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令人心寒的誓言

天朗和信天缓步踱入人群之中, 天朗的每一步都似乎踩着强烈的愤怒, 缓慢而沉重。

在几个女生面前站定,天朗冷冷的目光如寒刀般直刺向杜雨婷,杜雨婷不禁瑟缩了一下,她感觉有些冷。

这时传来信天颇具威严的声音:“大家别围在这里了,都散了吧,别这么喜欢凑热闹!”

“不!”天朗强抑愤怒的声音冷冷的响起:“谁也不必走,事情总要有个了断。今天我们就把它说个清楚,大家都在也好,一来可以作个见证,二来也让大伙儿心里有个明白,从今以后,我不希望再听到任何的风言风语!”

一边说着,天朗凌厉的目光却丝毫未曾离开过杜雨婷,盯的杜雨婷心中阵阵发寒。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天朗,他令她感到害怕,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同时又伴随着一种彻骨的心寒!

在这短短十几秒钟的凝视中,杜雨婷如同过了一世纪之久,她的心在嫉恨与担心之间徘徊,时间竟变得如此难熬。

其他的人都静静的默不作声,但心情也是十分的紧张。不仅是杜雨婷,这里没有人见过天朗像现在这样,如同一个冷血而残忍的恶魔!他们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只是既有些担心,又带着一丝期待的静静观望着。

终于,天朗开口了:“杜雨婷,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容忍你,但没想到你居然做的一次比一次过分!我怎么也想不到,你一个女孩子的心竟是这样恶毒。”

说到这里,天朗的目光终于离开了杜雨婷而扫向众人:“你们一定都很好奇江笑月同学昨晚是和哪个男生共度一夜的吧?好,我告诉你们,那个男生就是我!”

所有的人都惊鄂的张大了嘴。他们只知道江笑月与一个男生在外过了一夜,却不知道究竟是谁。而如今他们一向尊重的主席竟然如此坦然的亲口承认那个人就是他,怎么会不令他们震惊。

“你们不必太惊讶,这段期间我也和他们在一起,因为当时我们三人就在我和天朗的办公室。只不过中间我去了趟校长室,而有些人就是这个时候看到了天朗和笑月在一起,更是拿此大做文章!我们不能随意猜想她们的目的,但是这种行为令我不耻。”

信天有些义愤的言词更令大家吃惊,也隐隐感到事情恐怕并非他们所听到的那般,但更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信天的宽厚众所周知,能够让他说出这样犀利的话,想必事情真的不简单。

信天话中所指的有些人,虽然不曾明白的指出来,但谁都能轻易的猜出其中必然包括杜雨婷,程信天是很少会这样不给别人留面子的,那么很显然在这场事件上,信天也是气的不轻。

此时此刻,杜雨婷等人的脸几乎已经黑了。

这时,天朗又接着说道:“其实我并没有必要向任何人解释什么,只是为了避免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以此来伤害笑月,所以我可以告诉大家事情的原委。”

说到这里,他转过头来看向笑月,那目光中有着无法掩饰的深情:“昨天深夜笑月从家回到学校,却恰恰目睹了跳楼事件的全部过程,于是她匆忙通知了我和信天,而我们三个深夜共处一室的原因就是共同研究这场意外事件,她也向我们讲述了事件发生的始末。最后她因舟车劳顿而撑不下去,于是便在我怀中睡着了,信天也就是在此之后离开的。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笑月感动的望着天朗,她知道,凭天朗的性格,是不论如何被人误会,他也不屑于去解释的,然而今天为了她竟然向着一大群不相干的人解释,她知道难为他了。

此情此景,不由得如火上浇油般令杜雨婷心中的妒火又一次雄雄燃烧了来,她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声音由于愤怒而走了调,显得异常的刺耳:“哼,说得蛮好听的,那她为何单单靠在你的怀里?你还敢说你们之间的关系正常?”

天朗再一次将目光转向杜雨婷,已由先前的温柔深情转为满脸的不屑与讽刺:“这一点还轮不到你来操心费神,不过杜雨婷,为免麻烦,我可以告诉你,我是喜欢笑月,而且以后也只会喜欢她一个人,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令我改变。希望你也好,还是其他的什么人也罢,今后都不要再拿这件事来做文章。

还有一点我希望你能搞清楚,我和你之间,从来就没有任何超越同学的关系,这一点你我心里都清楚,以后也不会有,不论有没有笑月的存在,我们之间都不可能,希望你以后不要再伤害笑月,这是我正式向你提出警告!“话未落,笑月已是泪盈于睫。

而天朗无情的话语却字字如尖刀般直直刺进杜雨婷的心窝,尤其是骄傲如她,不仅得不到自己深爱的人,更是当众被如此奚落,这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因此,她强忍住心中的痛苦与恨意,倔强的抬起头望着天朗,生硬的话语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齿缝隙中挤出:“慕天朗!你太高抬自己了,你以为你是谁?我杜雨婷会喜欢你!别自做多情了,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看上你!留着给你的江笑月当宝吧!”

