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五章

希望这一回答能使你满意。

探长先生,请接受我诚挚的问候。

马克·旺多斯勒

亚当斯贝格靠在桌子上,低头看着地面,手里拿着传真。这个反写的4 字是躲避鼠疫的护身符。巴黎有30多栋屋子出现了这个数字,若斯箱子里的有关信件多得要用铁锹来铲。明天,1665年的那个英国人将遇到第一具死尸。亚当斯贝格皱着眉头,来到当格拉尔的办公室,路上还踩碎了几团灰泥。

暗备窭愕男形帐跫艺诟纱朗隆!

亚当斯贝格把传真放在他的桌上,当格拉尔认真地一连看了两遍。

笆堑模彼担拔蚁衷谙肫鹄戳耍肫鹆宋业哪歉4 字。我在南锡商业法庭的栏杆铁饰上看到过这种4 字。两个重叠的4 字,其中一个是反写的。”

霸趺创砟愕男形帐跫遥备窭俊

拔乙丫倒独胨!

盎褂心兀俊

叭〈S靡桓雠率笠吲碌靡赖挠谢孟蟮娜死慈〈;ね锏奈葑印!

八⒉慌率笠撸皇亲龀鲈ぱ裕急赣铀K徊揭徊阶髁税才拧K魈旎岱虐鸦穑蛘呓裉焱砩暇头拧!

当格拉尔早就习惯亚当斯贝格的脸了,亚当斯贝格的脸可以从死气沉沉(像被水扑灭的一团火)变得容光焕发,那时,光泽会通过一种神秘的技巧在棕色的皮肤里蔓延。

在那个感情冲动的时刻,当格拉尔知道,所有的否认、怀疑和最严密的逻辑推理都会像火炭上的水雾一样被蒸发掉。所以,这个时候,他宁愿省点力气,享受一下温馨的时光。

与此同时,他自身也会产生矛盾:亚当斯贝格缺乏理性的自信会动摇他的基础,短暂放弃理智会使他感到一种奇怪的放松。于是,他会忍不住地听亚当斯贝格说话,可以说是懒洋洋的,任那些思想像云雾一样把他带走,而他对那些思想可以不负责任。亚当斯贝格平时讲话非常耐心,他用缓慢的节奏、低沉而甜蜜的声音、重复的句子和拐弯抹角的表达方式,使人想入非非。最后,经验已经多次告诉当格拉尔,从某种杂乱无序的灵感出发,亚当斯贝格会一下子切中要害。

于是,当亚当斯贝格把他拉到街上,要跟他讲述老杜库埃迪克的故事时,当格拉尔毫不犹豫地穿上了外套。

亚当斯贝格和当格拉尔没到六点就来到了埃德加- 基内广场,准备听若斯宣读晚上的那场广告。亚当斯贝格首先丈量了十字路口,并作了记录,然后察看了一下周围,确定了杜库埃迪克的屋子所处的位置,又看了看挂在梧桐树上的蓝色箱子和那家卖运动器材的商店。他看见勒盖恩已经扛着箱子走进店里。当格拉尔已经进入海盗小饭店,进去后好像就不想出来了。亚当斯贝格敲了敲“海盗”的窗玻璃,示意他勒盖恩已经到了。

亚当斯贝格知道,听若斯宣读广告不会有任何用处,但他还是想尽可能靠近宣读广告的地方。

若斯的声音从广场那头传来,他们吃了一惊。若斯的声音富有旋律,非常有力,却似乎不费力气。亚当斯贝格想,这么大声,也许是因为聚集在他周围的人太多的缘故。

耙唬比羲箍夹痢Q堑彼贡锤竦某鱿植⒚挥刑庸难劬Γ俺鍪垩洳牧虾土轿逊洌欢烊坏囊堵趟睾筒皇谴蹬5氖髂尽U庹且桓龃蹬5睦印!

