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匪夷所思

下午两点,主席办公室。

沉默,空气似乎也凝滞了,每个人都紧锁着双眉,气氛压抑得令众人感到烦躁不安。

到底他们该从哪里着手?能够回答他们的,似乎只有茫然。

“大家再仔细想想,我们还可以从哪里着手?想一下从前漏下的疑点,或许会有线索。”信天终于打破了沉默。

几天来的查找,竟然毫无收获,这不得不让他们感到挫败,感到无力,到底怎样的消息封锁,才会令他们如此细致的调查陷入这样的僵局?

“不知笑月那边怎么样了,好想念她哦!”隐玉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天朗的心也随之一紧:他真的很担心笑月。

信天用手搂了搂隐玉的肩膀,从那天丰瑞祥攻击信天而隐玉奋不顾身的想掩护他开始,两人之间便产生了那份异样的情愫,两颗心也越来越近,他们便很自然的走到了一起。

李英凡面色凝重的说道:“不管笑月那边有没有进展,我们也不能在这里坐等她的消息,我想,一定还有什么是我们所遗漏掉的。”

天朗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首先,我们几乎已经可以确定,此怨灵一定与‘陆雪霏’事件有所关联,那么,可不可以说,这个怨灵正是陆雪霏本人呢?应该可以这样认为,但是,她的灵魂又被笑月的师父所镇压,她又是如何出来做恶的呢?笑月说过,‘四柱锁灵阵’即使遭到了破坏,对所镇压的恶灵依然会有约束力,但它居然可以这样嚣张的出来杀人,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啊。”

“是啊,”信天皱眉道:“我也对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但我相信只有陆雪霏有这样深的怨气,从当初她死后所发生的一系列离奇死亡就可以看出,她的怨气有多强烈。也许,她本身就有着极强的怨气,再经被压制这么多年,所以产生了别人无法想像的巨大力量,所以,一旦阵法遭到破坏,她便可以破阵而出了。”

“有道理。”大家一致认同。

“那接下来,我们到底该做什么呢?”隐玉有些头痛的问道,就算如此,又有什么用?她们还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啊。

“这样吧,”天朗沉思了一下,说道:“英凡你们三人还是想办法联系一下当年学生会的人,尤其是当时的主席牟长仁和史学志,尽量联系他们。而我们三人则去查一下校史,或许会有什么意外的发现。”

信天也道:“好吧,暂时看来也只能这么办了,那大家就开始行动吧。”

一天的训练下来,新生们已是累得人仰马翻。

回到寝室,大家都急于洗去一身的汗水与灰尘,还有一身的疲惫。可唯独李佳琪一反常态的坐在床边不动。

陶露露正端着脸盆准备和邱莹去浴室,看到佳琪坐在那发呆,便纳闷的问道:“佳琪,在那发什么呆呀,还不快去洗个澡,一会儿就要开饭了。”

佳琪抬起眼,面无表情的开口道:“你们先去吧,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哦,那你先休息吧。”露露一脸疑惑的向外走去,而邱莹此刻更是疑云丛生。平时的佳琪可不是这样的,她决不会容忍自己带着一身的臭汗休息,她有时干净的似乎有些洁癖,而今天……

邱莹走到门口时,又忍不住回头疑惑的看了一眼佳琪,这一眼却看得她心惊肉跳——只见佳琪正用着冰冷的眼神斜视着她,脸上还露出一抹令人极为不舒服的冷笑!那笑容在邱莹的眼中竟然透着一种邪恶,令她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噤。

“怎么了?”看出邱莹的不妥,露露关心的问道。

邱莹回过神儿来,悄悄的再次望向佳琪,却发现她竟已躺下,于是支唔着说:“没、没什么。”

“真的没事吗?今天是怎么了,个个都感觉怪怪的……”露露一边走,一边轻声的嘀咕着。

就寝的时间已到,邱莹的内心有些忐忑不安。昨夜的梦加上佳琪今天的反常,都令邱莹感觉十分的不舒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熄灯后,疲惫不堪的她们很快便熟睡了,轻轻的鼾声刺激着邱莹的感官,于是,困意也终于将她拉入了睡眠之中。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