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卷 莲花簪子 第07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卷 莲花簪子

第七节

雯燕拿着药的手不断地颤抖着,几乎要将手中的药抖落下去,另一只拿了几次杯子,却依然抓空,雯艳觉得自己的感官神经已经退化到极致了。

母亲房内的灯光已经熄灭了,那响了一天的童谣声音,此刻已融化在夜色之中。

雯燕的耳边似乎还听得见那童谣声,一句一句,不断地传入自己的耳中,时大时小,雯艳是听着这些童谣长大的,听着这些童谣慢慢的成熟。

每一句都是怀念的声音。

终于,雯艳将药放到了嘴边,吞下要,四周的一切似乎变得寂静。

雯艳躺在了床上,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只觉得头脑中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是药的作用,还是自己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了。

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感觉不到,只觉得自己置身在黑暗之中,四周有些冷,似乎又有些暖,两种极端的温度不断刺激着自己的皮肤。

雯艳似乎可以看见那半粒药在自己的胃中慢慢被分解开来,随着一个个细胞传到身体的每一处,她甚至感觉到,药物正在侵蚀着自己的身体。

莲花簪子等于八十万。

这个等价关系瞬间出现在雯艳的脑海之中,不断地涌出,占满了整个脑海,雯艳似乎可以看见自己拿到那八十万后生活的改变。

她看见自己走在满是灯光的路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她看见自己住在光亮的房子里,有着爱自己的男友。

雯燕想要改变如今的生活,而造成自己这种生活的元凶是那个被称为父亲的男人。

雯燕没见过自己的父亲,所以她根本无法找所谓的父亲理论。

而自己的母亲,那个一手将自己抚养长大,如今靠自己出卖肉体换来的钱生活的母亲,却更进一步将自己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雯燕不想要这样继续下去。

她才只有二十岁,普通的二十岁女孩,或许还在大学中度过自己美好的光阴。

而自己……却只能在黑暗的街头,面对着那些满脸猥琐笑容的男人们。

雯燕感觉到自己心口一阵剧烈的疼痛,想要用手捂住心口,却发现自己的手无法抬起。

全身软绵绵的,如失去了骨头那般。

心口很痛很痛,被猫爪抓过那般疼痛。

“没有你的母亲,你的生活就会完美了……”

耳边,突然想起了一个诡异的女声,雯燕猛然瞪大眼睛,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四周,一片漆黑。

“没有你的母亲,你的生活就会完美了……”

女人的声音再次想起,雯燕捂住耳朵,再次放开,依旧听得见这个声音。

那不是自己的声音,但是却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雯燕恐惧的环视着四周,不知道是谁竟然偷窥了自己内心中这个大逆不道的想法。

“谁、谁……”

雯燕颤抖的声音问着,耳边,却响起了诡异的笑声。

冰冷的触感碰到自己的后颈,雯燕想要转过头,只觉得后颈一阵轻微的疼痛,有人禁锢住自己的身体。

“谁?”

雯燕再次问到,看见一缕黑色的卷曲长发从自己的肩头垂下,有冰冷的气息在自己的脖子周围徘徊。

“我知道,你觉得母亲是你的负担吧……”

女人的声音近在咫尺,但仿佛又像是从遥远的天边飘来,听起来,让人有寒冷的感觉。

“你想要杀掉你的母亲吧?那个根本不爱你的女人,你想要杀掉她吧?哈哈……”

女人传出尖锐的笑声,雯燕全身颤抖着,剧烈的摇着头,恐惧已经让她无法正常出声了。

“杀掉她,你的生活就会完全改变了,只要没了你的母亲,只要没了你的母亲……”

身后的冰凉感觉陡然消失,雯燕听见声音渐渐远去,转过头,身后只有一片空白的墙壁,但那女人说到雯燕心坎上的话语,却久久在空荡的房间中徘徊着。

雯燕心虚的抹去头上的汗水。

是有那么一刻,或许是很多次,雯燕曾想过让若是自己的母亲消失,自己的生活会更加完美。

这种念头冲上自己的脑海中时,雯燕甚至可以听见自己心中传来的笑声,那残忍的,让自己觉得恐惧的笑声。

难道刚刚听见的声音就是自己体内传出的声音?

