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卷 双生花 第03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卷 双生花

第三节

“我曾经也是人类,但做人类是什么样的感觉,已经久到完全不记得了,似乎我生来,就是血族那般。”

“你、真的是……”

秦子翔努力吞进吸血鬼三个字,自己心理上接受与听见当事人亲口说出来,还是会有那么小小的不一样。

秦子翔今天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女人有时候可以装做毫不在意的原谅秘密出轨的男人,但是却无法原谅出轨后对自己坦白的男人。

“我们同样需要生活,并且还要时时隐藏自己的身份,血族的社会中,公开自己的身份,就相当于被判上了死刑,这是我们最大的禁忌。人类的社会之中,有众多我们的同胞,有些人与人类一起生活,而有些人,则居住在幽静无人的地方,与人类所不同,只是我们是属于黑暗的一族。”

月纹的语速放得很慢,秦子翔感觉自己像是在听一个很古老的传说那般。

“上帝忘记了赐福于我们,所以我们是不被神祝福的种族。”

“那么小茜……”

秦子翔的目光看向一直站在一旁的小茜身上,难道说这间古董店中所有人的都是血族吗?

“她不是血族的成员……”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秦子翔安心下来,却在听到后半句话的时候,整颗心又提了起来。

“她是冥府的小仆。”

“冥府……”

秦子翔不敢相信的看着小茜,脑中被众多自己无法理解的东西充实着。

“我随我的主人一同陪伴在店长身边的。”

小茜笑着,依旧是欢快的语气。

“主人?”

“我!”

一道有些沙哑的声音打破众人的谈话,秦子翔环视着屋子,寻找着这个陌生声音的主人,最终,他的目光顺着声音的方向定位在了月纹的身上,然后移到了月纹的怀中那只名叫夜的黑猫身上。

夜顶着高傲的视线不屑一顾的看着秦子翔,一副骄傲的神态,似乎是很了不起的人物。

“那……”

“我是死神!”

只是四个字,秦子翔猛然后退,茶杯被打翻在地毯之上。

“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孩,见到死神也会怕成这样。”

“见到死神不害怕我就不是人类了。”

秦子翔的话引来月纹的大笑。

“夜,不要吓他了。”

月纹轻轻拍着夜的身体。

“放心,他是属于我的死神。”

“什么意思?”

秦子翔有些不解,望着月纹。

“冥界中的死神有很多,每种生物,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个死神,夜是我的死神,但是我却无法结束自己的生命,所以他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直到我有一天找到结束自己生命的那天为止。”

如此凝重的话,却被月纹说的轻描淡写。

秦子翔不禁疑惑,生死在血族之中,似乎是很平常的事情。

活了很多年,久到自己厌烦的时间,或许就只希望能够快些结束自己的生命了吧。

秦子翔相信世间没有任何一个人类可以安然若泰的与要夺自己性命的死神共同生活。

“血族不被允许与其它血族共同生活,所以我只能是一个人,千百年来始终是这样,我沉睡了很久,醒来的刹那,便在月光下看见了站在我面前的夜与小茜,于是我们便一起生活,我开着古董店,收集着曾经属于我的一切。”

“你是说……这些?”

环视着房内的一切,秦子翔瞠目结舌。

这房内随便一样东西卖出去,或许都是上百上千万的价值,更不用说整整一个房间了。

“这些东西只是一部分,但是我拿到了最珍贵的一样。”

月纹的目光再次移到那幅画上,再次陷入沉迷之中。

四周变得一片沉静,香炉中散发着浓郁的檀香味道,古老的留声机中飘出不知名的曲子,一切,显得如此的安详。

这一夜,秦子翔的脑海中堆积了太多非科学的东西,所有的一切,侵蚀着秦子翔的每一寸脑细胞,然后慢慢溶解于其中。

秦子翔忽然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

他曾经听说过,那些乘飞船飞出地球达到宇宙的人们,第一感觉就是人类的孤单与渺小。

而此刻的秦子翔,即使没有飞上那漫无边际的宇宙,心中也涌起了强烈的渺小感。

这个世界并不是人类的,并不仅仅是人类的,但是人类却还认为自己主宰着这个星球,任意的破坏与改造。

相较于眼前这个生活了千百年的种族,秦子翔只有渺小的感觉。

月纹笑着,淡淡的幸福的笑容,看着那画面,幸福中却透着不易被察觉的悲哀。

“难怪……”

许久之后,秦子翔突然发出声音,让月纹有些惊奇,斜过眼看着他,不明白他这两个字的意思。

“难怪我觉得你很特别,看起来就像是王公贵族。”

“呵呵……”

月纹掩住嘴细声笑着。

“王公贵族也不过是普通的人类而已,现在的我,是与人类不同的种族,身份比王公贵族更加尊贵。血族是极度自傲的种族,不允许被侮辱,也不允许作出有损血族身份的事情,我们的尊贵与优雅,是经过千百年慢慢形成的。”

月纹说话时候有骄傲的神态,看着秦子翔的眼睛,许久之后,只听见他喉管里传出了轻轻的叹息声。

“你本应该也是尊贵的人。”

“我可不是血族。”

秦子翔笑笑,以为月纹在拿自己开玩笑。

自己是母亲十月怀胎生下来,并且好好的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完整人类,无病无痛,工作良好。

