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六章

于飞曾经叫张明亮,不过,他已经把这个名字忘了十几年了。

十七年前的一天,对他来说,就像是噩梦一般。父亲抛弃了年迈的奶奶、生病的妹妹、可怜的母亲,和一个有钱的寡妇跑了。妹妹生病在医院里,已经没有钱看病,母亲经受不住打击,上吊自杀了,奶奶听到消息后,脑淤血发作,却没钱抢救。

于浩风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张明亮的。

张明亮看见一个像父亲一般慈祥的男人,他用手摸了摸张明亮脏兮兮的脑袋,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张明亮没有说话,他又问,“你多大了?上学没有?”张明亮哭得肿肿的眼睛抬了起来,死死地盯着男人:“我没有上学,我想上学。”“你愿意跟我去吗,我会让你上学的。”张明亮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但他看着男人,确定男人刚才说了这句话:“愿意!我要上学!”他已经没有亲人了。

于浩风就这样从张明亮住的小镇上把张明亮接走了。

澳阋院缶徒杏诜桑寐穑课矣懈龊⒆樱杏谙瑁阋院笠兴艿埽值芰┮黄鸱上琛!庇诤品缋耪琶髁涟乖嗟男∈帧

澳俏颐妹媚兀俊

澳忝妹靡丫涣硪桓鱿裎乙谎娜私踊厝チ恕!

拔乙院蠡鼓芗剿穑俊

澳埽 

张明亮,不,此时他已经叫于飞了,于飞笑了,他第一次知道,世界上还有另一种男人,另一种父亲。

于飞很喜欢于浩风给他的名字:于飞。

可是,他没有想到,于翔会因为名字而和他打了一架。于飞更没有想到的是,于浩风因为这个打了于翔。于翔发烧的那个晚上,于飞坐在于翔床边,看着睡着了还在抽泣的于翔,对于翔说:“咱们不要再打架好不好?你忘了这些事吧,就当我是你亲哥哥,好不好?”于飞几乎坐那对着于翔说了半夜,他一直说这一句话。于翔那天夜里发烧了,当于翔的病好之后,他真的忘记了七岁前的所有记忆。

于飞开始并不知道,于翔忘记七岁前的记忆,和自己那晚说的话有什么关系。直到他考上医学院后,在一次无意中听赵彦智教授讲课中,他接触到了一个神秘的东西——催眠。

于飞发现,自己的身上,有一种特别的能力。

于飞再见到妹妹的时候,已经是十三年后了。于飞一直在暗中查找,到底是谁收养了妹妹,这并不难。然而,他再次见到妹妹的时候,却是在医院里,他看见一个得了自闭,笑得很弱智的女孩。

在于飞的记忆中,妹妹原来是个很聪明的女孩,虽然不太说话,但却绝不是弱智。

这十几年来,到底在可怜的妹妹身上,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让她变成这样的?于飞决定要找到让妹妹变成这样的原因,是收养的养父母对她不好吗?可是当于飞看见老戴和小晴的妈妈带她看病时,他知道,于浩风没有骗他,妹妹是被一个和于浩风一样的男人收养的。

沉默在两个人中间,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像是一道浓重的黑雾,让于翔看不清于飞。

芭丁庇谙枋酝即蚱普庵殖聊靶∏绲淖员罩⒑退醒钡睦鲜τ泄兀歉瞿腥私型趸俊还丫懒恕

于飞没有说话。

于翔看了于飞一眼,继续说了下去。“还有一个保险业务员,叫钱勇,他承骗小晴的养父母为小晴买了份医疗保险。但当小晴因为心脏病住院的时候,保险公司却告诉他们,先天性心脏病不在承保范围,而且,小晴签保险合同时,没做体检,所以保险合同视为无效。”于翔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钱勇也是死了,死在我们的酒吧洗手间里。”

于飞抬头看着于翔,微笑了一下,“你想说什么?”

