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卷 莲花簪子 尾 声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卷 莲花簪子

尾声

“欢迎光临!”

打开门,随着门上的铃铛响起的就是小茜欢快的声音。

“原来是秦先生?店长刚刚回来呢!”

看见是秦子翔进来,小茜的声音变得更加欣喜。

看见秦子翔进来,坐在桌边看书的月纹抬起头,目光从秦子翔的身上扫过,看向了紧随秦子翔之后的雯燕,眼中闪过一丝悲哀的神情。

只是一瞬间,却被秦子翔抓住。

秦子翔已经可以确定一定是发生了某件事情,并且还是与雯燕有关。

接触月纹时间长了,渐渐,就可以清晰地从月纹那空洞的眸子中抓着那一丝一毫的表情了。

“怎么会现在来?”

月纹看了一眼钟。

秦子翔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疲惫。

“是我麻烦秦医师带我过来的,因为我要走了,我有个外国的亲戚要收留我和我母亲,所以今天来向店长告别。”

雯燕微微笑着。

“是吗?那恭喜你了。”

月纹的语气很平淡,极力想要隐瞒住什么情绪,这一点,秦子翔依旧无法捕捉。

“那我先离开了。”

“雯燕小姐!”

月纹喊住了想要离开的雯燕,打量着她,然后轻声说着。

“有时候,丢弃掉的东西,无论你想要怎么挽回,都是无法挽回的了。”

雯燕眼中闪出不解的神情,看着月纹凝重的脸上突然展现出笑容。

“希望你以后能够快乐的生活,把握住属于自己的一切。”

“谢谢,我会的。”

“很高兴能够认识你,雯燕小姐!”

月纹滑着轮椅走到雯燕的身边,轻托起她的手,放在唇上如优雅的绅士般印上轻轻一吻。

雯燕脸上展现出受宠若惊的笑容,忽视了月纹那冷如冰快的嘴唇。

“一路顺风。”

“嗯!”

随着铃铛的声音,雯燕走出了古董店,月纹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悲哀。

“发生什么事情了?”

秦子翔连忙问到。

“血的味道,她的手上,有浓烈的鲜血味道。”

秦子翔疑惑的看着月纹,门外,一道急促的刹车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店内所有人冲出了门外。

路上并不多的人看向马路中间。

一辆重型卡车横停在路中,卡车之下,殷红的血水流淌出来。

秦子翔看见一个包抛在了路边,那个包,今夜一直看见雯燕小心保护着的包。

“究竟是怎么回事?”

转过身,秦子翔激动的询问着身后一脸悲哀的月纹。

“我说过,丢弃掉的东西,无论想要怎样挽回,都是不可能的了。”

“雯燕丢弃掉的是什么?”

“她丢弃掉的……”

月纹看向天空,一轮满月挂在正空中,月映入月纹红色的眸子,散发出了炫目的色彩,月光下的月纹,周身似乎都染上了一层淡雅的光色。

秦子翔似乎听见月纹的声音飘向很远的地方,又从很远的地方飘回来。

“……是她的生命。”

低下头,月纹目光泰然的看着秦子翔,直到秦子翔觉得周身环绕着一丝冰冷与恐惧。

“嘿,昨夜发生了两起车祸,你知道吗?”

午饭时间,秦子翔被贾彦约了出来,就看见贾彦唾沫横飞一脸兴奋的说着。

“嗯,有一起发生在我家楼下我怎么会不知道。”

看见了昨天的画面,秦子翔总有些无法提起劲来,不断用叉子挑着盘中的菜。

“另一起在山路上,不过有件事情你一定不知道。”

“什么?”

“两名死者竟然是父女,真是想不到父女俩人竟然在不同的地方同时发生了车祸,太不可思议了。”

“你说什么?”

听见贾彦的话,秦子翔的灵魂终于回到身体中,有些激动地问着。

“是我们查死者身份的时候查出来的,不过那女人似乎是那个男人在外面的私生女。”

贾彦回忆着昨晚看见的资料,那一堆错综复杂的档案,现在想起来都一阵头痛。

“还有一件更奇特的事情,那女人的母亲,昨天竟然也在房内煤气中毒,不过还好没有死,被邻居发现送进了医院。”

“雯燕的……母亲……”

秦子翔喃喃自语着。

“说起来还真是奇怪的一家人,哦,也不能说是一家人,反正很混乱的关系。

不过你最近也真是倒霉,周围不断发生这样的事情。“

“呵呵!”

