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7 章 阴云笼罩苏区天 疏散伤员各西东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七回 阴云笼罩苏区天 疏散伤员各西东

红军走了,整个苏区没了笑声,一下子变得沉寂起来。人们不安地从家门里探出头,惶然地向街上张望着,街上冷冷清清,红军走时,贴在树上还有墙上的标语和口号,在风中飘动着。有几只野狗不安地在街上跑过,留下几声低吠。

陈毅斜躺在担架上,两个赤卫队员抬着他,沿着村路不急不缓地走着。陈毅看着眼前冷清萧杀的一切,心里沉重又悲凉。此时他很想找人说说话,驱逐这寂寞。

他朝担架下探了探头问走在后面的赤卫队员:红军走了,你们不害怕吗?

那个赤卫队员一时语塞,半晌才答:陈司令不瞒你说,我们怕的不是打仗,怕的是白军的报复。

走在前面的那个赤卫队员叹口气说:刚分到的地,说不定又得让人家收回去。

陈毅本想说两句轻松的话,调解一下心境,没想到他听到的都是这么让他揪心的事儿。

过了小村,前面就是一个沟口,沟口一大片地上,用毛竹搭了几十顶帐篷。这就是留下来的医院。

两个赤卫队员抬着担架顺着医院前的小路走着,有几个轻伤员,坐在草地上正在争论着什么,有一个人认出了陈毅,那个伤兵拖着一条腿向前走了两步,“扑通”一声跪在了陈毅的担架前:陈司令,救救我们呐。

两个抬担架的赤卫队员想绕路走开,被陈毅止住了。两个赤卫队员不知如何是好,其中一个小声地说:陈司令,这些伤兵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咱们还是快走吧。

陈毅瞪了眼说话的人,大声地命令着:把我放下。

两个赤卫队员无可奈何地放下了担架。

这时,另外几个听说是陈毅也相搀相携地围了过来,还有一些伤员听到了动静也向这里张望。

陈毅望着眼前跪着的伤兵,似乎很面熟,又一时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但他敢肯定,以前见过他。陈毅便问:你叫什么?

那个伤兵答:陈司令我是陈百强呀,你不认识我了。

陈毅想起来了,一年前他见过陈百强,那是在一次战斗中。陈毅去前线的途中,陈百强是个排长,他正奉命带着一排人准备绕到敌人的后面去袭击,正碰上陈毅。陈毅问明了情况,觉得偷袭敌人是个好办法,不过就是兵力少了点,想了想把自己带来的警卫班也用上去了。没了警卫班,陈毅就成了光杆司令,想了想笑着冲陈百强说:陈排长也算我一个吧。

陈百强面有难色。

陈毅玩笑似地说:排长同志,你是不是怕我和你抢功啊?

陈百强抓抓头皮说:陈司令你的安全……

陈毅笑道:我这个老兵还怕敌人的子弹不成?

陈百强便不好再说什么了,指挥着战士向敌人一个阵地摸去,陈毅随在后面。

没想到敌人也玩了一个心眼,放弃了阵地,把一个连的兵隐蔽在了阵地周围,等红军摸上去后,他们来了一个反包围。这种战斗太危险了,敌人在外,他们在内。一阵枪响过后,就有十几个红军战士牺牲了。陈百强得知上了敌人的当便杀红了眼睛,指挥着战士左冲右突。突了几次都没有冲出去,他这才想到了陈毅,这时已有两个战士保护着陈毅。陈百强不由分说背起陈毅就跑,一边跑一边冲那两个战士说:

冲,冲,说死也要冲出去。

警卫班的人武器都比部队好一些,挑选的大都是一些有经验作战勇敢的战士,警卫班拼命在前面开路,好不容易才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

到了安全地带,陈百强放下陈毅也是“扑通”一下跪倒了,低着头说:陈司令,我没完成好任务,你命令人枪毙我吧。

陈毅把陈百强拉起来,看着眼前这个红军排长,不知说什么好,这是一些的确不怕死的好战士,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这一次小小的失误怎么能怪他们呢。陈毅拍拍陈百强的肩膀说:要枪毙的不是你,而是我。连我这个老兵不是也被敌人骗了么。

