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希望的破灭

“早就该想到是你了!”惊喜之情溢于言表,直在心里暗骂自己太笨,天朗和信天竟然只顾着在那里傻笑了。

究竟是什么人可以让心情极为恶劣的两人如此兴奋、如此开心呢?

没错!那站在门口风尘仆仆、满脸疲惫的清秀女孩儿不是江笑月是谁?她的意外出现,对于几乎陷于绝境的两人无疑像是被打了一针强心剂一样,心里踏实了,精神也显得无比振奋。

再见到曾经共赴生死的亲密战友,笑月的心情也格外的激动,眼睛已经有些湿润了,她上前几步,分别与二人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一种温暖的感觉悄悄浮上三人的胸口。

最后,三人紧紧的抱在一起,谁也没有出声,只是默默的感受着那份温暖的友情!

心情稍稍平静了,三人心情沉重的坐下来。天朗的眼神有些近乎于贪婪的望着笑月,心头不禁一阵的刺痛:她瘦了,憔悴了。而她的眼神更加的忧伤了。

笑月也静静的望着天朗,她能够读懂天朗眼中那份深深的、诚挚的、不加掩饰的关心与心疼。鼻子一酸,只觉一阵热浪涌上眼眶,笑月慌忙垂下头,不想让他们看到她的眼泪。

而信天则静静的坐在一旁,他了解两人的心情,更明白天朗对笑月的思念与担忧,他不想打扰他们这难得的片刻温馨。

看到笑月低下头去,天朗的心中了然,不想让笑月难堪,也知道此刻绝非儿女情长的时候,于是开口问出了心中的疑惑:“笑月,如果没有猜错,是你通知的管理员吧?”

话题转到了正题,笑月将头抬起,一脸郑重的点点头。

天朗叹了口气:“我早该想到是你的,在这样的时间和地点,面对这种情况能够处变不惊,还可以冷静的让管理员通知我的女生,除了你应该是不作他人想。只是我被管理员误导,以为真的有女生遇到什么危险了,才没有想到。再说,真的没有想到你已经回来了。”信天也是一脸赞同的点了点头。

话锋一转,天朗又道:“只是我有些不明白,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有通知我们一声?为什么深夜还在校园里?而且,你又是怎么发现这场事件的?”

信天也立刻紧张的望向笑月,眼神中流露出急切的期待。

笑月面色凝重的叹道:“其实,这应该是它为欢迎我回来而精心为我准备的一份礼物吧。”

果然,此话令两人既震惊又不解,一时间竟然忘记问一声“为什么”了,只是表情惊愕的瞪视着笑月。

“其实,我也是刚刚回到学校,哪里有时间通知你们。只是未曾想,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儿,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临近学校,我就有一种强烈的感应,那是一股极强的怨气,只是有些飘忽不定。但我心里明白,我们即将面对的是什么,所以,不想急于一时。原想先回宿舍休息一下,可刚刚走到宿舍楼前,我便感应到那股怨气不知何时竟然与我如此的接近,我可以感觉到它的强烈程度,可以说,完全超乎我的想像,我甚至无法估量它到底有多强的力量。只是,它依然令我捉摸不定。

于是,我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凝神感应它的具体方位。然而,令我始料不及的是,当我刚确定了方向看过去时,那场惨剧就活生生的在我眼前发生了。“

接下来,笑月将自己赶到坠楼地点后发生的一切向二人叙述了一遍,而天朗和信天则早已目瞪口呆了。

半晌,天朗喃喃道:“真的是它送给你的礼物,它竟然如此嚣张!”

点了点头,笑月的眼中寒光一闪:“我知道,它太自信于自己的力量了,它是在向我挑衅!我无法抑制心中的悲愤,于是在通知了管理员后,便以最快的速度循着怨气的方位追赶过去。

但当我刚刚追到雀屏湖时,怨气居然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一切都只是我的错觉,它根本从未出现、并不存在一样。我失去了追踪的方向,只能站在原地试图将它找出来,可惜,我没有做到。这只怨灵的灵力实在太强大了,它居然可以在我的面前做到将自己如此强烈的怨气于须臾间掩藏的无声无息,让我无半丝踪迹可寻!

最后,你们可想而知,我无功而返了。我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你们一定不可能再回寝休息了。而我,更是无心睡眠,刚刚回来,恶魔便给我来了一个下马威,我竟然毫无还手之力,我真的无法想像,我们能够阻止得了多少悲剧的发生?哪怕只是一件,我想,我们都无法做到!所以,既然我们无力阻止,那就必须想办法尽量避免,于是,我便立刻赶到这里与你们会合了。“

从见到笑月后,天朗二人心中腾起的希望在一点一点的幻灭,虽然他们明白这一次面对的恶灵远比丰瑞祥来得凶狠,更难应付,但连日来的打击令他们唯有将希望寄托在笑月身上,然而笑月此番话却残酷的打破他们的幻想。难道,他们就只能这样任“人”宰割了吗?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