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五章

黎小慧!

于翔是在梦中想到了问题的关键部分。

复印着乞丐画的图的纸片,在于翔的梦里飞,就像冬天下的鹅毛大雪般。那些纸片越下越多,几乎把于翔要埋在下面了,于翔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纸片的图上,那个电视机里的女人,忽然眨了眨眼睛,动起来。

于翔看着满天飞的纸片,每一张纸片里的女人都在眨着眼睛,微笑。而那张微笑的面孔越来越熟悉,正是黎小慧!

于翔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的脑海里仿佛有一道闪电划过。

难道,老乞丐张居义的图上画的电视机,是指市电视台的节目?而电视机里的那个女人,是指黎小慧?

那么,如果是这样,黎小慧和张居义六年前胁持殷素兰,有什么关系呢?

昨晚看到电视里的黎小慧时,于翔还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于翔听见杯子摔到地上的声音,从房间里跑出去时,就看见洛琪呆呆看着电视机,他往电视机里看了一眼,立即看见了电视里正在做新闻主持的那个女人——黎小慧。

吴越死之前,和他在一起的女人就是黎小慧!

于翔终于明白为什么那晚看见和吴越在一起的女人,有种熟悉的感觉,原来是黎小慧。六年不见,黎小慧变了很多,显得成熟而时髦,样子高傲。这也是于翔当时,没有一下认出黎小慧的原因。

洛琪和于翔你望我我望你,好长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后来,洛琪问于翔:“你说,我要不要告诉警察,那晚和吴越在一起的女人,就是这个节目主持人呢?”洛琪不知道要不要向警察说,并不是因为黎小慧是电视台知名的节目主持人,而是洛琪现在怀疑吴越的死,似乎和洛珊有关。但洛珊是洛琪的姐姐,她当然不希望凶手会是自己的姐姐,洛琪的心里矛盾极了。

于翔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警察。”

于翔和洛琪说着这些的时候,他还在呆呆地看着电视机,觉得头脑里有些什么想法,但却又没有想明白是什么。

直到从梦中惊醒,于翔才明白,当时,他看着电视里的黎小慧,是有种熟悉的感觉,不仅仅是对黎小慧的熟悉,而是,对黎小慧在电视机中主持节目,这一场景熟悉,那就是张居义的那张图!于翔和郑永军研究了这么两天,都没有研究出来的那张图,到底表示什么。

于翔有种愤怒的感觉,难道,母亲当年被胁持的事情,与黎小慧有关?

想一想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殷素兰一出了事,她原来主持的那个很火热的节目,立即就由黎小慧接手主持了。在那之前,黎小慧一直是个没有什么名气的小主持人,但自从接手了那个节目之后,黎小慧一下子就如日中天,成了知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而当年的知中主持人殷素兰,却渐渐地被人们忘记,偶尔提起殷素兰的疯掉,也是一种茶余饭后的消遣。

殷素兰出事,最大的得利者,就是黎小慧!

下半夜,于翔翻来覆去没有睡好。

天一亮,于翔估摸着郑永军已经起床了,立即给郑永军打了个电话。

郑永军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有些疲倦,不过于翔没有注意到,他着急地对郑永军说:“老乞丐张居义留下的那张图,电视机里的那个女人,会不会是黎小慧?”

袄栊』郏俊敝S谰粲行┥逞疲埠拍持志妫袄栊』圩蛲硭懒耍祷觥!

于翔一下子呆住了。

郑永军想好好洗个澡的愿望被彻底打碎了。

他从殡仪馆出来,就去那个民工所说的那家建筑公司调查。这家建筑公司在城郊新开发的小区,承接了一项工程,郑永军好不容易才找到那个地方。

按说这家建筑公司雇用过张居义,应该有张居义的详细登记资料。可是,当郑永军找到这家建筑公司的负责人时,才知道,他们雇用人,根本没有办什么手续,连最基本的劳动合同也没有。

最后查了半天,只找到张居义登记的身份证号。

郑永军回到市区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找了个街头的小饭店,随便吃了点东西。好在没有老婆,要是有老婆,郑永军这样忙活,老婆肯定会不满意的。正是因为郑永军这样忙活,所以谈了三个女朋友,最终都吹掉了,至今他还是孤身一人。

吃过饭,郑永军打算去找个理发店理发刮胡子,然后回家洗澡。

就在他刚到一家理发店里坐下来,头洗得水淋淋的时候,忽然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

拔梗 敝S谰傲思干缁袄锶疵挥腥怂祷啊

跋胫牢庠剿乐埃退谝黄鸬哪歉雠耸撬穑俊钡缁袄镏沼诖匆桓龇浅I逞频纳簦舯涞煤芾骱Γ咎怀鍪悄惺桥

郑永军看了一下手机,上面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电话,“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袄栊』郏 蹦侨松疲庠剿乐埃臀庠皆谝黄鸬哪歉雠耍潜臼械缡犹ㄖ男挛沤谀恐鞒秩耍栊』郏

