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0 章 毛泽东暗夜渡江 "三人团"黎明论兵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回 毛泽东暗夜渡江 叭送拧崩杳髀郾

哈里森·索尔兹伯里曾写道: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笨重的、不适当的、多余的辎重队伍拖在后面长达50英里,红军几乎可以肯定越过湘江,通过蒋介石的第四道也是最后一道封锁线。尽管红军先头部队未能抢先到达全州,他们还是在11月25日跨过了湘江。1军团和3军团的部队到11月26日也都过了江。恰在那时,广西军阀白崇禧从兴安把他的部队向南转移,佯作保卫桂林,实际上是放开走廊让红军从兴安前往全州。11月27日晚,3军团和1军团的先遣部队没遇到多少阻力便并肩渡过了湘江,在他们之后,9军团继1军团,8军团继3军团先后过江,中央纵队随在他们中间行动。界首和脚山铺是两大渡口。江水很浅,大部分人索性蹚水过江。

本来红军在两三天内就可以全部过江,而且不会有多大损失。但是,行动迟缓的庞大的辎重队伍和那些未经训练的蹩脚新兵改变了这个形势。

1军团和3军团在湘江西岸各自的阵地上苦打了两三天后,中央纵队的先头一批人马才赶到湘江东岸。

此时正是黄昏时分,在渡口两岸狂轰乱炸了一天的敌机,因为落日,能见度太低,加之江面上又起了雾,只好不甘心地收兵了。一时间渡口显得很静,中央纵队的先头部队也没有加剧这里的喧哗。他们知道,重要的是时间。

周恩来从行军伊始便一直走在中央纵队的前面,紧随1、3军团的后面。周恩来明白,这种非常时刻,离部队近一些意味着什么。他是上午时分到达湘江东岸的,但没有急于过江,他此时担心的不是苦战中的1、3军团,而是落在后面庞大的中央纵队,还有在后面打阻击的5军团。直到这时,他心里也没有底,部队能不能全部过江?能不能冲过敌人的第四道封锁线?能不能与2、6军团顺利地会合?许多个为什么一起在他脑海里回绕,他的心里沉甸甸的。

长征的命令是他签发的,部队执行情况也是他落实的。顺利通过第1、2、3道封锁线是他预料之中的,在湘江一拼是他预料之中的。但在此能搏到何时,后果将会怎样,这是他无法想象的。

作为一个红军指挥员,他太清楚兵贵神速意味着什么了。

可是整个西征的红军就是快不起来,他知道在他的身后那个笨重队伍行军时的样子。中央纵队这种大搬家式的做法也是他同意和认可的,但他万没有料到,整个中央纵队行动会这么缓慢,缓慢得让人发火,气急。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只有等待。他来到界首之后,已分别派人传达了他的命令,命令1、3军团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中央纵队过江;命令后面的部队:火速前进。

终于在黄昏时分,周恩来迎来了博古和李德。博古和李德骑在马上,风尘仆仆,一脸焦虑。周恩来逐个和他们握了握手。3个人碰了个头,决定博古和李德先过江,指挥前面的1、3军团顶住敌人的冲锋,周恩来继续在这里等待后续部队。

周恩来看着博古和李德的马匹跳到江水里,长吁了口气。

当他回身张望的时候,看见了朱德。几日不见,朱德显得黑了,瘦了,他的眼里挂满了血丝。朱德不停地吆喝着他坐下的马,那匹马似乎已经精疲力竭了,走起来摇摇晃晃的。朱德等不及,从马上跳下来,几步走到周恩来面前。

朱总司令快过江吧。周恩来握着朱德的手道。

咱们一起步吧。朱德打量着周恩来,他发现周恩来也瘦了,眼圈上有一团暗影,双唇皴裂。

周恩来说:你先过吧,我在这里还要等一等。

朱德摇摇头,说了一声:也好!便从警卫员手中接过马绳,向江水里走去。

这时的天空已经朦胧一片,西岸红军的阻击阵地上,不时地传来冷枪、冷炮的响声。

敌人试射的第一发炮弹落在江水里,江水被炸起一股高高的水柱,那道水柱半晌才落下来,江面便喧腾了起来。敌人开始往江里射排炮,顿时湘江里水浪排空,炮声阵阵。

周恩来指挥着身边的人员隐蔽卧倒,自己也在一棵大树下坐下了。警卫人员急忙涌到他的身边,他发火似地说:让你们隐蔽,围着我干嘛。警卫员呆愣愣地望着他。他挥了挥手,警卫人员只好散开一些,但仍不离他的左右。