拔庠降墓愀婀荆蹬牧诵∏绲恼掌胗美醋鲆桓霰=∑返墓愀妫菟担歉龉愀娌呋暮芏窳印N庠揭菜懒恕馊鋈说乃婪负醵家谎罟丶氖牵嵌荚址腹∏绲娜ɡ!庇谙枰蔡鹜防矗醋庞诜桑爸S谰骋桑饧父鋈说乃溃托∏缬泄兀鞑楣鋈怂赖氖焙颍∏纭⑿∏绲难改福济挥凶靼傅氖奔洹

于飞仰向椅子的靠背,闭上了眼睛,“这能说明什么呢?”

扒滤赖哪峭恚阍ス瓢桑沂呛罄次柿嘶葑硬胖赖摹6庠剿篮蟊环⑾帜翘欤悄闼吐迳夯丶业模迳涸褰タ吞罄幢荒憷棺×恕B迳旱穆眯邪铮⑾至艘槐臼椋槔锬兄鹘堑乃雷矗臀庠降乃拦匾荒R谎庇谙杼玖艘豢谄拔医裉烊デ嗌揭皆海匝逯墙淌诟易隽舜呙撸晕宜担擞写竽跃拖裼才蹋么呙呤酰梢园延才汤锏亩鞯鞒隼矗侨绻疃却呙撸部梢园岩恍┒餍唇四岳铩悖薰匝逯墙淌谒痰哪且豢疲的愕某杉ê懿淮怼!

于飞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的悲哀,“你听说过一个著名的潜意识的实验吗?”

笆鞘裁矗俊

袄靡桓鏊狼簦阉难劬﹄鹄矗缓笤谒氖滞笊匣坏叮蚩罚盟剿防锼蔚蜗碌纳簦嫠咚骸愕难鼙换屏耍愕难诹鞒隼础!涫担飧銮舴傅氖滞蟛⒚挥斜换疲庖磺卸贾皇歉黾傧蟆5阶詈螅飧銮舴溉此懒耍劳龅脑蚴牵а馈<热徽飧銮舴傅氖滞蟛⒚挥谢疲裁挥辛餮裁词а滥兀俊庇诜勺绷耍咽直鄢旁谧雷由希⒆庞谙璧难劬Γ罢饩褪撬囊馐叮谝馐独铮衔约涸谑а⑶乙蛭а喽劳觯裕囊馐肚苛钏а劳觥

澳愕囊馑际撬担趸俊⑶潞臀庠饺鋈说乃溃皇且蛭堑囊馐独铮兴劳龅囊馐叮⑶沂窍袷樯夏茄睦肫嫠劳觯裕堑囊馐肚苛钏撬劳觯俊庇谙璧纱罅搜劬Α

坝肫渌嫡飧鍪笛椋歉銮币馐兜氖笛椋共蝗缢担馐且桓龃呙呤笛椤5庇腥烁嫠咚氖滞蟊换疲⑶以诹餮保难劬Ρ浑牛薹ǹ吹秸媸登榭觯囊馐毒拖嘈帕苏庵炙捣ǎ谒返乃煌5氐蜗率保囊馐断嘈牛鞘撬氖滞笤诹餮恳簧诌铡牧魉荚诩由疃运拇呙摺!

安淮恚飧銮舴杆淙皇且蛭耸а赖囊馐叮馐肚苛钏а廊ィ楦岬祝故怯腥巳盟庋晕D敲矗飧鋈盟恐埔馐兜娜耍悴凰闵比朔改兀俊庇谙瓒⒆庞诜桑醯谜飧鑫侍夂苊堋

于翔已经明白了一些什么,这几乎和他推测的差不多。当赵彦智教授告诉他,催眠不仅可以从人的大脑里唤醒某些东西,也可以在人的大脑里写下什么时,他就想到了于飞,应该也有赵教授所说的这种催眠能力。只是,他在没有唤醒七岁前的记忆时,他还有些想不明白,于飞为什么要这样做?