拔埂敝S谰傧爰绦肺氏氯サ氖焙颍缁昂鋈槐还叶狭耍隼础班洁健钡拿σ簟VS谰⒓窗凑帐只舷允镜暮怕朐俨厝ィ墒牵缁懊挥薪犹梢韵胂蟮某隼矗庵值缁埃隙ㄊ怯媒直叩墓玫缁按虻摹

郑永军见过黎小慧一次,就是六年前,殷素兰被胁挂那次,那时黎小慧还没有成名。

后来,黎小慧就成名了,而郑永军也就一直只在电视上看见过黎小慧。

郑永军打算去调查黎小慧,可是,黎小慧今晚的节目已经结束了,而且,不知道打电话给郑永军的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打电话给郑永军的人,为什么会这么神神秘秘的呢?这人刻意要隐藏自己的身份,一定有什么目的。

就在郑永军想得头疼的时候,电视上忽然插播了一条新闻。

市电视台的著名新闻节目主持人黎小慧,出车祸因抢救无效,而身亡了。

黎小慧死了!

郑永军顾不上已经洗的水淋淋的头发,立即从理发店里冲了出去,开始查询黎小慧出车祸的事件,黎小慧是在青山精神病院门口出车祸,被送进医院抢救,之后因伤势过重而死亡。奇怪的是,在黎小慧的血液里,却检查出有迷幻剂的成分。在黎小慧出事前半个小时,黎小慧主持的节目刚结束,而从电视台开车到青山精神病,最快也要半个小时左右,那么,在黎小慧血液里检查出的迷幻剂,是在什么时候使用的呢?

郑永军忙到大半夜。

回到家的时候,他再也提不起精神洗澡去了,往床上一倒,很快就睡着了。

郑永军一大早是被于翔的电话惊醒的,于翔在电话里告诉郑永军,老乞丐张居义画的那张图上,电视机里的女人,很有可能是黎小慧。

笆裁矗俊敝S谰醯猛诽郏趺从质抢栊』邸

拔沂钦庋撇猓缡踊锏呐耍掷锬米徘土礁鲂渤终咴谝环祭铩;岵换嵴飧鲆馑际潜硎荆嘶诘缡踊铮嵌哉飧雠说纳矸莸陌凳荆窃诘缡庸ぷ鳌6掷锬米徘赡苷馇歉啪右逅堑模侨盟切渤治衣杪琛!庇谙杷祷吧粲旨庇挚臁

郑永军本来还有些迷糊,让于翔的这一番话说的,立即感觉清醒了,“可是,你这样的推测,前面一部分还有些可能,只是,电视台里工作的女人也不少,怎么就单单怀疑到黎小慧呢?”

拔衣杪枋歉鲂郧楹芪潞偷娜耍Ω美此担换岬米锸裁慈恕D敲矗胰诵渤炙筒豢赡艽嬖谧疟ǔ鹬嗟亩!庇谙璧纳粑⑽⒎⒍叮凹热徊皇茄俺穑蔷捅囟ㄊ抢婀叵担阆胂耄衣杪璩隽耸拢牡靡孀畲螅俊

郑永军听于翔这样问,不由挠了挠头,他并不知道殷素兰有没有什么财产之类的。如果殷素兰有很大笔的财产,应该说,殷素兰出了事,得益最大的是于翔的父亲,可是,于翔的父亲也已经去世了。

于翔没有等郑永军的回答,他接着说了下去:“我妈妈进了精神病院,她原来主持的节目由黎小慧接的,黎小慧由这个节目开始,由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主持人忽然一夜成名。你想想,如果我妈妈没有事情,黎小慧现在的地位将会如何?”

昂孟瘛械愕览怼敝S谰醯糜谙璺治龅囊膊皇敲挥械览恚遥庖环治龊驼啪右辶粝吕吹耐及蛋滴呛稀

盎褂小庇谙栌淘チ艘换幔奥彗魉担铣隼茨峭砗臀庠皆谝黄鸬呐耍彩抢栊』邸!庇谙璞纠床淮蛩闼嫡饧碌模栊』凵砩系南右稍嚼丛蕉啵谙枞滩蛔∷盗顺隼础

拔抑馈敝S谰挥兴底约菏窃趺粗溃庠剿滥峭恚臀庠皆谝黄鸬木褪抢栊』鄣模聊艘换幔幼潘档溃翱墒牵阒啦恢溃栊』圩蛲硪丫懒恕!

笆裁矗俊庇谙杞辛似鹄矗袄栊』鬯懒耍俊

笆堑模蛲碓谇嗌骄癫≡好趴诔隽顺祷觯偷揭皆呵谰任扌硗觥!敝S谰纳艉艹林兀咚鞲崭占械嚼栊』鄣纳砩希栊』廴春鋈怀祷錾硗隽耍遣皇翘闪艘坏悖俊袄栊』鄣难豪铮槌鲇忻曰眉恋某煞帧U饩褪撬担庾祷觯降资且怀∫馔猓故怯腥诵钅币跃玫男咨保刮薹ㄅ卸稀!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