有两发炮弹在他们不远不近的地方炸响了。周恩来感到一阵阵的乏力,他真想就这么坐下去,再也不起来。中央纵队的先头部队开始过江了,他们已别无选择,敌人的大炮是在盲目地射击,如果等天亮过江,敌人的飞机可不是盲目地扔炸弹和射击了。

周恩来站起来,大声地喊着:要小心,躲开敌人的排炮。

部队向江心涌去,一阵排炮打过来,人群顿时淹没在水浪之中,许久,周恩来才看清,还有几个人影在前进。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周恩来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一排马灯走了过来,借着灯影他看清了,走来的是徐老、董老和林老。

周恩来忙走过去。在此时看到这几位老同志,他心里又多了些不可名状的滋味。他觉得有许多话要说,可汇集在喉头只剩下了一句话:快过江,要快!

几位老人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徐特立转头叮嘱一声:恩来,你也要保重。

周恩来笑了笑。

浮桥已被炸掉了,东一截西一截地在江水里漂着。周恩来冲两个警卫员说:快保护徐老他们过江。

两个警卫员接过了徐老、林老的马绳,走进江水里。

周恩来再次回身的时候,看见毛泽东就在他不远处的地方站着,身旁站着几名警卫员和工作人员。毛泽东的身体似乎比长征前好多了。此时的毛泽东正站在灯影里冲他微笑着。

周恩来又惊又喜,忙迎上前去:主席,身体好么?快过江吧。

毛泽东注视着湘江西岸隐约可见的炮火,问了一声:情况还好吧。话问得不冷不热,似乎他是个局外人。

不太好,1、3军团打得太苦,他们已经坚持3天了,伤亡很大。我们急,敌人比我们还要急,恨不能一口把我们吃了。周恩来一边说一边揉着太阳穴。

我们实在是太慢了,太慢了!毛泽东说。

这的确是个教训,当初我们把形势估计错了,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周恩来苦不堪言地说。

咱们这是叫花子打狗。毛泽东又补充一句。

我已经通知后面轻装前进了,可有的东西就是轻不下来。

周恩来苦着脸。

王稼祥在暗影里的担架上说:农民意识,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青山都不在了,哪还有柴烧!

周恩来这才看清暗影里的王稼祥和洛甫,他马上意识到了什么,说:都怪西征前没有考虑周全。

这还是次要的,关键一点,我们要找到一条正确的路线。

洛甫没头没脑地说一句。

周恩来脑子里打了个闪,眼前这3个人说话时采用的都是一种语调,而且中心意思也如出一辙。他的头脑似乎一下子清醒了许多,没再说什么,指指江面说:还是快过江吧。

毛泽东说:恩来,咱们不能一起过江么?

周恩来道:我再等一等,听一听8军团和5军团的消息。

毛泽东见周恩来这么说,没再坚持,和王稼祥、洛甫一道向江里走去。

周恩来注视着灯影里3个人消失的背影,他站在岸边,沉思着。

周恩来是黎明时分过江的,那时天仍黑着,东方的天际隐隐的有了一抹白,江水有些凉。敌人不再打炮,也不再打枪,湘江两岸暂时沉寂着,敌人似乎在这黎明时分积蓄着力量,准备天明后更凶猛更残酷地拼杀。

周恩来一直站在湘江东岸,他在心里默默地祈求着中央纵队快些,再快一些。先头部队过江后,中央纵队的大部队,却一时没了消息,只有少数人马稀稀拉拉地挤到湘江边上来。

周恩来一次次打听着大部人马的消息,回答总是说:大部队还在后面。周恩来焦心地赶到西岸界首的临时指挥所里,看到朱德正在灯光下看着地图。他的到来,使朱德的脑袋从地图上抬了起来,朱德挥了挥手,就有警卫员给周恩来端上来一大杯温热的玉米糊。

