……”

童姚迷茫的眼神看了看门口的人,认出是自己的女儿,突然咧开嘴露出了笑容,满口的牙黄黄的,有种恶心的感觉。

“你藏什么在衣服里了?”

雯艳的目光注视着刚刚母亲藏东西的地方,眼光中露出一点残忍的神情。

“没、真的什么也没。艳,我帮你做了早餐,在桌子上,你吃了去睡吧!”

母亲依旧咧嘴笑着,用那干枯的手捂了捂衣服,然后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餐桌。

“妈,你有东西的话别藏,你也知道我们过得多辛苦,有值钱得东西你这样藏着也没什么用吧!”

雯艳叉起双手,一脸怀疑的看着母亲。

“真的没,我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看你这孩子乱想!”

与母亲的目光对视,许久之后,雯艳终于收回了目光,转过身,关上门的刹那,听见母亲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早饭只不过是昨晚的一点剩菜用开水泡了泡,外加两个发黄的馒头,还残留着余温,雯艳吃了几口,只觉得胃中一阵恶心,起身就向浴室冲去。

呕吐的声音从浴室中传来。

将刚刚藏着的东西拿出来,放在手上,轻轻地抚摸着。

一支做工精美的莲花簪子,被擦拭得很亮,看得出来主人的爱惜,莲花瓣上的玉石反射着清晨淡淡的日光,发出柔和的光芒。

童姚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不是那种迷茫的干枯的笑容,而是幸福的,极度幸福的笑容。

小心的将簪子用布一层层的抱起来,装进盒子里,放入床板下面,童姚起身向浴室走去。

站在浴室门口,听见里面传来呕吐的声音,夹杂着哭声与水声,童姚敲了敲门。

“艳,你没事吧!”

“没事……”

里面传来了女儿有气无力的声音,似乎极力掩饰住正在哭泣的自己,故意露出坚强的声音。

童姚摇了摇头,脸上闪出悲哀的神情。

她又何尝不知道女儿的辛苦,可是……可是……就是要了她的命,她也不可能卖了那支簪子呀!

拖着孱弱的身子,童姚摸索到餐桌旁,看见只吃了几口的食物,抬起手,用手背抹去眼角溢出的泪水,小心的收视着一切。

浴室内,雯艳趴在漱洗台上,用凉水洗着脸,洗去那浓媚的妆,露出了一张清丽的脸庞,满是憔悴与悲哀的脸。

雯艳看着镜中日渐憔悴的自己,不由得蹲下身子,又痛哭起来。

才不过二十岁而已,其他人这个年龄正是春光灿烂般活着,而自己,不得不每天夜出昼归,站在街头与那些满口黄牙的猥琐男人们讨价还价,出卖自己的肉体与灵魂,赚回一点微薄的钱财。

打开洗澡水,雯艳站在水下冲洗着自己的身体,这具自己恨不得千刀万剐的肮脏身体。

她知道母亲曾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虽然家中已经变卖了很多母亲曾经说过要留给自己做嫁妆的首饰,但是看到母亲刚刚的举动,雯艳不得不怀疑母亲还有东西藏着。

嫁妆,自己还要嫁妆有什么用……

雯艳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嘲笑着自己,也嘲笑着母亲。

自己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还嫁得出去,那些留着做嫁妆的东西,不如早些卖了去,或许两人的生活可以变得稍微好一点,或许自己可以从火坑里面跳出来。

关了水,走出浴室,听见母亲的房间内又传来了轻轻的童谣声,雯艳摇了摇头,走向电话。

“喂,秦医生吗?我是雯艳!”

“原来是雯小姐,昨天你预约时间没有来,我打电话过去也没有找到人,有出什么事吗?”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温柔的男音,雯艳淡淡地笑了笑。

“没事,被工作耽误了,不知道今天我能不能过去?”

“等等……”

听见那边翻动纸张的声音,雯艳耐心的等着,或许她一直在耐心的等着,等着每个星期去心理诊所的时间,那个男人,不同于平日见到的男人,而是带着不同寻常的气质。

雯艳不得不承认自己是迷恋上为自己做诊疗的医师了,但是自己这样的身份,根本就不能将心情公开,只是这样偷偷迷恋就好了。

“下午四点我有空,你可以过来吗……”

那边稍微迟疑了一阵,又出声询问。

“工作……不会耽误吧?”

“不,我身体有点不舒服,这两天都不去了。”

“那下午我就等你过来吧,你不用吃晚餐了,和我一起吧!”

雯艳脸上露出了受宠若惊的表情,连忙答应,怕一时迟了对方反悔,然后挂断了电话,心口如花季的少女般扑通扑通直跳。

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离四点还很早,足以让自己有个充足的睡眠,雯艳转过身,向卧室走去,途经母亲的房间时候停顿了一下,抬眼望去,看见母亲抱着那娃娃,又不知道哼起了什么童谣,轻轻地,如夜莺在低吟般。

躺在床上,耳边回荡着母亲那低低的声音,雯艳的意识变得沉沉的。

她不得不承认母亲的声音很好听,若是过上优渥的生活,母亲必定是光彩照人的贵妇人,而不是如今这种落魄的模样,才四十多而已,就苍老得如六十多岁。

母亲的房间内挂着一张与父亲的合影,年轻时候的母亲,确实漂亮的叫人移不开眼,而雯艳,与母亲犹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般,也是那样的美艳动人。

看到母亲如今凄惨的模样,雯艳眼泪又淌了下来,仿佛看见了今后自己的生活般。

雯艳没有见过父亲,母亲说是出事故死了,但是听其他人说,是搬过来没多久就卷铺盖和另一个女人跑了。

那张相片上父亲带着淡淡的笑容,与母亲那满脸幸福不同,其中,似乎透着一点点狡猾与悲哀。

随着母亲童谣的声音越漂越远,雯艳陷入了沉睡之中。

梦中,她住在光亮的屋子里,父母健在,母亲漂亮,父亲英俊,而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二十岁的女大学生,谈着普通的恋爱,有着普通的生活。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