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三章

拆掉线的伤口像被小蚂蚁咬过似的,隐隐有些疼。

于翔收拾完了自己的东西,把水果等食物放进那个漂亮的水果篮里,然后提着向护士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里有三四个护士在忙着,于翔将水果篮放在办公桌上,笑着和护士们打招呼:“请大家吃水果啊。”住院这些天,于翔已经和病区里的护士混熟了,大家也知道他是于飞的弟弟,对他特别关照。

洛琪正在站在治疗室里,和一个肚子微微有些挺起的美少妇在说话,于翔向洛琪招了招手,洛琪也招了招手,向那个美少妇轻声说:“那是于飞的弟弟,在我们病区做兰尾手术的,长的挺帅吧。”

芭叮锹穑俊鄙俑咀常成瞎易诺愕挠怯簦衩驳囟杂谙璧懔说阃贰

拔医憬恪!甭彗髯叱隼炊杂谙杷担缓笪视谙瑁奥砩铣鲈毫税。俊

笆前。锌杖ノ业木瓢赏姘 !庇谙杼统鲆徽庞∽啪瓢傻刂返拿莞彗鳎炙呈指税旃依锲渌幕な恳蝗艘徽拧

叭チ四闱肟桶 !被な棵瞧咦彀松嗟乜磐嫘Α

澳堑比唬 庇谙杼袅颂裘济恢牢裁矗芯醯铰彗鞯慕憬阍诒澈笱芯克频亩⒆潘谋秤埃悄抗庥行┱氪趟频母芯酰拔仪肽忝呛任易钚碌鞯募ξ簿瓢 !

昂冒『冒 !甭彗鞔鹩ψ拧

熬驼庋刀税 !庇谙韬突な棵乔钯┝艘换幔倒偌邮肿吡恕

走到水泥路口,于翔向着太平间和树林的方向望了望,然后摇了摇头,希望医院里这段诡异的事件,就和这兰尾炎一样,手术以后都不会再发作。

对于王伯的死,于翔还是抱着足够的好奇心。

走过花园的时候,于翔又看见了女孩小晴,她在门口站着,看见于翔就笑起来。

案绺纭毙∏绾陀谙杷祷耙丫淮蠼岚土恕

案绺缫鲈毫耍饶悴『昧巳フ腋绺缤妫寐穑俊庇谙璐涌诖锾统鲆徽琶莸叫∏绲氖掷铮叭チ烁绺绾湍愠琛!

小晴像个小孩子似的拉着于翔的衣角,撅着嘴,“哥哥……来看我……”

盎岬模绺缫欢ɑ崂纯茨愕摹庇谙杈醯帽亲佑械惴⑺幔飧隹闪呐⒉恢阑鼓茉谑兰浠疃嗑谩

小晴慢慢放开于翔的衣角,勉强笑了一下,挥了挥手:“哥哥……再见!”

于翔也挥了挥手,和小晴道过再见,转身看见洛琪的姐姐从远处走过来,看见于翔忽然顿住了脚步,目光中仿佛有些不安,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于翔上下打量了自己一下,也没看出自己身上生了蛆还是长了虫,他无奈地笑了一下。

