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曲娜的回忆

天朗的讲述已完毕,曲娜沉默了良久。她的神情凝重,两道秀眉也微微蹙起。目光流转间,她抬眼望向天朗:“我没有想到,事情竟发展到这样严重的地步。这么多年过去了,雪霏的恨意依然这样强烈,甚至有增无减!到了今天,我还是不能相信,雪霏会背叛秦风而做出那种事情!”

天朗试探性的问道:“学姐,何以你能如此肯定?”

“你不了解雪霏的为人,更不了解她与秦风之间的感情!”说到这里,曲娜的眼光黯淡下来,神情间尽是哀伤与惋惜:“我和雪霏从一入学,便成了好朋友。当然,和她感情最好的是唐婉秋,她们几乎可以说是无话不谈。不过,当年我们三人的关系的确很亲密,拿现在的话来讲,就是死党。而我,由于和高中时的男友共同考入这所学校,因此和她们相处的时间相较而言,就要少一些。时间久了,雪霏与婉秋已是形影不离了。直到,雪霏认识了秦风。当年,雪霏和婉秋走在一起,就是校园里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婉秋柔弱似水,美丽而温柔。而雪霏,她不仅仅是美丽,怎么说呢,她清新脱俗的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两人又都是十分善良的女孩子,人缘也很好。她们一入校就拥有了众多的追求者,可是,她们从未动过心。直到秦风出现在雪霏的世界,似乎一切就都发生了改变。雪霏热衷于舞蹈,她的舞姿美的令人心醉。而秦风第一次看见雪霏的时候,就是在学校的舞蹈室,雪霏正在翩翩起舞,而秦风,当即便沉醉于雪霏的舞姿中不可自拔。说到秦风,当年他可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有名的才子,加上相貌出众,眼光又高于头顶,身边围绕着众多爱慕的眼光却不屑于顾。可是当他第一眼看到雪霏,便彻底的沉迷了。自此,他们开始了一段令所有人羡慕的恋情,几乎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他们的故事。而他们身边的爱慕者也不得不承认,他们是天生的绝配。然而,美好的事情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雪霏与秦风,他们可以说是相爱的越久,就越是如胶似漆。而恰恰就在此时,竟发生了那件事情,雪霏竟与刘士杰在雀屏湖边的树林里做出了令人不齿之行径,而且还被秦风当场发现!秦风当时如同疯了一般,他无法接受自己如此深爱之人竟然这样背叛自己。雪霏在他的眼里曾如同仙子般圣洁的不可亵渎,可却在一瞬间变得丑陋不堪,他承受不了这个沉重的打击。然而,他却不知道,那晚雪霏回来,我看到的就是一个失去了心魂、失去了神志、失去了生气而满是死心与绝望的雪霏!她不再是曾经那个快乐的小天使了,而是一个被撕的粉碎的玩偶,失去了所有对人世间的憧憬。那晚,她只说了一句话,是对我说的——‘我好爱他!’。你告诉我,如果你是我,你能够相信雪霏会做出对不起秦风的事吗?”说到这里,曲娜早已是泪流满面,她哀伤的神情里包含了太多太多对往事的追忆和对故友逝去的悲痛与留恋!

天朗不得不承认,听完曲娜的讲述,他也无法相信陆雪霏会这样背叛秦风,尤其在这之前,他就已经对此产生了怀疑,如今他更是深信这其中一定另有蹊跷。

但是为了更深一步的证实,他必须试着获得更多的线索:“学姐,您先不要过于伤心了,对于您的观点,我也深有同感。那么在您看来,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呢?当时陆学姐是否和您提起过什么?”

摇了摇头,曲娜的神情依然充满了悲伤:“我也很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直到现在,我依然是一头雾水。雪霏也不曾说过什么,从那晚她失魂落魄的回来后,直到自杀前,她就如同一个没有灵魂的布娃娃般,呆呆的不吃也不眠,而说过的话也不过两句,一句就是说她好爱秦风,另一句话是她死前对我说的一句令我异常费解的话。”

“什么话?”天朗直觉这是一句至关重要的话,也许对真相的揭开有着窥一斑而知全豹的作用。

然而由娜并没有立刻说出那句话,反而是道出了一个她自己的猜测,一个令天朗完全意想不到的猜测:“你知道吗?在雪霏出事后,婉秋也随之失踪了!”