宋德笑着说:我都让人给你热过好几次了。

周恩来接过玉米糊,看着眼前的朱德,这位敦厚的兄长,总是那么为人慈善。

周恩来几口喝光了玉米糊,又让警卫员绞了毛巾,擦了脸。这才说:总司令,情况复杂呀。

朱德抬起脸,沉痛地说:我们现在很被动,中央纵队还没有完全过江,但根据情报,他们距湘江大约还有20几公里,如果顺利的话,明天中午前就能到达,1、3军团在这里和敌人苦战,5军团正在文市郊外与周浑元的追兵苦战……

周恩来一直在为5军团担心,殿后阻击的部队是最危险的。一路上,他们一直担任着后卫任务,走走打打,部队也被拖得七零八落,有的都已失去消息,无法联络。这支在1931年12月宁都起义诞生的部队,在保卫广昌时曾遭到过重创,一半以上的兵员,都是长征前才补充进去的。

一路上停停打打,伤亡最重的还要数34师,他们是5军团的殿后部队,陈树湘师长指挥着全师,几乎一路都在打,伤亡惨重。

还有8军团,8军团几乎都是西征前扩红招募的新兵。周恩来和朱德想让这些新兵补充到1、3、5军团去,但博古和李德不同意,他们说成立8军团是为了壮大红军西征的气势。

于是便有了8军团,8军团这些新兵,从部队转移一开始,军心便不太稳定,死的死逃的逃,现在的8军团几乎损失过半,而且很难有太大的战斗力。

周恩来想到这担心地说:我看8军团的番号可以取消了,把剩余的部队补充到几个主力团去,管理上也方便一些。

朱德也说:看来全部用新兵组建一个团队,的确是一个失策。

周恩来点点头,他没有接着朱德的话继续说,而是转变了一个话题:湘江这一战,已经打了3天了,部队损失不小,这样下去,谁知还会打多久,伤亡太大,我怕部队军心不稳。

朱德似看透了周恩来的心思,忙宽慰道:部队损失是大了一些,可从另一方面,我们的主力毕竟渡过了湘江,敌人想把我们消灭在湘江东岸,我们现在却胜利地渡过了湘江,反过来讲我们也算是一个不小的胜利。

周恩来明白朱德这种宽慰,便说:你休息一会吧,看来天一亮又将是一场苦战。

朱德揉了揉发涩的眼睛说道:是该休息一会儿了。你也睡一会儿吧。

周恩来没点头也没摇头,他把身旁的马灯捻暗一些,冲朱德说:你去睡吧。说完又指了指弹药箱道:我睡在这就可以了。

朱德从警卫员手中拿过一条毯子,走出临时指挥所,挤到门外司令部值班人员睡的草坡上。这些天,他实在太疲劳了,眼睛一合就睡着了。

周恩来却没睡,他只在弹药箱上迷糊了一会儿,就坐了起来,捻亮马灯,开始起草一份加强政治思想工作的电文,让部队团结一致,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电文很快就写好了,周恩来凑到灯下看着:

一日战斗,关系我野战军全部,西进胜利,可开辟今后的发展前途,否则我野战军将被层层切断。

我1、3军团首长及政治部,应连夜派遣政工人员,深入到各连队去进行战斗鼓动。要动员全体指战员认识今日作战的意义。我们不为胜利者,即为战败者。胜负关系全局,人人要奋气作战的最高勇气,不顾一切牺牲,克服疲惫现象,以坚决的突击,执行进攻与消灭敌人的任务,保证军委一号一时半作战命令全部实现,打退敌人占领的地方,消灭敌人的进攻部队,开辟西进的道路,保证我野战军全部突过封锁线应是今日作战的基本口号。望高举着胜利的旗帜,向着火线冲上去。

写完之后没写落款,他想送李德、博古审阅后发出,可时间不等人,现在已是凌晨时分,就用军委名义发吧。他想让警卫员喊醒朱德,朱德已站在他的背后开口了:好,我看这么下发部队就行。

周恩来有些吃惊地看着身后的朱德道:你怎么没再多睡一会儿?

