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卷 莲花簪子 第04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卷 莲花簪子

第四节

“妈,我回来了,你吃晚餐没有?”

走进房间,雯艳的话音刚落,就听见母亲的房间内传出了剧烈的撞击声,连忙跑过去,看见母亲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床上,扔着一个做工精美的小盒子。

看见雯艳进来,童姚不顾疼痛将盒子往床板下藏去,却被雯艳一把抢过。

打开盒子,抖落层层的红布,一支精致的莲花簪子掉落出来,捡起簪子,雯艳细细打量了一番,脸色就变了。

“我说过你有值钱的东西就拿出来,连温饱都是问题了,哪有闲功夫去收藏这些东西,难道你看见我整日整日出卖肉体的工作很开心吗?”

雯艳大声呵斥着,童姚伸出手就要抢过簪子。

“那是你父亲送我的,我要留给你做嫁妆的,做嫁妆的呀!”

童姚的语气中满是焦急,怕雯艳将簪子拿了去。

“嫁妆,还说什么嫁妆。我能嫁出去吗?我这样的人……能嫁出去吗……”

整个身体滑了下来,雯艳跪坐在地上,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流了出来。

“艳……艳,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艳……”

童姚看着女儿悲伤的模样,爬过来将雯艳搂在怀中,母女俩失声痛哭起来。

“艳,只有这个,只有这个妈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卖掉,就当妈求你了,好吗?”

看见女儿平静了一点,童姚试探性的问着,看着雯艳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抹去了脸上的泪水,将簪子放在地上,转身离开了母亲的房间,然后是一声重重的关门声,童姚知道雯艳又将自己锁在了房内。

躺在床上,依旧泪流不止,上一秒自己还和秦子翔在梦中漫游,下一秒,则遭遇如此的事情。

一切的好心情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雯艳看见了那支簪子,做工精美,拿在手中很有分量,显然是全金打造的,莲花瓣上的玉石散发着冰凉柔和的光芒,是上好的玉石。

若是那支簪子卖了,或许自己又能够脱离火坑了,有了本钱,开一家小店铺,做点别的生意,母亲能够买更好的药,或许身体会更加健康,而母女俩人说不定可以搬离这破旧的公寓,去光亮点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那个被称为父亲的男人早就已经走了,为什么母亲还是要深深不忘?定情之物依然,但是那定情之人早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母亲依然还要保留着那个东西?

雯艳不明白,也不想要明白,在她眼里,父亲就是将母亲与自己推入这种生活的元凶,只要是跟那个男人有关的东西,自己连看也不想要看见。

隔着墙,雯艳听见母亲房中传出呜咽的哭声。

雯艳的心针扎般的痛苦,她并不想要母亲伤心,她也想要母亲过上安然的晚年,可是……

雯艳在床上翻来覆去,根本无法入睡,只得起身,向厨房走去。

看见没有任何使用痕迹的厨房,雯艳知道母亲还未吃晚饭,于是打开灯,什么也没说,含着泪准备着晚餐。

回到公寓,秦子翔径直向古董店走去。

刚打开大门,就看见一个男人压低着帽子冲了出来,撞到秦子翔后低声说了句对不起连忙匆匆离开,秦子翔站在那里直看到那男人坐上门口停着的黑色小轿车匆匆离去,才恍然觉得这男人似乎就是先前看见的那个。

“秦先生!”

小茜快乐的声音在秦子翔耳边响起,转过头,看见小茜拿着大扫帚一脸疑惑的站在门口。

“刚刚那个是……”

秦子翔指着男人离开的方向,看见小茜伸出头望着望,脸上露出了异样的神情。

“是店里的客人,但是却一直要求我们没有的东西,进来吧,店长等你很久了。”

小茜用目光催促着秦子翔,看秦子翔走进大门随后就关上了门。

进入店内,月纹正悠闲的喝着茶,翻阅着关于古董的杂志。抬起头,对着秦子翔笑了笑,指着桌子上翻滚着热气的茶杯,示意秦子翔坐过去。

“今天是水果茶,尝尝味道如何。”

月纹微笑着举了举手中的杯子。

将茶杯靠近自己,秦子翔闻到一股水果的芬芳,尝了一口,对着小茜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看着小茜满脸的喜悦。

“如何,与美女共餐?”

