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卷 双生花 第07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卷 双生花

第七节

秦子翔站在古董店的门口,一动不动,任凭飘过来的雨丝沾在他的头发和衣服上。天空中残留的一点光线正在一点一滴的褪去,而秦子翔对这一切都不关心,此时他只是用目光紧紧地锁住面前紧闭的大门。

“吱呀”一声,面前的门开了,小茜抱着一块大牌子一脸惊讶的望着门外的秦子翔,没有说话,只是推了推眼镜示意他进去。

刚踏进古董店,温暖的空气迎面袭来,驱除了身上所有的寒冷,秦子翔打了一个寒颤,不知道究竟是因为冷热空气的交替,还是因为那由心底不断涌出的恐惧感。

驾驶着车回来的路上,秦子翔心底升起了莫名的恐惧,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冰冷的雨丝,仿佛瞬间变成了无数把刀子向自己刺来,脑海中不断浮现出那个女人的脸,无数个,逐渐扭曲,变成嗜血的魔物向自己扑来。

月纹坐在沙发边上看书,抬起头来,注视着秦子翔。看见月纹的脸时,秦子翔微微愣了愣,待那左眼角下熟悉的泪痣闯入视线之后,才放下心来。

“坐!”

轻轻说了一个字,月纹指了指身边的沙发。

从小茜手中接过柔软的毛巾,秦子翔走过去坐下,柔软的触感让他有种安心的感觉。闻着檀香的味道,心中的恐惧才渐渐消散。

“感觉到了吗,死亡临近的威胁?”

月纹微笑着,用平淡的语气询问着。秦子翔看着他,点了点头,思绪似乎还在脑外。

“你是祭司,她杀不了你。但是她是比你更高明的心理师,可以将你逼到绝境,让你自己杀死自己。”

月纹靠近香炉,打开盖子,拨弄着其中的香料,又往中添加了一些,盖上盖子,香炉又重新腾起淡薄的烟雾。

“贾彦……”

“他会没事的,放心!他拥有着比血族还要高贵的血统,那血统保护着他。”

听月纹这么一说,秦子翔似乎也觉得贾彦确实会安然无恙。若这话是由别人说出,秦子翔只会将这当作是一种不起作用的安慰。

“我不想看见朋友再出事了,无论是贾彦,还是你……”

秦子翔看见月纹眼中露出了欣喜,嘴角也勾着不可思议的笑容,抬起头拨弄了一下头发,脸上染上一层绯红。

“我不知道……我是你的朋友。”

月纹似乎有些窘态,秦子翔是第一个当他是朋友的人,心中不免涌起一股荣幸的感觉。

“所以我会帮你。”

秦子翔站起来,镇定地看着月纹,走到门口。

“可是或许你会有危险。”

月纹急切的说着。

“她杀不了我,不是吗?”

秦子翔露出最后一抹笑容,转身关门离去,安静得空间中只剩下了铃铛清脆的撞击声。

夜晚,月纹躺在床上,睁着眼,房屋中点着昏暗柔和的灯,留声机中是古老的不知名的曲子,月纹嘴唇微启,用一种无法辨认的语言,随着曲子哼唱着优美的歌曲。

“我用匕首划破你的左手腕……”

从前有个国王,在森林中遇见了美丽的少女,国王爱上了少女,娶她做了妻子。

“让你的血溶入我的右腕之中……”

王后第二年生下了一对双胎,国家用了一个漂亮的小王子,与一个漂亮的小公主。举国欢庆。国王对这一对被誉为双生花的双子,尤其宠爱。

“我们永远在一起,沉睡在这蔷薇花下……”

小公主是姐姐,总是有着坚强成熟的眼神。小王子是弟弟,总是紧紧抓着姐姐的手腕张皇的望着世界,两人形影不离。

“我们的身体成为了花泥,美丽的蔷薇交换了我们的灵魂……”

很多年后,国王的欢乐变成了人民的恐惧,大批的珍宝被送入王宫,送入小公主与小王子的卧室。

“我们等着蔷薇花盛开的那日……”

直到有一天,死神夺去了王后年轻的生命,国王陷入深深的悲哀之中,国家变得不再安定,可以听见那城门外响起的高昂铁蹄。

“我们会醒来,然后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

国王请来了最好的画师,在后院的蔷薇丛中,画下了最美丽的图画,而其间,却没有那美丽的妻子。

“鸟儿呀!歌声飘过我们的头顶,在林子的上空飞翔……”

国王鲜红的血没入红色的地毯消失不见,惨白的头颅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中来回滚动,那空空如也的王位上还残留着温暖的气息,全国人民却发出了庆贺的欢唱。

“天使们围绕着圣星,吟诵着祝福的诗篇……”

人们在花园的蔷薇丛中寻找到了两具美丽的尸体,如天使那样,唤醒了人们所有的愧疚,这一直被比作花儿的双子,就这样永远的沉睡在了冰冷黑暗的土地。

“天神,将福赐予人间……”