无奈的笑了笑,秦子翔没有说什么。

“看来你要去庙里拜拜了。”

“不好意思,我信基督不信佛的。”

“那你就要去教堂祷告一下去去霉气。”

看到贾彦一副春光满面地脸色,似乎最近遇到了什么好事。

“你最近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快乐的事情?”

秦子翔知道,能让贾彦如此的事情只有两种,一个是升迁加薪,一个就是又换了新女友。

“嘿嘿!”

贾彦阴阴的笑了笑,吊胃口般看着秦子翔。

“我好想知道哦!快点告诉我啦!”

用一种让人作呕的语气说完了一句让人作呕的话,秦子翔不断的喝水抑制自己反胃的感觉。

“哈哈!看你这么急切想要知道,本少爷就告诉你。”

自尊得到了满足,贾彦用纸巾擦了擦嘴,一副爽呆的模样。

“我又交了一个新女友……”

“就知道!”

打断了贾彦的话,秦子翔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

“你听我说完,我这次这个女友,竟然长得跟那个古董店的店长一模一样。”

“什么?”

秦子翔一脸不相信的看着贾彦。

“真的不骗你,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过我女朋友是黑发黑眼而已,并且腿也完好无损,还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是吗,那真是恭喜你了,找到如此一个美人。”

“哈哈,羡慕我吧!”

“不……还好!”

看着贾彦红光满面的模样,秦子翔似乎感觉到,他所说的那位与月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和月纹之间必定有着什么关系。

苍白的医院病房中,不断传出细细的哼唱歌谣的声音。

白色的帘子后,童姚看着窗外,昏暗的天空上,雨水如帘子般落下。

“你好,初次见面!”

身边,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腻的男人声音,童姚转过头,看见床边坐着一个如天使般的人。

“你是来接我的吗?接我走的吗?”

童姚的目光有些呆滞,看着月纹,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

“我来还你东西。”

月纹伸出手,将一个皮包放在了童姚的床上。

“这是你女儿的包,她走之前叫我将这个交给你,我是你女儿的朋友。”

“燕她……走了吗?”

说到雯燕,童姚似乎有了些反应,眼中闪出了光芒。

“嗯,她去了另外一个地方,重新展开了生活,这是她留给你的,还有这个。”

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月纹纤细的手指一层层的将包裹的红绒布揭开,感觉到童姚渐渐变得激动的情绪。

莲花簪子,被月纹放在了童姚的手中。

一接触簪子,童姚便激动的将簪子握在手中。

“这是雯燕叫我拿来的,她要我向您说对不起,还说她不需要这个簪子了,这已经不是属于她的东西了。”

“这是……是燕的嫁妆,那少年说过,以后会有一个男人拿着另外一支簪子来寻找这支,然后他会娶雯燕,然后两人会永远幸福快乐下去。所以我要给雯燕留着,这是她的嫁妆……”

童姚紧紧地握住簪子,口中不断地念叨着。

“不需要了,她已经不需要这个了……”

月纹的声音中满是悲哀。

童姚有些迷茫的看着月纹,突然恍然大悟。

“你是曾经那少年,是你说雯燕会幸福的,那么雯燕呢?她现在幸福了吗?

嫁人了吗?那个男人对她好吗?“

“嗯,您放心吧,雯燕现在不需要任何人操心了。”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了……”

童姚的视线又转向窗外,看着玻璃上的雨帘,口中开始唱起了那不知道唱过多少次的童谣。

“摇呀摇,摇呀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夸我好宝宝……”

月纹轻轻退出了房间,关上门,听见那断断续续传出的歌谣声,歌谣声中,伴随着孩童的欢笑声。

“妈妈,这个是什么?好漂亮。”

“小燕乖,那个哥哥说这个是小燕以后的嫁妆,所以妈妈要好好的为小燕留着,今后小燕会幸福,不会像妈妈这样……”

美丽的少妇,手中拿着一支精致的莲花簪子,怀中抱着一个漂亮的小女孩。

“什么是嫁妆?”

小女孩窝在母亲的怀抱中,小手触摸着那支簪子,目光完全被它所吸引。

“今后小燕会长大,会变得很漂亮,然后会有人来娶你,然后小燕就会很幸福,这个就是为那时候准备的。”

少妇说着,眼神有些哀怨的望向很远很远的地方。

小女孩看着母亲的脸庞,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听着母亲口中吟出的歌谣,绽开笑容,将脸埋入母亲的怀抱,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