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血还魂

笑月神情凝重的望向三位好友,她的眼神坚定而执着,默视良久,她终于轻轻的开了口,可她的声音里却透露着无比的果断与坚决:“昨夜我无意中发现的这种方法,它的名字就叫‘血还魂’!书中记载,这种方法的威力极强,所以我决定采用它。”

“血还魂?”天朗等人听到这三个字,都情不自禁的心头一紧,不可否认,这是一个令人感到恐怖的名称。

“那到底什么是‘血还魂’呢?”天朗追问道,他的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听到这三个字开始,他就感到十分不舒服。

“‘血还魂’,一种极为可怕的邪术,法术界之人为了实施他的报复,首先牺牲自己的性命继而化成邪灵的方法。首先,要在自杀前凝聚对某一事物的仇恨,然后将动脉割开,以铜盆接血,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而自己则看着自己的生命一点一滴的消失。最后,在血液流尽之时,魂魄钻入铜盆之中,血液便会化为人形,谓之‘血魂’!此时,‘血魂’便具备了极为强大的法力,它就会向死亡之前所仇恨的对象展开疯狂而残忍的报复,直到它成功。而报复结束之时,便是它最虚弱的时候,如果不在此刻将它消灭,它就会丧失一切原有的心志,而变成一个相当可怕的杀人恶魔。”笑月平淡的声音却吐露出令人震惊的话语。

“你说什么?!”天朗的双眼似乎要喷出火来,这些话,谁都听得明白,笑月决定采用这种方式,也就说明她想牺牲自己的性命,把自己变成“血魂”来与陆雪霏的鬼魂同归于尽!天朗的心情岂止一个震惊可以形容?

而隐玉当即就白了脸:“我不同意!月月,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们绝不允许你利用这种方法来与那个恶魔斗,绝不!”话落,她已红了眼眶,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信天算是最镇定的一个,但也看得出来他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笑月,我们理解你为了拯救整个校园而不惜一切的苦心。可是,你这样做,想过我们、想过大家的感受吗?你的牺牲已经够多了,你以为我们能够安心的看着你这样做吗?况且,你也说了,你并没有把握,这么久以来,你一直是我们大家的主心骨,如果你真的这样做了,可结果却还是消灭不了它,我们岂不是必死无疑了,谁还可以继续带领我们去解除这场危机?”

笑月的眼睛湿润了,但她的脸上却挂着微微的笑意:“我明白你们此刻的感受,我们共赴患难这样久,彼此之间都已经产生了深厚的友情,我知道,让你们眼睁睁的看着我离开是一种什么心情,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接受不了的。可是,我想请大家想想,我们做了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眼前的形势如何,大家心里都清楚。我想,我们每个人都做好了随时失去生命的准备,更何况,我们已经有一个战友为此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为什么我就不可以?没错,我是没有足够的把握,但是,如果我变成血魂,即使不能将恶灵消灭,至少也会令它元气大伤,这样起码可以为你们消灭它制造了一个最好的机会!如果真能将它消灭,那么,我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了,不是吗?”

笑月的话句句都令三人无法反驳,可是,在情感上,他们依然无法接受笑月为此而自杀的现实。如果他们继续一起努力,笑月也许不会死,总有生存的机会,可是,如果进行‘血还魂’,笑月必死无疑,他们连一线希望都没有了,这让他们怎么接受?

隐玉当即扑进信天的怀中痛哭了起来,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喃喃道:“不可以,我就是不同意,不可以让她死!……”

信天忙拍着隐玉的背安抚她,他想说什么,可是,笑月的话却是不争的事实,的确,他们本来就是报着必死的决心来面对这一切的,笑月现在只是提前自动的迎接死亡,他还能用什么话来劝阻笑月?更别说,笑月已经决定的事,他们怎么可能令她改变?信天的心里沉痛无比。

天朗红着眼睛瞪视着笑月,当笑月介绍完血还魂后,他顿时就感到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即将失去自己的最爱,那是一种毁灭性的痛苦,他感到无法承受。

但是,他同时也明白,自己是无法、也不该阻止笑月的,一个人的性命和众多人的性命,孰轻孰重,他分得清。最初的激烈情绪过后,他已经恢复了清醒的头脑,强忍住痛苦,他深深凝视着笑月:“我知道你的决定是正确的,纵使我再不愿意接受你的这个决定,可是,我还是不得不支持你!”

笑月会心的笑了,她明白,她所喜欢的这个男人,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他果然没有令她失望。

“你说什么?”此时正哭倒在信天怀中的隐玉听到天朗的话后,立刻怒火中烧:“慕天朗!这是你说的话吗?你居然支持笑月自杀,你不是喜欢她吗?这就是你的喜欢吗?”

信天忙制止她:“隐玉,别这样,天朗做的对,我们……我们的确应该支持笑月的决定!”

