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进军见闻

1949年6 月17 日

今天到了杭州街上看了一下。有的同志到西湖去了,我没有去。杭州城确实是好,马路很宽,楼房很整齐,店门口都搞的有门头牌子,装饰的非常好看。在杭州车站的出口处,我们部队设有检查处岗哨。听他们说,他们是第二野战军的。每一个人都要进行检查。上午十时,到了由上海发杭州的列车。车上下来的人鱼贯走出了出口。每一个人都要进行全身检查。其中有一个妇女,大约有30岁,还领着一个约有17、8岁的女子,被我们的部队两个女干部领到一个房子里,从两人的阴道里查出了元宝9个。听兄弟部队的人说,他们这杭州车站检查出来了不计其数的黄金,并查出了许多手枪、大烟等。一开始我们是没有经验的,现在可以用判断就可以看出问题。叫我们看,这项任务看起来简单,但却是非常复杂的,这比打仗还要难一些。打仗只要勇敢就可以了,干部除了勇敢能指挥也就行了,但是检查这项工作,是有政策的。那种要没收,那种不没收,都要把握住。有个好处,现在是军事管制,政府不能干涉,军队说了算。这是个最大的优越性。

1949年6 月20日

在杭州车站住了三天,今天上午再乘车向前出发。当通过钱塘江大铁桥时,觉得这个桥很大,心里想,这是怎么修起来的?上面是汽车路,还有火车道。火车很快地飞驰而过,也没能详细地看看这座大桥。大桥两端都有部队站岗守卫。站岗的战士一定看的很清楚了。我想,等战斗结束后,死不了的话,回家时路过这里,一定好好地看看这座大桥。

火车走到诸暨县就停了,说是前面的铁路都破坏了,现在不能通车。我们只好步行了。

1949年6 月25日

今天我们到了江山车站,住了下来。听上级说,从江山就要向福建走了。都是山区,土匪很多。我们的大部队,第二野战军已占领了福建古田。除了几个县城外,没有我们的部队。路上也没有我们的部队。路上多土匪,土匪数量很大,我们小分队行动,会有被歼的可能,所以一定要提高警惕。于是,我们行军的路上都不作停留,要做好长途行军的准备。路都是山路,虽然是公路,由于多年不通车,无人维修,恐怕是不好走的。再加上我们每个人的负荷量都很重,除了武器装备,另加8斤重的米袋。南方的天气很热,可想而知,未来的行军是多么艰苦。再艰苦对我们解放军战士来说,是一定能可克服的。克服一切的困难是我们解放军的传统。我们已经是习惯了,我们可以忍受一切艰苦,我们一定能完成解放福建全境的任务。

1949年7 月4 日

经过几天的行军,昨天到了福建建瓯县,我们在城里住了下来。建瓯这座县城已解放很久了,一切都正常。今天听说建瓯戏院,有越剧演出,越剧都是青年女子,没有男演员,听说演的很好。我们部队要去看,只要到县军事管制委员会要张证明条就可以了。我们提出要去看,92师副师长没有批准。他没有批准的原因:一、这个剧团明是演戏,暗是个妓女院。甚至在演戏的时候也设有招待作乐的,女演员甚至没有卸妆,就去接客。二、这里是特务出没的地方,我们要提高警惕。以防万一。

下午,各师的负责人都出发了,建瓯只留下了两个班。这两个班,有93师的四班、92师的四班。由278团庞学敏参谋负责率领。当师的首长走了后,庞学敏参谋就去了军事管制委员会,要了证明,晚上我们就去看戏。我第一次看越剧虽然听不懂,但是唱的胜音很好。听说是一些不正派的演员,从演出中没有看出那里有不正派的表现。和其他的剧团一样。也可能因为今天有部队看戏,她们不敢。不过,这种戏看常了,意志坚强的人也会软弱起来。女人,尤其是演戏的女人,经过化妆之后显得特别引人注目。首长不让我们看这种戏是对我们的政治的关心。没看戏时,对首长有意见;经过看戏后,心有所感,有意见是错误的。这样的行动再也不要了。严格地警惕!看戏回来以后,不是个别的谈论,而是都在谈论,那一个演员演的好,那一个漂亮。甚至有的说,有这样的一个老婆那太好了!这些议论,更证明了首长不让看戏的正确性了。今后,再遇上这样的事情,要坚决地斗争,起到一个共产党员的作用。

1949年7 月9 日

福建古田县,西靠山,东临大河,是一座山城。这个县城被二野部队解放。是我们在福建的前哨城市。向前,向东,都没有解放,等待着我们三野第十兵团来解放。在古田住了一夜,我们就渡河东进,向宁德、罗源等县前进。此地区是我们93师的进军地区,河水很急,很深。驻军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个竹排子,以此渡河。我是第一次坐这东西,开始觉得不保险,准备等竹排翻了好游泳前进。出乎我的预料,竹排倒比船好。渡河以后,我们就向宁德进发,去了解宁德、罗源连江一带的敌情。

--

红袖添香

Search


Share