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卷 莲花簪子 第08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卷 莲花簪子

第八节

沿着山道,男人的车子缓慢的开着,眼睛却四处巡视着,查找着什么,余光还时不时瞟向副驾驶席上的那个盒子,每当看见那个盒子,男人就会有安心的感觉。

山路很窄,很崎岖,幽暗的灯光不断在车窗玻璃上晃过,将四周的树影映得有如鬼魅般。

仔细听,可以听得讲山中有奇怪的鸟叫声,沙哑的声音回荡着,男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车速变得更慢了。

他记得那个女人是要他来这片地方,但是四周却空空如也。

男人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骗了。

或许这一切都只是一个计谋,童姚与雯燕早就计算好的计谋,为了从自己手中拿到更多的钱。

男人将车子停在了路边,打开车门,夜晚山中的冷空气不禁让男人打了一个寒颤。

或许自己从头到尾都被骗了。

本来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离奇的事情,什么情债,什么鬼魂夺命。

男人不禁笑了笑,目光,看向车内的盒子,一瞬间,觉得那盒子是如此的刺眼。

男人点燃了一根烟,抬起眼最后环视着四周,想确认自己究竟是不是受骗的那一个。

四周的空气似乎越来越寒冷了。

男人拉了拉外套,目光锁定在那幽暗的山林,什么也看不见,偶尔有像似动物眼睛的光闪过。

“混蛋——!!”

男人用力踢了一下车胎,瞬间明白自己确实是受骗了,愤力的拉开车门,将盒子拿了出来。

路灯下,錾子上的宝石泛出诡异的光芒,但是这一切男人只觉得刺眼。

抬起手,男人举起了簪子,猛然用力,将簪子扔到了山崖低下。

“混蛋,我一定要让你们两母女好看。”

男人愤恨的低声咒骂着,却没有察觉到,周围越来越寒冷的空气。

猛然,有尖锐的东西触碰到自己的脖子。

正准备进入车内的男人瞬间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汗毛竖了起来,恐惧的想要转过头,身体却无法动弹。

“我不是说过了吗?那簪子是保你命的,不能扔掉!”

身后传来了女人的声音,声音中,参杂着一丝诡异的欣喜笑声。

“谁、谁?”

男人颤抖的声音问道,额头上渗出了汗水,刚刚明明没有看见任何人。

“怎么?听不出来我的声音了?”

女人的手缠绕住男人的身体,男人感觉到那是一双纤细柔软但是却极度冰冷的手臂。

空气中,飘来一股血腥的味道。

“我不是说过,要让你好好保护那支簪子的吗?”

女人的声音陡然变得冰冷,缠绕住男人的手臂瞬间收紧,一瞬间,男人觉得自己的肋骨似乎被挤裂了。

“我、我以为……”

“你以为我骗了你,你以为我不信任你,是吗?”

女人的唇似乎在自己的耳边游走,轻轻触碰着自己的脖子,恐惧感快要将男人侵蚀了。

“我、我去找,我去将簪子找回来。”

男人想要摆脱女人的束缚。

“哼哼……哈哈哈……找?你以为你找得回来吗?”

女人大声地笑着,笑声伴随的风声,飘到很远的地方。

“那是宝物呀,你以为你找得回来吗?”

女人的声音满是愤恨,男人感觉到有尖锐的物品在自己的脖子上来回划动着。

“那是我的簪子,你弄丢了我的簪子……”

女人的声音中出现了哀怨,听声音,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般。

突然,男人觉得自己身上的束缚松开了,猛然转过头,男人清楚地看见了站在路灯之下的那个女人。

那一直纠缠着自己的女人。

不高的个子,穿着蕾丝花边的长裙,那齐腰长的,如娃娃般卷曲的长发从肩头垂下,带着诡异微笑的脸上,白皙的脸上,那红色的眼中似乎闪动着兽类的光芒。

“你、你……”

男人举起手,颤抖的指尖指着面前的女人。

这张他不会忘记,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与那古董店的店长一模一样的面容。

“原来是你,一切原来都是你……”

“你将我认成谁了?”

女人,不,在男人看来,只不过是个女孩罢了,女孩的声音淡淡的随风飘来,其中有着气愤。

这个声音有些尖锐,是完全的女声,与那店长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又有些区别。

“你不是……你跟月纹店长是什么关系?”

男人询问着,若不是双胎,又岂会有如此相似的容貌?

