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谁在敲门?

寝室里一片安宁,只听得到室友轻轻的鼾声伴随着偶尔纸张翻动的声音,此时,已近深夜十一点了。

江笑月和石隐玉还未休息,两人埋头在两床之间的小书桌上,旁边一座小台灯发出柔和的光线,清晰的照射着两人面前的书籍。由于近来校园内不太平,因此晚上不再熄灯,她们才得以熬夜查翻资料,但为了不打扰别人的休息,便点起了台灯。

笑月带回来的书籍比较多,一个人查起来的确比较吃力,而石隐玉从那份死亡资料上又一直未找到有价值的线索,于是,笑月便让隐玉放弃对那份资料的研究,转而帮助她查阅书籍。

由于目前笑月把目标盯在师父所重点标注的“五阴厉魂”之上,所以,隐玉只需要翻查有关此方面的线索即可,这样的工作隐玉还是能够胜任的,如此一来就减轻了笑月近一半的负担。

可惜的是,两人的工作到目前为止依然是停滞不前,关于“五阴厉魂”的信息不见一丝半毫,这不由得令她们暗暗焦急。

不过,她们倒是在其它方面获得了一点讯息:“月月,你看这里。”隐玉指着一段话让笑月看。

笑月忙探过头去,原来那是对“四柱锁灵阵”的一段比较详尽的介绍,书中说,“四柱锁灵阵”是一个法力超强的阵法,排名法术界十大阵法第五位。

而它之所以未列入前三位,并非它的威力不足,而是因为这是一个比较温和的阵法,它的目标只是将作孽的凶灵困在阵中无法来去自由,当然更无法作恶。这就如同将一个人牢牢捆绑住双手双足,而后囚禁在一个门窗封死而又坚固无比的密室中一样。

它没能排到前面的另一个原因是,它的针对性比较强,当初设阵时是针对某一个或几个凶灵而设,那么即使阵法遭到破坏,但对所镇之灵仍具备着极其强大的束缚,但对于其它受制于此阵法的凶灵来说,便会或多或少的失去了原有的威力。

书中所述,如果阵法遭受破坏,除非彻底被毁,否则所镇之凶灵无法任意作恶,只不过它在行动上会重获一定程度的自由。

越看下去,笑月心里的疑惑越深:“隐玉,我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我们现在已经把目标对准了陆雪霏,按说种种迹象都可以证明此恶灵就是她。但据书中对阵法的注解,我又有些迷惑,现在阵法只是被损毁了一个方位,陆雪霏是怎么做到肆无忌惮的出来杀人的?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问题是我们没有发现到的?”

“月月,难道你怀疑这个恶灵并非陆雪霏?不会吧,如果不是她,那还会是谁?”隐玉摇摇头表示无法认同。

“不,我还是倾向于陆雪霏,因为只有她具备这个条件,她当年的怨气就这样重,再经常年积压,一旦有所释放,势必一发而不可收拾。况且,所有的迹象都已表明,应该是非她莫属。”

隐玉点头同意,紧接着又表明了疑惑:“那你在怀疑什么?”

“我怀疑,其它三根看似完好无损的柱子,是不是内里已遭到破坏,因为阵法的核心就在柱子的内部,但我们却无法看到。”

“嗯,你说的这点看来极有可能,那怎么办?”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很棘手了。”笑月皱起眉头:“在无法确定之时,我们绝不敢贸然拆开柱子查看,我们冒不起这个险!”

“对哦,那真是没有办法啦。”隐玉显得有些颓丧。

轻叹了一声,笑月无奈道:“算了,这个问题暂时先放下吧。你困不困,不困的话我们就再查看一会儿,困就先去休息吧。”

隐玉摇摇头:“我不困,还可以坚持一会儿,倒是你,一直也没有休息,可别累垮了身体。你先去睡吧,我来就好了。”

笑月回答道:“不,我还不觉得困,再坚持一会儿没问题,再说,我还想顺便观察一下今晚它是否会有什么动作。”

“那好吧,我们一起!”两人互用坚定的眼神鼓励对方。

时间又在一分一秒中消逝,她们仍然努力的专注于书本之中而不觉时间的流逝。

突然,笑月的眼睛一亮,她并没有出声,渐渐的,她的眉心缓缓舒展,神色一片凛然。

只见她目光停留之处,有三个触目惊心的腥红字迹赫然入目——“血还魂”!

