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肖铁强的讲述

“原来是这样。”天朗有些失望,周玉梅的自杀显然更为整件事蒙上了一层迷雾。而本来想寻找唐婉秋的行踪,现在看来也是不可能的了,她究竟是在哪里失踪的?是出了意外,还是故意躲了起来,根本就无从追查。况且已经过了十几年了,唐婉秋依然是杳无音讯,看来想从她那里寻找真相是不可能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一次的收获还是不小的,曲娜所提供的情况很重要,对他们的调查有很大的帮助,于是天朗由衷的感谢道:“学姐,实在太谢谢你了,你提供给我们的情况非常及时。如果不是您的出现,我们到现在还是两眼漆黑、一筹莫展。但现在不同了,我们对当年的事情已经有了很详尽的了解,相信用不了多久,一切就可以真相大白了,我要代表整个学校谢谢你!”

曲娜连忙道:“你太客气了,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况且如果可以还雪霏一个公道,也算是了了我多年的心愿了。”

客套的话两人都没有多说,曲娜决定多逗留几日,于是准备在校招待所暂时住下来,也顺便趁这段时间探望一下本市的老朋友。她和天朗定好,有事随时联系,之后便告辞离开了。

曲娜走后,天朗重新坐了下来,信天还没有回来,也不知他那边可有什么收获。

他试图整理一下凌乱的思绪,虽说现在掌握的情况越来越多,可却是千头万绪、无从着手,而且也没有什么比较明确的指向。

他有些头痛的抱住头,脑子里乱成了一团,越是心急,就越是理不清思路。情势越来越危急,尤其笑月又准备在今夜进行“血还魂”,他现在真的是心急如焚。

即使不能立即查出真相,但至少也要搜集到足够多的线索,以阻止笑月将自己变成“血魂”。他们都不想眼睁睁看着笑月结束自己的生命,更无法忍受通过他们的手将笑月的魂魄打得灰飞烟灭、不得超生!这对于他们太残忍,对笑月又太不公平了。

正当天朗心烦意乱之时,电话突然铃声大作,天朗冷不防被吓了一跳。忙接起电话,一个低沉的男音响起:“我是肖铁强,之前是你们给我打的电话吧?”

天朗一听是他,心中又燃起了希望:“是的,是我们!肖学长你好!”同时,他按下了录音键。

“你们想找我了解有关吴东的情况,是不是为了十几年前发生的那几起事件?”

“是的,还希望学长可以提供些情况给我们!”

“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不明白你们为何还要把这些陈年旧事重新翻出来?”

天朗听得出来肖铁强语气中的疑惑与不满:“学长,是这样的,我们学校近来怪事频发,更是有人接二连三的莫名遇害,死状甚惨。我们一路追查下来,已经可以确定这与当年那场事件有着密切的关联。如果再找不出那些死亡背后所隐藏的真相,就不知还有多少人会无辜的丧命了。所以,通过调查,我们把目标锁定在几个人的身上,其中就包括吴东。我们得知学长是他生前的好朋友,所以希望能从学长这里获得一些线索。”

电话那头静默了几秒,肖铁强的声音略带沧桑的响起:“事情终究还是没有结束!当年发生的一切太恐怖,所以我实在不愿重新提起。我们都曾经怀疑过,它结束的这样突然,是不是还会再次发生?可多少年过去了,一直都平安无事,也就没有人愿意再去想这个问题了,毕竟那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记忆。所以今天你们向我提起吴东的时候,我直觉就与那场事件有关,一时间只想逃避才挂了电话。但之后,我的心里一直无法平静,左思右想觉得在这种时候如果我选择了逃避,自己恐怕会终生都怀着愧疚度日,于是在矛盾中挣扎了很久才决定给你们打回来。既然现在的情况这样危险,你们想了解什么就尽管问吧,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全部告诉你们。”

天朗感激的说道:“太好了,那先谢谢学长了。我想请问一下,你觉得当年那几起事件是否有什么可疑之处?吴东死前可有什么不正常的表现?”

“让我想想,”肖铁强思索了一下:“我记得陆雪霏出事的前一晚,吴东和刘士杰先后回的寝室,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显得有些心神不宁。以前我们回寝后都会一起侃一会儿,但那晚他们两个都很沉默,回来后我们问话他们也是心不在焉的有一答、没一答,接着很快就躺下睡了。直到第二天我们才知道,原来刘士杰和陆雪霏之间竟发生了那种事情,实在令人做梦也想不到。刘士杰喜欢陆雪霏我们倒是早就知道,但陆雪霏一直也没理过他。后来,陆雪霏和秦风相爱了,刘士杰也就彻底死心了,他根本就没法儿和秦风争。所有的人都想不通,他们两人之间怎么会突然就出了这种事。不过我更想不通的是,那晚刘士杰出了事表现异常还说得过去,怎么连吴东也跟着同样一副要死不活的德行。但不论我怎样追问,吴东都说没事儿,让我别瞎操心。”