陈百强听了陈毅的话,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陈毅认出了眼前的陈百强,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他挥挥手让陈百强站起来,陈百强仍是不站,却说:陈司令,我们这些伤员有个条件,你答应我们,我就起来。

陈毅不明白那是个什么条件,他惘然地望着那几个齐齐跪在他眼前的伤兵。此时从帐篷里爬出来的,被人抬出来的伤兵,越聚越多,他们都聚在了陈毅面前。

陈百强颤着声音说:陈司令,你千万不要扔下我们不管啊,我们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还能和敌人拼。

众人也一起附声说:我们还能战斗,千万不要让我们解散啊。

陈毅眼睛潮湿了。红军走的时候,“最高三人团”留给他们的指示中,其中有一条就是把这些伤员遣送到百姓家里。这样的指示没有错,红军主力走了,敌人占领苏区是迟早的事,剩下的部队和赤卫队只能去山里打游击,牵制敌人,等待时机。一支分散的游击部队显然没有能力照顾这些伤员。

还有一个伤兵,他已经不能走了,他的双腿断了,他一直爬到陈毅面前,伸出一双颤抖的手,抓住了陈毅的手,含着眼泪说:陈司令,给每人一颗手榴弹吧,等敌人来了,我们就和他们鱼死网破。

陈毅的心颤栗了,他握着那个战士的手,用力地摇了摇,然后提高声音说:同志们,同志们,主力是走了,可我们还有苏区的人民,还有留下的游击队,红军是不会亡的,请相信红军,相信苏区的人民……

陈百强说:陈司令,让我们参加游击队吧,把我们这些伤员编成一个团,我们不拖你们的后腿,我们自己独立战斗。

对,我们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战斗!众伤员也一起喊着。

陈毅的眼泪不知什么时候流了下来。这是多么好的战士啊,可他仍然很快冷静了下来,冲着众人说:组织决定暂时把你们放到老乡家里养伤,等伤养好了,你们就归队,我们随时欢迎你们。

众人沉默了,伤员明白遣散他们的后果是什么。他们眼巴巴地望着眼前的陈毅,泪水很快地流淌在了他们的脸上。

不知是谁带头唱起了歌:

神圣的土地自由谁人敢侵?

红色政权哪个敢蹂躏?啊!

铁拳等着法西斯蒂国民党。

我们是红色的战士,拚!

直到最后一个人!

歌声风一样地响成了一片。

陈毅见到项英时,歌声的余音仍在耳畔回荡着。

项英问了陈毅的伤情,陈毅没说自己的伤,却说:真不忍心让那些伤员解散。

项英似乎猜出了陈毅的心境,背着手走了两步说:温情主义救不了苏区。

陈毅很反感项英这种腔调,久久没有说话。他望着窗外,有一只蝴蝶在草丛中翩跹着,草丛中仍有两盏小花开着。陈毅久久盯着那只蝴蝶和那两盏小花,项英又说了两句什么,他似乎没有听见。

项英拿出笔记本,坐在了陈毅面前,陈毅才醒过神来,他知道,和项英的一场争论是无法避免了。

项英严肃地说:主力一走,保卫苏区的任务就落在我们的身上了。

陈毅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自从周恩来在医院和他谈话之后,他一直在思考。听了项英的话,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和项英有些距离,便说:要我们承担保卫苏区任务的思想是不对的,红军主力都没能保住苏区,留下的这些力量,想保住苏区这是不可能的。

项英马上反驳说:红军主力西征,已经把敌人的主力调走了,我们中央苏区的压力就少多了。等红军主力与2、6军团会师后,发展壮大起来,我们再打几个胜仗,等待主力杀回来,不仅可以粉碎敌人的进攻,说不定还能消灭敌人一大部有生力量。

陈毅苦笑了一下,更耐心地说:先不说主力能不能与2、6军团会合,他们也有他们的难处;我们的方针应该是牵制敌人,减轻主力的压力,保护好苏区的有生力量,等待时日。

我早就知道你会是这种悲观态度的,打了几个败仗就气馁了。我们真正的共产党人要有一股什么时候都不服输的精神,我希望你早日从悲观的阴影里走出来。项英显得很激动。

陈毅还想说什么,项英摆摆手说:陈毅同志,你想的什么我知道,不用再说了,你现在身上有伤,有些事我就处理了,不用你费心了,等你伤好后再说吧。

陈毅感到浑身上下一阵寒冷。他还想说几句,项英站起身:我还要到各处检查检查,有什么事等日后咱们再讨论,你现在头等大事是养好伤。

项英走后,一连两天没再露面,他到处布置着新的任务。

陈毅这两天想了许多,他觉得自己必须在某些问题上和项英据理力争。他不忍心主力留下的部队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第3天,他让警卫员扶着来到了项英办公的机关。项英正忙着冲医院院长布置工作。院长请示道:那些医疗器械是否要包装埋藏?

