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四柱锁灵阵

丰瑞祥是个悲剧的角色,他的凄惨经历无不令闻者痛心、见者流泪。历经磨难,他终于为自己报了仇,也令人们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可是,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犯下了杀戮,残害无辜的结果令他根本无法正常进入轮回。

在方志凡的请求下,笑月答应设法帮助她。而笑月的方法就是,将他的魂魄封住,寄存于寺庙之中,让他每天听经、颂经,洗涤心灵,为自己赎罪,等到适当时机即可助他转世重生。

恰巧离学校不远处便有一座寺庙,笑月便将丰瑞祥的灵魂封于锦囊之内,并送往寺庙。丰瑞祥至此,也算是有了一个比较圆满的结局了。

本来危险解除,大家应该好好庆祝一下的,可是众人实在没有这种心情。他们的好朋友,刚刚在不久前死于这场灾难,想到他们就这样无辜的成了灾难中的牺牲品,大家的眼睛就会泛酸。

更令所有人心情沉重的是,也许危险并没有真正解除。因为,在送走丰瑞祥之前,从他的口中,众人得知了一件令人震惊而又惶恐的事实。

当时,信天询问丰瑞祥一件令众人困惑许久的事情:“丰学长,有件事我们一直很不解,如果说你杀死李强、刘锡龙,吓疯卢竞州是为了泄愤以及提示别人事情的真相,这我们都可以理解,毕竟他们都是513 寝室的成员,并且三人睡的床也正是当年曲广仁、齐海峰和邵文杰的铺位。可是,为什么你连于静和周超也不肯放过呢?他们似乎与此事没有丝毫的关联吧?”

当提起几位已经离开的同学时,大家仍是禁不住一阵心酸。

可万万想不到的是,丰瑞祥居然回答道:“不,你们错了,他们二人的死其实与我并无任何关系。正如你们所说,我根本没有杀死他们的必要。”

听得此话,众人大吃一惊,同时,心中一沉,不祥的感觉悄然掠过心头。

丰瑞祥继续说道:“只不过,我想提醒你们,我能感觉得到,学校里有一股极强烈的邪气,应该属于我的同类。而且,它的法力是我远远比不上的。我甚至无法得知它的大致方位,所以,你们一定要小心。

我曾经说过,这校园里有一种力量令我难以接近,我想,一定是有高人曾在这里镇压过怨灵。可是,我之所以现在可以在此杀人,就因为这股力量已遭到破坏。我猜一定是通往后山的水泥柱子被拆除的原因,因为,曾经我根本无法靠近这根柱子。所以,你们千万要谨慎,也许,被镇压的怨灵正是杀害那两位同学的元凶吧。“

一抹阴影立时袭上众人的心头,如果真的如此,那么,后果的可怕将不堪设想。一个丰瑞祥,已经是让他们焦头烂额,几乎快要无技可施了,如果,再来一个更厉害的鬼魂,他们是否还可以撑过去?每个人都清楚,那是几乎不可能的。

“水泥柱子?”笑月紧锁眉头的重复道。

“没错,学校通往后山的入口处的确曾有过一根水泥柱子,只不过在你们94级新生入学前,被学校拆除了,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大门。”天朗也神情凝重的说道:“难怪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这个时候,算来还真是自柱子被拆除后,便怪事不断。如果真如学长所言,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笑月若有所思的沉默了片刻后问道:“你们所说的柱子,不知校园里是否只此一根?”

信天回答道:“不,东、西、南、北共有四根,后山的只是其中位于北面的一根。当初我们都对此感到奇怪,为什么学校会如此突兀的在校园里安上这么四根看来毫无用处的柱子。现在这么这说,它们可能真的很有来头啊。”

而此时,笑月略带焦急的再次问道:“那其余的三根有没有被拆除的?”

大家摇摇头:“没有。怎么了?这四根柱子到底是什么?有什么作用?你知道吗?”

笑月轻吸了口气道:“我也不能确定,但很像师父说过的一种阵法,名字叫‘四柱锁灵阵’,我要抽时间去看一下。难怪我一直感觉校园里有一股力量,应该就是它了,可惜,竟然被破坏了。这种阵法我也只是听师父说过,它的力量十分的强大,只要是处于阵内的邪灵,根本不能有丝毫作乱的能力,他们的邪力都会受到阵法的压制。但阵法遭到破坏,那就难以保证了。

不过,它还有着极强的针对性,如果当初是为了某一个怨灵而设,那么,即使阵法遭到某些破坏,那只怨灵也是断然无法作恶的,难道是其它方面出现了问题?而且,如果真的是这个阵法的话,那么,设立阵法的人应该就是我的师父!”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