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苍凉的悲痛

校长室内,气氛异常的压抑。

当天朗和信天走进了办公室,只见校长正紧锁浓眉,一脸的凝重。的确,在这样短的时间里,竟接二连三的发生学生惨死的事件,怎能不让身为一校之长的他一筹莫展呢?

看到天朗他们进来,他示意他们坐下,语气沉痛的开口道:“又一个学生被残忍的杀害了,我真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不是说,事情已经结束了吗?那个凶灵也已经被送走,为何现在又有人被杀?难道是它又回来了,或是根本就不曾离开?我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一个答案!”

互相看了一眼,信天面色凝重说道:“校长,发生这种事谁也不想,可事实上,我们不得不告诉您,事情并没有结束!”

看到校长讶异的眼神,信天继续道:“本来,丰瑞祥事件的确已经结束,可是,在他的灵魂被送走那天,它告诉了一个令我们心寒的事实,于静和周超的死并非它所为,校园内还存在着一个法力更大的恶灵!我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已经着手进行了调查,而江笑月也为此事而去寻找她的师父。

因为据她说,学校的四个水泥柱子名为‘四柱锁灵阵’,应该就是她的师父所立,那么她的师父就应该了解一些内情。而如今其中的一个柱子被拆,阵法也遭到了破坏,所以,恶灵才可以肆无忌惮的出来害人。她必须从她的师父那里,多了解一些情况,以及这个阵法,看能不能寻求些补救,因为,她说了,凭她的法力,根本无法与这个还隐藏在暗处的恶灵相抗衡!“

校长的表情由惊愕到痛苦,最后他喃喃道:“原来这四个水泥柱子是一个镇压邪灵的阵法,难怪骆老看到被拆除,会如此慌乱。怪我啊,原来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不将柱子拆除,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学生被害,一切都是我的错啊!”

话音未落,他的眼睛已经湿润了,那份深深的自责,已经快要将他击倒。

天朗连忙安慰道:“校长,您不必这样自责。虽然您在无意中破坏了阵法,但毕竟没有人能想到这四根柱子会有这种用途。况且,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该发生的终究会发生,即使不是您,也会有别人令这一切发生,不会有改变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尽快使这一切结束。”

校长强打起精神问道:“你们可有一些头绪?”

“根据我们推测,此事应该与七九年陆雪霏自杀开始所发生的一系列死亡事件有关。我们研究过了,从陆雪霏自杀后,便频繁的有人莫明其妙的死于非命,这不得不让我们怀疑,真正的凶手就是陆雪霏的灵魂!

当我们得知除丰瑞祥外,校园里还隐藏着一个更加危险的凶灵时,我们便自然而然的想到陆雪霏了,于是便开始着手调查。而英凡听到了您和骆老的谈话,我们认为骆老一定是最了解内情的人,尤其陆雪霏事件正发生在他任校长期间,我们更加确认了。当试图联系他时,却彻底失去了他的消息。

而我们其它方面的调查,到现在仍然是一无所获,却没有想到,凶灵的行动这样快,它居然这么快就发起了进攻,实在令我们有些措手不及,而我们现在也的确感到束手无策了。“

听完天朗的叙述,校长感慨的长叹一声:“真想不到,在我们这座校园里,居然还潜伏着这样的危险,如果不是这一切发生的太过于诡异,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的。但是,我们还是要尽量去阻止,不能让太多的同学无辜的惨死!还是那句话,需要我的地方,我会尽量配合你们,只是辛苦你们了。至于骆老就由我来负责联络吧。”

“能得到校长的配合,我们感觉轻松很多,至于辛苦,我们早就不去想这些了,只希望这场灾难早些过去,早些回到从前。”

从校长室出来,二人的心情依然十分沉重,虽然得到了校长的相助, 但目前他们的调查依然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而凶灵的行动却已经开始了。他们有感觉,此凶灵与丰瑞祥不同,它的凶残度更大,丰瑞祥只针对513 寝室的人,而这个凶灵似乎没有特定的谋害对象,就算有,也不是那么容易发现的,他们现在根本摸不出它任何的规律。

他们没有回寝室,而是直接去了办公室,沮丧的感觉令他们连话都不想说了,只是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之中。

窗外不知在何时起了风,落叶一片片被刮落,又一片片的随风起舞。风可曾想过落叶的意愿?只是一味的任自己的欲望横行,泛滥……这,也许就是强者与弱者的差别。

当落叶在风的带动下飞舞,只有那沙沙的声音在倾诉着道不尽的苍凉。

这是一个悲伤的季节!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