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梦与现实的重叠

这恐怖的想法令两个女孩子又惊恐、又担忧,如果真的有鬼魂作祟而取代了佳琪,那佳琪不是很危险!说不准,佳琪现在已经……一思及此,二人又是猛的一阵哆嗦。谁也不敢把此时的想法轻易说出口,只是不约而同的缄默不语。

正当两人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中时,有几个男生慢慢的走过来,他们似乎边走边议论着什么,步伐特别的缓慢。而当他们走近邱莹和露露身边时,那些话也就毫无遗漏的传入两个女孩子的耳中:

“……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只是睡的迷迷糊糊时听到一声很沉闷的响声,当时睡的正香,也就没有理会,但过了一会就察觉到外面似乎聚集了很多人。半夜三更的,睡的正香却被吵醒,我当然有些气恼,但同时也有点好奇,谁会在这个时候不睡觉,都跑到外面干什么?所以就起身往窗外看,这时良子他们几个也醒了,我们只看到窗外有五六个人,依稀认得有校长和前几天入驻学校的两个警察。我们悄悄猜测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就想出去看看,但却被管理员拦住了,锁住门说什么也不让我们出去,真是有够郁闷的了。”说话的是一个有些消瘦的男生,话落,他还大大的叹了口气。

听到这些话,邱莹和露露不约而同的互看了一眼后,立即竖起耳朵仔细的听下去。

另一个剃着平头的男生也表情怪异的接道:“没想到,刚刚竟然听学长说,又有人自杀了,而且是跳楼死的。我们怀疑,那人就是从我们宿舍上面跳下来的,因为昨夜那声闷响我们几个几乎都听到了,实在太像高空坠物的声音了。”

凉意如同蚂蚁般迅速爬遍邱莹的全身,她的脸色苍白的微微泛青。陶露露有些担心的看着她,但发现邱莹却是越发认真的去听了,并且脚步也不由自主的跟上那几个男生。于是,陶露露只好随她一同跟上前去。

“但是,学长说死的好像是个女生,他也没说是在哪儿跳的楼,我想,总不可能一个女孩子深更半夜的爬上男生宿舍楼去自杀吧?这也有点太说不过去了!”另一个男生显然有些不同意这种猜测,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邱莹猛然间驻足, 神情间俱是惊恐之意,几个男生只是心存疑惑的在议论着,然而他们随意间的谈话给邱莹造成的震憾显然是巨大的。

陶露露略显诧异,见那几个男生渐渐走远了,忙把邱莹拉到一旁:“莹莹,怎么了?你的脸色很难看啊!”

邱莹的状态实在是很糟糕,她惨白着一张脸,似乎已经有些摇摇欲坠了,幸好有陶露露在一旁搀扶着。猜测一定与刚刚听来的消息有关,虽然受到恶梦不断的困扰,接着又听到这种恐怖而略显诡异的事情,但陶露露还是感觉邱莹的表现有些过于失常。

获悉又有人自杀身亡,连陶露露自己也不由得心底生寒。这个学校是怎么了,这种事情偶尔发生一两件,还算是正常,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竟不断的有人意外死去,就不得不令人怀疑了。尤其刚开学时还有一个女生惨死于雀屏湖,更是无端的令这一系列死亡事件蒙上了一层神秘而恐怖的色彩。

在陶露露的注视下,邱莹努力定了定心神,但已失去血色的嘴唇仍然止不住的微微颤抖着:“露露,又有人死了,而且……而且还是跳楼!”

跳楼?跳楼有什么不对劲的吗?反正是自杀,似乎用哪种方式都差不多吧!陶露露不明白邱莹为什么偏偏对跳楼这样敏感。

看着陶露露不解的神情,邱莹深深吸了口气:“我刚才没有告诉你,昨夜,就在我站在佳琪床边之前,我是从另一个恶梦中惊醒的……”接着,邱莹心有余悸的讲述起梦中的情境。

陶露露目瞪口呆的怔愣着,脑海中一片烦乱。她还无法消化刚刚从邱莹那里所听到的一切。事情怎么会这样巧合?昨夜邱莹梦到有个女生跳楼,竟然在相近的时间里,学校里就真的有人跳了楼,而且也是一个女生!这一切真的仅仅只是巧合吗?

她怎么想也想不透,如果说是巧合,偏偏又正值邱莹接连遭受恶梦惊扰的时候,那这一切也未免巧合的有些离谱了。但如果不是巧合又是什么呢?难道这是梦的预警?

骤然间寒意加聚,两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大大的冷颤。阴冷的寒意令陶露露手足冰凉,下意识的,陶露露合拾双手放在嘴边哈了口暖气,又用力搓了搓。

四目相对,她们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恐与不可置信。她们不愿意相信,发生的一切事件都与灵异现象有关,那与她们从小到大所接受的教育根本就是相悖逆的!

但如果不是,她们又该用什么样的科学依据来解释这些不可思议的神秘现象?总不至于一有人见了鬼,就全部归咎于幻觉或精神分裂吧?骗得了别人,却能否骗得了自己呢!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