岸雷有》善咚晟樟裟睢钡恼掌怯谙杵咚晟漳翘煺盏模谙柰耆橇耍谟诜擅挥欣吹揭郧埃褪切》桑男∶徒行》桑飧鲂》删褪怯谙枳约骸

拔也恢馈庇诜梢×艘⊥罚捌涫荡呙呶薮Σ辉冢拖衲阍诮稚希锤刺侥切┝餍懈枨惺焙蛱盘牛憔筒恢痪醺懦F涫担庖彩且恢旨虻サ拇呙摺;褂校蹦憧匆徊靠植赖缬笆保慊岷芎ε拢赡慊岣嫠咦约海翰慌虏慌拢庖磺卸际羌俚摹R残碚庋慊峋醯妹荒敲春ε铝耍涫嫡庖彩且恢肿晕掖呙摺<热淮呙呶薮Σ辉冢蚁耄沂褂玫拇呙呔筒凰闶裁戳恕!

于飞在医学院里,发现了自己有种非常特别的能力,他天生具有某种强烈的催眠能力,当他给周围的人群暗示的时候,那些意志力差的人,很容易就能接受他的暗示。于飞自己具有催眠能力,同时,自己也是很容易受催眠的人。他一直想忘却自己并不是于浩风亲生的儿子,他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他就是于浩风的亲儿子,他的身体里,具有于浩风的遗传基因。这也是于飞在考大学时,报考医学院的原因。于飞真的慢慢发现,自己长的越来越像于浩风了。

八裕憷么呙撸谜馊鋈巳衔约壕突崂肫娴乃廊ァD闳猛趸康囊馐独铮恐谱约菏歉鲈谏衬镒吡撕芫茫卟怀鋈サ娜耍钪找蛭阉伤涝谏衬欢拢阍蛉盟晕约喝チ四炒Φ纳郑谏掷镌庥隽松比朔洌钪毡簧比朔浠罨疃K溃晃庠皆蚴谴痈叽ψ瓜拢趋谰∷槎馈巳媚愕拇呙吒晒Γ蛘撸盟堑那恐埔馐独铮侵炙雷锤魅罚愦油缟系脸艘桓鋈诵吹男∷担薷牧四谌莺笞龀墒椋强础K裕谒撬赖氖焙颍殖「浇加幸槐臼椋堑乃雷矗己褪槔锩栊吹囊谎!庇谙韬鋈痪醯茫约好娑缘模且桓銮钚准竦纳比诵资郑砩嫌行┓⒗洌底潘底牛床辉冈偎迪氯ィ昧Φ匾×艘⊥贰

拔颐荒闼档哪敲幢氨砂伞!庇诜衫湫α艘幌拢拔抑皇歉嫠咚牵蔷褪鞘橹械哪兄鹘牵橹械囊磺校谒巧砩希涑上质怠

澳隳训溃共还槐氨陕穑俊币桓雠鋈淮佑谙璧纳砗笙炱鹄矗飧錾艉苁煜ぃ谙璨挥傻刈恚患焯趴诘陌涤按Γ咀乓桓雠恕

是洛珊!

于飞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来,却冷冷地笑了一声:“你怎么来了?”

洛珊从暗影中走了出来,脸上挂着一个很冷很冷的微笑,他看着于飞,“我只是想来听听,你对我,还有吴越所做的一切,有什么样的解释。”洛珊说着,耸了耸肩,“你们可以先继续你们的问题。”洛珊说着,走到天台的边上,看着远处。

在洛珊走过于翔身边的时候,于翔看见洛珊的眼里,隐隐有泪光。

于翔轻咳了一声,过了好一回,才想起来他刚才要问的问题,“钱勇在酒吧那晚,那张CD盘放的音乐,就是小晴唱的那首哥……”

澳鞘谴呙咧械陌凳荆幽歉霭凳酒穑呙呔驼嬲Я恕!庇诜傻屯房醋攀种械钠【乒蓿×艘。锩娴钠【埔丫欢嗔耍澳鞘且恢纸橹剩淮呙叩娜耍赡苡行┒髟缇托丛诹怂耐纺灾校拖竦缒缘氖蟊辏悴淮蚩筒换崞鹱饔谩6鞘赘瑁褪谴蚩募氖蟊辍

于翔停了一会没有说话,他觉得口舌有点干涩,“你是怎么不让人发现而找到他们的?”

