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七煞魔灵

“找死!”阴森的语气如同死神的诅咒,恶灵冷冷的从齿缝中迸出这两个字,接着转瞬间乱发飞舞,如千万只妖魔扭动着丑陋的身躯。

就在星芒突破阻碍即将射向恶灵时,七道猩红的煞气闪电般从恶灵的头部迸射而出,直直的迎向七星之芒,轰然一声巨响,星芒顿时消失于无形!

天朗和笑月相继闷哼一声,口中喷出两支血箭,颓然用手肘支撑于地面,急促的喘着粗气。

完了,他们到底还是失败了!

这是所有人心中同时冒出的唯一念头。

“哈……”恶灵再次放声狂笑,突然,一缕头发迎风暴长,不断向前伸去,如同一支被消尖的长棍,直奔志飞而去!

“你不是说我早就该消失了吗?现在,我就让你立刻消失!”

就在这万分危急之时,一道黑影骤然而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由前至后穿透恶灵的身影!显然,恶灵猝不及防的被袭击个正着,只见它腰身略弯,即将刺入志飞体内的头发也消失了。

“丰瑞祥!”它恨声说道。

“没错,正是我!”及时赶到的丰瑞祥冷冷的回答道。

“亏我曾赐你怨念以增加你的法力,令你得以复仇!你自己不争气也就罢了,今天竟反过来偷袭我!”

“哼!如果当初不是拜你所赐,我又怎么会时至今日依然无法投胎转世?你令我造下如此罪恶深重的杀孽,险些生生世世沦为孤魂野鬼,不得超生!难道我还应该感谢你不成?你不过是利用我作为你的铺路石而已!你口口声声说助我复仇,可我复仇的对象全是一些无辜之人!如果不是这些师弟师妹,我怎么会有今天?怎么会大仇得报?我希望你也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放过这些孩子、放过那些无辜的人吧!”

恶灵讥讽的冷笑一声:“收起你的废话!你以为你的出现就能改变什么吗?就凭你,也配对我说教!好!我就先把你打个魂飞魄散,让你知道什么才叫‘永世不得超生’!”

话音未落,顿时血雾迷漫。突然,如同千万支利箭般的头发从雾中激射而出,直奔丰瑞祥而去。

丰瑞祥一看不好,迅速闪避,却还是被几缕头发刺中,丰瑞祥的身影不由一顿,天朗等人痛心疾首的惊呼道:“学长!”

不曾想,还不到一秒钟,丰瑞祥居然不退反进,直奔血雾冲去!很显然,他是想趁恶灵受伤的机会与它同归于尽!

可是,一转眼的功夫,迷雾尽散,而丰瑞祥也硬生生的顿住自己前冲的身影,于是众人惊异的发现,不知何时,恶灵的手中竟然提着一个神志不清的女孩子!

“她就是李佳琪!”隐玉曾经见过佳琪,因此一眼便认出了她。众人皆吃惊不小,她原来就是那个“阴身”,没想到居然在此刻被恶灵拿来当了挡箭牌!如果阴身被损坏,李佳琪将永远无法重回阳间了。

就在这时,丰瑞祥突然化作一缕黑烟,继续向着恶灵冲去,所有的人,包括恶灵在内全部大吃一惊,没有想到丰瑞祥会不顾佳琪的性命而一心想与恶灵同归于尽!

就在大家瞠目结舌之时,丰瑞祥突然间打了个回旋,竟于电光石火间卷起佳琪并快速向天朗他们飞去,硬是从恶灵手中夺回了佳琪!众人不由得一阵欣喜,他们为丰瑞祥的机智和勇气而暗暗喝彩!

一阵冷笑浇灭了大家的喜悦:“别得意的太早,就算将人救回去又怎么样,她还是要死!不仅是她,你们全部、统统要死!看看你们,残兵败将,还有什么资格继续与我斗下去!”

众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向丰瑞祥,这一看不由得心头一惊,丰瑞祥的影子已经越来越淡了,看起来十分的虚弱。

“丰学长!”大家哽咽着唤道。

丰瑞祥缓缓抬起头,他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我不行了,我伤的很重,俗话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本来想拼着最后一口气与它同归于尽,却又不得不救人。但这样一来,我的力量已经用完了。对不起,帮不了你们了,你们别难过,这也许就是我应得的报应!”

“不!丰学长,您不会有事的!”已经有人控制不住的流下眼泪。

“大家闪开!”笑月虚弱的声音传来,大家一听,立即艰难的向两旁移动,笑月忍住伤口带来的疼痛,加快速度挪到丰瑞祥的身旁,然后从包中掏出一张灵符:“丰学长,这是‘聚灵符’,暂时可以保住你的三魂七魄,凝聚灵气,不至于令你灰飞烟灭。”话落,她竭尽全力的燃起灵符,渐渐的,一层薄薄的淡黄色光晕将丰瑞祥的整个身影团团罩住。

“谢谢你,笑月,但目前的情况不乐观啊!”

