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窒息的恐惧

那似乎是一种金属与某种物体强烈摩擦所产生的尖锐而又刺耳的声音,这在深夜里显得异常的清晰,虽然众人皆因这突如其来的声响而感到诧异,倒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而曲广仁的反应就有些不对劲了,只见他脸色苍白,眼神游移不定,目光中透露出强烈的不安。

猛然间,他大喊一声:“是谁?谁在说话!”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而笑月的脸色也有些变了,她明白,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屋里的灯光就在众人毫不设防时,又一次的熄灭了,寝室中传出几声惊恐的呼声。

与此同时,那破碎的玻璃窗上传来一阵令人心痒难耐的刺耳声音,如同有人拿着刀子用力的划着玻璃,众人脚心一阵发麻。

这时,大家才发现,那暴风雨不知在何时已经停止了,只剩下潮湿的空气在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曲广仁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声音颤抖的问道:“玻璃什么时候碎的?怎么碎的?是谁在刮玻璃?刚才是谁在说话?谁把灯关了?快说!到底是谁在捣鬼?!”他已经语无伦次了。

没有人回答,他能够听到的,只是那一阵阵难听的刮划玻璃的声音。刘凯旋向曲广仁靠拢过去:“曲哥,怎、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他那结结巴巴的声音,充分暴露了他内心的恐惧。

“你他妈的问我,我问谁去?”曲广仁愤怒的吼道。

齐海峰虽然害怕,但还是强自镇定的分析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会不会是有人给我们搞了一个阴谋?你、你们快看……”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已经控制不住的有些走音了。

曲广仁定睛一看,不由得头皮一阵发紧,一股凉气直窜上他的背脊——整个寝室,竟然除他们三人之外,再无第四个人!所有的人似乎在一刹那间消失无踪了。一股阴冷的风围绕着他们缓缓的打转。

静!死一般的静寂!仿佛与世隔绝了一般,他们既看不到人,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了,唯一的声音,就是他们自己沉重的喘息声和心脏强烈跳动所发出的“砰砰”声。

曲广仁再也无法忍受,恐惧使得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谁在捣鬼?马上给我滚出来!方志凡,是不是你?没想到你这么阴险,暗地里搞鬼算什么本事?你给我出来!”

然而,仍然没有人回答他。恐惧更加快速的蔓延!

突然,狂风大作,呼啸的风声如同尖锐的号响几欲震破三人的耳膜!一阵阴风穿过破碎的玻璃如同一支离弦的箭一般急速而又迅猛的侵入屋内,并朝着三人所在的方位激射而去。

几声痛苦的闷哼声传来,转眼间三人已扑倒在地,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嘴角已渗出了血丝。

风还在寝室中盘旋着不肯散去,带来一阵又一阵刺骨的阴寒,不停的发出声声凄厉的哀嗥,击打着三人愈发脆弱的神经!

也就在这时,透过窗外的路灯,他们惊恐的看到,一团浓黑的阴影如同暗夜的恶魔一般笼罩在玻璃窗上,慢慢的,它露出两支干枯的爪子,那上面长着长长的、尖利的指甲。

指甲爬上了玻璃,然后,用力的挠着,发出阵阵刺耳的声音,听得三人痛苦难耐。

突然,那双爪子猛然拍向玻璃,发出砰然巨响,接着,第二下、第三下……那每一下都如同重锺敲在三人的心头一样,令人心惊胆寒!

他们已被恐惧所击垮,提心吊胆的害怕着那双爪子随时会向自己的咽喉袭来!

凄厉的风声夹杂着如同野兽般痛苦的呻吟,在这斗室中激荡着令人几欲疯狂的震撼。三个人瑟缩着靠在一起,筛糠般的颤抖传达着彼此内心中的强烈恐惧!

这一切是如此的突如其来,匆促的令他们完全无法思考,那未知的危险无时无刻不在啃噬着他们的内心,他们已无助的如同待宰的羔羊般,随时等待着那尚未现身的屠夫拿着尖利的屠刀刺向他们的心脏!

风还在呼啸着,刺骨的寒冷从那窗户破洞中叫嚣着扑入,窗外漂浮着的黑影终于停止了拍打,接下来,便是一阵令人心寒的死寂,死寂,如同时间已经终止,世界已经毁灭。

在这凝滞的空间中,他们就如同被世界遗忘了般, 那种透彻心扉的孤独感和深入骨髓的恐惧感就仿佛一只巨兽在撕咬着他们的心脏、死死扼住他们的咽喉!令他们心痛,令他们窒息!

绝望的感觉如泛滥的洪水将他们紧紧的包围。

就在三人快要昏厥之时,一个仿佛被冰冻结的声音空洞的响起:“你们终于来了啊,让我等的好辛苦!我很孤单,终于等到你们了,你们就一起过来陪我吧!嘿嘿……”

阴森诡异的冷笑带着清冷的回音游荡在寝室的每一个角落。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