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妒火中烧

晨光微现,天朗已经一动不动的坐了几个小时了,身体有些酸痛发麻,但他一点也不在乎。

一夜没有合眼,他一直凝神注视着怀中的女孩儿。

她似乎一直睡的很安稳,轻轻的喘息声平稳而有规律,只有那紧锁的眉头和不时微微颤动着的睫毛,泄露了她内心的忧虑与不安。即使是在睡梦中,她也无法全然放下身负的重任,一直以来,这副羸弱的身躯是如何一路撑过来的啊!

天朗发现,不知从何时起,这个女孩的一切竟一点一滴的融于他的身体、渗入他的血液、进驻他的内心了。到发现的时候,他竟然已经如此在意她了!

细细的凝望着她清灵的面容,天朗的心中一阵温暖。忽然,他发现她那长长的睫毛猛的抖动了一下,她的神情变的焦急而悲伤,眨眼间,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滑落。

天朗的心一阵抽痛,她一定是做梦了吧?也许是梦到了她的师父,所以才会如此悲伤。

她失去师父的悲痛天朗完全可以了解,毕竟那是她一直以来最敬爱的人!她所承受的真的已经太多了,真的不明白,上苍为什么要对这样一个充满正义、敢爱敢恨又勇于承担的女孩子如此不公?或许,这正是她这类人与生俱来的使命吧!

心疼的用手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试图以此来安抚她在梦中的哀伤。

然而就在这时,他猛然间感觉有两道怨毒的目光直直的向他射来,心头不由得一惊,蓦地抬头望去,却意外的发现,不知何时,杜雨婷竟站在门口。

天朗愣了一下,心中却在此时冒出一个想法:如果现在的杜雨婷被她的那些仰慕者看到,不知还会不会惊为天人的将她奉为女神!

因为杜雨婷此时的样子,在天朗看来更像是一个心灵扭曲的女巫!那曾经美丽的脸庞此时却阴深的可怕,而充满妒意的恶毒眼神看得天朗不禁有些心惊肉跳!

稳定了一下心神,天朗维持着礼貌,他的声音很轻,生怕吵醒睡梦中的笑月:“雨婷?怎么这样早,有事吗?”

尖酸的声音毫不掩饰的表达着不满:“我看是我打扰你们的好事了吧?”

天朗皱了皱眉头,他真的不明白,杜雨婷的转变怎么会这大大,原先的她不是这样的人啊?难道只是因为他没有接受她的感情,就一下子变得如此不可理喻吗?

不想和她计较,天朗还是耐住了性子:“是不是找我有事?”

杜雨婷咬了咬牙,恨声道:“她真的有那么好吗?我们接触了这么久,竟然比不上一个刚出现的平凡无奇的小丫头?”

“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个问题,感情是没有先来后到的,况且我们从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必要向你解释什么。如果有事你就说事,没事就请走吧,她很累,请不要打扰她休息!”天朗的语气很硬,他实在没有精力去应付杜雨婷的无理取闹。

“很累?哼!是你让她累到了吧?真是不知廉耻,亏你还好意思说出口!”杜雨婷充满嫉妒和不屑的讽刺道。

这一刻,天朗的怒气被激起了。他听得出杜雨婷言下的意思。不是他没有风度和涵养,但他实在没有想到杜雨婷居然会有如此肮脏的想法,更无法忍受她如此污辱笑月。

但为了不吵醒笑月,他硬是强压住心头的怒火:“杜雨婷同学,请你尊重一下自己,也尊重一下别人。并不是所有人都如你想像得一样龌龃!我和你无话可说,请你马上离开!”平静的声音里却透露出强烈的怒意,声音冰冷的似要将人冻伤。

听及此话,杜雨婷顿时气的浑身发抖,骄傲如她,何时曾受过这般羞辱:“慕天朗,你好样的,你竟然赶我走!”

尖锐的声音如碎裂的玻璃般划破宁静,天朗蓦然一惊,深怕笑月被惊醒。他正欲制止,却恰在此刻,怀中传来一声悲痛欲绝的呼唤:“师父,别走!不要走啊!”

话音甫落,笑月泪流满面的挺直了腰身。

顾不得责难杜雨婷,天朗忙安抚笑月:“怎么了?是不是做梦了?没事了,别怕!我一直在你身旁!”急切的声音中流露出太多的关心与情感。

杜雨婷怒瞪着眼前这一幕,霎时间心中迅速燃起雄雄的妒火!

泪眼婆娑的笑月缓缓向着发出那温暖声音的方向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关切而心痛的脸!

笑月心中一阵暖流激荡,正欲开口,却猛然发现自己正依偎在天朗的怀中并被他紧紧的拥抱着!她的脸在瞬间“刷”的一下羞红了。

尽管那宽厚的、充满力量令她感觉无比安全的胸膛是那样令她留恋,但女孩子的羞涩让她不得不立即想要挣脱。

然而,天朗并未给她这样的机会,他的手臂微微一用力,笑月便又重新跌回他的怀抱:“不要闪躲好吗?”

温柔的声音轻轻划过笑月的耳际,她的心不由自主的一颤,抬眼便望到天朗那充满柔情的双眸!

笑月乖乖的安静了下来,一时间却无法表达内心的感动,只能呆呆的望着天朗,满腔的柔情便在那一刻泛滥开来。

“哈哈哈……,好一对柔情蜜意的鸳鸯啊!我倒想要看看,你是用什么手段将他迷的神魂颠倒!”

忽然冒出的刺耳声音令笑月吓了一跳,她怔怔的望向杜雨婷,才发现除了自己和天朗,屋子里居然还有一个人。

不了解发生了什么状况,也不明白为何此时杜雨婷会出现在这里并满怀敌意的对她怒目而视。她显然是被吓到了,又是羞涩,又是惊诧,她轻轻唤了声“学姐”,之后便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而天朗此时已是怒火中烧,他的忍耐已经濒临极限:“你怎么还不走?奉劝你不要再做些令自己和别人都难堪的事情了!”

冷冷的声音就这样狠狠敲碎了杜雨婷仅存的一线希望,眼泪就在刹那间无法抑制的滚落。

她感到自己的心彻底的被粉碎了,连同她的骄傲、她的自尊:“好!我走!慕天朗,我发誓一定会让你为今天对我的羞辱付出代价!”

“人必先自辱而后人辱之!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不要再自取其辱了。”天朗冷冷的声音再次从背后响起。

杜雨婷的脸色铁青,她倔强的仰起头,目光冰冷而怨毒:“你们会后悔的!”

撂下这句狠话,杜雨婷羞愧而愤慨的调头离去,却不想在门口猛的撞上了一个人。她连眼皮也未抬,便带着强烈的恨意匆匆离开……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