天朗虽然有些意外,何以此时她会提起这件事,但还是点了点头。

“雪霏自杀的当天,我就没有见过婉秋了,直到雪霏出事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婉秋是因为雪霏的自杀,伤心之下离开学校后就再也不愿回来。只有我有另一种想法,我认为,她离开的真正原因,并非是因为对雪霏离去的悲痛,而是出于对好友的愧疚!”说到最后,曲娜的神色已浮现出压抑不住的愤怒。

“什么!学姐此话从何而讲?”天朗不由得大吃一惊。

曲娜咬了咬牙,语气有些僵硬的说道:“就是因为雪霏死前对我说的那句话!当时,她泪水涟涟的对我说,‘我怎么能相信,我最爱的男人和我最好的朋友会合起伙来害我!’。当时我就已经产生了怀疑,我只恨自己那晚为什么没能一直守在雪霏的身边!我太大意了,见她好像没什么了,便回床睡了一会儿,可雪霏她就从窗口跳了下去,再也回不来了。后来,由于我男友与秦风的室友是哥们儿,于是我听到了一个消息,当晚秦风赶往雀屏湖之前,婉秋曾去他们寝室找过秦风,之后他们就一同匆匆离开了宿舍楼!”

听到这里,天朗的脑子已经嗡嗡作响,事情越来越复杂了,进展到现在,他已分不清到底是谁对不起谁了。

曲娜看着天朗缓缓说道:“我知道此刻你在想什么,你是在怀疑秦风和婉秋吧?甚至怀疑是他们两个合起伙来冤枉雪霏!相同的迷惑我也曾有过,但很快便被自己否定了。秦风是不会背叛雪霏的,以他对雪霏的感情,他绝对不可能去故意害雪霏,更何况还是以如此卑鄙肮脏的手段!以秦风的为人,就算他不爱雪霏,也绝不会做出这样卑劣的事情来。因此我怀疑是婉秋出于一种什么目的而做出了对不起雪霏的事情。可我也同样不敢相信,她们是那么好的朋友,而且婉秋也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儿,怎么可能?”

天朗语气沉重的开口道:“学姐,现在不得不承认,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通过你的讲述,我觉得你的猜测是有可能的,想想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情,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可是现在,它们却是那样实实在在的发生在我们眼前。所以,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曲娜痛苦的摇头道:“你真的不知道她们的感情有多好,如果这样的友情也可以背叛,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可以相信!”

“学姐其实不必这样消极,”天朗此刻的神情有些莫测高深:“这个世界,虽然有些人可以为了某种目的而出卖自己的朋友或者恋人,但也有一些人,他们却可以为了自己并不认识的人而牺牲自己的生命,这样的人,并不少见!”

曲娜茫然的目光看向天朗,慢慢的,她的眼神终于有了神采,也许,他说的对!

“况且,”天朗接着说道:“也许那些背叛者也有他们不得已的苦衷,也或许,他们根本就不曾背叛过,一切根本就是一场误会,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是的,”曲娜赞同天朗的观点:“事情不到真相大白的一刻,我们只能试着做出各种假设,却不能随随便便的妄加断言,否则很容易将自己引入一个误区中而永远也寻不到真相。”

“所以我们现在是允许可能的存在,但却不能对任何一种可能加以肯定。”说到这里,天朗的表情有些若有所思:“如果……当年陆雪霏真是因唐婉秋而遭受冤屈,那么,唐婉秋应该是最清楚此事的来龙去脉之人。”

“可是,婉秋在雪霏自杀后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十五年了,仍然没有她一点消息。”曲娜的语气透着深深的无奈。

