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逮住大鱼

1948年10月26日

纵队侦察营和三个师的侦察连,顺着临城公路,成两路纵队行军。上午9点左右,听到了马达声,同志们都以为后方来了汽车,都在准备让路。就在这时,一排子弹打在行军队形。当时纵队通信班三个同志牺牲,四个同志负伤。敌机从我们头顶上飞过,带的风将我们的帽子都刮掉了。我们遇到敌机这突然的袭击,主要思想上没有准备,因敌机顺着公路飞的很低。不能让敌机第二次扫射!同志们没有等领导发信号,都在原地卧倒,用长短火器向敌机射击。敌机又扫射了两次,因找不到目标,且受到我们的火力射击,便飞走了。当敌机走了后,我检查了一下,在我卧倒的地方右侧约一公尺处有数十个弹坑。如果敌机在向左点扫射,那我就革命到底了,也或许又要进医院了。

(爸爸告诉我,如果遇到了敌机的俯冲射击,一定要将头迎着敌机来的方向卧倒,这是他在研究被敌机击中的战友的情况后发现的规律。如果来不及卧倒,那就仰天躺倒。这是很多人做不到的,因为敌机的尖啸声和炮击声是很吓人的,有些人会给吓得到处跑呢。他曾将这发现向上级反映过,但没有被重视,也许是因为当时他太年轻了。)

1948年11月1 日

天大概有一点钟左右,我和陈少民、万寿仁三人,背着一支自动枪、二支三八式步枪和三支手枪出发了。这一次的任务是配合捕俘组,在枣庄绛县的公路上捕俘。我们的任务是到枣庄西头,距枣庄约300 公尺的一个小丘上担任阻击任务。天拂晓我们到达了该地。由于深入敌后,三面临敌,我们三人就分三面警戒。由于我们穿着便服和敌人军服,敌人搞不清我们是干什么的。当敌人搞清我们是人民解放军的时候,已经快到11点了。这时我们捕俘组也已完成了任务,我们淮备再停半个小时就要撤回去。这时,我突然发现在我们的东边有大批敌人向我们运动,我们又发现在北面、南面各有敌人在运动,看样子是要包围我们三个人。当敌人距我们还有700公尺左右,我和陈少民提起了三八大盖,瞄准了敌人连续打了五发。敌人遭到我们突然的射击都卧倒啦,也许有的被打倒了。我们利用敌人卧倒的机会就向后撤,用边打边撤的战术和敌人打了约5 里路。在我们撤的时候,敌人的轻重机枪60炮都用上了,和打大仗似的。但是打了5 里路,是送了我们三人5 里路。

1948年11月3 日

四面八方都布有敌人,我们侦察连一排四个侦察员伪装成敌人。王英排长伪装成敌少尉军官,我们三个装成敌兵,在山东枣庄和绛县的公路上一家烧饼店里,吃着油条,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找机会下手捕俘。8 点多钟,从公路南方来了四个敌人,两个敌军官打扮,一个是官太太洋学生打扮,一个大概是个勤务兵。他们大摇大摆地沿着公路走过来。我们看到肉送到口上来了,一定要吃掉它!于是王英排长按派,我们四个人分成两个小组,一个小组走在其前,一个小组跟在其后,等机会一到就下手。这样走了约一公里路,前面一组碰到一个伪区长一个伪乡丁,便要他们跟着走,但这两个顽固的家伙不肯走,虽然要他们没有用,可放过他们又不便,就干脆各一枪把他们打倒了。我和排长见到前面的情况也就动手了,令敌军官跟着走,这家伙死不走,其勤务兵拔腿便跑,被我一枪打死。这两个敌军官才不敢跑了。其中一个敌军官说:“都是自己人,有话好说,何必这样……你们是为了仇,还是为了钱,我这里有钱,弟兄们拿去用吧!”

拔梗笥眩忝潜鹱昂浚∥颐且徊晃穑晃且忝抢鲜档馗颐亲撸〔蝗坏幕埃呛退谎南鲁。∈刀阅忝撬蛋桑颐鞘侨嗣窠夥啪 蓖跤⑴懦ぶ噶酥杆懒说牡星谖癖怠

三个敌人看着死了的勤务兵,听说是人民解放军,相顾失色,特别是那个洋装太太,更是吓的脸色灰白。他们的金钱,在这里失去了作用,只有跟着我们走。

回部队后,经上级审问,其中一敌军官是驻徐州新五军空军上尉飞行员,到枣庄是来结婚的,女的是他的新婚妻子,另一军官,是女的弟弟,徐州国民党总司令部的参谋,掌握着许多敌方军事机密。这次我们可立了大功啦!

(爸爸告诉我,这个敌飞行员,正是我军急需的人才,后来当了我军的飞行教员,以后便成了我空军的军官。他的小舅子,因掌握敌军徐埠会战的诸多机密,也在淮海战役中为我军立了功,成了我军的一员。)

--

红袖添香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