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你不是她!

蓦的,两道幽幽的绿光从发隙间透出,它冲着笑月疾言厉色道:“陆雪霏?你们叫我陆雪霏!她死了吗?”声音突然变得狠毒起来:“告诉我!”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笑月也不由得被这个意外震得脑海中一片混乱,但很快的她便稳住了心神:“没错,她是死了,早在十五年前她就已经死了!难道,你不是她?”

恶灵没有说话,兀自发着呆,忽然,她发了狂般发出一阵凄厉的惨笑:“她死了!她死了!她怎么可以死!”

接着,它狂性大发的用力挥舞双臂,几声轰然巨响传来,三根水泥柱子冲天而起,然后在空中相互碰撞,化为粉末四散飞扬。

泄完愤后,它恶狠狠的盯着眼前呆若木鸡的几人,冰冷的话几乎要将空气冻结成冰:“她死了,你们就更要死!”

一阵恶寒直窜上脊背,大家明白,逃不过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清朗的声音悠悠传来:“雪儿,放下仇恨吧,我愿与你共赴来生!”

恶灵立时呆住了,它痴痴的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小礼堂鬼影!”天朗立刻想起发生在小礼堂的恐怖事件,而那句话、那个声音与此时此刻所听到的竟一模一样!

“啊?”众人又是吃了一惊,大家都听说过发生在小礼堂的那起事件,还有那个突然出现在窗户上的鬼影!

当时,天朗在灯灭后,曾有短暂的与世隔绝,而且,还有一个灵体曾在他的耳边说过这句话——我愿与你共赴来生。

笑月惊道:“你是说,那个毫无怨念的灵魂?”

“没错,”天朗十分肯定的回答道:“正是它!”

“小礼堂?”志飞喃喃道,他似乎正在努力回想着什么,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你们是说,刚才说话的正是曾在小礼堂出现过的鬼魂?”

“是的!有什么不对么?”天朗疑惑的问道。

众人莫名奇妙的看着志飞,不懂他何以表现的如此激动。

“你们怎么不早说!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我知道他是谁了!”志飞已有些语无伦次。

“快说,它是谁?”大家不由得好奇的追问道。

“他就是秦风!”志飞抛出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你怎么知道!”所有的人都几乎震呆了。

“秦风不是在舞蹈室自杀的吗?那天我查校史时发现,那时的舞蹈室正是现在的小礼堂!”

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

而就在此时,一个人影缓缓而至,众人定睛望去,那是一个高大俊朗的男生,他的脸上竟然有一种超然的淡定。

他直接来到恶灵的面前,眼中是满满的深情:“雪儿,放下你心中的仇恨吧,我舍不得看到你变成现在这样。当初,是我负了你,我应该信任你,可我却没能做到,我根本不配拥有你的爱!你离开这个世界时,我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严重。我无法原谅自己,只能选择随你而去!雪儿,我不敢奢求你的谅解,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不论是生是死,能够永远的照顾你!”

恶灵的身影明显的一阵颤抖,慢慢的,它抬起了头,就在那一瞬间,它竟从一个恐怖的影子,变成了一个清秀美丽的少女。

秦风当下惊的险些说不出话来,他的嘴张的大大的,手指着面前女孩儿愣了半晌,方才断断续续的骇然道:“你……婉秋!怎、怎么会是你?”

众人听得此话,皆目瞪口呆。他们的脑神经一时间有些经受不了这样突然的意外,一直以来被他们认定是陆雪霏的女鬼,怎么会在转瞬间变成了早在归家途中就已失踪的唐婉秋?

只听唐婉秋语带悲哀道:“想不到是我对吗?我也一样想不到,雪霏怎么会死?你呢?为什么连你也死了?你知道吗,当我看到你竟然以灵魂的形态出现在我面前,我的心里有多震惊!告诉我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风看着唐婉秋愤怒而有些疯狂的表情,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见到你时我何尝不是震惊莫名?所有的人都以为接连索命的厉鬼就是雪儿,包括我在内,因此,我一直留在舞蹈室内不肯离开,就是为了等待有一天雪儿能够放下心中的怨念时,我随她一起,不论是轮回转世,还是做永远的孤魂野鬼,我都要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再也不分开!可是,当我以为雪儿已突破阵法重获自由时,看到的竟然是你!原来十几年来我一直都在进行着一个错误的等待!我想,雪儿也许不会想到,你我都已离开了人世!”

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着的众人,心中亦是诸多感慨,不由自主的为秦风感到悲哀。他们完全可以想像得到秦风的心情,十几年来,他任自己的灵魂被孤单单的囚禁于当初自杀的地方,只为了等待有一天可以与心爱的人相见。他想尽一切办法希望可以向恋人传达自己的心意,可不曾想,当他们终于可以脱离阵法的限制而重获自由时,他却发现自己等了十几年的人竟不是自己要等的人!漫长的苦苦等待和满心的期待,就在最后一刻全部化为了泡影,那一份心情,岂止是灰心、失望可以形容的!