医院门口停了不少等候的的士,于翔随便招手叫了一辆,本来于飞让他等于飞下班,用车送他回去的,但于翔懒得在医院等着,所以还是决定自己打车回去方便。

鞍ァ庇谙枵铣担萌死死囊陆牵靶行泻冒 

于翔转过脸去,原来是个乞丐,不知道为什么,于翔对乞丐有种说不清的讨厌,但碍于所受的教育,他还是伸手掏了个一元的硬币,投在老乞丐缺了一小块口的碗里。

老乞丐把头埋得很低,一条腿可能是断了,在地上拖着,浑身肮脏,发出一种酸臭。

于翔忙上了车,让司机把车开走了。

老乞丐在原地站了一会,又转过身,拖着残腿向别的路人行乞去了。

住处收拾的挺干净,大概是于飞过去帮于翔收拾过。

于翔有些好笑,于飞有时候心细的比女人还有过之而无及,这可能是当医生的通病吧?爸爸在世时也是爱整洁而又细心的,整个家里,就于翔一个最懒最脏。

休息了一会,于翔出去吃过晚餐,直接去了酒吧。

酒吧刚刚开门,薏米和惠子正在收拾吧台,青头扒在吧台后面口若悬河地吹着牛,看见于翔进来,停止了吹牛,举手和于翔打着招呼:“翔子你没光荣啊?终于还是回来了吗。”

跋韪绺纾思蚁胨滥懔恕!鞭裁滋嗤反蛘泻簦⒓醋硐蛴谙杵死矗谙璧谝桓龆骶褪巧焓只ぷ∩丝冢缓笳抛旃室庾龀雠煌碌淖耸啤

八廊耍婷蝗ぃ饷淳貌患故钦夤硌印!鞭裁自谟谙璧母觳采虾萜艘话眩潘憬馄恕

白罱馊绾危俊蹦止螅谙杌桓隽斓嫉目谄示瓢傻那榭觥

吧庾罱淮戆。蠢聪衷诘南腥耸窃嚼丛蕉喟。庑┩砩希瓢杉负跆焯毂!鞭裁滓槐卟磷啪票槐呋惚ㄗ牛盎褂懈鏊饺俗橹男±侄樱肜丛勖蔷瓢沙瑁惺裁蠢醋牛裕小「胱印!

拔颐鞘切”旧猓氩黄鹄侄影 !庇谙璧沽艘槐炀坪攘艘豢冢镁妹缓染屏耍拐嬗械悴觥

安挥茫咛迦醚嫉昂湍闼怠!鞭裁渍辛苏惺帧

鸭蛋拿起一张碟子放进CD机里,“他们说不要钱,先来试演一个星期,如果效果好,他们建议每个客人增收5 -10%的服务费,这个费用是增加给他们的,还有,客人要是喜欢,可以点歌,点歌的收费三成给我们,七成他们自己留着。这张CD是他们自己录制的,你听听。”

盎共淮恚嫉澳憔醯谜庋陕穑俊

拔揖醯每梢匀盟鞘允裕鞘茄凳浅隼刺逖樯缁幔凑灰瓢商颓挡欢ǔ暮茫鼓芨瓢纱瓷饽亍!

八Ц纾胛液染瓢。 庇谙枵诤脱嫉疤缸牛砗蠛鋈幌炱鹨桓錾簦帕擞谙枰惶毓啡ィ词锹彗鳌

澳憧刹怀钥靼。腋栈乩矗憔透匆坪劝 !

昂撸怯谝缴依吹模道纯纯茨恪!彼底牛诜纱用趴谧吡私础

酒吧开始慢慢地上客人了,于飞和洛琪坐在吧台前看着于翔在忙,青头伸手递给洛琪和于飞一人一个骰盅,洛琪逼着于飞陪他玩骰盅,于飞一脸无奈地看着洛琪:“我真的不会呀。”

吧台前坐过一个男人,于翔招呼了一下笑起来,原来是那晚说故事吓人的保险业务员。

青头伸手递过一杯刚刚调制的鸡尾酒,很熟悉地和保险业务员打着招呼:“钱先生,今天做成了几笔保险业务?”