“我也明白,我们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笑月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真的不明白,‘七星子’明明可以控制‘五阴厉魂’,可天朗的出现竟然无法消灭它!”笑月知道灵体十分了解灵界之事,于是对丰瑞祥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天朗?你是说他就是‘七星子’?”

笑月点点头。

“难怪当初我不敢靠近他,原来如此。”丰瑞祥恍然大悟道,不过,他突然语气一转:“你是说这个恶灵是‘五阴厉魂’?不,我看不像!”

笑月吃惊的看着他:“它不是‘五阴厉魂’?怎么可能!那依学长看,它会是什么?”

“你可曾听说过,灵界中有一种邪灵几乎是不可战胜的,它不仅残暴至极,而且法力奇高,狡诈无比,没有人可以消灭它!唯一可以使之灭亡的方法,却又有违天道而不可用!”

笑月的脸色瞬间变的惨白,浑身开始轻轻颤栗着,她已经猜到丰瑞祥指的是什么了,但却因极度的震惊而吐不出半个字来。

丰瑞祥继续道:“相信你已猜到了,我刚刚所说的邪灵便是‘七煞魔灵’!根据种种迹象推测,我们面前的这个凶灵,很有可能就是‘七煞魔灵’!”

短短两句话,却如同炸弹在笑月的脑中轰然炸响。半晌,她失神落魄的喃喃道:“‘七煞魔灵’!我知道,它的确是不可战胜的,而唯一能将之毁灭的,就是久已失传的‘天诛咒’。可‘天诛咒’一旦施行,不仅所有的灵体都将被尽数毁灭,就连方圆百里的人类也难逃厄运!实属逆天而行,有违天道!可是,有关‘七煞魔灵’只是听说过,千百年来,它和‘天诛咒’一样,从未在世间出现过,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我们这里!”

所有人都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惊骇之余,绝望也随之侵袭到大家的心中,就在这一刻,所有的信心与意志全部冰消瓦解。

一个身影由远及近,可却没有人发现,直到他大声问道:“丰学长来了吗?”

大家才开始注意到,原来是李英凡回来了。

不见卓继文,笑月诧异道:“英凡,继文没有回来吗?”不祥的预感令笑月有些心烦意乱。

李英凡的泪一下涌了出来,手抚着“摄灵镜”哽咽道:“继文他……继文已经遇害了!”

这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般彻底击垮了所有的人,泪水如同泛滥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拾!短短两个时辰,他们已经失去了两位生死与共的战友,那份伤痛,如剜心割肺般令人痛不欲生!

“不好!”悲痛中的笑月猛然间想到一件事:“来不及悲伤了,天已渐亮,留在学校里的学生马上要起床了,英凡,这里只有你一人没有受伤,你马上去找校长,趁恶灵伤势没恢复的时候,让他令所有人集中在一起,把‘摄灵镜’交给他。我们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愿他们可以躲过这一劫!”

“知道了!”李英凡立刻朝校长室而去!

“哈……”,阴冷的狂笑令所有人心头一震,很显然,在这段时间内,恶灵已渐渐恢复了元气,她目空一切的蔑视着众人:“又来了一个!好,那就一个都休想逃掉!”它的手横空一扫,“摄灵镜”的光芒自李英凡身上透出,恶灵吃了一惊,但还是令李英凡停在原地无法动弹。他的脸色瞬间苍白,面现痛苦之色。

“我没兴趣再陪你们玩儿了,现在,我就送你们一同下地狱!”语毕,她的长发再次漫天飞舞,一股凛冽的杀气霎时弥漫于空气中。

“住手,陆雪霏!”笑月突然大喝一声。

立时,空气似乎被冻结了,只见恶灵如同被施了定身咒般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僵立着。

笑月忙向英凡使眼色示意他离开,英凡转身便跑。

“陆雪霏!”笑月继续试图劝阻她:“不要再滥杀无辜了!我们已经知道,你当年是被人冤枉的,你并没有对不起秦风!我们知道,一定是刘士杰害了你,虽然我们还不是十分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但,我们都相信你是无辜的!如果你还想还自己清白,就请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们查清真相,只有真相大白于天下,你才不必死了还要背负骂名、受人污辱!”

可恶灵并没有丝毫的反应,渐渐地,它长发遮面、浑身血污的样子在众人眼中清晰起来,那残破的肢体和干红的污血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它悲惨的经历。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