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致命的恐慌

刺耳的惨叫声在静悄悄的走廊里如空旷的山谷回音般不断回旋荡漾,几乎可以惊醒整栋楼的人。然而,所有的寝室都安静极了,没有一扇门被打开,也没有一个人被惊醒。

邱莹和陶露露终于捂住嘴强迫自己停止了尖叫,于是她们发现,那恐怖的敲门声也消失无踪了。

两个人孤零零的立在原地,一种异常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孤单、恐惧如汹涌的浪潮将她们整个淹没,她们就如同遗世孤立般感受不到任何生气,似乎楼里所有的生命都消失不见了,一种感觉在心底油然而生——这个生机勃勃的世界,抛弃了她们!

带着无限的惶恐与不安,邱莹直觉应该马上退离门外这个危险的地方,虽然寝室内也同样危险,但她总觉得在那里多少会心安一些。于是,她拉着呆如木鸡般的陶露露准备退回寝室。

但恰在此时,一股巨大的吸力由她背后传来,她止不住踉跄的步伐连带着陶露露一起倒退回寝室,门“砰”的一声重重的被关上,她的心跳更加剧烈了。

邱莹明显感觉到那股吸力透着一种彻骨的冰寒,她心里明白,一定又是那只冤魂在作祟,但她已没有勇气再去深究。

寝室里的其他人,在她们发出如此惊心动魄的喊叫声后,却依然故我的蒙头大睡,这不由得令陷在惊恐中的两人心生疑惑。

惊魂过后的他们虽然获得了片刻的安宁,但那撕心裂肺般的恐惧却没有丝毫的削减,由于惊吓,她们的全身仍在止不住的战栗,而双腿也快要支撑不住整个的身体了。

然而友情的力量让她们虽然害怕,但仍然急欲探知室友们的安危,因为这样怪异的情形,令她们搞不清楚究竟是厉鬼使出的法术令别人无法发现她们的状况,还是她们的朋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厉鬼所害。

战战兢兢的两人首先来到了林丽敏所在的方位,邱莹被陶露露扶着双腿踩着自己的铺位向上看去,只见林丽敏正面向着墙壁,呼吸轻柔而平稳的熟睡着。

邱莹没有立刻放下心来,犹豫了两秒钟,她轻轻的呼唤着林丽敏的名字,但对方没有丝毫反应。

她改为用手轻轻推了推林丽敏,可是,突然间林丽敏就那样毫无预兆的扭过头来,是的,她只是扭过头来!她的身子仍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有半点改变,就如同是一块僵直的木头般。但她的头竟不可思议的猛然间扭转了180 度,怪异的让人心里发毛。

她的脸色更是恐怖的骇人,呈现出一片死灰色却又微微泛着青,两只瞪得圆鼓鼓的眼珠因为充血而发红。

邱莹心惊肉跳的看着眼前的林丽敏,一动也动不了。而恰在此时,林丽敏的嘴猛然大张着,她的头部迅速向邱莹袭击而来!

邱莹早已脆弱的神经再也禁不起此般惊吓,她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身子就那样软软的向下倒去,终于昏迷了。

她这一晕过去,却把陶露露吓坏了,连忙接住邱莹倒下的身体,心里却是一片惶然。

一来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扶住邱莹时感受得到邱莹因极度紧张而逐渐紧绷僵硬的身体,猜得出邱莹一定又看到了令她害怕恐惧的事情。

二来原本再害怕终究有邱莹与她相互陪伴,但现在邱莹昏迷了,再遇到什么恐怖的事情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去面对了,她怎么可能不紧张、不害怕呢?

陶露露颤抖着将邱莹扶到床上,试图唤醒她。房间里一片沉寂,明明就是有六个人,可偏偏却感觉不到其他人的存在,她们就如同死尸般毫无声息的躺在那里。而唯一与她相互依偎的邱莹现在也已陷入了昏迷。

陶露露的恐慌极速膨胀,她的胸口发闷,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可是她不敢去叫其他人,她好怕会像邱莹一样再看到令她恐惧的一幕,所以,她只能试着叫醒邱莹。

可是任她怎样呼唤、摇晃,邱莹依然没有清醒的征兆。她的心里越来越焦急,她急切的唤着邱莹的名字,同时,双手也在不停的轻轻拍打着邱莹的脸。

突然,她感到背后骤起一阵凉风,顺着她的领口钻进衣服内,颈背一片冰凉,鸡皮疙瘩瞬间遍布全身。

陶露露的身体渐渐僵直,她感到了一种压迫感,来自于她的背后,那里似乎有一双凶恶的眼睛在狠狠的瞪视着她,令她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但她不敢回头去看,她多希望自己能像邱莹一样,可以立时昏死过去,哪怕就此死过去也好,她就不必这样孤立无援的独自面对如此凶险的境况。

但偏偏她不仅没有昏迷,大脑在此刻竟然还无比的清醒。在这一片死寂中,她似乎听到一种轻微的喘息声从身后传来,心猛然的一阵狂跳,冷汗从她的毛孔中钻了出来。

此时此刻,她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猛的一下挺直身体,她开始头也不回的向门口狂奔,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她要出去,她要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

当她几步来到门口的时候,她感觉有东西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背后的冰冷感觉依然清晰。极度的惊恐已经令她无暇再去顾忌这些了,她伸长手臂一把抓住了门把手。

然而就在这一刻,突然一股冰冷而滑腻的触感传至她的手心,她心头又是一惊,目光顺着手臂望去,却赫然发现,她握住的哪里还是什么门把手,分明就是一只鲜血淋淋的手臂!

