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深夜来电

深夜的寝室, 每个人的睡意正酣, 然而一阵尖锐的声音却在此刻不合时宜的叫嚣了起来,一片模糊的咒骂声响起,翻转了一下身子,将被子蒙在头顶,大家又继续睡了起来。

天朗的心里却是禁不住一阵的狂跳。就算是刚从睡眠中醒来,他依然是十分的警觉。那是电话铃声,而谁会在这个时间打来电话?一阵不好的预感令他几乎跳了起来。

没有再犹豫,他马上起身来到电话前,生怕铃声会断掉,他还没有走到桌边便伸手抓起了电话。

“天朗吗?”还没有等天朗那声“喂”出口,电话另一边的人便喊了起来,可见他是如何的焦急。

“是我……”天朗刚一出声,那边又急不可待的打断道:“我是信天,你马上到雀屏湖来一下,这边出事了!”

话音未落,电话又咣当一声被重重的放下了。天朗的心中又是一阵狂跳:真的出事了!

没有再犹豫,他马上回床,开始快速的穿衣。刚穿好衣服,一转身却发现继文正衣裳整齐的站在他面前。

二人用目光交流了一下,便十分有默契的一前一后悄无声息的向门外走去。

“这么晚了,你们上哪去?刚才是谁打的电话?”刚打开门,一个含糊的声音便传进了他们的耳朵。

回头一看,只见陆剑峰已半坐了起来,睡眼惺忪的望着他们。

天朗皱了皱眉头,不知该如何解释。心急之下,只好应付道:“信天打来的,什么事我也不知道。”

“那继文去干嘛?”陆剑峰怀疑的看着他们:“你们最近怎么总是神神秘秘的,课都不见你们去上,到底在忙些什么?”

“剑峰,你先睡吧,信天急着找我一定有事,我让继文陪着我一起去,你有什么疑问等我们回来再说吧。”天朗说完,二人没有再做片刻停留,在陆剑峰的疑惑中快步而去。

雀屏湖边,浓密的树林在这月夜中显得异常的阴森恐怖,偶尔的几声鸟啼,更是增添了一种凄凉诡异的气氛。

天朗和继文在夜色中匆忙行走,踩在落叶上,脚底不时传来沙沙的声响,这让他们的心中更加的烦躁了。

前方终于出现了几个人影,两人于是加快了脚步,几乎是小跑着上前,然而,走到近前时,一阵晕眩令他们有些站不稳了。

只见信天、英凡还有几个学生会负责巡逻的同学都眉头深锁的站在那儿,默然无语。而就在他们的面前,一个支离破碎的尸体横陈着,血迹遍地,已深深的渗入到泥土之中,可在月光之下,依然是那样刺目的腥红!

又一个受害者!天朗双眼发红已经快要喷出火来了,双拳紧握,指甲深深的嵌入肉里却丝毫不觉疼痛!

它是谁?它终究要干什么?要死多少人它才肯罢手啊!

大家的愤怒已经不知该如何发泄了,冰冷的恐惧和彻底的绝望在狠狠撕裂着他们的内心,他们到底该怎样做,谁来告诉他们?第一次,他们感觉自己无用的如同一堆废物!

一阵冷风袭来,大家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战,信天终于沙哑着声音打破了沉默:“我也刚到,是英凡通知的我,他们巡逻到这里,便发现了这一幕。我给你打电话前,已经通知了校长,相信一会儿他们就会到了。”

他这话是看着天朗说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奈和痛苦。

天朗点点头,这时,巡逻队中的一个同学哆嗦着问道:“主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从开学到现在,总是不断有同学死去?这到底是为什么啊?”这是他们共同的疑问。

“先不要问了,我们还是等待警察给我们解开一切疑团吧。”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天朗只好敷衍着把问题转移到警察的身上,虽然他们都清楚,这不是警察所能够解决的事情:“你们都回去吧,记住,就当今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此事千万不能够传出去,这就是你们的任务,保密!”

得不到答案,几个人无奈的点点头,惊吓和疲惫已经让他们快支撑不住了,也许好好的休息一下是现在最该做的。转过身,他们步履蹒跚的离去。

看着他们走远,天朗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信天,你们通知驻校的警察没有?”

从赵敏死去开始,警察便开始入驻学校,一方面便于调查,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应付可能会随时发生的凶案。还有,参与调查的警察也早已发现,这一切并非简单的凶杀案,为了避免由于大张旗鼓的轰鸣着警笛赶来所引起的恐慌,进驻学校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而信天听此一问,才猛然想起这件事:“我竟然忘记了!”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