肖铁强说着话的时候信天推门走了进来,天朗向他使了使眼色,信天了解的点点头走了过来。

接着天朗按下了免提,于是,肖铁强的声音便在屋内清晰的响起:“就在我心里仍在犯嘀咕的时候,陆雪霏竟在当晚突然跳楼自杀,接下来刘士杰和吴东的表现就更加可疑了,简直是十分的惊惶不安!我心存怀疑,却碍于吴东什么也不愿说,就只好在暗中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我渐渐发现,他们的关系较以往亲密多了,要么经常凑在一起悄悄的嘀咕着什么,而且神色显得慌张而焦虑;要么就是一前一后相继出门,然后再一前一后的回来,而且整天都是愁眉不展,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说实话,我当时的确怀疑他们两个恐怕是做了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并且恐怕会与陆雪霏的祸事有着脱不开的关系。但我又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实,因此只能是暗地里注意他们,而明面上就尽量对他们敬而远之。谁知道,没几天刘士杰和吴东便一先一后的暴毙而亡,并且还同样的死于心肌梗塞。刘士杰死的时候我不在,但我却亲眼目睹了吴东死前的整个过程。当时的情形我最清楚了,如果说他是死于心脏病,我不敢妄加否定,但我却敢说,那绝不止是单纯的心脏病!当时我正在寝室里温习功课,而吴东则愣愣的仰躺在床上。自从前一夜刘士杰死后,吴东的精神状况就一直不太好。他最开始十分激动的大喊大叫,还四处摔东西。后来寝室的几个哥们儿合力才将他制服,之后安静了一会儿,他就开始浑身哆嗦,口中如同念经似的不知在说些什么,没完没了的。当时感觉他好像十分害怕,眼神中尽是仓皇与不安。我们安抚了他很久后,他总算是彻底安静了下来,接着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人一样,谁也不看,谁也不理。这种状态,一直维护到下午五点多,他便偶尔的突然间就扭头冲着刘士杰的床铺嘿嘿冷笑,神情十分的诡异,之后,便又扭回头继续发呆。他那时的表现实在太恐怖了,我们真的很害怕,因此谁也不敢靠近他。直到近深夜的时候,寝室里除了吴东和我之外,还有另一个同学在。当时,吴东突然间又嘿嘿的冷笑起来,虽然已经听过几次了,但再一次听到还是不由得感到毛骨悚然。由于是深夜,我们的恐惧更加强烈,只是呆呆的望着他,而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可是蓦的,他的表情又由疯狂变为恐惧,他凝视着前方的某一点,口中不停的喃喃自语着。渐渐的,他的眼睛越睁越大,神情也愈加的恐怖。忽然,他‘啊’的暴出一声惊喊:”不!不是我!求你饶了我吧!“之后,他便手捂胸口,双眼向外凸出。我吓的已经顾不上害怕了,急忙冲上前去试图舒缓他的情绪,但是,一点用也没有,他仍然是一脸恐惧的瞪视着前方,嘴巴张的大大的,似乎有着千言万语却无从表述!最后,他猛然间拉住我的手,接着艰难而痛苦的说出最后几个字:‘我们谁也逃不过了!是我们对不起她,现在,该轮到我了!哈……’接下来,他便发了疯似的以惊人的速度冲出了寝室。等我们回过神儿追出去时,他已不见了踪影。我们四处的找他,最后在雀屏湖旁发现了他,他早已死去多时了,脸上还带着极度恐惧的表情!”讲到这里,肖铁强的声音有些哽咽。

沉默了半晌,肖铁强继续道:“从吴东死后,我就再没有理会这些事了,虽然我明知有问题,但对于我来说,人都已经走了,就没有必要再死死的揪住问题不放了。只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今天陆雪霏终于又旧事重提,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又停顿了几秒,肖铁强说道:“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一切,不管对你们有没有帮助,我只希望你们能成功,能够彻底的解决这件事,不要让惨剧继续上演了!”

“谢谢你,肖学长,我答应你,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挂断电话后,天朗看向信天问道:“骆老那里有没有提供什么新的线索?”

信天面带失望的摇头道:“我和校长一直等到现在,依然没有半点消息。我实在等不下去了,校长就让我先回来,一有消息,他便会通知我们。”

天朗拍了拍信天的肩膀:“没关系,就我们目前掌握的线索,即使不能揭开真相,应该也相去不远了。”

“是的,”信天沉声道:“现在我们应该召集大家一起讨论一下,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阻止笑月进行‘血还魂’,她可以不必如此牺牲!”

天朗点头道:“我们是要阻止她,没理由让她一个人去牺牲,况且有她在,我们的胜算也大些,信心也会比较强,毕竟她是大家的主心骨。立即召集英凡和继文,我们和笑月一起商量一下,可否利用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来解开陆雪霏的怨结。”

“好!事不宜迟,我们立即通知他们。”信天果断的说道。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