项英有些恼火地说:埋藏器械?我们的伤员怎么办?我们部队还是要战斗的!同志,不要太悲观,我们是有能力战斗下去的。

院长走了。

陈毅说:项英同志,我们现在的工作是隐蔽,有计划地撤退。

项英听了陈毅的话愣了几秒钟,说:这不可能,我们应该执行中央的精神,战斗下去;我正在考虑把部队集中起来,和敌人进行决战。

陈毅倒吸了口冷气:决战?

是的,决战!项英坚定地说。

我们要吸取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教训,不能再和敌人硬拼了,拿我们的两万来人去和敌人的主力拼命,这不是等于去白白送死!陈毅激动了起来。

看来你的悲观情绪还没有改变。项英失望地说,我们要按照中央的指示去办,谁不执行中央的指示,就是背叛。

我们现在是远离中央,要有机动灵活的观念,否则……

陈毅的话被电话铃声打断了。

电话是司令部打来的,司令部报告说:敌人已经进占了宁都。

项英冲着电话大声地说:告诉前方,一定要积极战斗,不要让失败的情绪占上风,要做到和敌人寸土必争。不要恐慌,我们要给敌人一点颜色看看。

项英说完挂上电话,回身冲陈毅说:我们要给敌人一个迎头痛击,你来的正好,我们研究一下办法。

陈毅不可思议地望着项英。项英继续说下去:

我们的主力是24师,靠它痛击敌人的主力是不够的。我初步设想是,把独立3团、7团、11团,还有省军区的1、2、3、4团……都集中在一起,形成拳头,编成3个师或者4个师,这样我们大规模和敌人作战,一次可以吃掉敌人一个师,少说也能吃掉一个团。

我反对。陈毅用拳头擂了一下桌子,接着说:这样我们的损失会更大的,我们把部队集中起来,在局部也许不比敌人弱小,可我们孤立无援,敌人却可以增兵,那样下去我们只有失败。我建议立即分散部队,就是主力24师也要化整为零。主力一走,我们要有长期艰苦斗争的思想准备。分散部队,把机关人员也分散到各游击区去,这样我们就可以随时出击,让敌人摸不透我们的实力,他们在明处,我们在暗处,这样我们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项英叹了口气,失望地合上他的笔记本,然后重重地说:

看来我们的思想是无法统一了,你的意见我会考虑的。有关部队是合是散这样大的问题还是到中央局会议上去讨论吧。

陈毅也不再说什么,但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在这种形势下,我看何老(何叔衡)、秋白等人应早些安排他们向上海转移。

项英道:你总是把事情看得过分严重,我们现在还没到四处奔逃的时候。

我是为他们的安全着想,而不是逃跑。陈毅纠正道。

好了,我会考虑的。你放心养伤吧,要是你身体允许的话,疏散伤员的工作你负责一下,我现在的事情太多了。项英抓了抓头。

陈毅的眼前又闪现出两天前见到那些伤员时的情形,他从内心里是不愿让这些伤员疏散的,疏散了伤员,就等于把伤员送上了不知去向的孤舟,生死只能靠天意来安排了。然而目前这种局势,又不能不分散。这一点陈毅认为是对的。想到这,陈毅点了点头。

项英一直把陈毅送到门口,看着警卫员搀着陈毅走远,他才转身走回办公室。

项英觉得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他却不知道争取战略转移的大好时机,这种机会,正在一点一滴地消失。

红军主力走后,国民党各路“围剿”部队并不敢贸然直进,他们在前几次“围剿”中,吃尽了红军声东击西的苦头。

他们担心这是红军设下的圈套,他们在东张西望,派出小股部队以探虚实。

项英对主力红军西征的情况是清楚的,他知道主力一走,什么时候能回来,或者回不回来都是个未知数;但他为了鼓舞留在苏区的指战员的信心,给他们造成主力很快就会回来的印象,竟不惜与敌人拼消耗。以至于他的决战方针,得到了许多人的拥护和赞成。那时,不少人都处在盲目乐观的状态之中。

