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七章

于翔的大脑里一片混乱。

当郑永军和他说了对张居义的调查结果时,于翔简直呆了。

现在一切已经出乎想象了,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有了关联,而这些事情之间连成了一张网。于翔在想,这仅仅是一种巧合呢,还是这些凶案之间根本都有关系的,这新手些关系织成一张网,而网的最中心,就是制造凶案的凶手。

王伯的死,和十七年前一个在医院上吊的女人,可能有关系;而在医院上吊的女人,她那个跟人跑掉的丈夫张居义,就是六年前胁持殷素兰并导致殷素兰疯掉的人;张居义胁持殷素兰,根据张居义留下的图推测,可能是黎小慧;黎小慧就是在吴越死之前,和吴越在一起的女人;并且吴越死后不久,黎小慧也死了;王化强、钱勇的离奇死亡,和吴越的死亡如出一辙……

这些案情都可以用一条线索连起来,但是,最关键的是,这些凶案的背后,到底什么人物才是这些线索布成的网的中心点呢?

那么,张居义和他十七年前在医院上吊死去的妻子,留下的一对儿女,是否与这些事件有关?

这一对被人收养的孩子,按时间推算,现在也应该有二十多岁了。

据洛琪了解到的情况,当年那女人上吊死时,她的女儿大约三四岁的样子,那到现在,这女孩刚好二十岁多一点。而女孩的哥哥,肯定也二十多岁了。

可是,到现在为止,这一对当年被收养的孩子,一直没有浮出水面。

就在于翔觉得这一切,像一团乱麻一样扯不清的时候,郑永军又带来了另一个消息。

郑永军专案小组里,负责排查王化强、钱勇和吴越周围可疑人物的同事,查到了一个人,和王化强及钱勇,都有关系,并且有过矛盾冲突。

于翔和郑永军一起来到市医院。

到心血管内科时,于翔发现小晴的病房里,已经住上了另外的病人,小晴哪里去了?询问护士后于翔得知,小晴发烧已经退了,现在已经转到心胸外科。

小晴有先天性的室间隔缺损,随着年龄的增大,她的心脏已经不胜重负。现在因为意外得到一笔钱,小晴的妈妈决定给小晴进行手术。虽然小晴的年纪有点大了,但手术还是有成功的可能性的,总比小晴这些等死好。经济并不宽裕的家庭,希望小晴能尽快手术,所以小晴发烧一好,就被转入了心胸外科,以便做手术前的观察和全面准备工作。

于翔和郑永军找到心胸外科,护士告诉他们,小晴现在不在病房,回家吃饭去了。

盎丶页苑梗俊庇谙璨荒芾斫庹饩浠暗囊馑迹≡旱牟∪耍箍梢运嬉饣丶页苑孤穑

岸裕杪柙谝皆汉竺孀饬艘患浞孔樱瞧绞倍荚诩依锍苑沟摹!被な扛谙杞馐妥牛八氖质蹩赡芑挂笈牛茸鲆欢问奔涞墓鄄臁!

原来小晴的妈妈为了节省费用,就在租来的房子里给小晴烧饭菜吃,这样比在医院食堂或是门口的饭店吃的好,又省很多钱。小晴的手术还有一段时间,小晴发烧已经好了,所以在不做各项护理和治疗时,小晴就溜回家里。

澳牵以谀哪兀俊

澳愦右皆罕呙懦鋈ィ侥潜叽蛱幌戮椭懒耍咛遄∧囊慌欧孔樱乙膊皇呛芮宄!被な空底牛胁∪私谢な浚な看颐Φ乩肟恕

于翔给洛琪打了个电话,向洛琪询问医院后面的那些出租屋,小晴正好刚要下班去吃中饭,就提议带于翔去找小晴。

洛琪带着于翔来到医院边门外,这里是一片平房,原来是医院的旧宿舍,后来医院盖的楼房,这些旧宿舍就出租给那些县城或是城郊来的病人家属,或是在城里打工的人住。

洛琪带着于翔一排一排房子找,看见有人就询问戴文晴住哪里。

有些病人家属认识洛琪是医院的护士,其中一个中年妇女告诉洛琪,小晴住在后面第三排,中间那一家。

洛琪向后面走去,却发现,后面的路越来越熟悉,这不是原来她从宿舍上班时,经常要走的那条小巷子吗?不过,洛琪已经有好长时间没从这里走了,原因是那晚,洛琪在这条小巷子里,其中一个房间的窗户玻璃里,看见一张可怕的人脸。