雯燕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心口,感觉到心脏剧烈的跳动着。

目光,看见放在桌上的那包药。

走到桌边,雯燕拿出药,放在手中。

药下压着秦子翔嘱咐的注意事项。

那道大力写出的字在雯燕的眼底不断地徘徊着。

头部传来剧烈的疼痛,心脏用超负荷的振动频率跳动着。

“只是这一次,只是这一次……我真的、真的受不了啦……”

几乎是带着哭腔的声音,雯燕似乎在对秦子翔说话,伸出手,将桌子上的纸条揉成团,猛然仰头,将药吞了下去。

“妈!我做了晚餐,要吃吗?”

夜幕低垂,雯燕端着盘子走进了母亲的房间,看见躺在床上的母亲,闭着的眼角中还含着泪,双手紧紧地抱住那盒子,这一切,让雯燕觉得刺目。

“妈,我将晚餐放在桌子上了,您饿了,就起来吃!”

雯燕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那笑容中,似乎逗留着残忍的神情。

看了母亲一眼,雯燕伸出手,从熟睡的母亲怀中,将盒子拿了出来。

“妈,我走了。”

走到门口,雯燕的声音颤抖着,眼中似乎闪动着泪光,只听见关门的声音,雯燕走出了这个住了二十年的房子。

门窗紧闭,寂静的房中,可以听见煤气管道不断发出的吱吱声。

华灯初上,这片街区却只闪着几盏昏暗的灯光,蛾子绕着灯泡转来转去,细听,有翅膀拍动的声音。

坐在栏杆上,雯燕的紧紧抱着怀中的袋子,其中,装着的就是那个精致的盒子。

雯燕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等待着那个男人出现,黑暗之中,她似乎已经看见自己即将迎来的新生活。

雯燕今晚很高兴,嘴角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友好的向周围的人打招呼,被问起原因,却笑而不答。

每当远处有车子的声音,雯燕总会站起来张望,却一直没有车子停下来,这一点让雯燕很失望。

心中被焦急与欣喜参杂着,雯燕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曾做过的事情,忘记了那个被自己留在家中的母亲。

终于,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不远的地方,雯燕站起身,看见一个男人走下来,脚步有些焦急的向这边走来。

“你拿来了吗?”

男人低沉的充满了磁性的声音在雯燕的面前响起,雯燕激动的点了点头,指了指怀中的袋子,周围有人传来了异样的目光,男人环视了四周,做了一个手势,示意雯燕跟他一起离开。

紧抱着盒子,雯燕上了男人的车子,车子启动,向某个地方开去,男人没有说一句话,紧闭的嘴唇勾勒出好看的弧线,若不是那斑白的两鬓,这个男人应该会是一个吸引人的男人。

车子开得很快,穿过了繁华的街区,车水马龙的街道,终于进入了一片似乎是高级住宅区的地方。

车子停在了一幢别墅的门口,有人走到车边,替雯燕打开了车门,微笑的向她问好。

第一次受到如此的对待,雯燕欣喜若狂,想到自己今后或许也会拥有如此富裕的生活,雯燕再次收紧了双臂。

佣人将车子开进车库,男人将雯燕带到房间里。

高高的天花板上悬挂着硕大的灯饰,亮堂堂的地板可以反射出人的影子,每走一步,雯燕都尽力让自己显得大方得体,但是却又小心翼翼。

“簪子呢?”

刚刚坐定,男人便迅速出声。

雯燕将盒子放在桌子上,示意簪子就在这个里面,男人正准备伸手,雯燕将盒子拿了回来,警惕的看着男人。

男人愣了一下,便露出了若有所思地笑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堆文件,有支票房产证与某家公司的录取书,最下面放着的,是一家疗养院的入院许可。

触碰到那张入院许可的时候,雯燕的手颤抖了一下,却不着痕迹的闪过,将东西收到包中,然后将盒子递给了那个男人。

男人双手颤抖的打开盒子,拿出簪子紧紧地攥在手中,脸上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雯燕打量着男人,似乎有些熟识的面容,但是却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你可以走了!”

男人再次抬头,投向雯燕的母目光变得冰冷,似乎在看什么怪物般的眼神。

看着雯燕站起来,离开房屋,男人吩咐佣人将雯燕送到原来的地方,关上门,男人抚摸着手中的簪子,这支曾经在他最辛苦的时候买到的錾子,没有任何变化,上面的宝石依旧闪闪发亮。

看得出来童姚很爱惜这支簪子。

瞟了一眼房间中的大钟,男人像突然惊觉什么般,猛然站起来,匆匆将簪子收到盒子中,迅速向房外冲去。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