拔沂且缴趸亢颓拢∏墒堑ノ欢ǖ阍谑幸皆赫饪床〉摹V劣谖庠剑揭皆豪吹拇问投嗔耍庇诜擅挥兴迪氯ィ房戳丝绰迳骸

澳恪蛑蹦岩匀梦蚁嘈牛慊崾恰歉鲂资帧庇谙杳挥凶⒁獾接诜煽绰迳旱哪且谎郾砬椤

拔也皇切资郑 庇诜伤浪赖囟⒆庞谙瑁巴趸可砦鲜Γ荒芪耸Ρ恚阒溃唤鎏宸Q孕∏纾蛑庇械闩按6遥行陨排男形臀宜泻眉咐В褪钦飧鲈颉R蛭慕惴蚓褪悄歉鲅5男3ぃ恳淮纬隽苏庵质虑椋急谎沽讼氯ァD阆耄绻盟绦氯ィ够嵊卸嗌傺芎Γ炕够嵊卸嗌傧裥∏缫谎谋纾俊

翱墒牵馐歉鲇蟹ㄖ频纳缁帷庇谙韬鋈痪醯米约旱乃捣ê苁俏蘖Α

懊癫桓婀俨痪浚遥退忝窀妫参幢啬芨嬗退愀嬗哉庋那榭觯芘兴男搪穑孔詈玫牟还侨盟肟!!庇诜衫湫ψ牛爸劣谇拢职烨┑谋O蘸贤卸嗥鸨O蘸托∏绲那榭鲆谎S行┤耍蛭恢泵挥行∏缯庵智榭觯圆换岱⑾稚狭饲碌牡保行┚退惴⑾至耍捕急槐O展疽院贤扌Ф肆吮=鹆耸隆O袂抡庵智榭觯驼┢鹑饲朴惺裁戳窖康钦庵终┢戳淌略鹑我膊挥酶叮退闶谴蚬偎荆膊还敲袷滤咚稀D悴痪醯茫馐且桓龊芎猛娴氖澜缏穑俊庇诜尚α似鹄础

于翔一直以为于飞是个和于浩风一样的人,博大、宽宏、正直,他没有想到,于飞的内心世界,原来是这样的愤世嫉俗。

熬退阏庋墒牵庠接眯∏绲恼掌暇姑怀晌率担遥庠绞锹迳旱恼煞颉悖训啦皇窍不豆迳郝穑俊庇谙杷档秸饫铮丫芷吡耍负醪蹲潘挡幌氯ィ澳憧醇迳涸谖庠剿篮螅敲赐纯唷

澳愦砹耍 庇诜衫淅涞厮担澳愦砹耍⌒∏绲恼掌皇拢褪锹迳焊嫠呶业模蚁耄残恚庇诜擅挥性倏从谙瑁前蜒酃獾飨蛄寺迳旱谋秤吧希拔蚁耄残恚残恚迳合M庠剿赖簟6遥腋庠浇ゴ呙叩幕幔彩锹迳捍丛斓摹!

笆裁矗俊庇谙枋种械钠【乒蓿斑邸钡匾簧袈湓诹说厣稀

懊淮恚庠礁揪筒皇鞘裁春枚鳎 甭迳鹤忱矗纳衾镉凶盼⑽⒌牟叮叩阶辣撸闷鹩诜珊仁5哪枪奁【疲蜃炖锏沽私ァ

于飞忽然从桌子边站了起来,他伸手想去抢洛珊手中的啤酒罐,但洛珊却已经把啤酒喝空了,把罐子扔回桌上,然后看着于飞,用不带一点感情的声音,冷冰冰地对于飞说:“可是,你,更不是什么好东西!”

于飞不由地往后退了一步,像是受了伤似的,而洛珊的话就像一支冰冷的匕首,直刺于飞的心脏。

洛珊直视着于飞,“是你,你,杀死了我……我们的孩子!”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