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如期而至的噩梦

邱莹的心头此时正罩着一层乌云,她有一种感觉:今天凌晨的事件,似乎与她接连两晚的噩梦有什么关系。虽然只是一种感觉,但是,整整一天,她都被这种想法折磨着。

又到晚上了,那场噩梦还会来吗?如果是,那又将会有怎样的变化呢?她真的好害怕,为什么?似乎只有自己会做这个梦?

她正在忐忑不安时,陶露露走了过来: “邱莹,你没事吧?是不是被今天的事情吓到了?”邱莹摇摇头,看着陶露露,她忽然有种冲动,想把连续两晚的噩梦讲出来,但最后,她还是忍住了:既然她们没有梦到,又何必把自己的恐惧传染给别人?

可是,她真的很担心,如果继续的做那个梦,她还可以支撑多久?“露露,今晚和我一起睡好吗?”邱莹要求道,毕竟有个人在身边,她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了解的点点头,陶露露爽快的回答道:“好啊,那我们快去洗漱,洗完好早点休息。”她以为邱莹还是因为早上的事情害怕。

由于露露躺在身旁,邱莹的心里踏实了不少,所以这一晚,她很快的便睡着了。

不知何时,邱莹发现自己站在一栋有些老旧的楼前,天很黑,这里的一切也很陌生。邱莹实在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到了这里,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正当她纳闷时,忽听前方“砰”的一声闷响,接着,传来一阵尖叫声。她吓了一跳,顺着声音看去——叫声是从几个女孩子口中发出的。邱莹立刻冲了过去,想看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这时,从各处跑来好多人,邱莹看不清任何人的长相,她也来不及多想,便和他们一起围了过去。

借着月光,邱莹隐约看到一个人蜷缩在地上,而他的周围,赫然是一大摊令人触目惊心的鲜血!邱莹吓得大叫一声,猛然间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她依然躺在自己的床上。原来又是一场恶梦,她忙向身边望去——露露正安静的睡在那里。她的心稍稍安稳了些,这时,她才想到有些不对:前两夜梦到的那个女孩儿,竟然没有在这次的梦里出现!

她刚想到这儿,身边一直睡着的陶露露忽然坐了起来,与此同时,一个阴冷的声音幽幽的响起:“谁说没有!难道你没有看到她吗?”顿时,邱莹只觉得头皮发炸,呼吸也开始不畅了。不!那不是露露的声音!她死死的盯着“陶露露”,强烈的恐惧令她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最后,她眼睁睁的看着陶露露一点一点的将头转了过来,终于,一声尖叫逸出她的喉咙——她看到了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醒醒,邱莹,快醒醒!”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感觉有人在轻轻拍着她的脸。

缓缓睁开双眼,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陶露露那张满是担忧的脸。寝室的灯已经打开了,邱莹有一瞬间的晕眩,接着,刚才那可怕的一幕迅速的闪过她的脑海。她猛然间一把推开了陶露露,并用异常惊恐的声音喊道:“不!不要碰我!你到底是谁?”

陶露露显然被她吓了一跳:“邱莹,你是怎么了?我是露露啊!你是不是做恶梦了?”邱莹定睛看了看露露,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一头扑进露露的怀里哭了起来。陶露露感觉得到邱莹的恐惧,她不相信一个普通的恶梦至于让邱莹如此的失控。虽然她有满腹的疑问,却明白不能急于向邱莹追问。邱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发泄,就让她痛痛快快的发泄吧。

于是,她轻轻拍着邱莹的后背,而用眼神示意其他人回去休息。接到暗示后,大家各自回床,但没有人睡得着,从被邱莹惊醒后,大家的睡意就都跑到九霄云外去了;也没有人出声,房间里只回荡着邱莹越来越轻的啜泣声……

夜凉如水,银色的月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一地的斑驳。雀屏湖旁,一抹白色的身影静立在林中,宛若幽灵!

良久,一声幽幽的叹息从她的口中传出,忧伤的声音轻轻回荡在林间:“我明白你死的冤屈,只恨我无力阻止悲剧的发生。想开些吧,前世的因铸就今世的果,也许今生的你命中注定受此劫难。人,必定要为自己所犯的过错负责,即使当世可以逃脱,来世、再来世,你也终究要偿还,躲不掉的。所以,千万不要执着于一世的悲苦,此生既已结束,再追究又有何用?一旦错过了轮回,则更是得不偿失,相信你也不愿永远做一只游魂野鬼吧。害你的恶鬼怨气冲天,所以你也不要妄想找它报仇,否则,反会被它利用,受它驱使。因此,我不得不提前为你超渡,你的悲剧只是校园灾难的开始,我必须断绝邪力继续增加的任何可能!”

语毕,她从随身挎包中取出香烛、符纸等物,摆成一个简单的法坛,然后,双眼目视前方,表情严肃的开口道:“现在,我要为你超渡了,七天后,你将进入轮回。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你是如何被害的,也可在这七天内托梦于我,我向你承诺,必当尽我所有力量还你一个公道,不惜付出我的生命!要相信:善恶终有报,你就安心的上路吧。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了。”

突然,一阵阴冷的旋风凭空而起,在附近徘徊片刻后,便缓缓向白衣女子刮来。它围着女子绕了三圈后,又凭空消失了。之后,便听那女子轻声说道:“开始吧。”……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