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竹林惊战

(为了方便读者对淮海战役的了解,这里补充点淮海战役的史料。从这些史料中看到,淮海战役先后消灭了和大部消灭了国民党军的黄伯韬、黄维、杜聿明等大兵团。2006年夏爸住院期间,碰到了原部队的一位战友[解放后因不识字复员回了家],两人谈起了打淮海,说31军是将国民党的这几个大兵团都打了,还打了李延年。说打淮海部队是越打越强,越打越大,因为国民党兵好多都怕死,还给饿得够呛。国民党不明白,解放军才60万,怎么反而包围了80万的国军呢?连斯大林也搞不明白。其实,很简单,我军将国军士兵俘虏了,就召集开诉苦会,会没开完,下面的俘虏兵就哭的不行了,就要求参加解放军了,当天就拿枪上战场打国军了,还有的干脆不用开诉苦会,俘虏了就说,你们不用开我的会了,我全知道,给我枪吧!连衣服都不换,调过枪口就打国军了,而且也不怕死了,非常的勇敢。所以,淮海战役,三野是越打越强了。31军是四七年才从地方升级的野战军,短短的不到两年时间就比兄弟部队强了,比那些国军强了,其原因这是一个主要的方面。)

下面是史料:

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中原野战军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西迄商丘,北起临城(今枣庄市薛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第二个战略性进攻战役。

根据中央军委的部署,战役自1948年11月6日开始,至1949年1月10日结束,共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948年11月6日,华东野战军分路南下。8日,国民党军何基沣、张克侠率部2万余人战场起义。10日,我军把黄伯韬兵团分割包围于徐州以东的碾庄地区。经过10天逐村恶战,至22日全歼敌军10万余人,并击毙了敌兵团司令黄伯韬。同时,中原野战军为配合作战,出击徐(州)蚌(埠)线。11月16日,攻克宿县,完成对徐州的战略包围。这时,中共中央军委决定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组成总前委,邓小平为书记,统一指挥淮海战役。第二阶段,11月23日,中原野战军在宿县西南的双堆集地区,包围了从华中赶来增援的黄维兵团12个师。28日,蒋介石被迫决定徐州守军作战略退却。徐州" 剿总" 总司令刘峙撤至蚌埠,副总司令杜聿明留在徐州指挥。12月1日,敌弃徐州向西南逃窜。4日,华东野战军追击部队将徐州逃敌包围。6日,敌孙元良兵团妄图突围,即被歼灭,孙元良只身潜逃。同日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集中9个纵队的优势兵力,对黄维兵团发起总攻。经过激战,至15日全歼敌12万余人,生俘黄维。此后,为配合平津战役,按照中共中央军委的统一部署,部队进行了20天休整。第三阶段,1949年1月6日至10日,华东野战军对被包围的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经过4天战斗,全歼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共30万人,俘获杜聿明,击毙邱清泉,李弥逃脱。

这次战役,我军参战部队60万人,敌军先后出动兵力80万人,历时65天,共歼敌55.5万余人,使蒋介石在南线战场上的精锐部队被消灭干净,基本上解放了长江以北的华东和中原广大地区,使国民党反动统治中心南京处于人民解放军的直接威胁之下。

1949年2 月27日

今天到达了八圩港以北五公里路的一个村子住下了。我们住在一家老百姓家里。我们住在房中间和西间,房东全家住东间。我们没来以前,西间是房东两女儿住的,但是房东为了让部队住,就把他两女儿集中到东间去住。房东对我们最为热情,他的女儿很是乖,让出房子给我们来住,这给了我们一个好的教育,新解放区的人民对我们是这样的热情,这样的爱护。

1949年2月28日

吃过早饭以后,班排长都到队部开会去了,我们在家里按照我们的习惯传统,整理内务,清洁卫生,给房东挑水等。我给房东挑了四担水。工作干完以后,我就和房东老大娘说起家常事来了。老大娘很关心的问这问那,从与老大娘的谈话中,我知道了这位老大娘是位烈属,他的丈夫在抗日战争中牺牲了,现在她和两个女儿过日子,生活很苦。亲爱的烈属老大娘,我们一定替你丈夫报仇!不打倒蒋匪帮决不罢休!

1949年3 月1 日

接受了新任务,到八圩港敌据点以北,监视敌人的活动。我带领一个小组(三人),到了八圩港以北一个村庄,距敌据点只有500公尺的地方。在上午八点左右,敌约一个排的兵力,向我们所在的村庄运动。我们小组当发现敌人后,就按照我们的任务,先隐蔽在村南头,待敌离我们约有150公尺时,我们小组在我的口令下,以猛烈的火力向敌人开火。我们每人打了五发子弹,就向后撤。敌人在我突然的打击下,队形混乱,都卧倒在地。当敌人判明我们是少数的人员时,就用散开的队形,在他们的火力掩护下,向我们发起了冲击。我们就边打边退,和敌人打起游击战来了。敌人发现我们的战术目的是扰乱他们,也知道再这样和我们打下去,,只有损失而得不到便宜,就撤走了。我们发现敌人后撤,我们就尾随着敌人,打他们。这种打是一种不准确的射击。敌人退到据点之后,我们又到了那个村庄,直到晚上才回到了驻地。我们用这种战术确实把敌人打的不敢出来了,就是出来了,他们也是一无所获。你打我时叫你打不着,我打你时就能打着你。这确实使敌人无法。我们只要枪一响,后方的部队就做好了准备。敌人也知道,所以他们不敢很深地追我们,怕被我们伏击消灭。

1949年3 月3 日

今天我们小组到八圩港东北一个村庄担任警戒,监视敌人的活动。因一个上午敌人都没有出来,我认为敌人不会出来了,再说前面还有地方部队的岗哨监视着敌人,所以我们小组就没有放警戒。在村庄的西南头,一座房屋的屋檐下,和地方的一位同志说着话。我们说话的地方西南方是一片竹林,观察不出去。在午后一点半左右,敌人进入了竹林,接近了村庄。这时,在公路上站岗的同志没有发现敌人。敌人离我们只有一百公尺了。因我们所在的房屋也处于比较隐蔽的地角,敌人还没有看到我们。当我一抬头,发现了敌人,感到情况的突然,就立即用冲锋枪,瞄准敌人,先给了他们一个弹夹的子弹32发,同时大喊一声:有敌人!这个长点射的连发射击,看到敌人被打倒了好几个。敌人被我这突然的射击打的蒙头转向。在我射击后,全小组的同志也都开了火。我见敌人被我们突然的射击打的,正处于混乱的情况,还没有组织好战斗,就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因为那一瞬间,我看到敌人非常多,不能恋战。当敌人搞清了情况,要来包围我们时,我们早已撤出了战斗。

这次非常的危险,主要的原因,是思想上的麻痹,认为敌人被我们打的不敢出来了。差一点遭成了重大的伤亡。今后我一定要很好地警惕这次的教训!

--

红袖添香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