转头望了望闹钟,时间已近十二点,她轻声唤道:“隐玉?”

隐玉忙抬起了头,以为笑月有什么发现要对她说。

“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说着,便有条理的把书籍整理好,隐玉心中一片茫然,但仍停止了手头的工作。

笑月继续说道:“还有, 明天早上你去413 那边打探一下,是不是她们寝室的人真的不走了,如果是真的,我想该是让信天他们正面接触一下那两个女生的时候了。”

“好的。”隐玉应道,然而她并不知道,笑月此时心中已做了一个常人难以做出的决定……!

413 寝室。

邱莹和陶露露的恐惧已达到了极至,就在她们以为自己马上就会死去之际,寝室的灯光突然亮了起来,黑暗消失了,光明又重新回到她们的世界。

惊魂未定的她们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满头的冷汗顺着脸颊向下流淌,汗水和泪水交融在一起。

战战兢兢的望向室友,却惊异的发现,她们仍然在蒙头酣睡,似乎根本不曾被两人刚刚恶梦般的经历所惊扰,而且,刚刚她们如同死尸般的一幕似乎也从未出现过。

邱莹和露露实在弄不明白,刚才发生的一切到底是幻觉,还是真真实实的经历过,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幕却似犹在眼前。

寝室中依然是一片静寂,因而两人粗重的喘息声尤其的清晰,仿佛被自己的喘息声吓到了,她们竟不约而同的刻意放轻声音,两双瞪得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惶和不安。

惊恐的心情还未稍作平息,可就在此时门外却突兀的响起了轻轻的扣门声,两个女孩子又被吓了一大跳。

她们并未听到有人走过来,难道门外的人一直就在那里?是不是刚刚的脚步声就是此时敲门的人所发出的?

如惊弓之鸟一般紧张的盯着那扇门,她们根本不敢出去开门,她们害怕门的那边会有她们所不敢看到的东西!

然而敲门声却执着的响着,渐渐的,门外的“人”似乎不耐烦了,他加重了力气,敲门声越来越大。

而睡在床上的四个人却丝毫未受到干扰,躺在那时毫无反映。两个女孩子更加害怕了,那每一声重重的敲门声都似乎敲在了她们的心上,沉闷而痛苦。

蓦的,一阵猛烈的撞击声震荡着她们的耳膜,很显然,对方已改为用脚在踹门了,巨大的声响如重锤击打在她们的胸口。

邱莹和陶露露心脏狂跳,呼吸变得更加急促。绝望而无助的望向室友,可她们却依然在继续着她们的酣睡,连身子都没有动一下,甚至连呼吸的节奏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两个人彻底的被吓住了,紧握着彼此的手似乎要捏断对方的手骨,可她们却已感受不到力量和疼痛,只是在下意识里用力的握着,死死的握着。

外面的人似乎耐性已彻底被磨光,终于又由踹门而改为撞门,随着那声声巨响,门板也随之颤动,每一下撞击,邱莹和陶露露都感觉似有东西即将破门而入!

恐惧如洪水般将她们淹没,感觉喉咙似乎被人死死的掐住,空气吸不进去也呼不出来,她们拼命张大了嘴却仍感到窒息。

陶露露再也无法忍受,她猛的拽起邱莹的手,硬着头皮走到门口,犹豫了一下,她伸出颤抖的手拨开门锁,而就在此刻,撞门声竟然嘎然而止。

惊恐而讶异的互视一眼后,陶露露的左手死死握住了门把手,因为过于用力,她的关节处已经泛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紧紧闭上眼睛,猛然间拉开了房门。

时间似乎就在这一刻静止了,她们可以听到走廊窗户外传来的呼呼风声,除此之外,就再无任何的声响。

鼓足勇气,两个人睁开了眼睛,静悄悄的走廊内没有一丝人影,她们的心刚刚放下却又在瞬间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

没有看到她们害怕见到的东西,这令她们稍稍把心放了下来,但立时另一个恐怖的念头却又在心头浮现:什么也没有,那又是谁在外面撞门?

正当她们满怀惊惧的望着对方时,猛然间她们身体紧贴着的门板上竟然又响起了猛烈的敲门声!

“啊……”两声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在深夜的走廊。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