唯有陈毅是清醒的,可他又左右不了目前的形势。只能是急在心里,苦在心里。灾难的魔影,正在一点点地向苏区逼近……

红军主力留下的近万名伤员,分散在几处,要让他们顺利地被苏区领走,的确很困难。敌人迟早会来,保住他们的安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陈毅左思右想,想出了一条妥善的办法。苏区的男人大部分都参军了,更多的是牺牲了。这些受伤的红军战士都很年轻,让这些受伤的战士做儿子,做女婿,做丈夫都是一种好办法。陈毅想到这,无奈地摇摇头。

伤员们集中在坡地上,村民们赶集似的从四面八方向这里涌来,来的大都是上了年纪的人,这些人家里大都是有人参加红军的。

王婆婆从王家坪动身,走了小半天山路,她赶到的时候,已经有一批伤员被领走了。医院门前的空地上,仍足有几百伤员。他们对这样的行动,表现的非常冷静,他们不看来领他们的人,有的闭着眼,有的望着别处。

王婆婆被坐在一角的一个伤员吸引了,那个伤员的伤在腿上,他孤零零地坐在草地上,仰着头望着天空,在用草叶吹一首歌:

神圣的土地自由谁人敢侵?

红色政权哪个敢蹂躏?啊!

铁拳等着法西斯蒂国民党。

我们是红色的战士,拚!

直到最后一个人!

王婆婆听过这首歌,红军走的那一天,就是唱着这首歌走的。王婆婆一听见这首歌,她就能想起王铁,想起于英。他们都走了,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她每天都要立在门口呆望几次,总想着有一天,王铁和于英会双双地从小路上走回来。

她望着那条曲曲折折通向远方的小路,他们就是顺着那条小路走的……

王婆婆向那个伤员走去,那个伤员看着王婆婆一点点向自己走近,他的嘴里仍没有停止吹口哨,口哨声一直那么支离破碎地响着。王婆婆立在他的面前,后来就蹲在他的面前,伤员停止了歌唱。伤员望着王婆婆。王婆婆又想到了王铁,想到王铁正在和敌人打仗,一颗子弹击在王铁的身上,王铁的身上血流如注,王铁在喊:娘——王婆婆的心里颤了颤。

伤员说:红军走了,我们是伤员。

王婆婆的鼻子有些酸,她蹲在伤员面前,攥住了伤员的手。

你愿意就给俺当儿子吧。王婆婆的声音有些哽咽。

红军走了,敌人要来了,连累您不好。伤员说,眼睛望着别处。

俺儿子就是红军,俺还怕啥连累。王婆婆攥紧了伤员的手。

她看见伤员的眼睛潮湿了,有两滴亮亮的东西正在缓缓地从眼角里溢出。伤员支撑着身子跪下了,他双手抚地给她磕了一个头,轻轻地叫了声:娘——王婆婆的眼泪汹涌着流了出来,她抱住了伤员,哽哽咽咽地答:哎——两个人抱成了一团。

我叫陈百强。伤员冲她说。

百强咱们回家。王婆婆扶着陈百强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他又立住脚,放开王婆婆的手说:娘,您等我一会儿。

陈百强说完向那些伤员走去,到了近前他跪下了,哑着声音说:弟兄们,我先走一步了。若老天爷有情,咱们弟兄们还会再聚的。

伤员们听到了,有几个呜咽着哭了起来。不知是谁又带头唱起了那首歌,众人便一起唱了起来,高昂的歌声从山坡上向四面八方流去,来领伤员的村民,被眼前的情景感动了,他们背过身去,在用衣襟拭泪。

王婆婆搀扶着陈百强向王家坪走去。陈百强拖着一条腿,手里拄着一根木棍,另一只手扶着王婆婆。突然一个沉甸甸的东西从陈百强的怀里掉下来,陈百强忙弯腰去捡,那是一颗手榴弹。