敖形仪拢形仪隆北O找滴裨鼻榈厮怠

于翔看见在和洛琪学着玩骰盅的于飞看了一眼钱勇,然后又转过头去和洛琪玩起骰盅来,只这一会功夫,于飞就让洛琪骗的喝下去一大杯酒,于翔不由地摇摇头。

钱勇一边喝着酒,一边也凑过来看洛琪和于飞玩骰盅,看了一会,让青头给他也拿一个,非要闹着一起玩。

结果不一会,他就喝多了,洛琪捂着嘴暗笑。

敖裉煊钟惺裁葱挛牛俊本瓢傻拿磐庾呓础冻鞘型肀ā钒素孕挛诺募钦撸颖ㄖ缴嫌谙柚勒饧一锝匈芪模膊恢朗钦婷故羌傩铡

坝校小鼻律嗤反笞牛吧洗巍稀魏湍忝恰档哪恰羌隆伞际钦娴摹姨炫笥阉担羌一铩摹溃汀槐臼椤鸵槐臼槔铩栊吹母墒畈欢啵依锞汀陀姓庋槐尽椤鼻滤底牛返偷搅税商ㄉ稀

吧妒椋俊辟芪淖肺首牛氯捶⒊隽饲嵛⒌镊

熬驼饩屏浚棺霰O铡辟芪钠擦似沧臁

氨O找滴褚卜趾芏嘀值模郧笆亲耪攵愿鋈俗龅谋O眨登岸问奔淙プ瞿侵终攵云笠德虻募灞O樟恕!鼻嗤芬槐叩髯啪埔槐咚怠

于飞也喝多了,坐在一边有点冲瞌睡。

于翔叫青头和鸭蛋把于飞和钱勇扶到靠墙边上座位里,让他们可以安睡,也不影响酒吧的生意。

十一点多钟,于飞酒醒过来,带着洛琪开车走了。

洛琪走的时候还直嚷着下次要来玩。

酒吧的客人逐渐少了。

钱勇揉着眼睛从座位上爬起来,八卦记者佘文正准备付账离开,看见钱勇走出来,忙把钱勇拉到一边上,连声问:“你说的那本书是什么书?”

笆裁词榘。俊鼻戮坪笏档幕耙丫耆橇耍桓闭啥蜕忻坏酵纺缘哪Q

鞍Γ愀詹挪皇撬担歉鏊廊耍褪悄闵洗伪嗟墓适轮心歉龈伤赖娜耍闼稻煸谒艺业揭槐臼椋降资鞘裁词榘。俊

拔颐槐喙适拢 鼻律匕诹税谑郑缓笥值艄忱春傻乜醋刨芪模澳慵热徊幌嘈牛估鲜亲肺矢墒裁矗俊

昂俸伲倚牛倚牛共怀陕穑俊辟芪母尚ψ牛八狄凰道玻艺业闼夭摹!

昂冒桑退蹈闾!鼻鹿首魃衩氐匮沟蜕簦罢饪墒俏乙痪炫笥淹嘎兜模飧霭缸诱饷蠢肫妫槔床槿ヒ裁幌咚鳎罄纯安煜殖〉囊桓鼍欤抟饧浞⑾至艘槐酒婀值氖椤K凳鞘橐膊煌耆罚涫凳且槐咀约捍蛴『笞岸┑牟嶙樱菟捣饷孀龅耐ζ粒歉鼍旌闷娴卮蚩纯垂⑾掷锩娴哪谌菔切匆桓錾衬较盏墓适拢锩娲罅康孛栊戳艘恍└墒歉鼍焖悼吹礁墒拿栊矗拖氲搅怂赖舻哪歉黾一铩

暗降资鞘裁词榘。俊辟芪募辈豢纱卮呶首拧

疤得纸小吨涑恰贰!

笆榈暧新舻穆穑俊辟芪睦懔艘幌拢遄琶纪吩谙胧裁此频摹

澳憧梢匀フ艺遥还凳樯厦挥谐霭嫔纾朔饷婢褪钦模嫒ㄒ骋裁挥小!鼻鹿止值匦ψ牛牧伺馁芪牡募绨颉

看着钱勇哼着走调的歌离开酒吧,佘文用力地甩了一下手:“编故事骗我,当我傻啊!”

佘文把钱扔在吧台上,一脸愤愤地离开了。

于翔站在吧台后,一脸的疑惑:《咒城》?这个名字在哪里见过?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