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三十四

张少廷有些伤心,冰屋融化的水流在草地里。

相逢相遇,如果两个人都喜欢,只能选那个先来的,后到的只有等,等得到的就替上去,等不到的就另觅,是规律。

张少廷的孩子气是珍贵的,但可惜用错了人。曼丽知道,他站在自己门口时,自己的心也是喜悦的,跟见到君初时是一样的活蹦乱跳。

可惜,你是迟了的那个。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张少廷安慰自己,是说给自己听的。

“说说,你生日有什么愿望?”张少廷第一次跟曼丽谈这么多的话,却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声音好听。

“嗯,希望看焰火,小时候过年时父亲会放一些,但都好短暂。”曼丽托着腮帮,“在女校留言册里我还这样写出来过,你知道么,就是毕业时最流行的那种同学录,方便以后联系的那种。”

“我知道的,我们军校即将毕业的学生也在搞这些,就是每人一个本子,写自己的爱好、联系方式什么的,对吗?”

曼丽说,“对啊对啊,在学校的时候很开心,可惜工作后,许多朋友都回了老家,像李凡、满园、向飞蝶还有王存玲她们……”

曼丽回忆起无忧无虑的校园时光。

忽然砰的一声巨响,曼丽吓得赶紧捂住耳朵,不会这么快就打仗了吧?

抬头看天,银色焰火在空中像一朵花一样开放,然后是红色、黄色、金色,有一环套一环的那种,还有从地上一下子窜到最高处,爆的时候响声清脆。

曼丽最喜欢的焰火也在其中,就是在空中绽放后落下来是许多小星星的那种,她高兴得直拍手,“好漂亮啊!”

张少廷得意地笑着,为了这个可是费了不少功夫。他看见曼丽在同学录上的字很难看,这个可不敢说,会扫了兴致。

“我当时的字写得好丑,我还担心同学不让我写。”焰火照亮曼丽兴奋的脸。

“呵呵,你还真好意思说出来。”张少廷想吻她,却只是抱住了,紧紧地抱着,没有任何行动。

曼丽呆了,任由他抱着,他在哭,他为什么哭?

小孩就是如此吧?因为得不到而哭。小时候自己想要橱窗里那个最昂贵的用来展示的洋娃娃,贴在商店的玻璃上不肯走,还是被王妈生拉硬扯回去了。她也是哭泣,因为她知道,不是每个你喜欢的,都能让你拥有。有些奢侈品就是如此,比如爱情。

那些放焰火的都是斧头帮的,这次戴士魁从财力、物力、人力全方位多角度进行支持,并组成行动小组,行动代号“ZN”,意思就是追女。由戴玉龙任总指挥,派几个东北人去哈尔滨找冰,又叫了帮派里几个斯文相貌的去曼丽读书的女校查同学录,有人自告奋勇会拉小提琴,小喽罗们放焰火,还有大批人马奔赴全国各地的城市乡村。戴玉龙非常感慨,“看来我们斧头帮真是人才济济啊。”

曼丽坐着听张少廷说他的事,从小怎样受宠,现在又怎样任性,张少廷说自己就是太自负,所以才害死那个叫丁丁的女孩,丁丁活着的时候,没有告诉自己她弟弟妹妹的住址,这是张少廷最遗憾的,他只是注意丁丁的身体,却忘记关注她的生活。

曼丽也替他难过,其实正常的爱情是爱情,违反常理的又何尝不是。只是社会不容罢了。曼丽叫他别哭了。

张少廷吸了吸鼻子,“你不要告诉别人我哭过,会被人笑死的。”

曼丽点头。这家伙真像个小孩。

远处有微微的红光,太阳快出来了,焰火放了三个多小时,曼丽实现了人生的一个愿望,觉得十分愉悦,肚子也不饿,生日蛋糕的味道绝佳。她不知道张少廷至少尝过不下一百个蛋糕,然后挑出最美味的这种。