洛琪在小巷子边停了下来,刚才那个中年妇女说的第三排房子,正是小巷边的这一排。

坝Ω檬钦饫锏陌桑俊甭彗饔淘チ艘幌隆

于翔顺着这排房子的巷子,一户一户看过去,洛琪和郑永军跟在后面。忽然,于翔在一扇窗户前站住了,只见窗户的玻璃上,一张怪异的脸,正帖在上面向外看。那张脸被玻璃压扁了,扭曲着,眼睛死死地瞪着外面,如同死鱼的眼睛,既不眨也不转动一下,眼睛里充满着一种恐惧感,嘴唇歪在了一边,衬着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

鞍。 甭彗鹘屑饬似鹄础

那天夜里,也是在这里,洛琪从窗户的玻璃里,看见同样的一张脸!

那张脸仿佛受了惊,一下子离开了窗户,隐藏在房间的黑暗里。但即使是那一瞬间,于翔还是看清了离开玻璃时的那张脸,那正是他们要找的小晴。

洛琪的惊叫声,惊动了这排房子里住的人。

只见两个妇女和一个男人,分别从不同的房间里跑了出来:“怎么啦?怎么啦?”一个妇女年纪不小了,怀里抱着个一岁多的孩子,肚子还手挺得高高的,一看就知道是逃避计划生育的。

肮砹场甭彗髦缸糯盎РAВ蘖似鹄础

鞍Γ悄羌业暮⒆樱苁钦庋湃恕!蹦歉瞿腥肃止咀拧

一个妇女走上前,敲了敲玻璃窗边的那扇,没有锁的门:“喂,我说老婶子,你家孩子又吓着人了,你也出来看看呀。”

不一会,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女人,从门里探出门来,一脸尴尬地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孩子不懂事……”

于翔认出这个女人来,就是那晚在小晴病房里的女人——小晴的妈妈。

澳闶牵魑那绲穆杪璋桑俊庇谙杩醇俗急腹孛牛ι锨拔实溃顺僖闪艘幌拢戳丝从谙枭砗螅┳啪闹S谰行┎磺樵傅氐懔说阃贰

罢茫颐钦夷恪!敝S谰呱锨叭ィ翱梢越ヌ嘎穑俊

女人拦在门口,似乎不愿意让郑永军进去,但她却又不出声。

拔蚁耄诿趴谒狄部梢裕还惶奖悖阒缆穑魑那缫郧暗闹醒Ю鲜Γ安痪盟赖袅恕敝S谰幕埃匀蝗门撕苁钦鸲艘幌拢淘チ艘换幔每嗣趴冢胫S谰私朔考淅铩

房间里狭小而黑暗,这一间即是客厅又是餐厅又是厨房,里面放着几张小板凳。

小晴的妈妈犹豫了一会,掀开里面房间的布门帘,把三个人让到了里面房间。里面房间里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两张椅子,还有一台很小的电视机。小晴正坐在房间里,她大大的眼睛瞪着进来的三个人,然后对着于翔笑了起来:“哥……哥……”

靶∏纾愠鋈ネ嬉换帷!毙∏绲穆杪璋研∏缰Я顺鋈ィ∏缬行┎磺樵傅刈叩矫趴冢僮抛齑蚩抛吡顺鋈ァ

小晴的妈妈有些敌意地看着郑永军:“有什么事情,你快说吧。”

郑永军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打量了小晴的妈妈一会,“王化强曾经是戴文晴的中学班主任,我听说戴文晴退学和王化强有关,你能详细说一下吗?”

澳愀詹潘低趸克懒耍衷谟秩梦宜敌∏绲耐搜б皇拢训溃慊骋尚∏缡切资植怀桑俊毙∏绲穆杪璧纱罅搜劬Α

郑永军不置可否地看着小晴的妈妈:“我们只是在做调查。”

翱墒恰毙∏绲穆杪杓ざ鹄矗澳阋部醇耍∏缢歉鲎员斩遥脑嗷褂胁 

澳惚鸺ざ颐侵皇橇私庖幌虑榭觥!庇谙杌琶Τ隼创蛟渤。罢獠⒉淮砘骋墒裁矗挥辛私馇宄榭觯拍苷业秸嬲男资郑圆欢裕俊

小晴的妈妈看了于翔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小晴的退学是和王化强有关,而且,小晴的一生,有一大办是毁在了王化强的手上。”小晴的妈妈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咬着牙,仿佛对王化强恨透了似的。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