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蓄意的污辱

他十分的焦急,但却毫无办法。哪怕有一个人过来也好,他就可以请别人帮忙了,可是,估计现在也快十一点了,谁还会出现在这里呢!

等等!猛然间一个念头掠过脑海:没有人?对了,现在这个时间,走廊上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人了,如果趁现在偷偷地溜回去……实在没有办法了,就赌一次吧!

当即,他将脸盆放在地上,将毛巾取出来从前面围在腰间,两只手死死的按住毛巾的两端,悄悄来到浴室门口。向外张望了一下,没有人,他怀着紧张的心情向外走去。

虽然心里焦急,可是,他又不敢走的太急,怕发出的声音太大,会惊到别人。好不容易捱到了寝室门口,他心想,总算是到了,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寝室的门就在这时砰然大开。

他吓了一大跳,还没等反应过来,就看到从里面快速走出三个人,同时,一个声音怪里怪气的说道:“哎哟,看看这是谁啊,大晚上的在走廊上裸奔哪!”

是刘凯旋的声音,他听出来了。果然,正是刘凯旋、曲广仁还有齐海峰三人。他感觉自己的汗已经冒了出来:如果要羞辱我,也请不要用这种方式吧!他在心里无力的呐喊着。

但是,很显然,天并不随人意。曲广仁冷冷的声音在此时传来:“那是有人觉得自己的身材太好,不拿出来展览一下,岂不是太暴殄天物了吗?”

嘲笑声响起。接着,齐海峰大声的喊道:“喂!各寝室的哥们儿,快出来看看,有人在进行人体展览呢,还是裸体展览,错过这个机会,以后可没的看啦!”

又是一阵大声的嘲笑。此时,丰瑞祥已是面红耳赤,他绝望的说道:“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好吗?”

然而,没有人会在乎他的感受。就在他感到无地自容之时,各个寝室陆续打开了门,当然,也看到了这一幕。

人,就是喜欢看热闹,当这种兴致来的时候,他们会完全致别人的感受于不顾,只想满足自己这种几近扭曲的欲望:烂子越大,他们就越喜欢看!

想当然的,当他们看到这难得一见的场面时,便立刻不可抑制的发出一波又一波的爆笑,典型的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丰瑞祥低着头,眼圈儿已经泛红了,这样的难堪令他真的有种想钻进地缝里的感觉。他几次的试图挤进寝室,可是,曲广仁他们挡在门口,根本就不让他往里进。

绝望和愤怒在他的心里慢慢爬升, 还有什么样的羞辱会比这更令人难堪?

直到隔壁512 寝室的门也打开了,丰瑞祥更加的不知所措:那可是自己的同班同学!他再也无法忍受了。听着众人各种羞辱性的话语,他感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终于,他大家的喊道:“够了,你们欺侮我欺侮的还不够吗?到底怎样羞辱我你们才会满意?你们根本没有人性!”

接着,也不管毛巾的掉落,他伸出手,在众人的怔愣中用力拨开曲广仁他们快速走进寝室。

一进入寝室,邵文杰面带惭愧而又无奈的看着他。他径直走到自己的床铺,顿时呆怔了一下——只见他拿到浴室的衣服正随意的被扔在自己的床上。

他的眼泪流了出来,没有迟疑,他匆匆套上那套已经湿透了的衣服,连鞋也没有换便向外跑去,然后在曲广仁的谩骂声和其他人呆愣的眼神中冲下楼梯。

他奔出那道没有门的楼门口,也不顾管理员诧异的目光,一头扎进外面的狂风暴雨中。

在雨中,他不知跑了有多远,漫无目的的他终于停下了疯狂的脚步。双腿一曲,他无力的跪在了地上,痛哭出声!

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以至于被别人这样讨厌、这样羞辱!他痛恨曲广仁三人的卑鄙,心寒于其他人的冷漠,他情愿被他们痛打一顿,也不愿接受这样的屈辱!

都是一个学校的学生,凭什么他就要接受这样不公平的待遇呢?他已经一忍再忍了,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肯放过他?

一个大男孩儿就这样在雨中放声大哭,哭出了他心中多少的委屈、多少的愤懑、多少的不平!

眼前这一切的一切,看得方志凡心痛难忍,也看得天朗等人怒不可遏:岂有此理!居然会有这样冷血又无耻至极的人,简直是禽兽不如!有些人甚至快抑制不住冲上去将那三个混蛋痛扁一顿的冲动,可毕竟他们无法参与其中!

就在众人的无可奈何之中,丰瑞祥缓缓的站起来,用力的抹了一把脸,他不知该何去何从。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