“这是我二十二岁的第一个日出。”曼丽站起来对着太阳挥挥手,早晨的空气如此清新,光明虽被黑暗吞噬,但迟早还会回来。

“曼丽你看,蝴蝶!”张少廷说道。

“啊,这么多!”曼丽的嘴巴都合不拢了。无数的蝴蝶在曼丽眼前、身边、头顶飞过,漂亮的翅膀,体态轻盈,她们是最好的舞蹈家。

有一本书上说,每一只蝴蝶的前世都是花的灵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太阳终于出来,从山谷里跳跃着一步步露出它的笑脸,温暖,明亮,身后的冰屋发出五彩的光。那些蝴蝶在阳光中如天使翩翩,有些落在曼丽肩头,曼丽开心极了,这是一幅多么奇妙的景象。

可惜君初不在,否则可以拍下来。

他不在,却仍有人拍,只是曼丽不知道罢了。拍照片的最高层次是抓拍,不对着镜头流露的自然表情才是摄影的至高境界。

曼丽不知道张少廷为了抓这些蝴蝶费了多少心思。

楼下散步的廖金兰对陪着的三三道,“上海这地方,夏天连只蝴蝶都看不到。”

一共抓了一万只。没有人偷懒,大家都很认真,因为一只蝴蝶可以换三十元钱,三十元钱可以买一大堆馒头,村民们简直疯了,传说中的蝶谷一只蝴蝶都无。当然,明年夏天还是会有的,蝴蝶是毛毛虫变的,但不是所有的毛毛虫都能变成蝴蝶。

三三是毛毛虫,缓缓地小心地蠕动,四下张望,她有隐形的翅膀,自己却不知道。马上就要去绣厂上班了,今后见君初的机会少了些,很遗憾。

“三三,”廖金兰吃早点的时候道,“我看你那两个辫子也够那个的。”

“够哪个的?”三三不解。

“今天我去弄头发,你也跟着去剪短些,他们上海人看不起咱乡下来的。”廖金兰喝粥发出稀稀拉拉的声音。

“嗯,我不想剪,我留了五年了。”三三用余光看着君初。

君初毫无反应,他不在乎这两个女人之间的谈话,他只想等下怎么脱身去见曼丽。为了两全其美,君初头发掉了许多,早上起来枕头上一枕头的黑色松针。

君初看着三三,忽然心生一计,“是啊,妈,你看三三的衣服,还是红色袍子,真土呢,我还是喜欢女孩洋气点。”

廖金兰夹起咸菜吃了一口,对三三说道,“你看,我说对了吧。”

三三有点窘迫,自己真的就这么难看么?比起曼丽小姐,自己真是……

君初道,“唉,等姆妈烫完了头发,我陪你逛逛好好百货公司,送你几件新衣裳吧。”

廖金兰自然是高兴万分,看来自己的猜测没有错。俗话说日久生情日久生情,这不好日子还没开始呢,就已经生情了,日后还了得!

沈君初要是知道老太太心里想的是这些,他铁定一口鲜血喷到墙上。还好没有人知道女人心里在想什么。

曼丽坐在车上,头有些昏,张少廷尽量把车开得慢,速度均匀,这样她很快就睡了。张少廷真想就这样留住她,不要醒来。

曼丽从车窗里看见自己凌乱的头发,对张少廷道,“你不用送我回去了,在南京路的发如雪理发店放下我就行了。”

张少廷道,“为什么是这一家,你经常去么?”

“嗯。师傅手艺好。”曼丽答应着,其实是以前跟君初去过几次。

这边廖金兰也去了发如雪。为什么?君初说师傅手艺好,其实是以前跟曼丽去过几次。

有时候两人过于心有灵犀也不是一件好事。

老太太往理发店的凳子上一坐下,君初便说道,“妈,百货公司开门了,我叫个车跟三三一起去逛逛,等下我来接您。”

“等等,还没跟师傅说我要弄什么头发呢,急什么急?”廖金兰怀疑似的看了看君初,不至于嘛,不就是乡下来了个绣女吗,怎么这么快就上心了?不过也好,总比对那个曼丽上心好。

君初以为廖金兰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只得耐心地坐着,叫理发师傅把母亲的头发稍微打薄一些,卷不要太大,后面不要弄得太短,露出脖子不好看。

三三照着镜子,反绞着手,有点自卑。她周围什么都那么漂亮时髦。

“你们还不去,等会百货公司人就多了。”廖金兰带了满头卷子。

君初对三三说道,“走吧。”

