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三章

达马斯仍然低着头,紧紧地裹着大浴巾。

澳阍趺唇馐停俊

拔业牡昀镉刑椤!

澳闼档氖侨松砩系奶椋俊

笆堑摹5旰蠹洳皇呛芨删弧!

罢馐抢鲜笊砩系奶椋惚任抑赖酶宄N颐窃俚纫坏龋挥靡恍∈保磺卸济靼琢恕B矶せ岽虻缁案颐堑摹D阒溃矶な歉鲎噬钭摇K谎劬湍芸闯鲆愕氖抢鲜筇椤H绻阆胨酰憧梢匀ニN一岣愦驳ズ捅坏ァ!

他抓住达马斯的胳膊,把他拉到一个单间里。达马斯仍然很冷静,但已不像刚才那么满不在乎了。他有点担心,精神很紧张。

澳歉龅ゼ涫切碌模毖堑彼贡锤竦莞秸糯驳ィ担按采嫌闷范际歉删坏摹!

达马斯一句话没说就躺下了,亚当斯贝格关上了铁栅门,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但心里有些不安。他抓住了传播鼠疫的人,他抓对了,抓得很困难。但那家伙在一周内杀死了五个人,他强迫自己回忆,回忆受害者的脸和那个被塞到卡车底下的年轻女子。

大家默默地等了一个多钟头,当格拉尔还是不敢说话。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达马斯的衣服里有传播鼠疫的跳蚤。亚当斯贝格用铅笔在放在膝盖上的一张纸上写些什么,笔画有些生硬。现在已是半夜一点半,马尔丹直到两点十分才来电话。

傲街焕鲜笊砩系奶椋彼魃鞯厮担岸际腔畹摹!

靶恍唬矶ぃ庖恢ぞ萏罅恕1鹑盟翘拥降刈┥先ィ裨颍业牟牧暇鸵庋炅恕!

疤槭枪摹!崩コ嫜Ъ矣炙怠

鞍岩路突鼐樱萌孟右煞复┗匾路!

五分钟后,被吵醒的法官允许了他要求检查的申请。

澳阕龅枚裕钡备窭枘训卣酒鹄矗棺叛劬Γ肷砥1梗担暗阒蛔プ×艘桓贩ⅰ!

暗飧贩⒈任颐窍胂竦囊驳枚唷N颐侵恍枨崆岬夭换挪幻Φ匕阉隼础!

拔铱商嵝涯愦锫硭够姑挥谐腥稀!

八岢腥系摹K浪衷谝丫甑傲耍歉鼍ゴ厦鞯娜恕!

八豢赡艹腥稀!

盎岬模备窭K诟纱朗隆S捎谒ゴ厦鳎拇朗赂傻煤芨呙鳌!

叭绻羌一锘峤怖∮铮野研盏构葱础!钡备窭底抛呖恕

白D阄缚诤茫备窭!

当格拉尔关掉电脑,抱起睡着小猫的篮子,跟值夜班的警察打了个招呼便下了楼。

在大厅里,他又遇到了亚当斯贝格,亚当斯贝格从衣帽间里搬出一张折叠床,胳膊下还夹着一张床单。

拔梗阋谡饫铮俊

八峥诘摹!毖堑彼贡锤袼怠

当格拉尔没有再说什么,继续往前走。他还能说些什么呢?他知道亚当斯贝格不是很想回自己的家里,那里的火药味还没有散去。明天就会好一些了。亚当斯贝格是个恢复得极快的人。

亚当斯贝格安好折叠床,又把揉成一团的床单铺在上面。传播鼠疫的人就在离他十步远的地方。那个写4 字的人,写那些可怕的“特别广告”的人,放置跳蚤的人,传播鼠疫的人,掐死五个人并且在他们身上涂上炭粉的人。撒炭粉,这最后一个举动,是他犯的一个大错误。

他脱掉上衣和长裤,把手机放在椅子上。响呀,他妈的。

三十三

有人按响了夜晚报警铃,一连按了好多遍,似乎非常紧急。埃斯塔雷尔打开了大门,一个浑身大汗的男人出现在他眼前。此人穿着西服,扣子扣得匆匆忙忙,衬衣敞着领子,露出了胸前的黑毛。

翱欤闲郑闭飧鋈搜杆僮呓拥拇舐ィ担拔依幢ò福腥艘比耍ナ笠摺!

埃斯塔雷尔不敢叫醒探长,所以去喊副探长当格拉尔。

八璧模K顾锥钡备窭诖采纤担澳阄裁匆形遥咳ヒ⌒蜒堑彼贡锤瘢退诎旃依铩!

笆堑模碧匠ぁ?墒牵绻虑椴恢匾遗掳ぬ匠さ摹!

澳闶遣皇嵌晕揖兔荒敲春ε拢K顾锥俊

笆堑模碧匠ぁ!

澳愦砹恕A鲂瞧诶矗慵堑彼贡锤穹⒒鹇穑俊

懊挥校碧匠ぁ!

霸30年中,你都不会见到他发火。而我,现在就想发火。他妈的,去把他叫醒。

再说,他也不需要睡很长时间,而我却要。”

昂冒桑碧匠ぁ!

暗鹊龋K顾锥D羌一锵敫墒裁矗俊

八幌呕盗耍ε滦资稚彼!

拔以缇退倒耍灰砟切┛只耪摺0屠柘衷谟幸煌蛎只耪撸焖鋈ィ灰承烟匠ち恕!

八瓢盖樘厥狻!卑K顾锥钩渌怠

八械目只耪叨家晕约禾厥猓裨颍蔷筒换峥只帕恕!

安唬邓崭毡惶橐Я恕!

笆裁词焙颍俊钡备窭哟采献鹄础

敖裉焱砩稀!

罢庋K顾锥行烟匠ぁN乙猜砩系健!

亚当斯贝格用冷水洗了洗脸和身子,又要埃斯塔雷尔给他弄一杯咖啡——新的咖啡机昨晚已经装好——然后把折叠床推回到办公室角落。

鞍涯羌一锔掖矗俊!彼畹馈

拔医邪K顾锥!蹦昵岬木弊晕医樯艿馈

亚当斯贝格摇摇头,在笔记本上记下了他的名字。现在,传播鼠疫的人已被关监室里,也许可以关心关心警队里这么多的陌生警员了。他慢慢地登记着:圆脸、绿眼,有些胆怯:埃斯塔雷尔。他还在后面加上:昆虫学家,跳蚤,亚——当的苹果:马尔丹。

八惺裁疵郑俊彼拾K顾锥

奥た摹!

澳炅洌俊

叭此辍!卑K顾锥兰频馈

八裢肀灰Я耍钦庋穑俊

笆堑模运芫拧!

巴谩!

埃斯塔雷尔把卢博·凯文带到了探长的办公室,左手还端着一杯咖啡,没有拿糖。

探长喝咖啡不放糖。与亚当斯贝格相反,埃斯塔雷尔很注意生活中的细节,他记性好,并喜欢让别人知道他有记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