月纹看着秦子翔满是意犹未尽的眼睛,脸上露出了有些复杂的表情。

“只是我的病人而已,到是你,又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听见秦子翔的问题,月纹掩嘴哈哈大笑起来,美丽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犀利的目光闪出,可以看见有泪光从里面闪过。

“秦先生真是学聪明了,竟然可以听出我的暗语了。”

许久之后,月纹停止了大笑,看着秦子翔,不知道是佩服的语气还是嘲讽的语气。

“若还听不懂,那就只有白痴了,每次看见你那奇怪的表情就不会发生好事。”

秦子翔白了月纹一眼,继续品尝着杯中的茶,不时朝小茜笑笑,看着小茜露出开心的笑容。

“你成日进出我这古董店,难道不也是奇怪的人吗?你们不是有句俗话叫做物以类聚?”

月纹详视着秦子翔,观察着他脸上微妙的表情变化,总会让自己的心情愉快。

这么多年来,从未遇见一个如秦子翔这般有趣的人类。

“我早就不当自己是正常人了,从踏进你这里的第一步开始。”

秦子翔一副自暴自弃的模样又引来所有人的大笑,甚至连蜷缩在沙发一角的夜都忍不住叫了几声。

“说起来,你这里真是没有什么客人,好不容易有一个,竟然你还没有货,那个男人究竟要买什么东西?”

突然想起今天连续两次遇到的奇怪男人,秦子翔疑惑的问着。

“买一个他很多年前失去的东西,既然已经丢失了,现在又如何拿得回来?

就如泼出去的水那般,又如何能够收的回来?人总是在失去后才会觉得完美,才会后悔不已,但是却没有想过,这种后悔早已毫无任何用处了!“

月纹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

秦子翔打量着那张近乎于少年的容颜,却看到了有如老者的沧桑。

他不知道月纹是什么身份的人,从什么地方来,看起来并没有生意到店铺,但是却似乎过着富裕的生活。

秦子翔总觉得月纹或许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开古董店,只不过是为了娱乐而已。

但是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还有月纹眼中时不时闪过的哀伤,却让秦子翔推翻自己的想法。

作为心理医生,这是他第一次完全无法分析出来一个人。

在秦子翔的面前,面对月纹有如之间隔着一层黑布,那妖艳诡异的笑容之下,似乎更多想隐藏的是悲哀。

“你再看,我也不会变成女人,真是可惜了!”

月纹优雅喝着茶,抿嘴一笑,瞬间让秦子翔明白了何为倾城。

“若是有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我即刻打包回来藏起来。”

“呵呵……”

月纹轻轻笑了两声,秦子翔听出其中有苦涩,连一旁的小茜听见,脸色都变得凝重,用关切的眼光看向月纹。

“这次……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雯艳是他的病人,所以无论如何他还是有些担心。

不知道究竟是自己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己与月纹接触了的原因,奇怪的事情总是不断在自己的周围发生。

或许有一天,会发生到自己的身上。

秦子翔一直这样认为着。

“会发生……不管是什么事情,总是让人痛苦的,无论过程怎样,都有着一样的结局,她不会听人劝告,一定会抛弃那属于自己的东西的。”

“究竟是什么东西?”

秦子翔满心的疑惑。

从近些时日的了解看来,似乎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一样东西,那是属于你的,没有任何人抢得过去,但是若是你丢弃了,那么似乎就会有灾难降临。

在秦子翔看来,就如小说中的剧情般,但是却在自己的身边,在自己的眼前发生,还不仅仅是一件而已。

“一个很美丽,我只见过一次,却被深深迷上的东西!”

眯起眼,月纹脸上是陶醉的表情。

看见月纹如此,秦子翔不禁也产生了兴趣。

“你听见了吗?那孩子因为恐惧自己会被丢弃,已经开始不断的抽咽了,可是主人却没有听见,真是可怜的孩子……”

月纹轻声叹息着,

秦子翔也闭上眼仔细的倾听着,一瞬间,似乎有低低的孩童的抽泣声划过自己的耳际。

或许自己,真的变得有些怪异了也说不定。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