“我——是你……”

如举行某种仪式那般,女孩抬起右手,白皙的手腕上挂着一根手链,手链上,有一颗红宝石的坠子发出幽暗的光芒。

“你——是我,我们一起出生,我们一起死亡,我体内流着你的血,你体内混着我的血……”

女孩的声音越来越淡,但是手链上的宝石发出的光芒却越来越亮,绽放出如血般的颜色。

右边,有灯光传来。

男人看见女孩嘴角勾起了残忍的笑容,那微笑之下,某个突起物闪闪发光着。

女人张开右手,轻轻地摇晃着,做出了告别的手势。

“拜拜……”

男人还未来得及猜测女孩说这句话的意识,刺眼的车灯猛然从另一边转了过来。

山路之上,响起了急促的刹车声,其中,伴随着撞击重物的声音。

“唔……”

“店长!店长!”

看见月纹突然捂住胸口弯下腰去,小茜紧张的喊着。

“纹,是月霞的气味。”

随着上方传来的撞击声,夜在道路上来回的跑着。

月纹抬起头向上望去,手紧紧地捂住胸口,原本苍白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了,豆大的汗珠从额上顺着脸颊流下。

“店长,没事吧?”

小茜担心的询问着,从那次之后,她就再也未看过月纹如此痛苦的模样了。

“没……”

月纹传出虚弱的声音,闻到空气中月霞的味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鲜血味道。

眼睛猛然闪出红光,月纹张开嘴,尖锐地犬牙暴露出来。

小茜连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递给了月纹。

“店长!!”

喝下瓶中的红色液体,月纹脸色渐渐恢复过来,放下手,手心中放着那支精致的莲花簪子。

抬起头,月纹脸上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

“她在挑衅。”

“混蛋,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夜焦急的来回跳动着,但是看见月纹的脸上闪过一丝悲凉,终于也变得安静下来。

“走吧!”

许久之后,月纹的声音彻底平复了下来,轻轻说了句,小茜推动了月纹的轮椅,两人一猫瞬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叮咚叮咚——

深夜,突然响起的门铃声让秦子翔感到一阵烦闷,用被子捂住头,却听见那丝毫没有中断迹象的门铃声,终于,秦子翔掀开被子边低声咒骂边向客厅走去。

“谁?”

对于深夜来吵扰自己的人,秦子翔向来没有好脸色。

“是……是我,雯燕!”

对讲机那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清丽女声,稍微征了一下,秦子翔终于从脑中将这个名字搬了上来。

转过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快三点了。

“有什么事吗?”

一个单身女子深夜这个时间来自己的家中,秦子翔并没有开门的打算。

“我可以进去吗?”

雯燕的声音似乎有些焦急,秦子翔看了一眼窗外,一片漆黑,陡然觉得自己这样放一个单身的美丽女子在外面似乎有些不安全。

“你等等。”

打开楼下的大门,秦子翔转身向卧室中走去,快速的换着衣服,稍稍梳洗了一下。

一切准备就绪,便传来了门铃的声音,打开门,秦子翔看见了站在门外显得有些狼狈的雯燕。

“怎么了?”

为雯燕泡了一杯茶,秦子翔换上了工作的笑容。

看见雯燕不时地用手按着怀中的包,秦子翔知道那其中必定装着什么重要的物品。

雯燕的眼睛有些飘忽,总是不安的望着四周,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怎么了?”

“不,没什么……”

喝下茶,雯燕渐渐变得安心了,拿到钱之后的第一时间,雯燕心中就一直惴惴不安,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秦子翔,纵使知道自己这个时间来打搅会造成别人的困扰,但是她依然还是来了。

“是吗?”

秦子翔向后靠在沙发上,眯起眼,打量着雯燕飘忽的眼神,知道她在隐瞒着什么。

“在害怕什么吗?”

秦子翔问着,感觉到雯燕整个人怔了一下。

“或、或许吧,这么晚了!”

雯燕尴尬的笑了笑。

“哦,我来是想说……”

突然想起了什么般,雯燕抬起头直视着秦子翔,一字一句的说着。

“嗯?”

微笑的示意雯燕继续说下去,秦子翔知道雯燕并不想要说她在隐瞒的事情。

“有一个国外的亲戚要接我和我母亲过去,所以以后我或许不会再来了。”

雯燕微微的笑着,极度美丽的笑容,一瞬间几乎连秦子翔都被迷住了。

“是吗?那真是恭喜你了,那么之后就要好好的展开新的生活了。”

“嗯,谢谢!那我走了。”

小心的拿着包,雯燕向门口走去,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那个……不知道秦医师能不能陪我去古董店一趟?”

秦子翔稍微犹豫了一下,微笑的点了点头。

潜意识里告诉秦子翔,似乎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所以他也想要去古董店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因为在这静夜之中,秦子翔不断听见了某地方传来的,那若有似无的小孩哭泣声音。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