朱德笑道:军机大事,我怎么能贪睡。

周恩来旋即在命令上签署了落款:

中央局

军 委

总 政

朱德接过电文,让警卫员送到机要科,马上下发各部队。

周恩来这才长吁了一口气。

朱德在他身旁低声说:你睡一会儿吧。

周恩来笑一笑,又拿过毛巾擦了擦脸,站起身道:天快亮了,又将是一场苦战。

周恩来走出临时指挥所,两名警卫人员随即跟了出去。周恩来挥挥手道:你们也打个盹吧,不要跟着我,我想一个人在外面站一会儿。

周恩来站在一块石头上,湘江在他的耳畔喧响着,东方已朦朦一片曙色,潮潮的江风吹过来,使他打了一个冷颤,精神也为之一振。湘江已显出了大致的轮廓,又有雾,静悄悄地在江面上泛起。周恩来深深地吸了两口气。

湘江东岸又有了人喊马嘶的声音,这说明又有一股红军部队赶到了湘江边。

周恩来在心里说:快些吧,要快,快!

突然一颗炮弹在前方的阵地上爆炸了,这一声惊响,打破了黎明前的宁静。周恩来知道,激烈的一天来到了。

周恩来见到李德和博古时,天已经大亮了。他们见面之后没有过多的寒暄。激烈的战事,使他们的精神高度紧张。摆在他们面前的首要任务是,部队过江后,将何去何从?从目前状态看,敌人已经发现了他们要与2、6军团会合的企图。

按原计划行动,将会更加困难;如果改变行军路线,部队下一步将向哪里走?

朱德在昨晚参谋部会议上已经提出了这个问题。3个人一见面,周恩来首先提出了这个问题。

李德想也没想地说:当然要按原计划行动,与2、6军团会合,是我们目前最好的办法。

博古没有说话,他似乎在沉思。枪炮声紧一阵慢一阵地传来,大地也随之在一阵阵地颤抖着。

周恩来说:如果按照我们当初的设想,用8万人的哀师,冲过敌人的封锁线,与2、6军团会合,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我们在制定计划的时候忽略了一个问题:兵贵神速!我们没有做到,使8军团和5军团遭到了严重的损失,队伍最后的34师,我们又失去了联系,1、3军团已经打了三四天了,照这样下去,说不定还得坚持几天,部队究竟损失了多少兵员,我们目前无法统计,即便我们现在轻装了,凭我们现在的疲惫之师,能否再和敌人硬拼下去?……

李德听了周恩来的话,显得很激动,他在眼前不大的地方来回踱着步子,点燃的半截烟已经熄了,他也没有去管它,等周恩来说完,他停下脚步,盯着眼前的地图道:我们不去与2、6军团会合,我们就得天天行军,伤员怎么办,补给怎么办?部队无法休整,士气将更加低落,唯有与2、6军团会合才是我们的出路。

周恩来觉得李德说的不无道理,但是否能行得通,周恩来仍有些犹豫。

沉默半晌的博古这时说:我看咱们也许某些方面想象得太重了。敌人要是没想到我们与2、6军团会合的企图呢?就是想到了,他们的兵力是否布置得合适?我看不妨先做一些试探。目前部队连日征战,的确是太疲劳了,这一仗之后,我们争取休息几天,调整一下队伍,与2、6军团会合是确实可行的一条路,只不过是个时间早晚的问题。

博古说完,看着李德和周恩来。

李德觉得博古这个建议可行,但他没有说话,从兜里掏出火来,点燃那支半截烟。

周恩来犹豫着说:我们是不是听听其他一些同志的意见,比方说王稼祥、洛甫,还有毛泽东等人的意见,中国有句俗话叫做,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

博古和李德两个很快对视了一眼。

李德又想起了红军出发前,项英让他提防毛泽东的话。他没把事情想得多么严重。博古却记在了心里,也许他是中国人,知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名言的真谛。