王婆婆没有见过手榴弹,不知那是个什么东西。陈百强冲她说:娘,这是炸弹,炸白狗子用的。

王婆婆没有说话,看着陈百强小心地把那颗手榴弹又揣在怀里。王婆婆的心里沉甸甸的,似乎压了一个什么东西。她盼着早些到家,到家后,她要为陈百强做一顿好饭……

村苏维埃主席白天兴接到去领伤员的通知时,便似被猫咬了一口,他呆呆愣愣了足有几分钟。

红军主力走了,白天兴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自从王先贵死了之后,他的确提心吊胆了一阵子,后来他发现没有人怀疑他,他才暗暗松了口气。可山上那些埋着的财宝仍让他坐卧不安,可他又不敢再有所行动,直到那些财宝重新被红军取走,他才彻底死了那份心思,一心一意用在女人身上,王先贵的媳妇成了他的玩物,只要他想,什么时候都能去。女人半个不字也不敢说,他想咋样就咋样,后来他就觉得其实也没有多大意思,他从女人眼睛里看到了一种死亡的气息。那女人的眼睛里总是冷冷的,泛着一股杀气,让他常常不寒而栗。他和女人做那事时,女人一点也没热情,任他怎么努力,女人一直不吭不哈的,眼里一如既往地流露出一股冷气。白天兴就有了火气,他一边在女人身上折腾,一边问:你是不是恨俺?恨俺你就说一声。

女人不说话,任他折腾。

你是不是想要杀了俺?他又问。

女人仍然不说话。

他便开始掐她、咬她、抓她。

女人忍受着,嘴里嗞嗞地吸着气。他就发狠似地说:你是不是想杀俺?

女人终于呻吟着说了:没人敢杀你,你是主席。

白天兴听了这话,便恶狠狠地笑了。

女人虽然这么说,可他心里仍然不踏实。和女人干过之后,不管有多么晚,他从不在女人那留宿,他害怕自己一闭上眼睛,女人真的把他杀了。

红军主力一走,他便想:村主席当到头了。

当年他积极支持红军打土毫分田地,是因为红军的强大。

他没有能力也不敢和红军抗争,那时他觉得给红军办事没有亏吃。让他当主席他就当,从中他得到了以前没有得到的。他从村民的眼睛里,看到了爱和恨,当然其中也有嫉妒的目光。

分地搞运动,他村主席可以说一不二,他当年当土匪时,那么多人瞧不起他,躲着他,恨他,诅咒发誓要把他杀死。可现在这些人见了他,远远地就带着笑,主席长主席短地叫,从中他得到了一种满足,一种从来没有得到过的满足感。

可如今红军走了,也就是说,村主席以后就没了靠山了,还能有谁把他这个村主席当一回事儿呢?都说红军很快就会回来,可又有谁知道会啥时候回来呢?红军这一走,国民党的队伍很快就会来的,给红军干事儿那就是国民党的敌人,敌人能放过给红军干事儿的人么?自己又不是红军说走就走,他还要在这里生活下去。这么想过之后,白天兴更加肯定地认为:村主席是不能再干了,谁愿意干就让谁干去。

伤员也不能领,领了伤员,等国民党部队一来,更说不清了。

村民们聚在村头等待领伤员的时候,白天兴一摇一晃地走了出来。他冲每个人笑着,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他走到人群中,先是给众人做了个揖,然后说:老少爷儿们,俺白天兴当村主席时,可有地方对不住大家伙?

他这么一说,村民们都摸不着头尾,便没有人说话。

白天兴就又冲众人笑了笑道:俺白天兴不是个没有良心的人,无论啥时候都想着大伙,念着大伙,以后有啥事用得着俺姓白的,老少爷儿们只管说话。

村民们困惑地望着他。

白天兴觉得不能再这么绕弯子了,好话说得再多也不会有什么大用,于是他说:今天俺想和老少爷儿们说个事儿,就是俺白天兴不能再当这个村主席了,俺要出趟门,料理不了村子里的事了。

人群开始乱了起来,众人议论纷纷。

白天兴又冲大伙做了一圈揖,便走出人群。他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一片树丛后,听人们议论了一阵,便平静了下来。众人又去领伤员了。他看见王先贵的媳妇也背着一个伤员向自家走去。

白天兴想:是该出去躲一躲了。他吁了口长气,从树丛里走出来,向村外走去。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