庙里响起祭司的祷告,一声一声,传遍全国。新国王登基,人民却依旧怀念着老国王的国王,那美丽的双子,让人民瞬间遗忘了老国王所有的过错。

“但是,所有的一切……”

那一天,苍白的月亮渗出了鲜红的血,双子从黑暗的土地中醒来,依旧美丽。

那早已不复存在的家园,让双子只剩下迷茫与惆怅。小公主依旧牵着小王子的手,两人在这片荒芜人烟的土地上行走,微笑着,渗血的月光给了他们永恒的生命。

“却遗忘,那尘埃之下的无尽黑暗……”

月纹闭上眼睛,晶莹的泪水从脸颊滑过,握紧的双手,似乎还可以感觉到姐姐紧握住自己那有些潮湿的手心,留声机中的音乐反复着,月纹脑海中满是那古旧的回忆。他很庆幸,在临死之前还能拥有一个朋友,所以,他要保护,过去没有能够保护的东西,如今,他一定要保护。

陡然,一阵强烈的刺痛感从心底深处散开来,月纹坐起身,有些艰难的穿上衣服,捂着心口来到镜前,在昏暗的灯下整理着自己的头发,镜中的人,脸上一片苍白。

睡梦中,一个重物跳上自己的胸口,秦子翔醒来,看见黑暗中那双注视着自己的绿色瞳孔,惊坐起来,黑夜中响起了夜沙哑的声音。

“纹他去了,一个人去了月霞那里。”

“什么?”

秦子翔脑中浓浓的睡意瞬间消去,愣了半晌,翻身下床。

拨通电话,秦子翔听见对方传来了不耐烦地声音。

“贾彦,你女朋友呢?”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么晚打电话来问我这个,我女朋友不是在……”

贾彦责怪的语气嘎然而止,此时他床的另一边,空空如也。那冰冷的床单,不曾有任何人睡过的痕迹,但他还清楚地记得,几个钟头前,两人还在这张床上温存。

再回过神来,秦子翔已经挂了电话,听筒中只剩下“嘟嘟”的声音,贾彦依旧一脸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穿好衣服,临走之际看见了放在橱窗中那个精致的盒子,走过去,将其中的圣银弹拿了出来,然后迅速走出了家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要这么做,只是身体被不知明的力量驱使。

山上,凉风吹着,优美的歌声随着风从遥远的地方飘来,与月纹所唱的那首一模一样。远远的,月纹看见了坐在崖边的女人,抬着头,唱着歌,看着山下静逸的城市。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月霞转过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一手拿着宝石的手链,另一只手端着一格银杯,将手链上的红宝石不断的轻触银杯中的液体,月纹的心底就不断地涌起强烈的疼痛感。

月纹抬起头,原本苍白的月亮渗出了鲜红的血,就如自己醒来那一刻一模一样,风扬起,月纹闻到了死神的味道,不是自己的,而是属于月霞的死神。

“过来,纹,到姐姐这儿来!”

月霞伸出手,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

“你知道姐姐是最疼你的,不是吗?”

月纹滑着轮椅慢慢向月霞靠近,看见月霞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周围扬起了冰冷的风。

猛然转身,月纹用手上的木板挡住了从身后突如其来的攻击,白色的布被划开,木板掉落在地面上,月光下,可以清楚地看见画面上双子美丽的笑容。

悬崖边的幻影已经消失,站在月纹身边的月霞微微一愣,看着地上那幅画。

“我没有想过你真的想杀我。”

月纹注视着月霞的脸,眼中流露出悲伤。

“你与我一样收集着父亲的遗物,但为什么你没有想过复仇?你有力量,有地位,比起我,复仇对你轻而易举。”

月霞有些歇斯底里,眼中的泪水不断的涌出,月光下,那黑色的眸子渐渐发出血红的光芒。

“我们并没有仇人,收集父亲的遗物,只是为了安慰父亲的灵魂。”

月纹平静的说着,眼神冷冷的看着面前哭泣的女人。

“你不用躲了,你是血族,我也是,血的味道,并不是从我的面前飘过来的。”

话音刚落,面前的那个月霞再次消失可,抽咽的声音在残留在夜空之下,而另一边,却传出了凄厉的笑声。

灯光无法照射到的黑暗处,月霞走了出来,穿着红黑色的蕾丝群,苍白的脸上是红色的眼睛,如此的动人。月纹抬起眼,审视着眼前这个已经多年不见的姐姐,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却失去了原先温柔的表情。

“你如今又能如何?无法嗜血,不能行走,我可以轻易的再次将你封印起来,让你永远也无法醒来。”

月霞说着,一脸的高傲,没有看见月纹眼中的悲哀。

“你杀了太多的人,无数怨灵围绕着你,若稍有不适,恐怕就会被反噬。”

月纹可以感觉到空气中那令他兴奋的血腥味道,夜空里,有灵魂划破云层所发出的悲鸣。

“那又如何?”

月霞不以为然,远处,黑暗中亮起了刺眼的灯光。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