惊恐至极的陶露露发出一声尖叫,急忙用力的想甩掉那条手臂,然而立刻的,她便发现根本就甩不开,那手臂似乎牢牢的粘在她的手中一般,任凭她怎样用力也无济于事。

陶露露仿佛疯了一般不停的尖叫着,泪水就在这一刻放纵的奔流,但根本没有人理会她。

突然间,她的哭声嘎然而止,双眼圆睁的望向那条血手臂,不可思议的现象再次发生了。

它的手指竟然开始动了起来,五根手指渐渐弯曲成爪状,然后整个手臂猛然间自陶露露的手中脱离,并快速的扣上了她的脖子,然后缓缓收紧。

窒息混杂着死亡的味道于瞬息之间向陶露露袭来,此时的她已感觉不到恐惧,意识正一点一点从她的头脑中脱离,她圆睁的双眼中泪水凝聚,目光似乎已穿越了一切的阻隔而飘向了远方!

突然间,白光掠过,扣在陶露露脖颈处的手臂竟擅抖了一下,接下来便迅速的消失。一道宛如青烟般的影子浅浅浮现,眨眼间便飘到陶露露的身前。

就在陶露露失去知觉的前一刻,她似乎听到了一个声音在轻轻对她说道:“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如果想解除危机,你们必须要找寻到‘七星伴月’!”

话落,影子在须臾之间化为一缕青色的烟雾眨眼间便消失了,而与此同时,陶露露也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知觉。

一直处于沉睡中的佳琪蓦地睁开眼睛,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个阴冷而残忍的笑容,如同呓语般喃喃道:“这只是一个游戏的开始,接下来,哼哼,看谁能够逃得过死亡的追击!”

一阵阴风骤起,佳琪缓缓合上了双眼……

天朗睡的极不安稳,睡梦中再次出现了一片血红,他看到自己和校园中的同学们被一片血海所吞没,挣扎在腥咸的血水中,渐渐的窒息而死。

天朗焦急的想去救他们,然而自己却也是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救,就在这时天朗从梦中惊醒,惊魂甫定,他直觉这是一个凶兆!

心神不宁的他无法再入睡,打开床头灯后,起身拿出秦风的诗集信手翻开,这时他发现,原来秦风真的是个才子,他的诗优美而富有灵气,读后依然感觉韵味无穷。

天朗在心中暗暗赞叹,但一直读下来却没有什么发现,他心中略感失望,想来这本诗集对他们不会有什么帮助。不过,反正也睡不着了,不如就欣赏一下秦风的诗吧。

带着赞赏的心情,天朗细细的读着,忽然他发现了一首诗:

你是冬日的精灵,冰清玉洁;

你是夏日的荷花,纯洁无瑕;

你是出水的芙蓉,清新雅致;

你是空谷的幽兰,遗世傲然。

我愿化作长风,与你缱绻缠绵。

生生世世,不离不弃;天荒地老,相伴天涯!

——献给我心中永远的仙子:雪儿

读到这里,天朗心中已然明了,这一定是秦风写给陆雪霏的情诗,由此诗可以看出,陆雪霏在秦风的眼中是何等圣洁,秦风对陆雪霏又是何等的爱慕。

天朗心中不禁感慨,难道真的是人不可貌相?秦风的眼里陆雪霏如此完美,但偏偏陆雪霏却做出了此等令人不敢恭维之事,想来秦风当时的心情该是如何惊怒与悲愤了。

一番感叹过后,天朗继续看了下去,渐渐地,天朗发现从那首诗后,秦风写的很多诗都是专门为了陆雪霏而写,诗中充分表达了他的爱意,可见他的用情之深。

翻开下一页,天朗愣了愣,他发现居然在一首诗的上面乱七八糟的写有几行字,经过仔细分辩,天朗才看出来那些凌乱的字迹:我好恨!我恨那些辱她名声的人,可是我更恨的是自己!秦风,你是蠢货!你是个混蛋!那么好的一个姑娘,你却忍心让她饮恨九泉,你不配她!你不配她!你还有何颜面在这个世上苟延残喘!你就是死一万次也无法偿还你的罪孽!

天朗的心头疑窦顿生,难道陆雪霏事件另有隐情?从这几句话中不难看出,秦风对陆雪霏怀有极深的愧疚,他似乎是想结束自己的生命,而事实上秦风也的确是自杀了,难道……

然而,他还未来得及细想,猛然间一阵心惊肉跳。他突然间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并且那种感觉极其的强烈,一直牵引着他向门外走去!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