不过,大家倒是已经从陆雪霏突然间变成唐婉秋的震惊中平复下来了。此刻,他们有些明白了,骆老校长何以在临死前会露出那般不可置信的惊讶表情。他当时一定是看到了恶灵,却没想到此鬼并非他们一直以为的陆雪霏,竟然是失踪了的唐婉秋,因此才会那样不敢相信。

而笑月则因此解开了心中的一个疑惑。丰学长说过,恶灵可能并非“五阴厉魂”,而是“七煞魔灵”。她就一直想不透,陆雪霏怎么可能是“七煞魔灵”?她曾听师父提起过,“七煞魔灵”乃灵界中最可怕的一种邪灵,而它的形成不仅需要连弑五名阴女,还要有两个最为重要的先决条件:其一,它必须是死在阴历七月十五,也就是鬼节;其二,它死后埋葬的地方必须是一种至阴之地,被称为“阴冢”。这两个先决条件,缺一不可,而陆雪霏无论是死亡的时间还是地点,皆不符合,所以,笑月一直都无法相信眼前的恶灵会是“七煞魔灵”。直到这一刻,笑月才想到,她们一直都错了,眼前的恶灵根本就不是陆雪霏。而如果它是唐婉秋,那么就极有可能附合那两个先决条件,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七星子”的出现对它根本不起作用!

而那边,秦风已开始回答唐婉秋的问题:“其实,雪儿在出事后的第二天夜里,便从你们寝室跳楼自杀了。我本来还处于盛怒之中,可当听到雪儿自杀的消息时,我感觉我的世界在那一刻天塌地陷了。短短两天,我经历了悲愤、痛苦、思念、茫然、羞愧与自责。我突然间明白了,雪儿对于我是何等重要,她就是我的生命!而冷静下来的我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愚蠢和不可原谅。雪儿是那么纯洁、善良,她怎么可能做出那样龌龊的事情,而我却没有给她最起码的信任与尊重,害得她要用死来抗议命运对她的不公!我相信,一定是刘士杰侮辱了她,可是,那时的我已经没有资格去恨任何人了。我只恨自己,在雪儿受尽凌辱和委屈的时候,我不仅没有安慰她,却雪上加霜的去怨恨她,是我害死了她!如果当时我给她以信任,陪伴在她身边,我相信她一定可以挺过来,而不至于最终走上一条不归之路。我知道,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黄泉路上陪伴她,不能让她一个人孤伶伶的无依无靠。我选择了舞蹈室作为我自杀的地点,因为我和雪儿的第一次相遇正是在那里。当我拿着绳子走到舞蹈室时,我看到了那扇窗子,当时,我正是通过它看到了雪儿优美的舞姿进而爱上了她,于是,我当即决定,就在那扇窗上结束我的生命!我必须要快,我怕我赶不上雪儿,可惜,最终我还是没能赶上她!”

秦风已是泪流满面、语不成声了,十几年来凝聚的思念,终于在此刻得以渲泄。

笑月在秦风叙述时产生了疑问,她知道,阴冢不仅可以聚阴,还可以将其所埋葬的灵体极好的掩藏起来,不容易被发现。如果唐婉秋果真被埋葬于阴冢内,尚可解释师父为何没有发现她。但秦风呢?难道是师父怜他一片痴情,故而网开一面留他在此等待陆雪霏?笑月在心里猜度着。

唐婉秋则默不作声的呆立着,渐渐地,一丝阴狠狰狞的表情出现在她的脸上,她突然发了疯般的狂笑着,恶狠狠的说道:“这一切都是他们害的,我要杀光所有的人,让他们为我陪葬!”

一瞬间,她又变成恐怖的恶魔,秦风见状大惊,忙喝道:“不要,婉秋!不要再制造杀孽了!”

“我不会原谅他们的!”阴毒的声音再次响起时,唐婉秋已快如闪电般冲向毫无抵抗能力的笑月等人。

大家彻底绝望了,本以为秦风的出现可以制止唐婉秋继续作恶,但他们的希望又一次落空了。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双眼,等待死神的来临。

而就在这惊魂动魄的一刻,一个淡青色的影子如离弦的箭一般向着唐婉秋疾速飞去。

唐婉秋大吃一惊,匆忙迎击,立时,一黑一青两个影子纠缠在一起,顷刻间天地变色、风沙四起,正当众人看得眼花缭乱之时,它们又骤然分开。

唐婉秋怒目而视:“又是你!你到底是谁,接连不断破坏我的行动?如果不是为了炼成‘七煞魔灵’,我早就将你打得魂飞魄散、不得超生了!”

那青色的影子显得很虚弱,它轻声说道:“如果不是受‘四柱锁灵阵’的限制,我也不可能会让你变成‘七煞魔灵’。”

唐婉秋恶狠狠道:“快说,你到底是谁!否则,我立刻就把你消灭掉!”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