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给你永恒的温情

他们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真的是让恶灵的血腥残暴给震慑住了吗?以至于如同无头苍蝇般,只能团团转,头脑却完全发挥不了作用,而一任恶灵牵着他们的鼻子跑却始终无能为力!

是他们的承受力太差吗?还是经事太少?笑月的担子已经够重了,如今他们却连这些本可以自己解决的问题也交给了她。想到此,天朗和信天更加痛恨自己的无用,下意识里不约而同的向着那个羸弱的身影望去, 望进眼中的, 是悲伤,是痛苦, 是疲惫!

想到刚刚笑月反常的神情,担忧再次浮上他们的心头。从笑月回来,便正好赶上了坠楼事件,因此,他们还未来得及了解笑月是否从她师父那里获得了些有价值的线索。虽然也预感到笑月此行恐怕并未得到预期中的收获,但刚刚那一幕,让天朗二人感觉情况似乎比他们预料中的还要糟。心急担忧的他们有心询问,却又实在不知如何开口。

而此时他们的欲言又止却已被笑月尽收眼底,而对他们的心急如焚也同样是了然于心,暗暗的叹口气,尽管不愿提起,但是该说的始终都要说:“你们一定很想知道我此行是否有收获,而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吧?”

天朗和信天没有回答,只是用期待的目光注视着笑月,并轻轻的点点头。

“我知道,你们也一定在猜测我此时是无功而返,否则,我回来后不可能不利用自己得到的线索来商量行动的计划,而是依然在原位上试图寻找新的突破口。

这的确算是事实,因为我现在实在拿不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来证明我的确是有所收获,但是,也并非是全无收获,因为我的确是得到了一些模糊难懂的讯息,我想一旦我将它们悟透,则对我们面对的困难将有极大的帮助。“

笑月的话音刚落,天朗和信天的眼睛蓦然一亮,虽然只是些尚未参透的讯息,但终究是他们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唯一闪现出的一丝光明。有光明就有希望,不是吗?

忽然,信天好象想起了什么:“笑月,那你师父有没有告诉你,关于他当年设立锁灵阵的原因?”

话音刚落,笑月的眼睛立时蒙上了一层水雾,神情凄然。

天朗和信天心头又是一惊,互相对望了一眼,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难道……?

笑月悲伤的的声音缓缓响起:“当我赶回去时,他老人家已经仙逝了!”大颗大颗的泪珠终于控制不住的涌出眼眶,流过她苍白憔悴的脸庞。

虽然已经做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但是当笑月亲口说出这个噩耗时,二人还是惊讶的被震在原地,脑中一片的空白。

半晌,笑月轻轻的啜泣声将他们拉回现实中,心疼的望着笑月,二人百感交集,可面对这种状况,他们又能说什么呢?似乎所有的安慰,在此刻都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也许,他们能做的,只有默默的陪着笑月共同去分担那份伤悲了。

此时,屋子里是那样的静,笑月那极力压抑着的悲泣却如同千万颗钢针般狠狠刺痛着天朗的心。咬了咬牙,他向笑月大步走去,然后张开结实的双臂,将笑月拥入怀中。

沉浸在悲痛之中的笑月,猛然间撞入了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她没有惊讶,也没有羞涩,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就那样自然的将自己埋进那副结实的胸膛。似乎这一切都是那样的理所当然,似乎这个动作他们已经重复过千遍万遍,似乎那个胸膛所传来的安心、踏实的感觉是她久已熟悉的味道。

一阵热流涌上心田,于是,她就那样静静的靠在那个熟悉的怀抱中,很久以来,第一次,她毫无戒备的将自己时刻紧绷的神经全然放松,一种昏昏然然的感觉排山倒海般侵向她的脑海,带着泪水,她闭上了眼睛……

信天和天朗用眼神彼此交流着:她太累了,真的是太累了,身体与心灵上的双重压力早已令她疲惫不堪。上天的不公,让本该和其他女孩子一样无忧无虑享受生活的天真少女,却承担了如此不堪负荷的沉重!就让她安心的睡吧,暂时放下所有的痛苦和责任,好好享受一次这无比平常而又难得的安逸吧……!

信天带着欣慰的笑容轻轻的、缓缓的、静静的离开了,把一室的温情留给了那紧紧相偎着的两个有情人,两情相悦的爱情却要因为责任与重担而被苦苦的压抑在内心,这是一种痛苦而无奈的折磨。只有在心中将最美好的祝福默默的送给他们了。

天朗望着此刻酣睡于自己怀中的女孩儿,眼神中流露着太多的疼爱与不舍,那苍白的小脸、柔弱的身躯,却承载着一颗无比坚强、勇敢、执着和不屈不挠的心!

对这个女孩子,他的心中不仅仅是刻骨的爱,还有着深深的感动、欣赏、敬佩和折服!这一刻,拥着她,就感觉拥抱着满满的幸福与满足,多希望这一刻时间可以永远的驻足!就让他带给她永远的幸福吧!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