亚当斯贝格感到非常惊奇。他没有听懂第二则广告,但严肃的听众们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沮丧,他们在等待后面的广告。这无疑是习惯所造成的力量。像其他东西一样,要听懂广告,必须接受训练。

叭比羲估渚驳匦磷牛盎队押玫娜耍绪攘Φ娜俗詈茫裨蚓退阄业姑梗凰模@衬龋乙恢痹诘饶恪N以僖膊蛔崮懔恕!谋炊桑晃澹鹆宋壹颐帕宓幕斓靶∽樱慊岢圆涣硕底抛叩模涣750FZX92,39000公斤,轮胎和刹车都是新的,都调试过;七,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八,提供缝纫细活;九,如果哪天要到火星上去住,你自己去,别带上我;十,出售5 盒法国青豆;十一,克隆人类?我觉得我们在世界上做的坏事已经够多了;十二……”

若斯唠叨的这种无聊的东西都快要让亚当斯贝格睡着了,他看了看围观的那一小撮人群,他们有的在用小纸头做记录,有的一动不动地看着若斯,手臂上挎着小包,好像在办公室劳累了一天,到这里休息来了。这时,勒盖恩迅速扫了天空一眼,开始预报次日的陆地天气和海洋天气,晚上,西风从三级增强到五级。大家好像都听得挺满意。接下去,继续念广告,实用的或玄虚的广告,念完第16个广告时,杜库埃迪克站了起来,亚当斯贝格见状立即警觉起来。

笆撸比羲菇幼判粒跋衷冢歉鲈帜殉鱿至耍鱿衷谀掣龅胤剑馐谴丛斐隼吹模蛭挥腥魏涡露鳎挥腥魏味鞑皇谴丛斐隼吹摹!

若斯迅速地扫了他一眼,表示刚刚念过的就是“特别广告”了,然后,他接着念第18个广告:“让藤爬在中间地带的墙上是很危险的。”亚当斯贝格一直等到广告读完,包括“路易丝·珍妮”号神奇的远航故事。那艘546 吨的法国轮船,满载着葡萄酒、烧酒、干果和罐头,在赫尔伯群岛的巴瑟掉头,沉没在彭布拉斯,船员全部丧生,只剩大副一人。最后这则广告宣读完毕后,人群中响起了满意或气愤的窃窃私语,有人开始向海盗小饭店走去。若斯已经跳到地面上,一手提着站台,晚上版结束了。亚当斯贝格有点不知所措,转身走向当格拉尔,想听听他的意见,但当格拉尔还是老习惯,雷打不动地要先喝完他的酒。亚当斯贝格找到他时,他正把胳膊肘支在“海盗”的吧台上,神色安详。

昂镁啤!彼缸潘木票担罢馐俏液裙淖詈玫木浦弧!

有只手放在亚当斯贝格的肩膀上。杜库埃迪克示意亚当斯贝格跟他到角落里的桌边去。

凹热荒愕搅苏饫铮崩衔娜怂担澳阕詈没故且溃谡饫铮疾恢牢业恼婷巳羲埂D忝靼茁穑课以谡饫锝械驴挡祭住!

暗鹊取!毖堑彼贡锤癜阉拿中丛诒始潜旧稀

鼠疫,杜库埃迪克,白发:德康布雷。

靶凉愀媸保铱醇慵橇诵┦裁础!毖堑彼贡锤癜驯咀臃沤诖怠

暗10个广告。我想买绿豌豆。在广告中可以找到好豌豆,价格又不太贵。至于那个‘特别广告’……”

笆裁础乇鸸愀妗俊

耙簿褪悄歉龇枳拥墓愀妗J笠叩拿值谝淮纬鱿至耍淙换拐谡谘谘诘模党墒恰帜选U馐鞘笠叩囊恢纸蟹ǎ褂行矶啾鸬拿啤K劳觥⒋尽⒅卸尽⒇筒 ⑼纯唷嗣桥滤远季×坎惶崴恼嬲啤D羌一镌诩绦敖负蹙鸵该鳎煲龅侥勘炅恕!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