语落,她昂着头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外走去,而天朗的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谢天谢地了!”

杜雨婷的身体明显一僵,她缓缓掉过头来:“我发誓,我一定会让你后悔!”阴森的语气和那副怨毒的表情,令在场所有人的心中都大大的打了一个寒颤,一种不祥的预感悄然浮现心头。

信天定了定神,表情严肃的面向众人:“事情的来龙去脉想必大家心里也已经清楚了,我郑重的告之大家,从今以后,不希望再听到任何人再谈论这件事,希望大家能管住自己的嘴,不要再说出一些不负责任的话。就这样,大家散了吧。”

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可是,真的已经平息了吗?杜雨婷临走前的话和她那充满怨恨的表情,却如同恶毒的诅咒般,已经在大家的心头罩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四个人回到办公室,隐玉还在愤愤不平:“真是太过分了,笑月这样为大家拼命,可他们却恩将仇报,还不如让恶鬼吃了他们算了,这种人留着也是祸害!”

笑月无奈的苦笑着:“隐玉,话不能这么说啊,他们又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再说,就算知道还这样做,我们也不可以有这种想法,怎么说他们也错不至死啊。人,要有一颗宽容的心!”

信天看着隐玉不由得想发笑,她还真像个孩子:“笑月说得没错,他们不仁,可我们不能不义。再者说来,学校里的同学也不是个个如此,还是善良的人多啊!”他一副逗隐玉开心的口气。

隐玉有些不甘的说道:“其实我也不是真那么想,只不过他们实在是太气人了,所以说两句狠话当出出气也好。”

笑月忙笑着说:“我就知道我们的隐玉最善良了。”

隐玉瞪大眼睛无可奈何的看着笑月:“我真是佩服你啊,受了这般委屈,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不然怎么样,难不成你非要看我痛哭一场你才开心啊!”笑月一脸的捉狭的打趣道。

却在此时,天朗则一脸愧疚的开口道:“笑月,今天的事情委屈你了,这都怪我。”

笑月温柔的看着天朗,声音也是柔柔的:“这怎么能怪你呢,根本就与你无关的,别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好吗?”

“就是就是,”隐玉又忍不住插嘴:“要怪只能怪那个不知所谓的杜雨婷,自己没有魅力就知道妒忌别人,硬是拿脏水往别人身上泼,其实她也不想想,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只是令别人更讨厌她罢了,真是可怜。”提到杜雨婷,隐玉还是气呼呼的。

“可是,她毕竟是因为我才会这样待你……”天朗还是觉得很对不起笑月,他真的不忍心看到她受这样大的委屈,尤其还是因为自己,他看到食堂那一幕时,心很酸、很痛!

笑月释然一笑:“你快别责怪自己了,今天的事我不会太在乎的,何况你为了我已经让她很没面子了,我真的很感动。相反,我倒觉得今天大有收获,有你们这么多的好朋友为了我而不惜和其他人翻脸,我感到心里很温暖。”

说到最后,笑月的眼圈有些红了,她是真心的被这些朋友所感动。而她的感受大家也都能体会到,一股友情的暖流在四个人的周围缓缓荡漾。

李英凡等人一进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情景,他们也是听说了食堂的事儿,心急的赶来看看笑月,没想到一进门却是这样的一种场景,四个人竟都是一脸的微笑与感动。

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后,他们微微松了口气:“这样就好,我们还以为笑月不知道会难过成什么样子呢,所以想过来安慰一下,现在看来用不着了。”王志飞笑道。

隐玉也跟着打趣:“哪里还用得着你们啊,我们早就摆平了。”

大伙儿都笑了起来,笑月望着大家,面带着微笑,眼睛却微微潮湿,她的心中无限安慰:这是一个多么温暖的大家庭。

笑过,李英凡皱眉道:“不过这个杜雨婷也的确是有些过分,真看不出她的心里竟然这样阴暗!”

卓继文接过话头:“谁说不是,以前看她简直仰慕非凡,差点就要把她当成女神来膜拜了,哪知她竟是这种人,实在太让人失望了。多亏阿郎当初没有选择她,幸甚、幸甚啊!”

听到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笑月连忙阻止:“好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杜雨婷今天也不好过,大家以后也不要再提了吧。”

“笑月你就是太善良了!”隐玉还是有些不满的嘀咕着。

笑月拍了拍她的头:“不善良能够拥有你们这班好朋友吗,再说不过是小事一件,而且都已经解决了,别忘了眼前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别让小事分了心。”

说的也是,大家不得不承认笑月的话句句在理。

只是天朗的心里一直无法开晴,而笑月虽嘴上说此事已过去了,但她的心里却依然存在着疑问:真的已经过去了吗?

她转过头意外的看到了天朗的眼睛,他们互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担忧”,他们都无法望记杜雨婷的表情和誓言。心头隐隐泛起不安。

是啊,真的过去了吗?不!他们无法想像到,看似已经结束的一个小事件,最终竟会带给他们几乎致命的灾难!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