“学姐,当年唐婉秋是怎么失踪的?当时是什么情况?”一直以来,他们并未理会唐婉秋失踪一事,但现在已经怀疑陆雪霏事件恐怕与唐婉秋有所牵连,天朗就不得不问个明白了。

曲娜回忆道:“我记得出事的那晚,雪霏失魂落魄的回来,我们当时一见到她的样子便吓了一大跳,她衣衫不整,头发凌乱,而且满脸的泪痕,一双大眼睛完全失去了往日的神采。我们立即围上去,可是她对谁都不理不睬,直接回到自己的床铺上躺了下来,任凭我们怎样问,她就是一句话也不肯说,只是一直不不停的流着泪。后来,她干脆闭上了眼,我示意其他人离开,当她们都回到自己的床位后,雪霏突然睁开眼睛说了一句‘我好爱他’,接着就再也没有理我。不一会儿,房门被推开,婉秋走了进来,我当时意外的发现她竟然有些怒气冲冲,进门后她冷冷的向雪霏这边瞟了一眼,接着就上床休息了。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头,她对雪霏的态度实在是太可疑了。不过当时已晚,大家都准备入睡了,我只当是她和雪霏闹别扭了,这也是正常的事,关系再好的人,在一起长了也难免会发生些小矛盾,毕竟没有舌头不碰牙的。我心中想着,明天好好劝劝她们也就没事了。第二天,雪霏一直没有起床,她就那样一动也不动的躺着,不吃、不喝也不说话,就像一只没有生命的玩偶。而婉秋一大早的便出去了,一直没见她回来。之后不久,就曝出了雪霏与刘士杰昨夜在雀屏湖乱搞男女关系,整个校园传的沸沸扬扬,到处都是唾弃之声。我当时就没有相信,可又怕雪霏听到这些传言会受不了,所以也就任由她躺在床。此事惊动了校方后,老师让人传雪霏去教务处,被我以她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可没有想到,教务处的人竟亲自找上了我们的寝室,说雪霏的行为不道德,为学校带来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因此要记大过,还决定开除她,并且给她一天的时间离开学校。我请求老师查明情况,但他们并未理会。而雪霏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接着夜里她便跳了楼!当时因为婉秋一直未回寝,大家都有些担心,我就留下来陪雪霏,而郭亚芳和李丽则出去寻找婉秋。她们找遍婉秋可能去的地方也没有收获,最后只好往回返,偏偏那么巧,正当她们走到我们寝室楼下时,雪霏就摔在了她们眼前。她们几天都没能从惊骇中恢复正常,后来回忆起来,雪霏的惨状仍令她们心惊肉跳!雪霏她死的实在太惨了……”曲娜的泪水又止不住的流下来,看来她与陆雪霏的感情的确很深,时至今日,提起此事仍令她心痛难忍。

天朗没有劝她,其实他明白曲娜的感受,就如同周超的死一样,不论何时想起,一样会令他们有一种揪心的疼痛。

曲娜的情绪稳定了些后,她继续道:“那一夜,婉秋一直没有回来,我们开始的担心也因雪霏的跳楼而忽略了。第二天中午,周玉梅从外面回来,告诉我们在校内遇到了婉秋,婉秋说接到电报得知母亲病重,着急马上回家,便请周玉梅帮她收拾几件衣物带过去,而她自己要去向老师请假。我当时问周玉梅婉秋有没有说昨晚去哪了,周玉梅说问了,她只说是去了城南大学看老乡了,然后在那住了一夜。我的心这才算放下了,因为雪霏的事我还在悲痛之中,所以也就没再多问,但没想到,婉秋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天朗皱着眉头问道:“真的有电报吗?”

曲娜肯定的点点头:“真的有。婉秋的母亲确实得了重病,但许久不见女儿回家,而且连个信儿都没有,便往学校打电话,学校这才知道婉秋并没有回家。后来警察介入后,经调查得知,婉秋那天中午回校后看到了黑板上的通知,便拿着学生证直接取了电报,心急之下准备去请假,恰巧碰上周玉梅,便请她代为收拾衣物,而自己则通过电话和老师请了假。当时还是学生会的同学给她送上的车。这样一来,就证明了婉秋是在回家途中失踪的,而与学校没有关系。想不到过了没两天,周玉梅竟然也莫名其妙的跳楼自杀了。当时学校里到处都传着是雪霏的冤魂在索命,我们寝室的人更是害怕的要命。可我当时却没有多怕,并非是我不相信,而是我认为,像雪霏那样善良的女孩儿,即使变成鬼,也只是会找害她的人去报复,绝不会胡乱杀人,我没有做对不起雪霏的事,自然不必害怕。不过由此我也对周玉梅产生过怀疑,只不过周玉梅平时和我们的接触都不多,她留在宿舍的时间很少,晚上也通常很晚才会回来,因此大家和她的交往都比较淡,所以,实在想不出她会与雪霏有什么过节。”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