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恶魔的眼泪

“小心!”在丰瑞祥的狂笑声中,笑月用尽全力的大声喊道:“你们已触犯到怨灵的大忌,它现在已陷入疯狂了。”

正说着,丰瑞祥已向信天扑去,隐玉在此时大叫一声,忙向信天挡去。却没有想到,另一条身影速度更快的挡在了信天的面前——那是方志凡!

丰瑞祥的影子略微一顿,旋即伸出干枯的左手狠狠掐住了方志凡的咽喉!

“住手!你难道连他也要伤害吗?”信天大怒。

“我不管是谁,谁阻碍我都要死!”丰瑞祥恶狠狠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他的双眼狂乱,浑身散发出一阵寒过一阵的阴冷!

方志凡此时已经面部涨红,但他竟然没有丝毫的挣扎,只用着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睛静静的望着丰瑞祥。信天和志飞同时冲上前试图拉开那恶灵,却被它用邪力震开,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天朗等人刚要上前,却被笑月阻止:“没有用的,它是鬼,你们是人,而且是一点法术都不懂的普通人,你们上去也只是徒增伤亡。”那虚弱的声音若隐若现,似乎她的生命已细若游丝。

抬起双眼,笑月看向丰瑞祥:“你真的要杀他吗?你可知道,他为了替你讨回一个公道,受了多少的委屈!你还记得你的母亲吧,她虽然苦命,失去了你这个儿子,可是,她现在生活的很好,为什么?因为,方学长一毕业便去了你的老家,这几年来,他像亲生儿子一样的侍奉着老人家。

他为何要这样做?难道他也曾亏欠过你什么吗?有没有,你心里最清楚!他为你付出了这么多,而今天,你竟然这样对他,还狠得下心来杀他!即使你是鬼,这样做也说不过去吧?“

笑月的话未完,丰瑞祥的手已然松开,而等笑月话音一落,它再也控制不住,两眼流出殷红的泪水。双膝一屈,它跪在了方志凡的面前:“老大,我错了!你怪我吧,你惩罚我吧。”

方志凡轻咳了几声,用略微沙哑的声音轻轻说道:“小丰,你起来!我不怪你,我知道你心里苦。我对你只有两个要求,第一,不要再残害无辜了;第二,将你被害的过程以及你所受的委屈说出来,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向你保证,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多年来,我一直耿耿于怀的,就是没能替你讨回公道,今天,就让我把这个多年的愿意达成吧。小丰,你相信我吗?能告诉我吗?”

丰瑞祥依然泪流不止,他哽咽着声音道:“老大,这个世界上,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好,我答应你,不再伤害无辜,也把一切事实都告诉你们,我相信,你们会为我申冤!”

众人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天朗轻轻扶着笑月坐在床边,志飞也将方志凡搀扶着坐了下来。

大家默默无语,各自找了个位置,而信天和隐玉二人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刚刚隐玉奋不顾身的想替信天挡住丰瑞祥那一击,令信天有一种无言的感动,一种情愫在二人心中缓缓滋生。

而随同方志凡而来的那三个学长,不知在何时已被吓得昏迷不醒,这也难怪,谁曾经历过这种阵势?大家也将他们放在床上躺着。

没有人说话,屋子里鸦雀无声,等待已久的迷团终于要解开了,所有的人,都怀着焦急和激动的心静等待着丰瑞祥开口,虽然,他们面对的是一个鬼魂,但是,此时此刻,没有人会想到“害怕”这两个字!

丰瑞祥缓缓地站了起来,移到窗边注视着窗外,良久,他冷冷的声音带着压抑的痛苦传到了众人的耳中:“我想,你们都知道,我的家在偏僻的农村,家里很穷。父亲在我五岁那年便去世了,留下母亲独自抚养我,父亲临死之前叮嘱母亲,一定要供我上大学,所以,不论多苦多累多难,母亲从未断过让我上大学的想法。村里人见我学习好,都说这娃将来一定有出息,山里人淳朴,见我们孤儿寡母实在不容易,所以,大家都尽力的帮着我们,连我上大学时的学费,也是大家伙儿凑的钱!

那时,我就发誓,一定把知识学好,将来报答母亲和众乡亲。因此,来到学校后,我一直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希望能做到出类拔萃,不辜负所有对我好的人,包括老大!“说到这里,它深深的望了方志凡一眼。

“我来学校没多久,曲广仁他们就开始欺侮我,但,本身我就很内向、自卑,再加上一心只想把书读好,不想与任何人结过,所以,对他们一直是忍让,而且是一忍再忍。

不过,好在有老大,所以,一年多以来,我也算是平安度过。但,该来的,怎么样都躲不过。就在那一晚,老大不在的那一晚,我终于还是没能逃过……“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