黄包车跟一辆黑色小车擦肩而过,君初没有看见睡在车上的曼丽。

“到了,是这家吗?”张少廷停好车,看起来装潢不错,简单朴素却又显得高档。

有一本书上说,每一只蝴蝶的前世都是花的灵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太阳终于出来,从山谷里跳跃着一步步露出它的笑脸,温暖,明亮,身后的冰屋发出五彩的光。那些蝴蝶在阳光中如天使翩翩,有些落在曼丽肩头,曼丽开心极了,这是一幅多么奇妙的景象。

可惜君初不在,否则可以拍下来。

他不在,却仍有人拍,只是曼丽不知道罢了。拍照片的最高层次是抓拍,不对着镜头流露的自然表情才是摄影的至高境界。

曼丽不知道张少廷为了抓这些蝴蝶费了多少心思。

楼下散步的廖金兰对陪着的三三道,“上海这地方,夏天连只蝴蝶都看不到。”

一共抓了一万只。没有人偷懒,大家都很认真,因为一只蝴蝶可以换三十元钱,三十元钱可以买一大堆馒头,村民们简直疯了,传说中的蝶谷一只蝴蝶都无。当然,明年夏天还是会有的,蝴蝶是毛毛虫变的,但不是所有的毛毛虫都能变成蝴蝶。

三三是毛毛虫,缓缓地小心地蠕动,四下张望,她有隐形的翅膀,自己却不知道。马上就要去绣厂上班了,今后见君初的机会少了些,很遗憾。

“三三,”廖金兰吃早点的时候道,“我看你那两个辫子也够那个的。”

“够哪个的?”三三不解。

“今天我去弄头发,你也跟着去剪短些,他们上海人看不起咱乡下来的。”廖金兰喝粥发出稀稀拉拉的声音。

“嗯,我不想剪,我留了五年了。”三三用余光看着君初。

君初毫无反应,他不在乎这两个女人之间的谈话,他只想等下怎么脱身去见曼丽。为了两全其美,君初头发掉了许多,早上起来枕头上一枕头的黑色松针。

君初看着三三,忽然心生一计,“是啊,妈,你看三三的衣服,还是红色袍子,真土呢,我还是喜欢女孩洋气点。”

廖金兰夹起咸菜吃了一口,对三三说道,“你看,我说对了吧。”

三三有点窘迫,自己真的就这么难看么?比起曼丽小姐,自己真是……

君初道,“唉,等姆妈烫完了头发,我陪你逛逛好好百货公司,送你几件新衣裳吧。”

廖金兰自然是高兴万分,看来自己的猜测没有错。俗话说日久生情日久生情,这不好日子还没开始呢,就已经生情了,日后还了得!

沈君初要是知道老太太心里想的是这些,他铁定一口鲜血喷到墙上。还好没有人知道女人心里在想什么。

曼丽坐在车上,头有些昏,张少廷尽量把车开得慢,速度均匀,这样她很快就睡了。张少廷真想就这样留住她,不要醒来。

曼丽从车窗里看见自己凌乱的头发,对张少廷道,“你不用送我回去了,在南京路的发如雪理发店放下我就行了。”

张少廷道,“为什么是这一家,你经常去么?”

“嗯。师傅手艺好。”曼丽答应着,其实是以前跟君初去过几次。

这边廖金兰也去了发如雪。为什么?君初说师傅手艺好,其实是以前跟曼丽去过几次。

有时候两人过于心有灵犀也不是一件好事。

老太太往理发店的凳子上一坐下,君初便说道,“妈,百货公司开门了,我叫个车跟三三一起去逛逛,等下我来接您。”

“等等,还没跟师傅说我要弄什么头发呢,急什么急?”廖金兰怀疑似的看了看君初,不至于嘛,不就是乡下来了个绣女吗,怎么这么快就上心了?不过也好,总比对那个曼丽上心好。

君初以为廖金兰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只得耐心地坐着,叫理发师傅把母亲的头发稍微打薄一些,卷不要太大,后面不要弄得太短,露出脖子不好看。

三三照着镜子,反绞着手,有点自卑。她周围什么都那么漂亮时髦。

“你们还不去,等会百货公司人就多了。”廖金兰带了满头卷子。

君初对三三说道,“走吧。”

黄包车跟一辆黑色小车擦肩而过,君初没有看见睡在车上的曼丽。

“到了,是这家吗?”张少廷停好车,看起来装潢不错,简单朴素却又显得高档。

---

我读网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