“连你也这样说?”隐玉泪眼婆娑的望着信天,她的眼神中流露出失望与不可置信。

“隐玉,”笑月立刻走到隐玉的面前:“不要怪他们好吗?他们都是真正的男人!其实大家都知道,有时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看着自己在意、重视的人永远的离开自己,那才是一咱难以言喻的痛苦。他们决定支持我,其实心中一定比谁都难过,可是,隐玉你想想,如果我们真的因为舍不下我一个人的性命却令整个校园陷入危难,我们能够原谅自己吗?一个人或几个人的生命难道比整个校园上万条性命还要重要吗?隐玉,不要忘记我们的责任!我知道你舍不得我,其实我也一样舍不得你们,更加不忍心看着你们如此难过,但我不得不这样做,我们要顾及整个大局。周超走了,那时我们就已经明白自己随时会再次面对这种痛苦了,想一想周超,难道你还不明白这些道理吗?”

隐玉已是泪如雨下,她哽咽着说:“月月,你们这些道理我懂,只是我好难过,我不想你死,我真的舍不得!难道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非要这样做不可吗?”

笑月拿出纸巾替隐玉擦着泪,口中说道:“有是一定有,可是你看看现在的局势,我们真的没有时间再去寻找另外的办法了,现在唯有这一种方式可以一试,你说,我们可以不试吗?”

隐玉无奈的点了点头,心中的痛苦不断扩大。

“好了,现在大家都已经明白并接受这个方法了,接下来我要交待你们另一件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我决定今夜就进行‘血还魂’,‘血魂’一但成形,便会与陆雪霏进行一场恶斗,到时即使没能成功,恶灵暂时也不会有能力再作恶,大家要趁此机会彻底将它消灭。稍晚我会教大家一种阵法,叫‘灭灵阵’,这种阵法极具杀伤力,如果陆雪霏的鬼魂受了重伤,应该是逃不掉的。但是,”话说到这里,笑月的神色越来越凝重,她深深的望了大家几秒钟,然后继续说道:“如果侥幸把凶灵消灭了,大家要记住,那时‘血魂’就是‘血魂’,早已经不是我了,大家一定要用‘灭灵阵’把它消灭,否则后患无穷,记住,千万不要手软!”

隐玉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而信天和天朗也在竭力的压抑着悲伤,他们的痛苦笑月都看在了眼里,她的心也在片片碎裂。

这份患难与共的情感,是怎样也难以割舍的,尤其与天朗之间,爱情的种子早已种下,如今关系刚刚明朗化,却要在此时不得不将其扼杀,这份伤痛可想而知。无奈他们的肩上承载了太多的责任,但笑月相信,这份爱、这份友情,绝不会因生命的终止而消失,她的爱会永远陪伴在他们的左右!

现在,他们最需要的就是坚强。是坚定的信念令他们一同挺到了今天,他们必须相信,他们一定会成功的!

“好了,大家不要再伤心难过了,我们付出了这么多,绝不能在这最后一刻放弃!擦干眼泪,收起伤悲,我们要做好充足的准备以迎接接下来的挑战。但愿这一次我们能够成功,但是,如果不幸失败,你们也不可以放弃,一定要记住:邪不胜正,天无绝人之路。你们一定要坚持下去!”

信天坚定的说道:“笑月,放心吧,我们绝不会让你的苦心白白浪费的,大家的血和泪,不会白流的!”

天朗也随之重重的点点头:“说的对,我们不会再任恶灵继续猖狂下去,我们是不会输给它的!”

隐玉没有说什么,但她的神情一片肃然,透露出一种坚定!

笑月放心的绽放出一个美丽的笑容:“这样就好,我已经看到希望了。大家努力,从现在开始,就进行我们各自的使命吧。”

所有人都投入到自己的任务当中,笑月和隐玉一起回到了寝室。这个时候的寝室已经是空无一人了,除了她们两个,其他人都已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隐玉一直没有说话,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其实她的心中早已打定了主意,她还是不能接受笑月就这样离开她们。于是,从回到寝室,她便一头扎在书堆中,她发誓一定要在笑月进行“血还魂”之前找到另外一种解决办法。

笑月几次提到“五阴厉魂”,可见这是一个关键,只要她能及时找到相关资料,或许笑月就会放弃“血还魂”,那笑月也就不必自杀了。隐玉情愿是在与恶魔的对决中大家共历生死,也不愿眼睁睁看着笑月就这样牺牲自己。

笑月也说过的,天无绝人之路!没错,隐玉不相信,除了笑月变成“血魂”外,他们就真的找不到其他有效的办法了,她不信老天会如此残忍的对待他们!

而笑月也早已开始了对“血还魂”的具体研究,两个人谁都没有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把全付精力都放进了面前这堆书籍中,认真、仔细甚至是忘我的查阅着。

而此时的信天和天朗,也同样是怀着悲痛难舍的心情走向女生2 舍,他们也同样在想,如果提前查清事情的真相,或许笑月就可以不用去死,大家也都可以逃离这场劫难。

从403 寝室应该可以探寻到很多有价值的线索,而李英凡那一边他们则寄予了更大的希望,毕竟当年的事实真相对解开凶灵的怨结具有至关重要的关键性作用。

不知他们那边可有进展,两人心情沉重的各自在心底祈祷着,焦急的心情如同在烈火中煎熬着。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