出发伊始,他在暗中就注视着毛泽东的一举一动。他很快发现了毛泽东、洛甫、王稼祥3人之间不同寻常的往来。没多久,风言风语便传了出来,说什么这次红军主力的行动是逃跑,毫无计划等等。他把听到的这些传言对李德说了,李德很激动,他不明白毛泽东等人为什么要指责这次行动是无计划的,是逃跑主义?这一点李德很是想不通。激动过后,他很快又冷静了下来,他曾暗下决心,这次行动一定要成功,给那些在他背后说三道四的人看一看,这次行动是不是逃跑。

周恩来一提起毛泽东,李德和博古马上变得敏感起来。

博古首先沉不住气了,他冲周恩来挥了挥手说:听他们的意见还不如不听,他们之中有的人肯定说我们从一开始就错了,他们这样的话在背后说得够多的了,别人称他们是“中央三人团”,他们散布的这些,其用心是不言而喻的……

博古越说越激动。

周恩来低下头想了想说:有时候,我们听一听批评也没有什么不好,可以从另一个思路想想问题。

李德扔掉烟蒂,又在烟蒂上踩了一脚,发狠似地说:我们是有一些缺点,比方说让那些辎重拖住了手脚,但不能说是方向错了。

这是我们工作的疏漏,往往这种疏漏会给我们带来致命的打击。周恩来缓缓地说。

是中央纵队拖了我们的后腿,老的老小的小,我们现在是担着担架在打仗,哪里会有不慢的道理。博古不停地申辩着。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才是真正的逃跑,我们几乎把整个苏区都搬走了,说明我们的计划有周全的地方,也有疏漏的地方。周恩来茿E着李德和博古说。

两人一时没有说话。

红军撤离苏区前,计划是3个人分工实施的。政治上博古负责,军事上李德做主,周恩来监督整个计划的施行,撤退命令,也是周恩来签发的。当然到了这种时候,相互指责抱怨是没有用的。重要的是如何团结一致,渡过眼前的难关,后面的事情发展到什么程度,现在无法预料。想到这,周恩来说:我们目前最关键的是解决眼前的问题,关于这次转移的功过是非留待以后去探讨吧。

我们必须与2、6军团会合,一定要走这条路,否则我们这次转移才是真正彻底失败了。李德大声地说。

不知什么时候,3军团那边的阵地上,枪炮声响成了一片,远远望去,那里烟雾弥漫,半个天际都被硝烟吞噬了。

3个人被这激烈的枪炮声惊呆了片刻,他们意识到,现在的分分秒秒对红军来说,都是战士们用生命在换取。事不宜迟,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

博古首先回过神来,尖声说道:目前我们与2、6军团会合,也许是唯一的出路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周恩来明白这样无休止地争论下去,不会有什么最后结果的。如果没有别的路可走,与2、6军团会合也许真是唯一的出路了。他来到地图前,察看着地图说:与2、6军团会合的事先放一放,我们跟下是督促部队早些过江,尽快离开这个地区,我们的战士在流血……

快些离开湘江是对的,可后续部队不能及时赶上,让敌人粘住怎么办?李德一时显得也没了主意。

那就让他们留在原地打游击,建立新的根据地,等待时机再与我们会合。博古很快地说。

周恩来的心一沉,他知道如果那样的话,留下的部队将凶多吉少,为了整个红军的命运,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可眼下走不脱的原因是庞大的中央纵队还没有完全过江。白天的湘江,几乎是被敌人的飞机和大炮封死了,要想过江只能等到晚上,那么多人,那么多辎重,一个晚上怎么能过完。

李德瞅着地图说:现在选择一个集结地点,让先过江的人们先行一步,1、3军团只能再顶一顶了,等后续人马一到,我们马上离开此地。

李德说完,用手指着地图上油榨坪的地方说:部队就在这集结。

周恩来看到那是资源县境的越城岭山区,便于部队隐蔽,6军团渡过湘江后,也曾在那里立过脚。周恩来点点头。

博古也没有什么异议。

等朱德从前线回来,如果他没什么意见就下达命令吧。周恩来说。

这时,天已近午时,1、3军团的阵地上,激战达到了白热化。

几批飞机,轮番助战,他们从空中,一边扫射、一边投放着炸弹。

3个人的目光,一起投向了前方浓烟滚滚的阵地。

那里正在进行着一场你死我活的拼杀……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