“你确实不是血族。”

月纹眯起眼,仔细观察着秦子翔。

“但是也比人类更加尊贵。”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

看着月纹认真地模样,秦子翔有些飘飘然的感觉,毕竟,让一个自视甚高的种族承认自己尊贵,是一件很让人自尊心得到满足的事情。

“你体内的血液,并不是普通的人类。”

这句话是今天晚上对于秦子翔来说的第二大打击了。

活了这么多年秦子翔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不是普通的人类。虽然有时候他经常希望自己并不是普通的人类,是天才,高人一等的身份,但是多少年来的打击已经渐渐将这种儿时的梦想磨平了。

“你造就了我们,你的体内,流淌着大祭司的血液。”

“大祭司?你是说书中那种穿着长袍拿着法杖对着太阳或者月亮吟诵经文的人?”

秦子翔依旧笑着,完全不相信月纹所说的话。

“呵呵……”

月纹再次笑出声,许久才忍住笑。

“如果你这样认为,我也没有办法。大祭司不过是宣扬法典,给人民带来信仰,陪伴在国王身边,不断提醒国王,避免国王陷入暴政荒政而已。”

说到这里时候,月纹的目光突然黯淡下来,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情,红色的眼睛闪着微微的亮光,有些湿润。

“现在也没有我不相信的事情了,既然会有血族鬼魂冥界的存在,那么人类有前世后世也并不是奇怪的事情了,只是没有想到我竟然会是如此尊贵的人。”

秦子翔笑了笑,虽然没有完全接受这些说辞,但是也并不是完全不相信了。

现在秦子翔总算明白,为何各种诡异的事情总是会发生在自己的身边,或许就是跟血统有关系吧。

或许从生下的那一天开始,自己就被注定了会卷入这些奇怪的事情之中。

“所以我才会遇到你吧,因为我也不是普通人。”

秦子翔给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下了结论,看见月纹轻轻摇了摇头。

“不,是我特地寻找到你的。”

“特地寻找我?”

月纹移动到自己的画像旁边,转过身来看着秦子翔。

“你也看到了,我如今与着画像上的差异,并不是因为我成为血族所以变成了这样,而是因为我的力量被夺走了,所以我并不能变成普通人的模样了。”

月纹伸出手,托起了自己的一缕银发,在灯光下闪出柔和的光芒。

“没有了力量的血族,就不能像正常人那般生活了,你看到了我这里……”

月纹指着自己的左眼那颗泪痣。

“这里原本是一颗红宝石,我生下来就带着,但是却被人拿了去,夺走了我一切的力量,我知道那个人在找你,而我要找她,但是以我现在的力量,根本不可能从她手中拿回那颗红宝石,所以最快的途径就是找到你。”

“拿回了红宝石,你就可以像普通人那般生活了吗?”

秦子翔询问着,终于明白了为何这间古董店只是在深夜经营。

“不……”

月纹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

“拿回了我所有的力量,我就有能力杀死自己了。”

留声机突然停止,一瞬间,房间里变得极度的安静,秦子翔只听见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

眼前这个男人,迫不及待要寻找的,竟然是要杀死自己的方法。

秦子翔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月纹寻找到自己,是想要自己帮忙,但是却是帮他杀死自己,作为朋友,这忙究竟是帮还是不帮,秦子翔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要寻找的人是我?”

秦子翔说着,希望月纹是找错了人,那个什么拥有大祭司血统的人根本就不是自己。

月纹看了秦子翔许久之后,转过头看向小茜。

只见小茜走到门边,打开门,刹那,轰鸣的孩童哭泣声音飘了进来,秦子翔有些震惊的看着那漆黑的走廊。

“你也听见了,那些孩子们的哭泣声?”

月纹微笑着,滑着轮椅走到门边,看向外面。

“能听见灵体声音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介于人类与鬼族之间的种族,也就是我们血族;另一类,就是联系人类与鬼神族的祭司,也就是你。”

“我之前,并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若是不遇见你……”

秦子翔小声说着,似乎是想告诉月纹能够听见这些声音完全是因为跟月纹接触了的原因。

“之前并不是没有听见,而是听见了却视若无物。”

无论如何,月纹似乎都肯定了秦子翔就是自己要寻找的大祭司,无论秦子翔怎样的反驳。

“不管怎样了,那么你想要我如何帮你?”

秦子翔并不认为自己有能力与血族战斗,这些相当于拥有超能力的种族,只是动动手指头,自己或许就会尸骨无存了。

“我无法靠近我姐姐,只是想要你靠近她,帮我拿回那颗宝石而已。”

“只是这么简单?”

月纹点了点头,秦子翔松了口气。

“我想起来了。”

突然,秦子翔站了起来,大声地说道,惊住了整个屋子的人。

“贾彦,你还记得吧?你送给他那枚子弹的那个警员。”

“想忘也忘不了。”

月纹与小茜对视了一眼,似乎彼此间传达着什么信息。

“他新交了一个女朋友,听说是一个与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会不会是你姐姐?”

“鲁西法大人??”

只听见小茜一声惊呼,整个屋子除秦子翔之外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一瞬间,秦子翔意识到事情不妙了。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